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萬族之劫 老鷹吃小雞

      第40章 夏侯爺的鍋

          6月10日。

          一大早,陳浩急匆匆跑了過來,等蘇宇一開門,就急忙道:“阿宇,出事了!”

          “慢慢說。”

          蘇宇不慌不忙,天塌不下來。

          就陳浩這家伙,能有什么大事。

          這兩天他雷元刀入門了,蘇宇正忙著熟練雷元刀,加快元氣歸一的速度,壓根就沒心思關注陳浩的大新聞。

          開門,讓陳浩進門,蘇宇轉身去吃早上剛煮的面。

          老爹不在家,他最近吃的特貧苦。

          而且手頭上的錢也不多了,3萬塊,他還得留著上文明學府呢。

          上學,那可不是免費的。

          文敏學府雖然報名費不貴,可一次性也得繳納上萬了,另外到了學府還得吃飯呢。

          陳浩見他吃面,咽了咽口水,早上他吃了一點點,跑了一截有些餓了。

          蘇宇就當沒看見,面條就一碗,可沒你的份。

          “阿宇……”

          陳浩在他對面坐下,沒再去看面條,急忙道:“我爸說,大夏府那邊今年有些變故,各大學府招生人數可能會減少。”

          “嗯。”

          “減少招生人數啊!”

          陳浩著重說了一遍。

          蘇宇無奈抬頭,“和我有關系嗎?至于你,你現在雖然還是開元四重,可五重也快了,另外加分30分,就算減少人數,跟你關系也不大吧?”

          蘇宇真的不太在意,有些無語道:“難不成南元一個人不招?大夏府那邊敢這么干,南元就敢脫離大夏府控制,直接投奔了大明府!”

          南元距離大明府不遠,往北三百里不到,便是大明府轄區,算是最為靠近大明府的城池之一。

          地方雖小,可南元也有百萬人口。

          可戰兵士過萬!

          加上退伍老兵,南元隨時可以征調數萬敢戰之兵,大夏府再怎么減少人數,南元也少不到哪去。

          原本就招收的不多,蘇宇真的不太在意,無力道:“這消息不論真假,該哭的是大夏府那邊,那邊招生人數最多,減人也是減他們的。”

          蘇宇一臉的無所謂,陳浩哭喪著臉道:“我知道啊,我爸也這么說的,可是他說……這么搞,大夏府那邊一些原本能考上的今年考不上了,家里有點背景的,恐怕要往小城跑啊!”

          “……”

          此話一出,蘇宇微微一怔,他發現自己想的還是少了,沒有陳浩他老子想的多。

          對啊!

          減少人數,肯定主要減少大夏府的人,可大夏府那些感覺考不上的,現在該怎么辦?

          來小城啊!

          南元怎么著也是28城之一,招生人數雖然不多,可多少有一些名額。

          他們在大夏府也許不是最優秀的,可來了南元,大夏府對南元的要求可不高。

          比如南元每年能上大夏文明學府的十多人,今年再怎么減少,那名額也不會差到哪去,因為……沒辦法再減了。

          再減,那就要引起公憤了。

          南元學員弱,不是他們真的差,環境不同,這鬼地方元氣不足,修煉不如大夏府快,資源也少,你不能要求南元的人和大夏府的人一個水平。

          所以南元名額幾乎是固定的,不會加,也很難減少。

          蘇宇微微皺眉,看向陳浩,“戰爭學府和文明學府都要減少?”

          “是啊!”

          陳浩苦惱道:“還不是那位侯爺干的好事!府主閉關了,要是不閉關,肯定不會這么干的!這鳥侯爺,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撈錢!”

          陳浩一臉郁悶,他感覺自己危險了。

          蘇宇失笑,他知道他口中的侯爺是誰。

          夏侯爺,夏龍武的叔叔,大夏王的兒子。

          在南元,在大夏府,甚至在人族,都是知名人物。

          夏氏商行就是他開的!

          夏侯爺真名是不是這個,沒人知道了,反正現在都是喊他夏侯爺,這是他自己要求的,他爹是大夏王,那他怎么著也算一尊侯。

          所以很久很久以前,那位就叫夏侯爺了。

          “這事怎么和夏侯爺扯上關系了?”

          “你不知道嗎?就是他下的命令啊!”陳浩郁悶道:“聽說夏侯爺嫌棄各大學府花費太多了,所以今年大夏府撥款要削減三成。”

          “這還不算……”陳浩苦著臉道:“我聽說,不,是我爸聽說,夏侯爺居然在賣名額!”

