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世界樹的游戲 咯嘣

      第292章 邁瑞爾的身份

          莫名的親近?

          聽了邁瑞爾的話,伊芙微微一愣。

          在賽格斯宇宙,巨龍這種生物,對氣息的感應是非常敏感的。

          尤其……是血緣。

          直系血緣之間的巨龍,哪怕是從來沒有見過面,在感知到對方的氣息的時候,也會有一些特殊的反應。

          想到這里,伊芙再次打量了一遍小黑龍。

          “邁瑞爾,你今年多大。”

          她問出了一個自己一直很好奇的問題。

          “邁瑞爾不知道。”

          小黑龍搖了搖頭。

          “不過,父親撿到我的時候,是一百年前,那個時候我還很小,可能……最多也就一百多歲吧。”

          它說道。

          一……一百多歲?

          伊芙瞪大了眼睛。

          合著這家伙年紀比愛麗絲還小啊!

          不對……等等……

          在收服了邁瑞爾以后,伊芙專門查找過有關巨龍的資料,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一百多歲,對于純血巨龍來說還只是幼年期吧?!

          幼年期的黑龍,體型撐死也不過十米多點,實力頂天也就是白銀中位了,可邁瑞爾這家伙……體型完全是少年期的模樣,達到了驚人的二十三米,實力更是距離黃金位階僅差一步!

          這說明……小黑龍雖然憨憨的,但天賦在巨龍中可是天才級別的!

          而天賦……往往是與血脈相關的。

          難道,邁瑞爾是尼德霍格的直系后代?

          這個念頭一出,伊芙的表情越發古怪。

          “邁瑞爾,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想到這里,伊芙又看向了小黑龍。

          邁瑞爾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茫然,它猶豫了一下,抬起了腦袋:

          “邁瑞爾也不知道,不過……邁瑞爾還是想當一頭正義的銀龍。”

          為啥這么執著銀龍呢?!

          伊芙嘴角抽搐。

          她輕輕點了點頭,真誠地忽悠道:

          “不要去為自己的身份,亦或是來歷而感到畏懼或惶恐。你就是你,正義的巨龍邁瑞爾,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加油,邁瑞爾!”

          伊芙一邊說著,一邊動用柔和的生命神力,緩緩安撫小黑龍。

          聽了伊芙的話,邁瑞爾的心情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我明白了,真神冕下。”

          它微微垂下腦袋。

          “好了,去找天選者吃頓烤肉換換心情吧。”

          伊芙又說道。

          烤肉?

          聽到這個詞的時候,伊芙注意到小黑龍的眼神中明顯閃過了一道亮光。

          只見它下意識咽了一口唾沫,隨后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著伊芙說道:

          “真神冕下!無論如何,邁瑞爾都是站在您的這一邊的,畢竟……您可是拯救了整個世界的尤克特拉希爾大人!”

          說完,它也不等伊芙回答,就轉過身體,流著哈喇子,展翅飛出了神殿,朝著黑龍城堡的方向飛走了……

          “拯救世界么……”

          伊芙喃喃道。

          “那是前任,我可不是。”

          她搖了搖頭。

          從黃昏紀元,將黎明再次帶給世界的,是前任,不是她。

          有點慚愧啊……她可是還做了萬一被眾神圍攻,拉著整個世界陪葬的打算呢。

          伊芙自嘲地笑了笑。

          當然,正如她告知邁瑞爾的一樣,做好自己就行了,這也是伊芙想對自己說的話。

          她……也不過是個僥幸繼承了古神傳承的普通人罷了。

          而她現在所想的,也不過是在這個世界光明正大的活下去……

          只是,有的時候,身份決定了你的未來。

          正如帝王不可能拋棄自己的江山,父母不應該拋棄自己的兒女一般。

          繼承了古神神位的伊芙,自然也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對她來說,能夠光明正大的活下去,就已經將是一個很艱難的斗爭了……

