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猩猩崛起

      第00487章 這就是現實(求訂閱)

          人有時候選擇就那么一兩次,比如考大學選專業,很多人當初并沒有想過選什么專業,都是稀里糊涂的就選了,但大部分人不知道考什么大學,選什么專業將來會影響一輩子。

          比如買房,很多人在房價并不高的時候就買了,但這并不代表著他們認為房價有多高,這僅僅只是因為他們就湊巧買了而已。

          比如工作,有時候就是那么湊巧跟對一個人,或者跟錯一個人,然后一輩子成功或者失輩。

          多少人成功了之后就開始做各種訪談,什么我的成功可以復制,什么我當初為什么這么選擇噼里啪啦之類的。

          其實扯淡。

          無非就是剛好站在了風口,然后趁勢成功了而已。

          就像結婚一樣,誰又會想到結婚是男人與女人的第二次改變命運的結婚呢?

          在這里作為過來人說一聲,娶妻當娶賢,千萬不要娶扶弟魔。

          不過這些對于陸鳴來說還很遙遠。

          如今畢業不久的陸鳴剛剛25歲,他還是一個自認為滿腹才華卻是得不到支持的小青年,甚至沒有想過以后會不會發財,會不會結婚等等。

          他只是想要尋找一個機會而已。

          甚至他并不知道如果他接受了趙俊以的投資,然后他將會在將來成為地產大亨陸石屹。

          在這里科譜一下,《超時空同居》其實算是一部科幻電影,1999年的陸鳴和2018年的谷小焦因為時空的交匯生活在了一起。

          一個是夢想能夠嫁一個買得起她幼時豪宅的有錢人,卻屢屢受挫,只能蝸居在一棟老居民樓里。

          一個是生活在1999年手握著自己設計的宏偉藍圖,卻始終找不到投資人,同時也面臨重大的事業危機,這個危機就是陸鳴在洗手間的時候聽到了趙俊以竟然要圖謀公司大老板的財產。

          想想昨天的事情,陸鳴就覺得仿佛是做夢一樣。

          先是找李總談圖紙的事情,結果李總表示這個所謂的商業規劃根本毛用沒有。

          然后洗手間里聽到了趙俊以的陰謀。

          晚上的時候竟然被林振東給看好了。

          醒來后的陸鳴看著桌子上的錢他覺得這并不是什么夢,是真的,而且林振東也和他聊了很多,陸鳴覺得這種被人看好,被人信任真的太好了。

          想想他在公司里遭受同事的嘲笑,遭受趙俊以的嘲諷,甚至趙俊以覺得他這輩子都不可能成功,你說要不受打擊是不可能的。

          不過昨天晚上林振東給了他信心,更重要的是陸鳴知道怎么干了。

          他把自己的珍貴的圖紙藏了起來,然后拿著一疊廢稿回到了公司。

          “這個錢你拿著。”

          趙俊以遞給了陸鳴一張卡說道:“回頭你這個設計公司想辦法給你拉一下投資,你也算有了業務,其它的事你暫時不要管了。”

          “這個我不能要,而且趙總,老板對你也不錯,你干什么要這么做?你這樣會讓老板破產的啊。”

          陸鳴望著趙俊以勸道:“事不是這么做的。”

          “你懂個屁?你知道我跟著他多少年了嗎?我跟著他20來年了,這個公司能夠從無到有我也奉獻了很多,可是我得到了什么??”

          趙俊以望著陸鳴說道:“小陸,你還年輕,你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有錢你才有話語權,外界都稱他一聲谷總,我呢?我就像一條狗一樣,你如果要有錢的話,你用低聲下氣的去拉投資嗎?據我所知昨天晚上你可是被保安給扔出來了,我告訴你為什么?因為你窮,沒錢的時候你說什么都沒有人管你的。”

          “趙總,道理我懂,但是做人不能喪良心,如果是因為做犯法的事獲得的金錢,我寧可不要。”

          陸鳴望著趙俊以說道。

          “你他媽是不是有病?我怎么都和你說不通呢??”

          趙俊以一拍桌子,然后威脅道:“我告訴你我給你兩條路,要么把錢拿了,要么給我滾蛋,你的業務月月墊底,你如果不接受條件,那么就滾蛋。”

          “好的。”

          陸鳴輕輕點頭。

          “還有把圖紙留下。”

          趙俊以沒有想到陸鳴竟然真的答應了,他不由得有些意外,然后他知道圖紙是陸鳴的命,所以他直接拿陸鳴的圖紙威脅他。

          陸鳴沒有想到這都被林振東給猜到了,他把圖紙扔到了桌上:“趙俊以,我告訴你,這二十年你不是為公司立下汗馬功勞,就以你的能力,是谷總給你一口飯吃,如果沒有你,谷總的公司肯定能夠更上一層樓,但你要是離開了公司,你早餓死了……”