          陳浩一臉崩潰道:“那位,居然賣名額,不是學府名額,是28城戶籍名額!到其他城考核,得本地戶口,所以那些人想來考核,得花錢買戶口!”

          “買戶口還不行,得買房子!所以加起來就是,一套房、戶口,起碼百萬以上!”

          “你沒看見,這幾天不少人在賣房子了,房價都漲瘋了,就你這邊,現在一萬一平!”

          “……”

          蘇宇呆滯了一下,還有這一招?

          那他這房子,現在能賣百萬了?

          之前他還盤算著50萬給賣了呢!

          “你說他缺德不缺德,現在大夏府都在罵呢!”

          陳浩還在抱怨,蘇宇卻是忍不住笑出聲,“夏侯爺真有意思,原本大家都是往大夏府跑,他這么一弄,倒是把人趕到小城來了!”

          “什么有意思啊,這不是增加我們的競爭嗎?”

          陳浩不滿道:“一兩百萬就能落戶,大夏府有錢人那么多,還不得一窩蜂地往這邊跑!”

          蘇宇笑道:“沒那么夸張,真正有錢有勢的,子女不缺錢,不缺元氣液,哪怕在大夏府也有競爭力。往小城跑的,都是那些中產階層,一兩百萬你以為誰都能拿出來?”

          “到最后,就算多一些人,也不會多太多的。”

          蘇宇看的明白,不過陳浩說的也對,的確增加了南元學員的考核難度。

          大夏府那邊的中等生,可能就是開元五六重,可到了南元,那就是優等生了。

          家里真有條件的,十有八九會來。

          如此一來,考核難度就大了許多了。

          當然,南元這一次肯定也會賺,比如賣房的,現在賣房,賺個幾十萬輕輕松松。

          蘇宇只能說,夏侯爺這操作……無與倫比!

          “換成我是夏侯爺……這時候提前建幾個小區,而且規定只能在那些小區買房,輕輕松松賣個幾百上千套,百萬一套不帶還價的,幾億幾十億馬上到手。”

          蘇宇感慨,有些感慨道:“一城如此,28城馬上能賺個幾百上千億,每年都來這么一次,而且今年買了的人十年內不得轉讓……那明年還能繼續收割一波。”

          陳浩傻眼了,半晌才苦著臉道:“阿宇,我來和你說事的,不是問你怎么賺錢的!你想什么呢!”

          蘇宇笑呵呵道:“沒事,別太擔心了。這事不會這么簡單的,真要把南元的名額全部給占了,你覺得南元這邊能答應?不出意外,肯定還有別的政策彌補。”

          “真的?”

          陳浩還是比較相信蘇宇的,不過還是不確定道:“那會影響到我嗎?”

          “應該不會。”

          蘇宇也不確定,只是猜測道:“我要是夏侯爺,可能會有一些別的政策,比如說……南元總共招收20人,那南元本地人15個,外地人5個,這樣一來,錢賺了,外地人有機會了,南元人也沒損失。”

          “而這些人,原本在大夏府也能考上,一來一去,可能最后學府人不變,但是多賺了幾十上百億,至于這錢,那也是那些家長自己愿意花的,有本事你自己在大夏府考,這樣也不會被人埋怨。”

          蘇宇笑呵呵道:“總的來說,就是將一群原本不需要花錢的中產家庭逼的去花錢解決,他們花了幾百億出去,夏侯爺弄到手,再花出去,一反一復,那就是上千億了。”

          陳浩聽的不懂,不是幾百億嗎?

          怎么就變成上千億了?

          蘇宇也不和他解釋,安撫道:“放心吧,上面的人又不傻,還真能弄的怨聲載道?府主只是閉關,又不是別的,不怕府主出關找他們麻煩?”

          他篤定夏侯爺不會真的弄的大夏府出大麻煩,夏侯爺真要那么蠢,夏氏商行還能壟斷整個大夏府的修煉資源?

          當然,和夏氏有關,可沒點能耐,其他大家族也不會答應。

          “阿宇,那你說,夏侯爺這么干,賺那么多錢干嘛啊,弄的大夏府現在好多人都想打死他了!”

          “他那個夏氏商行多賺錢啊,隨便買個東西就是好幾萬。”

          蘇宇微微搖頭,“沒人嫌棄錢多,可能夏侯爺就喜歡數錢,那你也沒辦法。”

          此時此刻,沒人知道大夏府府庫將空。

          哪怕萬天圣在會議上這么說,大家也覺得是假的,嚇唬人的。

          開什么玩笑!

          大夏府是人族最強大府之一,強者如云,經濟發達,民眾安居樂業,前線戰爭橫掃無敵,豈會沒錢了?

