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娛樂圈的科學家 自在核桃

      第兩百一十章 果然華國人個個都會武功

          紅方滅完了,還有著藍方。

          當賈無敵利用著同樣的手法,再一次混入了藍方,又是一句歡迎詞。

          “我叫莫道實,歡迎你們來到滅頂之災。”

          讓藍方一臉自閉的看著回放,面色很黑。

          不過,接下來的一切,才是剛剛開始。

          面對著那個莫道實的攻擊,有時在隱蔽的地方狙擊,有時又潛伏在人群中當間諜暗殺。

          一百名戰士真的疲于應付,短短的一個小時,就真正經歷了一百種死亡方式。

          地獄式的訓練帶來的一身本領,面對著無所不用其極的莫道實,走在路上,可能會遇到地雷,甚至還會拿陣亡的尸體當詭雷的面置,把他們的自信都快被打沒了。

          這一個對手太強大了。

          他們永遠不知道對方會以什么樣的方式出現,可卻有著一種結果,那就是出現的地方,肯定是一波殺戮。

          對于作戰的熟練程度,簡直就是他們碰到的最恐怖的戰士,一個沒有弱點的戰士。

          這讓一百名戰士開始真正的時刻進入了警惕,眼神個個都是殺氣騰騰。

          他們可是特種精英,可是現在卻像是糕羊,這讓驕傲的他們如何能接受。

          “磨刀石,這想法真的不錯。”聶強軍目光也是流露出一絲興奮,人如其名,他感覺這就是何昱在點醒著自己。

          現在的國防,訓練有余,實戰不足。

          而滅頂之災的出現,真正讓他開始考慮如何利用著滅頂之災進行實戰。

          現在滅頂之災軍用版的實戰測試,也是真正的讓他十分的滿意,真實度極高,配合著5G,對于戰士的實戰,真的有著極大的幫助。

          贛城,天磁工業區內。

          何昱團隊幾人也是湊到了一起。

          與聶強軍一樣看著大屏幕,看著一百名戰士,被賈無敵的瘋狂針對。

          “嘿嘿,舒服,舒服,操練戰士保家衛國,我賈無敵就是這么愛國,只有流過血的手指,才能彈出世間的絕唱,只有經過我賈戰神操練的人,才能稱之為真正的戰士”

          “零號特工電影里有一種新奇的詭雷布設方法,我實踐一下。”

          賈無敵的興奮,讓許杰三人聽著面面相覷,哪怕就是何昱也是無力的揮了揮手。

          面對著游戲上帝賈無敵,戰士就像是玩家一樣,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過,何昱看著這些戰士,也是真的有著不小的成長,起碼警惕性這一塊,被賈無敵這么一搞,幾個雷下去。

          一個個也是真正的警惕了起來,仿佛隨時有一個敵人出現。

          “老大,你確定賈無敵這么搞,我們不會被查水表?”許杰看著被虐的很慘的戰士,臉上也是流露出一絲無語。

          “對啊,我感覺在被查水表的邊緣,瘋狂試探。”冷珊也是無語了,這一百名戰士是真的慘。

          簡直比玩家還慘,畢竟玩家眾多。

          按賈無敵的一句話,它沒有針對誰,而是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它的對手。

          可是這一百名戰士,是真的只有一百名,被賈無敵這么一針對,完全就是超級VIP待遇。

          “不至于”何昱也是抹了一下自己額頭上的冷汗。

          賈無敵畢竟不是普通人,在他答應了之后,三天的時間里,它瘋狂的吸收著各類的作戰知識。

          而在游戲里,賈無敵本身就是上帝,這也是千錘百練的戰士,在賈無敵會顯得這么幼稚的原因。

          戰士在成長,賈無敵同樣還在成長,不停的吸引著關于作戰的東西,多方原因之下,賈無敵已經不能算是超級兵王了,而是一個真正的未來戰士。

          打狙擊,根本不用瞄準,數據支撐下,直接知道距離,配合著彈道,抬手就是一槍瞬狙。

          這也是戰士被槍槍爆頭的原因。

          何昱對于賈無敵倒是沒有什么限制,只有著對手強大訓練效果才好,而在被賈無敵狙擊了幾波之后,戰士的反應明顯變快,甚至感覺自己已經暴露了,提前閃躲了起來,躲開了一些子彈。

