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

      第兩百四十五章 為師有個想法

          “老妖!”

          “老妖,老妖!!”

          高盤發髻抵著陸良生胸膛都有些散亂壓扁,絲毫不在意這些的樹妖,俏臉隔著面紗輕輕刮蹭,歡喜的輕喊。

          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林間窸窸窣窣一陣,燕赤霞和宇文拓、李隨安、屈元鳳三個青年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垂下視線盯去腳背。

          李隨安悄悄拉扯二師兄和四師弟衣角,壓低嗓音。

          “這算不算師父在外面養的小的?”

          哼!宇文拓環抱雙臂,瞥了一眼埋在師父胸前的樹妖。

          “人、妖有別,師父可不會不知輕重。”

          半響,屈元鳳附和的點點頭,想到什么,又連忙搖頭:“那師公怎么算?”

          那邊,啃草的老驢身上,書架傳出數聲干咳,隔間小門吱嘎一聲推開,短小的身形拖著煙桿,放下繩子,啪嘰,摔在地上,緩緩起來,蟾眼嚴肅。

          三人連忙閉口收聲,看去別處。

          遠處,相擁的一人一妖分開。

          “不要叫老妖,叫陸良生,或者良生也可。”

          陸良生指尖綻出法力,將胸口上蹭的散亂的女子發髻梳理回攏,拍拍她肩膀,扶正拉開了一點距離,再這樣下去,怕是在徒弟面前有些說不清了。

          目光看去那邊失手落刀的左正陽,笑著拱起手。

          “左千衛,好久不見。”

          嘶

          有吸了一口氣的聲音,左正陽回過神來,撿起地上斷刀,眼神有些飄忽,拱手還去一禮。

          “陸公子。”

          視線在一人一妖上來回掃過,一時間也不知怎么開口說下去。

          陸良生笑了笑:“都沒事了,還望千衛不要見怪。”隨即,看去身旁的樹妖,問起半個多月前掠來的五個書生可還活著。

          提著裙擺眼睛盯著書生一眨一眨的樹妖,歪頭有些疑惑。

          五個書生?

          書生是什么?哦,好像是有五個人,應該就是書生了,揭開一角露出紅唇輕笑出聲。

          “在水井下的洞窟,吃的好,睡的好,還用附近大樹的根須給他們保暖。”

          陸良生慢走去寺廟,樹妖邁著蓮步輕快的在一旁蹦跳,裙擺飛旋灑開花朵的形狀,戴有金色指套的手掌一揮,讓那邊成群的小精怪們散去。

          青絲飄轉劃過肩頭,她側過臉來問道:

          “對了,老妖,那兩只狐妖呢?”

          “天快黑了,進去說話吧。”

          也朝后面的眾人說了句同樣的話,一人一妖便走去寺廟,燕赤霞背著木匣過來,看著左正陽手中那半截刀身,開口問了一聲。

          “無事吧?”

          “無事。”左正陽搖搖頭,從那邊收回視線,看去走到身旁的虬須大漢:“到底怎么回事?陸良生來了,左某能理解,可黑山老妖怎么也是他?”

          “這個說來話長燕某也就長話短說。”

          來的路途上,燕赤霞大抵從陸良生口中知曉一點原由,至于怎么變成黑山老妖的,估計當時叮囑樹妖,對方神魂不清,聽岔了才鬧的這么一出戲。

          “打半天,都是認識的?”

          左正陽看了看手中斷成兩截的刀,嘆口氣,看去走去寺廟的一人一妖背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邀著燕赤霞一起走去蘭若寺。

          “兩位師兄,咱們也進去吧。”

          三青年互相看了看,做了請的動作,一起跟著走去廟門,蛤蟆道人蟾眼威正嚴肅,看了眼四周。

          “怎么就不問老夫?”

          猩紅大舌在頭頂舔了一下,老驢哧哼朝他嘶鳴,甩著禿尾巴歡快小跑跟了上去。

          “這么多口水”

          蛤蟆看著蛙蹼上粘稠牽出絲的口水,兩頰都鼓脹起來,罵罵咧咧幾聲,在地上草間蹭了蹭,見周圍空蕩蕩,都去了廟里,遠方傳來悠長的狼嚎,頓時灑開腳蹼,拖著煙桿飛奔起來。

          “等等老夫!”