          沒錢,夏龍武能可了勁的花錢?

          現在,哪怕夏龍武自己站出來說,大夏府沒錢了,恐怕很多人會笑著說“府主說笑了”。

          怎么可能的事!

          蘇宇想不到,陳浩更想不到,被蘇宇安慰了幾句,他倒是安心了許多,吐氣道:“那就好,不影響我們就行,我爸還說,看看要不要這次把之前的老房子給賣了……”

          蘇宇暗罵一聲,狗大戶!

          這家伙家里之前有套房,就在蘇宇這個小區,一直沒賣,這次真賣出去了,那可是百萬進賬。

          蘇宇摸著下巴,故話重提道:“浩子,你說……現在賣房是不是真的很劃算?”

          百萬啊!

          他家這套房子,當年蘇龍買的時候,因為是軍人,價格很便宜,也就七八萬的樣子。

          現在早就過了限制交易期,之前南元房價還行,不過價值也就50萬左右。

          這一眨眼……翻倍了!

          太嚇人了!

          這消息一來,蘇宇都想現在賣房了,賺大了啊!

          陳浩狐疑地看著他,小聲道:“阿宇,還想這事呢?蘇伯伯回來真的會打死你的,你要是沒錢,讓我爸借一點給你好了。”

          “想什么呢。”

          蘇宇笑道:“隨便說說,賣不掉的,就算賣,也得讓我爸同意才行,可惜了,這機會真的太難得了!”

          陳浩倒是沒覺得有什么,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他可沒太大的概念,也不缺錢花。

          繼續剛剛的話題,陳浩還是有些緊張道:“就算對我們沒影響,到了考核那天,恐怕也得多出不少大夏府的人,我聽說大夏府那邊,天才很多很多,開元五六重的一大把,七八重的也不少見,阿宇……你說到時候他們會不會笑話我們?”

          蘇宇不以為意,“笑話什么?把他們丟南元,還未必有你厲害!我們起步是差,可到了大夏府大家都一樣了,那時候他們進步肯定沒我們快。”

          他不高看大夏府的人,也不小看南元城的人。

          小地方的人起步是難一點,可到了大夏府,一視同仁,只要心不亂,肯努力,出人頭地的一大把,又不是沒有過。

          “那好吧!”

          陳浩不再說這事了,很快好奇道:“阿宇,這幾天你準備干啥?學府過幾天就放假了,要不我們一起出去玩一圈?”

          “沒興趣。”

          蘇宇這幾天忙的事多著呢,修補“雷”小弟,修煉雷元刀,準備殺一個千鈞中期,還得看書,還得讓意志力增長,事情多的沒完,哪有時間去玩。

          “你好好修煉,哪也不許去!我只是推測,不代表南元一定還是原來的人數,你最好開元五重,這樣把握更大,要不然一些差生被淘汰了很正常,減去一兩個名額,說不定就有你!”

          陳浩老爸送的3滴元氣液,蘇宇一滴都沒用。

          不過這幾天他修煉雷元刀,消耗太大,恢復不過來,又沒開啟百會穴,無法主動吸納元氣,這也造成了蘇宇虧空的厲害。

          這兩天他準備吞噬一滴元氣液,給自己大補一下,陳浩這家伙在這修煉更好一些。

          “那好吧。”

          陳浩哭喪著臉,又得看書了,早知道不來阿宇這了。

          ……

          同一時間。

          南元城主府。

          城主吳文海、龍武衛什長夏兵、柳文彥、老府長、緝風堂堂主……多位高層都聚集而來。

          吳文海等眾人坐下,直奔主題道:“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大夏府的意思是,一人一戶,也就是說,一家兩個孩子要來考核的,那就得買兩套房,百平米以上的那種,低于百平的不算!”

          老府長拽著胡子,倒吸涼氣道:“侯爺這心……太黑了!”

          吳文海就當沒聽見,繼續道:“還有,距離考核時間很緊,開特殊通道辦理,加征稅收10%!”

          “……”

          這下柳文彥都忍不住吐槽了,“這錢是南元的,還是大夏府的?”

          “大夏府和南元對半分!”

