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高齡巨星 蠢蠢凡愚QD

      第三六八章:原來腐泥也能生出花朵(求月票,求全訂!)

          “原來腐泥也能生出花朵”的劇情承接第一幕的結尾。

          視頻一開始,便是一個特寫;在司原那呆呆的眼睛里,林達牧對著尸體進行縫合,修補,刮蠟,化妝……

          很顯然,第一次見識到了老林的工作,看到了真真正正的死亡后,這個做事不計后果,沒有底線的女孩兒,內心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視頻中,看到這種鏡中鏡的表現手法,以及畫面中司原那充滿驚恐和呆滯的目光,彈幕飄成了一片!

          “對對對!昨天我看到沙琪瑪的時候就是這種眼神!真實,有說服力!這眼神像極了昨天的我!心疼小原三秒鐘,孩子,你和我一樣,承受了這個年紀不應該承受的恐懼呀!”

          剛剛點開視頻的網友們,顯然還沒從昨天的陰影中走出來。

          一片彈幕中,畫面發生了變化。

          夜晚,老屋外面的街道上。

          看到面前那昏暗的樓道,此前還兇得像一只小老虎般的司原止住了腳步。望著面前那道剛剛在殯儀館里,拿著大號縫針對著一具尸體淡定的縫縫補補的老人,司原渾身打起了哆嗦。

          聽到身后沒有了腳步,老林回過了身,向后走了一步:“怎么了?”

          看到他靠近,女孩兒似乎被驚了的貓一樣,一步跳開了好遠:“你別過來!別靠近我,我不要回去,我……哇!”

          哇的一聲,被剛才殯儀館中的一幕嚇傻了的女孩兒,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想回家!我,我害怕。”

          第一次面對死尸的沖擊,在這一刻終于爆發。

          女孩兒瘋了一般,搓著自己的手,拍打著身上似乎感覺那老林給她洗過的衣服上,都沾滿了鮮血和腦漿一般。

          看到女孩兒崩潰的樣子,老林的目光一暗,似乎有些內疚。

          “跟我來。”

          他轉身走出了胡同,引著女孩兒來到了附近的一家浴池。

          彈幕之中,李世信和安小小的這一場對手戲,終于將沙雕粉絲們拉進了劇情之中;

          “到底還是個孩子,她身上的刺都是保護自己的偽裝。”

          “是啊,她只是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樣子,所以才能那么輕松的說生死。真正見識過死亡的人,其實膽子都很小的。”

          “唉、注意看老林的眼神,那里面內疚的成分很大。”

          “沒錯,老林將司原帶去殯儀館,或許只是置氣,但是看到司原崩潰,他應該也知道自己的職業對于正常人來說實在太過刺激了。”

          視頻仍然在繼續。

          澡堂中,見到老林進門,老板娘熟稔的打了招呼。看到他身后跟著的司原,則是一愣:“老林,這是?”

          “我……一個親戚家的孩子,在這里住幾天。跟我去了單位……你…給她好好洗洗身子。”

          面對老林吞吞吐吐的請求,澡堂老板娘微微一笑,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可正在這時,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孩進到了澡堂大廳。看到司原,一愣:“呦,這不是拿小熊砍人的大姐頭么?”

          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跟司原在學校里起了沖突的那個同學澡堂老板娘的女兒小蕓。

          說話間,女同學又看到了老林。

          見他和司原站在一起,露出了了然的神情:“難怪,我就說哪兒轉來的逗逼。敢情你們是一家子的。一個吃死人飯的,一個拿玩具熊砍人的怪胎,倒挺搭的。”

          “小蕓,你怎么說話吶?”

          面對女兒的無禮,老板娘尷尬的對老林和司原笑了一下,將女兒轟上了樓,便拉著司原進了女士浴區。

          成熟知性,穿著一身肥大浴服的“老板娘”剛剛出現在畫面之中,評論區立刻就炸了!

          “寶霞!我靠寶霞你不和玉明好好回家過日子,怎么開起澡堂子來啦?”

          “媽噠,脫離了年代劇土掉渣的服化,寶霞竟然這么美?愛了愛了!”

          “天吶!這是什么神仙身材和顏值?哪兒有這樣的浴池老板娘請告訴我坐標!我特么一天去八趟!”

          “誰能告訴我這個女演員叫什么名字?成熟知性,我就喜歡這個款的!”