          ……

          楓葉城,白楓堡。

          這是楓葉城的核心區,是一座建立在精靈遺跡上的城堡,也是楓葉領的主人邊境伯奧托·馮·卡帕多西亞生活和辦公的地方,是整個楓葉領名副其實的核心。

          城堡由白色的巨石堆砌,據說是將曾經的精靈建筑拆掉之后,重新利用材料建造的,非常巍峨大氣。

          而傳言,因為卡帕多西亞家族獲得了精靈的傳承和財富,所以白楓堡的內部裝潢更是華美絢麗,珍藏著數不盡的精靈文物以及魔法物品……

          此時此刻,白楓堡之中。

          一位身穿管家服的中年人,正焦急地在城堡的會客大廳中走來走去。

          正是和玩家們一同返回楓葉城的安德斯。

          只是,此時此刻安德斯的神情并不好看,他的額間帶著細密的汗珠,眉宇間則是掩蓋不住的焦慮。

          而過了一會兒,忽然,一個衛兵打扮的人從大廳外走了進來。

          安德斯眼前一亮,連忙迎了過去,有些期待又有些擔憂地問道:

          “怎么樣?”

          城堡衛兵對著安德斯行了一禮,恭敬地說道:

          “安德斯大人,已經打聽過了,所有的地下商會都遭到了洗劫,而下手的人……很可能就是和您一同來到楓葉城的那只南方商隊。”

          “怎么可能?”

          安德斯聽了,瞪大了眼睛,呼吸都變得粗重了幾分。

          “那……現在呢?”

          他又急促地問道。

          “已經亂了,據說……好幾家地下商會已經派出白銀強者去追查了,只不過現在他們還沒有回來。”

          “白……白銀!”

          安德斯瞳孔微微一縮。

          能夠派出白銀強者,說明這次幾個商會遭受到的打擊可不小……

          他可是在這些商會中都入了股呢,尤其是索倫商會,如果真的損失太大,那他可就慘了……

          “該死的南方貴族!竟然欺騙我!”

          他恨恨地說道。

          “而且……”

          衛兵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據說,所有的地下商會的精靈和半精靈奴隸,都被那些人騙走了。”

          “精靈和半精靈奴隸都被騙走了?”

          “沒錯……就連那些橡木之手的精靈,也都沒有了。”

          安德斯微微一愣,隨后臉色驀地發白:

          “那……那豈不是說,幾天后由伯爵大人組織的拍賣會……”

          “是的,恐怕……沒有精靈奴隸了。”

          衛兵說道。

          聽到了這句話,安德斯恍惚了一下,差一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完了……這下完了……若是伯爵大人知道的話,一定會生氣的。”

          他的額頭,開始不停地冒汗。

          要知道,現在匯聚在楓葉城的眾多的外來商人和貴族,好多都是沖著精靈來的!

          而精靈拍賣,也是伯爵大人親口傳出去的。

          若是這件事出了岔子,那無疑會讓伯爵大人在貴族中成為笑柄的!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是他將那些南方貴族引了進來……

          想到這里,安德斯越發惶恐。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下意識地拽住了衛兵,神情猙獰。

          衛兵被嚇了一跳,他下意識掙了掙,竟驚訝地發現自己無法掙脫老管家的控制,最后,也只能將自己知道的一股腦說出來:

          “據說……是那些南方貴族用已經被馴化的精靈去和商會們交換其他的精靈,而在交換之后,那些馴化的精靈卻紛紛自殺了……”

          “不僅如此,聽說就連尸體也沒有留下,好多人都說他們的尸體直接就消失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拿馴化的精靈交換?”

          聽了衛兵的話,安德斯微微一愣。

          “那些南方的家伙,哪來的精靈?”

          他疑惑地自言自語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衛兵急匆匆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那是安德斯的一名親信。

          “安德斯大人!安德斯大人!”

          他一邊跑,一邊喘氣。

          “伯爵大人回來了!”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