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普渡 牛油果

      第451章 藏好了

          林昊等人也是一驚。

          他們也想不到這丑大叔會真的動手,還是這樣一聲不響,就直接下了死手。

          看那個人的慘狀,沒有人會認為他還能活著。

          本來他們還對于這丑大叔的惡還心中存疑,畢竟是和那位佛爺有關的人物。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壞也壞不到哪去。

          但現在看來,他不僅是面惡,手惡,心也惡,還惡得很!

          自從公審那天之后,官方也在有意無意地宣傳那位佛爺。

          現在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那位佛爺可已經是貨真像實的圣僧,如同活佛般的人物,名聲好得很。

          就連鍵俠噴圣滿天飛的網絡世界,也少有黑他的人。

          這樣一位圣僧怎么會和這么惡的人有關系?

          幾人在驚愕之際,對面幾個李屋村村民卻已經瘋狂地往回跑。

          一邊跑還一邊嚎:“殺人了!殺人了!”

          “快來人啊!殺人了!”

          “軍……軍子!”

          “你……”

          “你怎么敢……”

          那個六叔卻還留在原地,臉色發白,上面都是驚懼之色,卻仍然強撐著。

          看著坑里以詭異的角度扭曲著的青年,嘴唇不住地顫抖。

          “軍子?”

          厲佳嘉原本也被嚇了一大跳,不過在聽那六叔的話后卻有點意外。

          因為光線太暗,青年站在六叔身后,她也沒注意。

          此時往那坑里仔細一看,那人果然是六叔口中的軍子。

          不由按下心中的情緒,看向“六叔”疑惑道:“六叔,軍子什么時候回來的?他不是失蹤了嗎?”

          “你不在的這兩天,軍子他們就回來了,除了和你出去的老二他們,一個沒少,可沒想到,他們活著回來了,卻死在了自己家里啊!”

          “事到如今,還說這有什么用?”

          六叔嘴唇皮顫抖著,掃過她和天魔化身的眼神中帶著畏懼和痛恨。

          “六叔……”

          他的眼神讓厲佳嘉心中一堵,說不出話來。

          “在哪兒?”

          “殺人犯在哪兒呢!”

          這時候,一陣雜亂聲音吵嚷吵嚷。

          間雜著凌亂的腳步聲。

          很快,就看到一群人正往這邊趕來。

          “馬的!敢跑到李屋村來搞事!”

          “老少爺們一起去!為軍子報仇!”

          “一起去!馬的!”

          這群人手里抄著各式“武器”,木棒、榔頭、鏟子等等,什么都有,氣勢洶洶。

          剛才跑了的幾個人竟然把村民都招了過來。

          而這個李屋村不知是本來就民風彪悍,加上人多壯膽,還是被困得久了,精神都變得狂躁,聞聽有人被殺,反應不是害怕逃跑,而是要來找“殺人犯”算賬。

          “就是她!這種時候,這女人竟然能帶著外人進來,怎么可能沒有問題?”

          一個三角眼的漢子在人群中,指著厲佳嘉怒罵:“還有,你們看看,紹國死得好慘啊!都是這女人害的!”

          剛才那一下,他知道殺人的那個丑漢明顯不是善茬,也不敢輕易招惹。

          卻是把目標對準了厲佳嘉,指著她大罵。

          “好哇,厲佳嘉這女人果然不是好東西!”

          “虧我以前還為她說話,沒想到竟然帶著外人來害我們,看來紹軍說得沒錯,她就是個禍害!”

          “反正咱們出不去了,把這個禍害抓起來!還有這些人,都捆起來!押到祠堂里,用家法!”

          “對!用家法!”

          “打死他們!”

          “打死他們!”