          “前面的傻狗,這個女演員很神秘。寶霞那個時候我就蠻喜歡她的,演員表里寫的演員名字叫趙敏,但是我找遍了全網,也沒找到這個女演員的資料。可能是新人,但是看演技又不像。”

          女浴室中。

          老板娘為女孩兒搓洗了全身,在熱氣繚繞中,女孩兒終于止住了顫抖。

          “阿、阿姨。你們這里能住宿么?我今晚,想住在這里。”

          感受著女孩兒的恐懼,老板娘一面為她搓著后背,一面笑了:“我們這里不收住宿,但你要是實在害怕,晚上就跟我女兒小蕓住一個屋里。”

          “……”女孩的眼中露出了絕望。

          感受到她身子再次顫抖了起來,老板娘微微一笑:“老林的工作是嚇人了點,不過人是很好的。你別看他整天板著臉,見人都不說話。其實那是他們的行規,知道自己做的是白事活,怕太熱情惹人忌諱罷了……”

          一面為女孩兒擦著身子,老板娘一面說著關于老林的趣事。十幾年的鄰居,有時候比親人還像親人。

          聽著這些生活中的細枝末節,女孩兒身上的顫抖慢慢停了下來。

          一個活在瑣碎中的老人,遠比一個在殯儀館里冷靜處理尸體的入殮師更容易讓人在心理上產生親近。

          “老林啊,好好的你帶她去單位干嘛?瞧把孩子嚇的。”

          浴池的大廳中,趁著女孩兒穿衣服的功夫,老板娘責備著老林。

          “唉、”老林搖了搖頭,卻沒說菜刀和小熊的事情。只是從兜里掏出錢,遞給了老板娘:“謝了。”

          “老熟人了,客氣什么?”

          老板娘抿嘴一笑,將錢推了回去。

          視頻進行到這兒,看到老林和老板娘之間的熟稔,彈幕中嘿嘿嘿出了一片;

          “果然你們兩個有問題!瞧瞧這小眼神,怕是有奸情啊!咳咳、諸位何不大膽一些,做一下進一步的推測?諸位何不說些虎狼之詞?我懷疑這個浴池有特服!老林就是常客!不然為何他和老板娘關系這么好?這你們就不懂了吧?老頭樂了解一下?媽噠!我也想要漂亮老板娘的老頭樂!”

          一片沙雕彈幕中,視頻進入了后半段。

          晚上,回到老林家中,女孩兒便將自己鎖在了小屋里。

          默默的捧著膝蓋在床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深夜,女孩仍然無法入睡。

          似乎是為了讓自己不要想起殯儀館中可怕的一幕,她翻動起了床邊的柜子,并在里面找到了一口大大的藤木箱。

          將那藤木箱子打開,看到那些明顯是小女孩的物件以及自己母親小時候的照片,女孩愣了。

          將那些瑣碎的,沒什么用的小東西一件件的擺弄過去,她仿佛看到了自己那個永遠在搬家,永遠在晚上醉酒歸來的母親的令一個靈魂。

          然而,就在女孩兒對著那一堆的物件浮想聯翩,聯想著自己母親小時候的生活之時,她的房門被老林推開了。

          看到女孩床上的那一口箱子,老林楞了好一會兒,才陰沉著臉,一件件的將那些小零碎收攏起來,一把扔到了衣柜中。

          “剛才接到電話,我要去一趟單位。你自己在家,沒問題吧?”

          面對老林冷冷的詢問,女孩兒瞪大了眼睛。

          見他沒有回答,老林轉身離開,穿好衣服出了門。

          房子里,就只剩下了女孩自己。

          聽著墻上掛鐘滴滴答答的響聲,她渾身打了個寒戰。

          昏暗的燈光,將屋子里的每一件東西身后都染上了一層陰影。那些形狀各異的陰影,在逼仄的房間中煥發出了鬼怪般的扭曲。

          牙齒打著寒戰,女孩兒僵硬著身子,從床上跳了起來。

          “等,等等我!我不要一個人在家!”

          相比于對死亡的恐懼,人似乎更怕未知……和孤單。

          “進度條進度條你要挺住啊!”

          “過癮!這個系列雖然劇情上的起伏不大,都是在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沒有《漠北》的跌宕和《寶霞》的滄桑,但是看著真的舒服!進度條還有六分鐘,信爺有史以來最堅挺的系列!一集十多分鐘,牛逼!”

          “各位……你們的注意點在哪兒啊?不是應該注意老林和小原又要去殯儀館了嗎?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怕個卵?信爺剛直播里不是說了,這一集絕對沒有血腥鏡頭了嘛?而且本靚仔今晚沒有吃東西,我就不信,區區信爺,還能惡心到本靚仔!”

          “對!都是假的,現在想想自己昨天挺二逼的。美劇里什么場面沒見過,竟然會被一個打了馬賽克的沙琪瑪惡心到吐。今天,本仙女就要找回場子!不就是殯儀館么?不就是區區特效妝的死尸么?來!有什么本事,盡管來!”

          “前面的小姐姐牛逼!我就喜歡你這種有女友力的,留個聯系方式,以后一起看恐怖片啊?給我一個啊一聲就跳你懷里的機會呀?”

          彈幕之中,一片歡騰。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