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

      第二百七十八章 用儀式對抗儀式(第二更)

          這個噩夢的方向性是非常清晰的。

          安南需要想辦法解除儀式、而非是延續儀式。那么就說明,這個噩夢并非是來自于腓力陣營……或者說,腐夫陣營的超凡者。

          除此之外,就只有兩方陣營。

          也就是以德米特里與伊麗莎白為首的兩國官方勢力。

          在原本的歷史上,安南必然是沒有來自老瓦西里給他加的這個免疫儀式的buff的。也就是說,這場儀式是在所有人都被儀式監控的情況下……卻仍舊被人破壞了。

          而眾所周知,費迪南德并沒有死在這個時刻,也沒有被通緝或是流放。

          那么在原本歷史上被破壞的那枚、或者那幾枚引石,必然不是屬于費迪南德的。

          誰能在不會引起任何人警惕的情況下,察覺到儀式的問題、并加以破壞?

          他一定是一個觀察力極為敏銳的人。而且他的行蹤不會引起他人的警惕……

          只有一個人能辦得到。

          就是老默林。

          默林·曼寧。

          他是一個瘸子,又是個啞巴至少在外人看來他是一個啞巴,作為最為可靠的保護者,他必然會緊隨安南前進……因為只有默林才會知道,在這個時候安南的“價值”已經勝過了德米特里。

          他作為一個保護者,無論他出現在哪里都不會顯得可疑……只要安南在不遠處。

          他的弟弟瓦西里,本身就是儀式師;他作為冬之手的精英,工作內容之一就是抓捕非法儀式師他怎么可能會不了解儀式知識?

          如果說,存在一個人與安南有關、能在短時間內識破并破壞儀式、行動不會引起他人的警惕、希望破壞儀式……以及最關鍵的,希望“安南·凜冬”、“德米特里·凜冬”、“伊麗莎白·諾亞”、“卡芙妮·諾亞”四個人能夠活下來。

          那么答案已然不言而喻

          這只可能是死在了米開朗基羅的儀式中的默林·曼寧所誕生的噩夢!

          “……可他只是一個白銀階的超凡者,能誕生出扭曲等級的噩夢嗎?”

          安南腦海中,一瞬間出現了這樣的疑慮。

          這是安南唯一無法解釋的地方。

          默林……他有這么強嗎?

          一般來說,只有黃金以上的超凡者死去,才能誕生扭曲級別的噩夢吧?

          不過,即使忽略掉這部分,安南得到的情報也已然足夠了。

          如果想用第三種方式攻略噩夢,就必須要得到默林的支持……

          第二種會引起“悲劇作家”的憤怒和方案。那么存不存在,在讓祂滿意的情況下,解開這個儀式的辦法?

          存在的。

          悲劇作家是謀殺與陰謀之神……但祂并非是謀殺者和陰謀家的庇護者,而是他們的“共犯”與“保密人”。

          祂對一切謀殺與陰謀守口如瓶,并且非常喜歡“完美犯罪”。“眾目睽睽之下的完美犯罪”本身就是悲劇作家最喜愛的儀式之一。

          是的。

          安南決定向“悲劇作家”進行一次獻祭。

          他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謀殺那個意圖謀殺他人、竊奪權柄、引起戰爭的罪犯!

          三王子,腓力·諾亞。

          以獻祭否定獻祭,以儀式覆蓋儀式,以謀殺阻止謀殺。

          以爆炸掩蓋另一場爆炸。

          想必“悲劇作家”不僅不會阻止,反而會特別興奮……

          但如果安南打算這么做,他就必須得到默林的配合。因為在整個過程中,安南是不能暴露自己身份的。

          他也不能引起猜忌他不能讓人們以為謀殺者是凜冬人,尤其不能讓默林殺人。

          “所以要做好兩手準備。”