          這樣的效果,不只是何昱發現了,哪怕就是現場看大屏幕的聶強軍與葛齊也是發現了戰士的不一樣。

          開槍更加的果斷了,而且狙擊手一槍未果之后,也不戀戰。

          因為戰士都明白,有著一個超級狙擊手,虎視眈眈。

          聶強軍兩個小時,近乎一直在看著,在看了兩個小時之后,也是第一時間拔打了何昱的電話。

          “何昱,這是真人還是?”聶強軍很好奇的開口,因為如果這是真人的話,那就意味著這人是真正的超級兵王。

          不過,這點他感覺不太可能,因為對于何昱周邊的人,他都很熟悉,并沒有這樣的人。

          “AI,貫輸了所有的特種作戰知識,結合游戲內部數據,在游戲里綜合起來極強。”何昱看了一眼停在大廠房之中的客車,并沒有把賈無敵透露出來。

          “可以,這個磨刀石,太棒了,你們繼續優化這個AI,狠狠的操練,一切以實戰出發,另外有一些地形的需求,還有著一些軍用裝備的數據,需要你幫我們一步步完善,到時AI也多功能作戰,你隨便安排。”

          “行。”

          何昱應了一句,聶強軍也是掛斷了電話。

          對于何昱的網絡能力,他真的很有信心,因為與華國安全信息部來了一場交手,完全攻不破何昱防御體系。

          這讓他對于軍用版滅頂之災,放在何昱的服務器上,畢竟,現在對何昱已經不是信任不信任的問題了。

          國士無雙,以禮待之。

          把軍用滅頂之災放在何昱的服務器上,也可以更好的讓何昱更新一些內容,目前來說,只是一個測試階段,未來直升機,戰斗機,海面艦艇,都將搬上軍用版滅頂之災。

          未來肯定更加的復雜,這是一個長期的工程。

          聶強軍掛斷了電話之后,沒有再看下去,他還有事情。

          不過,戰士的受虐還在繼續。

          四個小時之后。

          戰士一個個一臉心累整齊站著,接受葛齊的批評。

          半個小時的批評與總結之后,戰士們的日程安排也是多了一項,每天將會進入軍用版滅頂之災訓練兩小時。

          解散之后,蔣方疲憊的回到了宿舍,躺在了床上。

          因為他真的感覺一陣陣的心累。

          那每次死亡之后,再上滅頂之災總會冒出那一句,歡迎來到滅頂之災。

          只要一聽這一句,他的腦海揮之不去的就是被雷炸死,團滅的那一幕。

          哪怕就是睡覺,他感覺也在腦海之中回蕩。

          迷迷糊糊睡著,半夜卻依然被驚醒。

          蔣方瞬間坐了起來,腦門都冒出了一個冷汗,他夢到了突然憑空出現的一個雷。

          可是他坐起來之后,看著宿舍的其它人,全部均是安靜的坐在床上。

          “好了,隊長醒了,不用壓著聲音了。”

          “你們還沒有睡?”

          蔣方看著一眾人,眉頭微微一皺。

          “我夢見了被爆頭,驚醒了。”

          “被炸驚醒。”

          “被捅驚醒。”

          而一言一語間,讓蔣方聽著狙擊手被爆頭,還有著爆炸手被炸,以及那個最初被偷襲,第一個被無聲捅死的隊員,無奈輕輕一嘆。

          顯然其它人與他都一樣,經歷如惡夢,一個個從睡夢之中驚醒。

          “莫道實,明天我們爭取殺一次這個莫道實,奶奶的”蔣方對于這個磨刀石真的咬牙切齒,又愛又恨。

          想到了自己今天的一幕,真正的讓他認識到了自身的不足。

          “贊同,我一定要一槍爆頭。”

          “我要爆破他。”

          “我要捅死他。”

          而蔣方的話,也是瞬間的得到了其它戰士的贊同。

          不過,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接下來的時間,依然還是水深火熱。

          面對著賈戰神,現在的戰士依然還是太嫩了一些。

          就與玩家一樣,經常體驗著滅頂之災的各種死法

          而同樣的,因為滅頂之災的熱度一升再升,因為資料片:操控之王。

          游舟與許力也是在極力的熟悉著新設備的操作,裝備與屬性也是越來越好,可是還是因為自己的身體原因,經常會出現失誤,讓自己好不容易獲得的裝備與屬性,再一次付之東流。

          “我去,這樣下去,我什么時候才可能回到巔峰啊。”游舟目光流露出一絲無奈,氣喘吁吁結束了游戲。

          “感覺真的要去建議一波。”許力說著,迎接著游舟搖頭,微微一頓再一次開口。

          “不是你所說的降低難度,或者開通復活的氪金通道,而是可以搞一個格斗系統,可以讓我們消磨一下時間,理由我都想好了,可以一邊游戲,一邊鍛煉身體。”