          這些話陸鳴很早就想說了,因為趙俊以他發現是一點能力都沒有,除了溜須拍馬之外,就是對下屬作威作福,可是他把大老板哄的相當好,所以也沒轍。

          之前不是沒有人提過意外,但是提過意見的最終全部被開除了。

          所以基本上后來就沒有敢再說趙俊以的,這也是趙俊以比較猖狂的地方,他根本就不怕陸鳴告訴谷琪祥,畢竟這20年來,谷琪祥說實話早就對他相當信任了。

          可是讓趙俊以沒有想到的是平常看起來有些窩囊,甚至是唯唯諾諾的陸鳴竟然會這么說自己。

          “你他媽的胡說什么呢???”

          趙俊以這一次受不了了,他猛得一拍桌子大聲喝道。

          “怎么回事?”

          這個時候谷琪祥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他問道:“老趙,咋回事??”

          “谷總,沒事,沒事,是小陸對工作有些情緒抵觸,我正在教育他。”

          趙俊以的臉色瞬間的換成了笑臉,朝著谷琪祥說道。

          谷琪祥輕輕點頭:”年輕人有啥不懂的要多多溝通,,不要呵斥。”

          “放心吧,谷總,我明白的。”

          趙俊以一邊向陸鳴示眼色,示意他要敢說就弄死他,一邊點頭哈腰的朝著谷琪祥說道。

          “那就好,小陸,有什么事好好跟你們經理溝通。”

          谷琪祥因為著急要出去,所以他這個時候并不打算說太多。

          “慢著,谷總,我有話要說。”

          陸鳴都不打算在這里干了,他也沒有什么可懼怕的,他快速的來到了谷琪祥的面前說道:“谷總,我在洗手間聽到了趙俊以準備打算讓您簽一份合同,因為他知道您簽合同從來不看,而且這份合同您要是簽約肯定就要破產了,同時他準備去您的電腦里轉移您的機密資料,他還……”

          砰!

          陸鳴話還沒有說完呢就被趙俊以給打倒了,趙俊以咬牙切齒的一邊打一邊說:“小陸,我知道你業務不好,我不就批評了你幾句嗎?你至于這么抹黑我嗎?還向谷總抹黑我,你想干什么?是不是不想干了?”

          “谷總,對不起,是我管教手下不周。”

          趙俊以還不忘記向谷琪祥道歉。

          “行了,你自己收拾一下吧。”

          谷琪祥并不在意陸鳴,甚至他覺得陸鳴這種越級上報是非常的不好的,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陸鳴就離開了。

          “谷總,你……”

          陸鳴這個時候有點懵了,這怎么會這樣?

          只能說他還是太嫩了。

          趙俊以渾不在意的朝著陸鳴笑道:“怎么樣?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你早晚會遭報應的。”

          陸鳴看著趙俊以的樣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滾吧。”

          趙俊以哈哈笑了起來:“我遭不遭報應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被開除了,陸鳴啊,我也算是給你上一課,在社會上,有多大能力就擔多大事,做好人,死的快。”

          “哼。”

          陸鳴并不相信這個,他直接快速的轉身離開了。

          出了公司,陸鳴想了想給張素貞打了一個電話:“你好,我是陸鳴,是林振東讓我給你打電話……”

          今天因為上午沒課,林振東并沒有早早來,他還在床上呼呼大睡,昨天晚上因為太累了,所以今天沒有醒來。

          以往都是林振東給張素貞做飯,今天張素貞則想著自己給林振東做頓豐盛的早飯。

          接到陌生電話,張素貞道:“行,稍后我讓他給你回過去。”

          掛了電話后,張素貞繼續做飯。

          “誰打的電話??”

          林振東從屋里走了出來,然后從后邊抱住了張素貞問道。

          “是一個叫陸鳴的,他說是你讓他聯系的。”

          張素貞一邊做飯,一邊說道:“你手別亂動啊。”

          “陸鳴啊。”

          林振東道:“手機給我,我給他回個電話吧。”

          “林總,我已經辭職了,那個你看我去哪里找您??”

          陸鳴快速的問道。

          “你來西虹市大學附近的肯德基吧。”

          林振東笑道:“一個小時后,我們在哪碰頭。”

          “這陸鳴是誰啊??”

          張素貞待得林振東掛了電話后問道。

          “一個有才華的人。”

          林振東道:“我先去洗漱。”

          一個小時后,吃飽喝足了,林振東和張素貞離開了家。

          張素貞先去學校了,林振東則在肯德基等著陸鳴,當聽陸鳴說完后林振東則道:“你的方法不對,你在谷琪祥那邊恐怕都沒排上號,可是趙俊以是誰?那是跟了他二十年的功臣,你覺得他會信誰??”

          ……

          ……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