<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永恒美食樂園 千回轉

      第191章:校史

          研究所再度響起“嗞嗞嗞”的烹調旋律時,一門之隔的走廊上,堂島銀正在錯愕閱讀蓋有總帥印章的文件。

          四宮小次郎聽薙切家千金說出“新的寶物級食材正在路上”這句話,眉毛就忽地沉凝,不聲不響移動半步,到堂島銀的側后方,視線越過這家伙魁梧的軀干,同樣在一字一句的,斟酌文件上的內容。

          “咦,不是水產生鮮。”

          “蔬菜類的‘寶物級’?一種錯誤生長嫩芽菜。”

          “發現地:中華。”

          薙切繪里奈只是負責傳達,況且,食材還在押送路上,兩天后才會抵達,她瞟一眼鎖死的研究室門口,心中更在意一個疑惑。

          從今早開始,在《中華一番》世界,廣舟城,那個被人談論說是“一匹曠世黑馬殺出”的同名同姓者……

          是不是他?

          是不是同一個人?!

          實際上,前陣子從論壇那個無名匿名者那,聽說了那些“看不懂”的廚技,根源就在《中華一番》后,薙切繪里奈內心想法就傾向于,這個在遠月校內,已經留下濃厚魔王影子的新一屆十杰成員,恐怕就是那一類,非常硬核的玩家。

          硬核到什么程度呢?反正迄今為止,薙切繪里奈從未聽說過任何人,掌握了類似廚技的。

          哪怕是一些已經頭硬頭鐵,作大死,不計后果加入了黑暗料理界的家伙。

          他們距離接觸高階高級廚技的層次,還太過遙遠。

          突然間,薙切繪里奈暗吐口氣。

          她想通了。

          暫時不把話挑明。

          如果換成普通人,在現實世界,碰上一個硬核游戲大佬,下意識的念頭,肯定是抱大腿求帶。

          薙切繪里奈就怕挑明彼此的【玩家】身份和立場后,夏言會用這樣的思考角度,揣測她的行為。反正光是想想,少女的傲嬌,自尊心,就有炸裂的跡象。

          “我不是那些‘上分婊’!”繪里奈想道。

          這個新詞匯,還是她從開放、無限制的論壇,屢次見別的玩家用戶提起,當然,根源還是最近半個月,樂園突然新增幾十名小白,一些新人初來乍到,甚至還沒熟悉新手村,就發帖救助求帶求好友。

          為此,論壇還鬧出了幾次矛盾罵戰,薙切繪里奈從罵戰中,屢屢看見的新中文詞匯,是“爺新”。

          咚咚!

          堂島銀見薙切家千金,沒第一時間上去敲門,挺詫異,瞥看一眼,干脆自己上去敲了。

          “來了來了。”

          遲遲才有一個聲音回應。

          咔噠,門口打開一道縫隙,屋子里顯然正忙碌,只是匆忙開鎖,腳步聲就噠噠噠原路折返回去。

          堂島銀饒有興趣,“他這又是在研究什么‘殺器’,對付什么人了?”

          說著,手搭在門握把上,可突然間,堂島銀臉色就轉為凝重,一股復雜、奇妙的滋味,摻雜了濃濃的海鮮氣息,正從門縫隙,嘩啦啦,如潮水一樣漲起。

          這個瞬間。

          堂島銀有一種,門戶后,是礁巖、海岸、月色的場景。

          海灘上,篝火正炙烤赤紅的龍蝦殼。

          里面是蝦膏、蝦肉的混合煮物。

          而那個背對他的海灘露營者,身影,被火光拖得很長很長,映照在礁巖上,卻猶如簌簌抖動的樹枝,好像下一刻就會涌出無數條觸手。

          這畫風,讓堂島銀毛骨悚然。

          “砰”

          是四宮把門完全推開了。

          幾人看見,味道的根源,居然是一盤新鮮出鍋的‘炒面’,便面面相覷起來。

          夏言發現門外訪客中,有眼熟的神舌少女,頓時眼睛一亮:

          “來來來。”

          “我的最新主打菜品,幫我試菜可好?”

          被他視線鎖定的薙切繪里奈,眼神躲閃,臉上分明寫滿了猶疑。

          剛剛堂島銀的所見所聞,那詭異的料理畫面,繪里奈顯然也見到了,所以此時目光忍不住在夏言背后掃視,生怕他的影子,冷不丁探出來濕漉漉的觸手。

          在少女還在疑神疑鬼時,手上就多了一盤很燙的‘炒面’,她視線立刻掉轉到盤子里,鼻翼動了動,就飛速吞吃了一口。

          結果,她的‘神之舌’,第一時間吃到的,不是任何的味道信息,而是一段完整的畫面!

          拋投。

          沉入海底。

          ……

          相比表情窒息的少女,堂島銀、四宮小次郎在吃了第一口并清醒后,就是彼此對視,互相確認什么似的。

          “就是那個吧?”堂島銀問。

          “沒錯了!”

          四宮低頭看看餐盤,看著炒面,又記起了剛才在深海,與巨大蝦影長久凝視的畫面。

          這種感覺,和當初吃《刺身九重階》類似。

          只不過,與那時對比,四宮發現此時此刻才“第一口”,比九重階食譜用九種不同的生鮮食材,所營造出來的鮮美全部加起來,威能都強出一大截!

          換句話。

          寥寥一筆的程度,就能在食客的心靈、靈魂,撕下血淋淋的一塊。

          這樣的威能,這樣的武器。

          只可能是……

          【破畫】!

          特級!

          四宮和堂島銀面面相覷后,接著悶頭吃。

          每吃一口,心里的驚疑就越少,情緒轉而被一種震撼取代了。

          半晌,堂島銀才抹嘴突然說:“四宮,你是第79屆的畢業生,還是以第一席身份畢業的……”

          四宮小次郎推了推眼鏡框,無奈地接腔:

          “堂島前輩,我知道你想說什么。”

          “我也是前兩年,才真正晉升特級的,然后才獲得了普魯斯普爾勛章……”

          堂島銀揮手打斷:“所以,你是畢業了七八年,才成為特級廚師?”

          雖然很不想承認,尤其是有一個案列擺在面前作比較,自己的“成績”顯得非常丟人,但四宮小次郎還是硬巴巴的,點了頭:“沒錯。”

          “遠月畢業生,在十年以內,正式晉升特級廚師的,也是極為少數的骨干,超級精英。”

          他補充的這句話,更像是維護面子。

          堂島銀對此,不可置否:“唔,比較起來,超級精英一下跌落到普通人的層次嗎?”

          “遠月,過去還沒有在校生【特級】的例子吧?”

          “這可是校史上,極其濃厚的一筆!”

          說著,堂島銀忽然想起什么,向早有“魔王”名號的學員,投去一個火熱和期冀的眼神,而后大步走到室外,站在走廊上,撥打了那位學園總帥的私人電話。

          這件事。

          在眼下的變局,大世。

          非常有必要公開!

          似乎已經可以預見激起美食界的驚雷,堂島銀開口向那位‘食之魔王’交代講述的語氣,都略微帶著一絲顫音。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