          許力說出了自己的建議,他自然不會想著讓滅頂之災降低難度,或者開通氪金等。

          因為他現在已經看開了,這對于滅頂之災來說,根本不現實。

          “你這個建議可以。”游舟也是目光一亮,看向了許力。

          以滅頂之災為玩家全國建立玩家中心來說,以鍛煉為由,估計真的可以讓滅頂之災開放這樣的功能。

          而游舟與許力,在決定好了之后,立刻開始在網絡上行動了起來。

          這一個建議一出,瞬間許多滅頂之災的玩家,從者云集。

          甚至賈無敵第一時間收到了消息之后,面對著玩家說要一邊游戲一邊鍛煉身體的行為,也是拿不定注意。

          畢竟這是為了華國國民的身體好啊,這讓這一份暢議書第一時間出現在何昱的案頭上。

          “開吧,至于段位設計你安排就行。”

          正在研究中的何昱,輕輕的點點頭,至于其它的就交給了賈無敵安排。

          而滅頂之災,也是隨著賈無敵考慮了一下之后,也是在官網上發布了一則公告。

          一則讓游舟與許力,還有著眾多滅頂之災玩家呆滯的公告。

          “我去,我這暴脾氣真的忍不了,這嘲諷太狠了,過份,太過份了”許力根本沒有任何勝利的表情,反而充滿著對于這一則公告,充滿著氣憤。

          游舟也是看著這一則公告搖搖頭,無奈的輕輕一嘆。

          “歡迎來到滅頂之災,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游戲公司,我們將以玩家的經歷,作為段位的名稱,你們接受了一百種死亡方式,在淚流成河逆境下學會坦然,在撕心裂肺下成長,生無可戀中接受滅頂之災,所以,我們的段位稱號依次往上:百次死亡,淚流成河,撕心裂肝,生無可戀,滅頂之災,每級九段,用段位銘記玩家的經歷,是我們對于玩家最好的回饋。”

          這一則公告,別說許力了,游舟都控制不住打人的心,這回饋誰想要啊。

          若非游戲所迫,誰愿一身才華,TM的,現在滅頂之災居然主動幫他們回憶起來。

          哪怕就是游舟的好脾氣,也是有些控制不住,要去提四十米長刀的沖動。

          而許多滅頂之災的玩家在看到了這一則公告之后,目光也是呆呆的,過了半響才反應過來。

          “我去滅頂官方大爺的,誰要用這樣的段位稱呼,你還不如白銀,黃金,大師王者之類的我不要回憶成長的過往,太痛苦了。”

          “老子對于滅頂之災真的無話可說,你TM知道我們難,為何就是不降難度”

          “樓上的,別說降低難度,要不我們會更難,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好好的學會享受,看成百死戰士,成河生長,撕裂敵人,生無好吧,編不下去了,作為滅頂之災的玩家,我是真的難,居然要自己安慰自己。”

          “可以的,把會這些段位看成百死,成河,撕裂,生無,滅頂,還是很有意境的,當然,前提是不看官方公告的前提下。”

          “考驗滅頂之災玩家的自我素養的時候到了,就這么相稱。”

          滅頂之災的玩家看著公告,也是一陣的討論,可是討論討論著,默默的無奈接受了起來。

          因為滅頂之災決定的事情,根本不存在更改的可能。

          經歷是慘痛的,回憶是痛苦的,未來也將是生無可戀的。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學會享受。

          畢竟屏蔽了公告的官方說辭,以百死,成河,撕裂,生無,滅頂五個級別相稱,真的蠻有意境的。

          “滅頂之災,老子對你是真的服氣。”許力也是感慨了一下之后,本能的用起了玩家之間的說辭。

          作為滅頂之災的玩家,必須要有大心臟。

          游舟也是無奈的搖搖頭。

          而隨著競技場的開放,許許多多的人開始了真正的沖分之旅,不過賈無敵綜合考慮一下,并沒有選擇一樣的屬性,而是選擇了與人物相同的屬性與裝備。

          不過,隨著滅頂之災競技場的開放,努納拉卻是有些難受了。

          “陳佑,陳佑,你們中國是不是全部都會功夫。”努納拉操著一口有些口音的中文。

          “怎么了?”陳佑正準備走近設備上游戲,可是看著努納拉一臉郁悶的下線。

          “我打了一百個對手,從來沒有贏過,一個個嚷嚷著武功招式,龍爪手,風神腿,真正讓我見識了華國武功真的博大精深,攻擊同一個部位,不同的出招,都有著不同的稱呼,什么猴子偷桃,斷子絕孫腳,掐陰頂蛋,,甚至還分男女”

          努納拉一臉郁悶,讓陳佑面色古怪,特別是最后一句話,讓他搶答了一句。

          “是不是撩陰腿。”

          “對,果然華國人個個都會武功,不行,我得去練去。”

          陳佑不說還好,一說之后,努納拉更加的郁悶的,甚至現在雙手下意識的放在兩腿根部,因為他實在是被踢怕了。

          閱讀網址: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