          爬上石階,啪的一聲摔去地上,渾不在意的又爬起來,“等老夫!”跳去門檻,雙腿懸空踢騰幾下,才翻了過去。

          天光降了下來,黑夜籠罩山麓,遠方孤崖斷壁上,狼的黑影仰去天空皓月。

          哇嗚

          悠長的狼嚎在遠方夜色傳來,老鴉飛撲落去蘭若寺的石碑上,眨動的眸子望去亮昏黃火光的廟門。

          兩堆火光燃燒,小鍋噗噗沸騰冒著氣泡,蛤蟆道人系著圍裙,墊腳站在幾塊磚石上,拿著木勺攪動湯鍋,五個面黃肌瘦,骨瘦如柴的書生,癱軟的靠坐另一堆火邊,有氣無力看著那邊篝火上架著的小鍋,聞到米香,忍不住咽下口水。

          “這輩子,大概是我聞到最好聞的香味了。”

          “那只蛤蟆,要是掉進去是不是就添菜了?”

          “噓,此刻我等受恩于人,不可亂說話,蟾蜍吃不得,至少剝皮”

          馬流話剛落,半空有東西翻轉飛來,虛弱長臉轉正回來,啪的一聲,一只木勺直接貼在他臉上,腦袋一歪,嘭的昏倒在地。

          剩下三人,算上旁邊的寧采臣頓時一個激靈清醒過來,連忙抬起竹竿是的雙臂,又拱手又是作揖。

          那邊,攪動湯鍋的蛤蟆道人,冷哼一聲,從圍裙兜里灑了點佐料,跳下磚石,啪嘰啪嘰走來,將木勺從馬流臉上取過手中,在圍裙上擦了擦,緊抿蟾嘴,仰起臉掃過面前猶如小山的四人。

          “換做老夫當年脾氣,一口吞了你們,不過放心,今天老夫吃素。”

          “是是!”

          “是我等餓的頭昏眼花胡言亂語。”

          “素飯好啊,通便調理腸胃,我們也喜歡吃”

          見四個書生作揖拱手,蛤蟆道人這才負著木勺轉身回去,墻角左正陽與燕赤霞喝上酒水,看去走開的蛤蟆,再看去那邊一人一妖還在說話,不免覺得腦仁有些疼痛。

          蛤蟆道人重新爬上磚石攪動湯鍋,旁邊不遠,陸良生掰斷一根枯枝投進火里,目光望去在廟里四處亂走的三個徒弟叮囑幾聲,視線落回面前的樹妖姥姥面紗上。

          “那兩只狐妖暗地里在此處害人,吸人陽元,所以在棲霞山時,收了一只,化了一只。”

          樹妖分出數條長舌與老驢一起在半空舞動,翻來翻去,聽到陸良生的話,這才收回來,歪歪腦袋,沉吟了一下。

          “管她們的。”

          說完,張開嘴,繼續伸出舌頭分裂成數條,與老驢一起耍弄。

          呃

          陸良生愣了一下,原以為她會在乎那兩只狐妖,眼下看來,根本沒有照看對方的意思,那就難怪二狐會在她眼皮底下作孽。

          恢復了一些神智,不過看來,要想恢復成原來的樣子,恐怕沒個三五十年是不行的。

          “對了,之前留在此處的幾個老頭呢?”

          “被狼吃了”

          那邊,黑裙樹妖舞著舌頭,想了想:“老妖走了后,他們就跑了,我去找他們,已經被狼吃掉了,尸骨我埋去樹下嗯,不記得埋哪顆樹了。”

          噗噗

          湯鍋沸騰中,蛤蟆道人擦了擦臉上汗漬,看去周圍人都等著開飯,不免有些心累。

          老夫真是太操心了。

          嘆口氣,準備叫眾人開飯,臉上表情陡然一愣,一拍腦門,飛快跳下磚石,走到徒弟身旁。

          盯去樹妖滿嘴舌頭舞動,環抱蛙蹼,蟾眼都瞇了起來,壓低話語。

          “良生,為師忽然有一個想法。”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