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別叫我歌神 君不見

      第598章:以城為幕,以風為歌!

          其實,春晚這種晚會,官方氣氛太濃,現場是很沒意思的。

          而且,之前的演出,觀眾和舞臺下,幾乎沒有互動,完全是一板一眼的演出。

          舞臺下的大家,也穩坐釣魚臺,除了開心的放飛自我的劉徹和衛青,其他人都端坐現場,一點也不high。

          該鼓掌的時候鼓掌,該揮舞熒光棒的時候揮舞熒光棒,揮舞的動作都很整齊劃一,也是很無聊。

          但在宣布谷小白上臺的時候,現場起了一陣歡呼聲。

          這歡呼聲從外圍的外站區傳來,傳染到了中間的坐區,就連內站區精挑細選出來的,會頻繁上鏡的俊男美女們,也忍不住揮舞起了手臂。

          然后,內外站區的通道打開,人流從左右兩側,開始向中間的站區匯集。

          他們這些志愿者,也該上場了,因為接下來他們也要參與表演。

          整個春晚分會場的舞臺,是搭建在鐘鼓樓中間的那片空地上的。

          在重整鐘鼓樓的時候,東城在鐘鼓樓中間,重新規劃了一片區域,作為城市的中心廣場和地標。

          而這廣場的中心,就是鐘鼓樓的演奏塔。

          整個會場,就設在這處廣場上,演奏塔就在舞臺的后方。

          此時此刻,春晚的轉播,已經把現場從主會場切換到了副會場。

          當主持人略有些激動的現場報幕結束之后,現場突然黑了下來。

          鏡頭一轉,變成了高空俯瞰的無人機鏡頭。

          在無人機的鏡頭俯瞰之下,東城的半個中心城區,燈火通明,光芒萬丈。

          這些年,東城發展日新月異,整個中心城區,其繁華程度不輸任何一座城市。

          鱗次櫛比的幾十棟高樓,高低錯落,燈光變幻,在夜色之下,夢幻宛若龍宮。

          而就在此時,中間的一棟樓,所有的燈光,突然全部暗了下來。

          然后,黑暗以這棟樓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傳遞。

          像極了電影上的大停電特效。

          大半個中心城區,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只剩下了遠方街道上的路燈,以及道路上行駛的車輛,以及遠方的居民區的燈光。

          此時此刻,全國、全世界的電視機前、手機前,無數的人一臉懵逼。

          什么情況?

          這個時候,突然停電了?

          這特么的是超級大事故啊!

          藥丸!

          東城藥丸!

          但也有人覺得,這事情有點不太對。

          畢竟這么重要的演出,不可能沒有備用方案,真的出了事故,就用錄播的錄像就是了,雖然效果可能會差點,但不可能真出這種事。

          所以,此時此刻……

          一定是要放大招!

          黑暗中,沉重的鐘聲突然響起。

          “duang……duang……duang……”

          舞臺后方,鐘鼓樓的演奏塔里,王明所重重地踩下腳下的踏板,敲響了最大的那口鐘。

          他的呼吸有點急促,因為這次的現場演出難度很高!

          鐘鼓樓之間,那0.71秒的時間差,讓他不能按照演出的節奏來,只要開始演奏,他就必須按照自己的節奏,不能看舞臺上的現場,配合舞臺的節奏,要始終保持比舞臺上快0.71秒的節奏,一直演奏下去,到結尾的時候,都不能有絲毫的誤差!

          其實他這會兒緊張的要死,但不知道為什么,當那幾聲鐘聲響起時,似乎有滌蕩心靈的力量在傳遞。

          他的心情,略略平復下來。

          在他的身后,千鼓之琴突然自動動了起來,一個看不到的力量,在擂動無數的鼓。

          “咚咚咚咚……”

          幽遠的鼓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黑暗之中,鐘聲、鼓聲,四面八方包裹著大家。

          鐘鼓之聲,在黑暗的城市里傳遞,在千家萬戶的客廳里傳遞。

          就在此時,天空中,突然亮起了一點光。

          這一道光芒,宛若天幕被人捅破了一個洞,露出了天光。

          又像是漆黑的夜色之中,唯一的一顆星子在閃耀。

          眾人下意識地抬頭看去,就看到那白色的光芒之中,一個人影,在緩緩降下。

          現場,無數的人驚呼出聲。

          來了!

          什么人從天上下來了!

          劉徹和衛青兩個人,更是眼睛都瞪大了!

          我家去病……不是,我家小白,他從天上下來了!

          這孩子果然是天君下凡!

