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之從新做人 惠鵬鵬

      第六百零九章 跳梁老丑

          此時所有人都面色大變,心中震蕩不已,因為但凡弈棋高手,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現被人屠大龍這種現象的,只有雙方水平相差巨大,才有可能會這么慘。

          蘇星河的棋藝低嗎?

          只怕在場無人能及!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高手,居然被人屠大龍了!

          蘇星河此時滿頭冷汗,雙手死死抓住棋盤邊緣,身子前傾,雙目通紅瞪著棋盤。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越看越是心驚,越看越是絕望。他之前還覺得何邪只在邊角掙扎,可他呢?

          被人一引導,自己何嘗不是也忘了腹地呢?

          他現在想起何邪那句“低頭就見水中天”,不正是早就提醒他小心么?

          可他偏偏什么也沒察覺道,還怡然自得,結果現在但沒守住珍瓏棋局,還被人家給徹底屠大龍了!

          恩師的愿望是有人能破解此局,而何邪,是徹底贏了此局,這是根本不同性質的兩種概念!

          要知道,珍瓏棋局可不是打打殺殺,是運籌帷幄鵝鵝,應對就已經不容易,要徹底翻盤,絕對不可能!

          水中天,井中月……

          想他蘇星河蹉跎大半輩子,裝聾作啞,不但連個丁春秋都對付不了,現在連最引以為傲的棋道都慘敗給了一個年輕人!

          “我有什么顏面再去見恩師?我又有什么顏面再茍活于世?”蘇星河絕望喃喃,老淚縱橫。

          突然,他痛苦大叫一聲,運足真氣舉起手掌,狠狠向自己的額頭拍了下去!

          這一幕,卻是再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誰都沒想到,蘇星河這個擂主,居然被弈客下到心神大亂,竟絕望自殺的地步!

          關鍵時刻,何邪突然起身,以擒拿手一把抓住蘇星河的手腕,然后手腕微轉,一掌輕飄飄拍出,蘇星河頓時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一邊的丁春秋還處于震驚之中,作為逍遙派棄徒,他是除了蘇星河之外,最了解珍瓏棋局象征著什么的。

          他根本沒想過,珍瓏棋局會有大敗的一天。

          此刻見蘇星河被何邪救下,丁春秋下意識就要出手,然而就在這時,何邪冷冷向他瞥了一眼,丁春秋頓時渾身一僵,心中一顫。

          這一耽誤,蘇星河已經被他的徒弟們接住,人也清醒過來了。

          丁春秋心中頓時生出濃濃羞惱,對何邪恨意再次大增,他眼珠轉了轉,往邊上一看,突然心中一動,嘴角勾起一分詭異的笑容。

          此刻場中所有人都面色復雜地看著何邪,一時竟鴉雀無聲。

          所有人對何邪,都生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人家擺出個幾百年都解不開的珍瓏棋局,會天下高手,你破解了棋局也就算了,你還把人家殺了個片甲不留,你這不是砸場子么?

          慕容復心中,更是生出濃濃的無力感,他想到了自己為完成的大業,想到了自己貌似要失去的表妹……

          既生邪,何生復呢?

          就在慕容復心中百感交集,對何邪又妒忌又忌憚時,耳邊突然傳來丁春秋蚊吶一般的聲音:“慕容公子,是不是心中很不舒服呢?”

          慕容復頓時神色一動。

          場中,蘇星河此刻終于穩定了情緒,深吸一口氣,上前對何邪深深一躬道:“何少俠天賦英才,老夫五體投地。”

          何邪淡淡一笑:“不敢。”

          蘇星河站起身來,感慨道:“先師布下此局,數十年來無人能解,不想今日竟被何少俠徹底破了,何少俠,還請隨老夫前來。”

          說罷,他便做出請的姿勢。

          何邪正要說話,便在這時,他神色一變,猛地一拂袖,頓時勁風乍起,向丁春秋的方向席卷而去!

          丁春秋臉色大變,人如大鳥般縱身而起,頓時后掠到三丈開外。

          而勁風從他手下弟子身上拂過,這些弟子們頓時咳嗽連連,不一會兒就面色烏青,七竅流血,痛苦哀嚎著倒地。

          何邪冷冷盯著丁春秋道:“為何你一定要尋死?”

          丁春秋心中暗道可惜,嘴上卻冷笑道:“何少俠,為何無緣無故毒害我弟子?堂堂少俠,竟如此卑鄙無恥,莫非你和蘇星河一樣,也不過是個欺世盜名之徒?”

          何邪還未說話,段譽便上前一步怒喝道:“丁春秋,分明是你暗中使毒,被我大哥察覺,你還敢倒打一耙?”

          丁春秋輕蔑一笑:“段公子是何邪的義弟,自然包庇他了!你們和契丹野種結拜,不過是一丘之貉,中原武林簡直有眼無珠,才令你們這些豎子成名,日后你們這些異族外人傾覆大宋之時,他們就該悔不當初了。”

          段譽怒道:“你這妖人,你少血口噴人!”

          “是非自有公論,事實不容狡辯!”丁春秋冷笑,“慕容公子,剛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說句公道話。”

          慕容復一抱拳,站出來盯著何邪正色道:“何少俠,你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后起之秀,今日對一群武功低微的小人物濫殺無辜,不嫌太過殘忍狠毒了么?”

          “慕容復你……”段譽又驚又怒。

          丁春秋哈哈大笑,又看向鳩摩智:“明王,你認為呢?”

          鳩摩智面色陰晴不定,良久突然一笑,道:“小僧久聞星宿老人卑鄙無恥,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只是不料,堂堂南慕容,居然跟西域邪派沆瀣一氣,指鹿為馬,當真為人不齒!”

          丁春秋聞言臉色頓時一變,指著鳩摩智怒喝:“禿驢,你敢戲弄老夫!”

          鳩摩智傲然一笑,道:“我鳩摩智堂堂大雪山大輪寺大輪明王,怎會和你星宿老人同流合污,自墮身家?丁施主,你蠱惑小僧一起對何少俠出手,莫說小僧跟何少俠相交莫逆,就算是素不相識,小僧也是決計不肯的!”

          此言一出,在場很多人人人色變。

          “好啊!”段譽驚怒指著慕容復,“原來你是被這個老妖人說服,要一起對付我大哥,慕容復,你好卑鄙!”

          慕容復臉色難堪,而包不同二人也臉色很不好看,他們其實也不同意慕容復這么干,奈何慕容復根本不聽他們的。

          “哼,多說無益,何邪,你濫殺無辜,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慕容復上前一步,冷哼道。

          何邪看了眼丁春秋,又看了眼慕容復,突然笑了。

          他也不知道,這兩人哪兒來的自信,竟以為在這種場合里能殺了他?

          他甚至都不打算親自出手。

          “明王,”他開口,看向鳩摩智。

          鳩摩智急忙合十為禮:“何少俠請講。”

          “何某客隨主便,無意讓主人久等。”他笑著道,“勞請明王出手,拿下此賊。”

          說著,他一指丁春秋。

          鳩摩智神色一動,微微錯愕,顯然沒想到何邪會請他幫忙。

          他腦海中飛快思索,最終灑然一笑,道:“何少俠相托,小僧自全力以赴。”

          “有勞。”何邪微笑頷首,繼而看向段譽,“三弟,慕容公子還欠我七劍,你幫我收點利息。”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