          如果一切順利,就在“開幕”之前將腓力·諾亞謀殺。否則,就利用第一種方式,先通關再說這種難度的噩夢,絕不能有片刻猶豫。

          就像是假如隊友掛樹上了不好救,門又已經開了,那肯定還是能跑則跑……

          關鍵在于,殺人者必須是安南。或者說,必須是“大衛”形態的安南。

          因為安南在進入“大衛”狀態時,不光是他的外形會改變……他的名字也會暫時變成“吉蘭達伊奧·大衛·布奧納羅”,而且能夠無條件偏斜黃金階以下的“先知”、“偶像”學派法術。

          這就可以讓“大衛”背負這個罪名,無論用法術怎么調查,也只能調查到是一個叫“吉蘭達伊奧·大衛·布奧納羅”的人殺了人。

          但眾所周知,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這個人這是安南給米開朗基羅人生中最后一個雕像起的名字。

          “我會給你療傷。”

          看著有些不安的肯·卡特爾,安南點點頭沉聲說道。

          說著,他并沒有將左手的槍收回,只是右手夾著的細劍叼在嘴上,取出了自己口袋中最后一枚銀幣。

          他用銀幣在肯大腿處的槍傷處一抹傷口便像是被橡皮擦擦掉了一樣,直接被安南抹除。

          肯的神色也明顯變好了一些。

          他低聲感謝道:“非常感謝,神父大人。

          “我不會攻擊你,也不會暴露你的身份……如果你放心不下我的話,可以把地下室鎖起來。我哪也不去。”

          “這樣就是最好的了。”

          安南溫和的點了點頭,重新提起劍來。

          他的瞳孔深處卻是微微一閃。

          他的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副畫面:

          肯·卡特爾坐在無人的地下室中,神情很是猶豫。他緊皺著眉頭,低頭思考著。

          最終,他還是緩緩從地上起身。在廚房地下室中找到了幾只鴿子,拆下翅膀……

          畫面戛然而止。

          果然。

          安南不用看完,也知道他這是想布置一個儀式來通風報信。這很好理解,安南也早有預料。

          不過安南本來也沒打算真的放過他,所以倒是沒有被背叛的氣急敗壞。

          他只是有些驚奇:

          ……這莫非就是先知學派巫師的“先知體驗”?

          這好爽啊!

          安南仿佛不經意般開口警告道:“順便一提,肯……你最好老老實實待在這里,不要想些什么不好的事。要是我能活著知道……

          “不管多遠,我也會回來殺了你。”

          他平淡的說道。

          肯訕笑著,低聲答道:“不會的,不會的……”

          “不會就最好。”

          安南平淡的點點頭。

          他轉身就往地下室外走但卻并沒有急著出去。

          他只是在地下室門口緩慢的向外走著,無聲的將槍口隔著貨架、大致的對準自己身后肯的位置。

          四輪對話,以及有些模糊的“死亡宣告”都給到了。

          試試看,這種程度的死亡宣告,能不能觸發“安靜小姐”的特效……

          安南隔著貨架,看也不看、無聲的扣下扳機。

          槍身那極低的后坐力在他手中微微一震,沒能讓“大衛”的大理石軀體有絲毫撼動。

          但卻并沒有子彈從槍口飛出貨架自然也沒有被子彈貫穿。

          可安南的確感覺到槍身震了一下。

          ……難道是“那種”必中?

          安南不假思索,原地后退兩步、繞出了貨架。

          只見肯已經中彈,正痛苦的躺在墻上、無聲且激烈的掙扎著鮮血從他的心臟處流出。

          “……果然如此。”

          安南滿意的點點頭。

          從“槍口”到“目標”之間的距離,直接被抹除這種程度的必中,的確還是有價值的。如果只是自動跟蹤的那種程度,一個活化詛咒就能完成了。

          實驗完畢。

          隨即安南大跨步的走上前去,揚起右手的“鋒銳之物”,打算給這位NPC一個痛快。

          只見銀光一閃而過,在“大衛”強大軀體力量的支持下安南毫無阻礙的割斷了肯的喉嚨。

          頭顱飛出。

          一刀斃命。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