          面對一群攜帶著“武器”,氣勢洶洶,喊打喊殺的村民們,厲佳嘉臉色微白。

          其他人不知道“家法”是什么,她卻聽說過一些。

          李屋村是個有些年頭的村子,村里保留著許多以前的東西,其中少不了一些陋習。

          也就是近些年來,與外界接觸越來越多,加上官方的嚴厲打擊和教育,才勉強收斂改變。

          所謂的家法就是其中之一。

          說起來也簡單,不過就是把人押到祠堂外跪著,拿棍棒抽打而已。

          只不過,卻是要把人活活抽死。

          看似簡單,卻很殘忍。

          不過她此時倒是不太擔心自己,反倒是為這些村民擔心。

          五人小隊也是一樣。

          看著咄咄逼人的村民們,他們很擔心這個又丑又惡的大叔會大開殺戒,都緊張地看著天魔化身。

          由不得他們不緊張。

          就算沒有剛才他又瞪眼殺人的一幕,此時這個丑大叔的表現也讓他們害怕。

          這張臉長得本來就丑,此時不知怎么的,模樣還是原來的模樣,可是看著卻讓人感到恐懼。

          眼中浮現出一根根紅黑的血絲,嘴角扯出一個夸張的狹長弧度,臉皮時不時抽搐一下,十分邪異。

          “賊禿!滾開!休要礙事!”

          幾人忽然聽到他自言自語,聲音沙啞刺耳,與之前的說話聲音似乎是兩個人一般。

          “你不讓殺,我偏要殺!”

          天魔化身猛地抬起頭,露出一雙眼,竟然沒有眼白,全部是漆黑,上面爬著一根根猩紅的血絲。

          與此同時,遠在港市,又一次出來覓食的陳亦,剛剛從須彌空間出來,就忽然皺起了光禿禿的眉頭,抬頭往一個方向看去,自言自語:“這玩意兒也太容易失控了,被人撩幾句都不行。”

          “算了,我自己發起飆來,我自己都害怕呀,還是親自跑一趟吧,免得真的發飆就不好辦了……”

          “唉,天生勞碌命啊。”

          陳亦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語一番,就走出了綠竹小筑,召來了筋斗云,盤腿坐著,嗖一聲就躥進上了天……

          李屋村中。

          此時一片死寂,無論是五人小隊還是剛剛喊打喊殺的一眾村民,都是滿臉驚恐。

          因為天魔化身此時正伸著雙手,這雙手看著就不是人的手。

          漆黑如墨的皮膚,長著一片片讓人頭皮發麻的細鱗,雙手五指也變成了漆黑的利爪。

          兩只黑爪正抓著兩個人的頭顱。

          是剛剛叫囂得最厲害的村民。

          一個是那三角眼的漢子,另一個是那個叫著要用家法的男人。

          在所有人驚恐的目光中,“噗!噗!”兩聲悶響,兩個人的腦袋竟然像氣球一爆掉,然后迅速癟了下來。

          “……”

          所有村民都被嚇傻了,一個聲音也發不出來。

          “他、他怎么能這樣?”

          林昊不自覺地喃喃出聲,旋即反應過來,左右看著自己的同伴:“難道我們就這么看著他濫殺無辜?”

          “你、你想干什么?”孔思思滿臉驚恐:“這次你可千萬別沖動啊,會害死我們的!”

          “那也不能眼睜睜看著!”

          “等……等等……他沒有殺人。”

          在林昊又發怒時,李燮忽然道:“他殺的那……那不是人。”

          “他說的沒錯,”

          陳清清冷冷地瞥了林昊一眼:“白癡,你見過活人的腦袋像氣球一樣漏氣?”

          “什么意思?”林昊還沒有反應過來,愣了愣,對于自己被人說白癡竟然也不在意。

          一旁顏世文無語道:“你難道沒發現,這幾個‘人’死得這么慘,也沒有流一滴血嗎?還有那么大兩個腦袋,都爆了,竟然也沒看到一點腦漿子,你以為都跟你一樣?”

          “……”

          林昊這才醒悟,看著那三個死得很慘的“尸體”,果然是一點紅的白的都沒有。

          就想起了來時村口遇上的那幾具尸體,其中一具就被丑大叔剖開過。

          除了一張皮囊外,也沒有一點血肉,和眼前這三個簡直一模一樣。

          “區區邪祟,你可藏好了,別讓本尊找出來,否則定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天魔化身此時雙手一甩,兩具“尸體”像破麻袋一樣被甩掉。

          抬起頭,一雙漆黑的眼睛在死寂的村民們身上一一掃過。

          “啊啊啊!”

          頓時就有人被嚇得崩潰,歇斯底里地喊叫著。

          “想走?”

          村民陷入驚恐混亂,自然想要逃。

          不過卻忽然感覺一股可怕的壓力從天而降,頓時全身僵硬,完全無動彈。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我們村究竟跟你們有什么仇?你們竟然要這樣害我們!”

          雖然無法動彈,卻還能說話,“六叔”厲聲喊著。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