          吳文海笑道:“好事,反正夏侯爺在前面頂著,我們收錢就是,和我們關系不大。叫苦的是大夏府的那些人,有能耐你就別來,對南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老府長愁眉苦臉道:“我就怕最后會侵占我們的名額。”

          “不會的,上面的意思是,原本招收多少,這次大致差不多,上下差距不會很大,個把兩個人可能,不會一次性減少太多。”

          吳文海給了他定心丸,又道:“這其實對我們有利,原本大夏府是全面削減,平攤到我們這邊,也要少四分之一的名額,這下子不但沒少,還能賺一筆,南元也不富裕,這次趁機賺一些,日后各處撥款也能多一些。”

          眾人紛紛點頭,吳文海見狀又道:“這事就這么定了,我們反對其實也沒用。我這次召集大家來,主要是讓大家回去告訴學員們,不要有壓力,也不要亂,上面考慮事情不會不顧我們的想法亂來的。”

          “還有,最近大夏府肯定會亂一點,人員雜亂,緝風堂和城衛軍做好安全防御準備,以防萬族教的人渾水摸魚,更要警惕他們煽風點火,引導輿論!”

          吳文海嚴肅道:“有些人不懂,亂傳消息,一旦讓南元的人覺得外來人侵占了屬于他們的名額和利益,肯定會導致一些亂子發生,這事要警惕起來!”

          眾人連忙應是,吳文海松了口氣,又笑道:“還有,上面的意思是,盡量就把這些家伙留在南元,都是有錢的主,南元發展不快,資源有限,經濟也不發達,這次可是免費送上門的……不,倒貼錢送上門的!”

          “留下來了,那南元日后也能發展的更好,還有,學府這邊……還有額外的賺錢方案。”

          “什么?”

          吳文海笑道:“侯爺說了,所有考核人員,必須掛靠學府!換句話說,那些人來了南元,必須要進入中等學府才行,掛靠在學府名單上,一個名額多少錢……你們自己去定,別太離譜了!”

          柳文彥倒吸一口涼氣,“這胖子……咳咳,夏侯爺這是雁過拔毛啊!加征稅收,掛靠學府,買房子入戶,這一家不拔個幾百萬出來,他是不罷休啊!”

          吳文海也是苦笑道:“夏侯爺就這性子,他也說了,你愛花不花,他又沒強迫別人花錢,你有本事自己在大夏府考上去,他又沒給人穿小鞋,你說……誰能奈他何?”

          “侯爺這斂財手段……”老府長嘖嘖嘴,半晌才道:“大夏王老人家不知道知道不知道,知道了……還不得打死他!”

          “那就不關我們的事了。”

          吳文海毫無誠意道:“侯爺自己能撐住就行,當然,他也習慣了,罵就罵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前些年侯爺自己暗中開黑市,交易大量功勛點,黑了大夏府富戶上百億,最后不也不了了之。”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面色各異。

          功勛點是有等級制度的,有些人有錢也未必能買到一些東西。

          結果前些年,大夏府出了一個黑市,只要有錢,你隨便買!

          當然,價格貴的離譜。

          而且以功勛點交易,當初黑市價格,一點功勛被炒到了10萬以上,這還不算,買的東西價格也貴了一倍!

          一反一復,那就是十倍以上的差價。

          就這,還有不少富戶趨之若鶩,結果最后被人給端了,夏侯爺干的好事!

          富戶買的功勛點,最后全部打了水漂!

          夏龍武親自下手端的!

          倒也沒沒收功勛點,可只能按照正常的功勛點交易,該買不到的還是買不到,功勛點放在賬面上,有些人買了幾十萬點,他們的功勛等級只能購買幾百點的那種物資,有錢都花不出去!

          還不能暗搓搓的和別人交易,因為這些人都在夏龍武的名單上,誰敢暗中交易……就不怕交易的家伙是萬族教的?

          這事之后,夏侯爺低調了幾年,現在又出來開始撈錢了!

          那一次聽說撈了幾百億,甚至更多,至于這些錢到底去哪了,誰也不清楚,也沒人敢問,反正這錢又不是其他人的,都是一些狗大戶自愿花錢買的。

          吳文海說起這事,柳文彥眾人都不說話了,若不是夏龍武嚴肅無比,鐵血異常,他們都要懷疑當初是不是釣魚執法了。

          反正最后損失的就是那些大戶,對其他人影響有限,這事討論的人倒也不多。

          不過那段時間,夏侯爺在大戶口中被罵慘了,夏豬頭這名聲,也是那時候傳出去的。

          提起夏侯爺,眾人都是歡聲一片。

          柳文彥也在笑,笑著笑著,心中卻是忍不住嘆息。

          這夏胖子,也不知道背了多少黑鍋,如今恐怕也沒幾個人記得五十年前,那位風流倜儻的夏氏小侯爺了。

          這大夏府的天,一半都是那個被稱為豬頭的家伙撐起來的。

          可惜啊,人皆愚昧,人云亦云,有幾人知道這些。

          面帶豬像,心中嘹亮,這說的便是這位罵名不斷的夏侯爺了。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