          千家萬戶的電視里,鏡頭突然拉近,那從天空降下的少年,白衣白袍,隨著風輕輕飄動,他雙手垂下,雙眼閉著,像是在沉睡,又像是在聆聽。

          在他的右手,一支青翠如玉的長笛,握在手中。

          就在此時,畫面繼續拉近,給了谷小白那宛若沉睡的面容,一個特寫。

          俊美的少年,毫無瑕疵的臉頰,在超高清的攝像頭之下,纖毫畢現。

          真的,一點瑕疵也沒有!

          這可惹了大禍了。

          “嗷嗷嗷嗷嗷……小白!”

          “好帥!我的小白!舔屏!!!”

          無數的電視機前,小姐姐們差點化身舌頭怪,用舌頭把屏幕蓋起來了。

          人類為什么可以那么好看!

          科學家叔叔,就是這個人,請把他抓起來切片研究!

          不對,我家小白就是打入了科學家內部的人,他一定是為了防止自己被切片!

          而無數之前并不知道谷小白的大爺大媽大嬸大叔大姐大哥,都從麻將、紙牌、零食、嘮嗑中抬起頭來,瞪大眼睛看著電視上的那張臉。

          這時候,還要什么表演?請把這張臉放那里四個小時!

          我要看四個小時!

          不過,特寫一放即收,估計導播也知道這樣會出大事,下一秒就變成了中近景,把從天空降下的谷小白,和他身后黑暗的城市,囊括其中。

          谷小白還在下降,下降。

          悠揚的鐘聲,隱約的鼓聲,像是天君降臨的仙樂,烘托著現場的氣氛。

          就在他降到了舞臺上方數十米的高度時,一直低垂的右手抬起,青翠的竹笛湊在了唇邊。

          “哩↗”高亢的笛聲響起,就在此時,谷小白……睜眼!

          在笛聲響起,雙眼掙開的剎那。

          他身后的那棟高樓,突然亮起,一道光芒,以他的背后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傳播。

          然后,第二棟、第三棟、第四棟……

          以谷小白為中心,剛剛黑下來的城市,再次亮起!

          此時此刻,轉播的鏡頭里,又切換成了遠景。

          那高空無人機,俯瞰現場。

          絢麗的光芒,四面八方輻射,那七彩的光芒,以恒定的速度傳播,點亮了鐘鼓樓,點亮了東城之巔,點亮了和信大廈,點亮了東城賓館,點亮了政務中心……

          最終,化作了漫天的霞光。

          覆蓋整個樓體的巨大LED,完全被統一控制起來,半個中心城區的幾十上百棟大樓,化成一個整體,都成了這次表演的布景。

          整個城市,如夢似幻。

          那一瞬間,不論是現場的觀眾,還是電視前的觀眾,都覺得自己的頭皮一下就炸了。

          全身汗毛把自己扎得難受。

          這是什么?

          悠揚的鐘聲,幽遠的鼓聲,高亢的笛聲。

          吹著笛子的少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這一刻,他就是唯一的焦點!

          就在此時,下方舞臺上,無數設置好的噴口突然同時噴涌,白色的霧氣蒸騰,籠罩了整個舞臺。

          谷小白在這白色霧氣的上方懸空而立,真的就像是踏空而行的仙人一般。

          隨后,一朵朵極具中式風格的云紋,從最外圍的建筑,向中間涌了過來,慢慢覆蓋了幾十棟建筑。

          這一刻,東城祥云朵朵,霞光萬丈。

          谷小白放下了手中的笛子,拿出了話筒,高亢、宏大、清亮、緩慢的歌聲響起:

          “黃帝云中生,盛德聚萬民。”

          舞臺上,云霧之中,突然只見有白色的云旗一卷。

          然后數十名半赤上身,身披布衣、獸皮的男子,揮舞著白色云旗,撕裂了舞臺上的云霧。

          下方數萬名志愿者,在跟著一起合唱,沉穩、厚重的合唱聲,托起了谷小白的聲音,宛若大地托起了天空,高山承載著雪頂。

          曲調緩慢、莊嚴,那萬人合唱的感覺,讓人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再配上宛若直達上天的鐘聲、鼓聲,這一刻,簡直讓人靈魂都要飛升了。

          無數的電視前,觀眾們眼球都要爆炸了。

          這什么情況?

          明明前一秒還在看一點也不好笑硬咯吱的小品呢,怎么突然了一個這樣的表演?

          這個時候,已經無所謂是否雅俗共賞,是否接地氣。

          無所謂藝術形式,表現方式。

          這種盛大、浩大的場面,以及那宛若來自上古洪荒的力量,自然而然地激起了所有炎黃子孫內心那種永遠無法割舍,血脈相連的感覺。

          舞臺下,鄒老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這舞蹈……難道是上古時代,黃帝的祭祀舞蹈?

          相傳,黃帝出生時,漫天祥云,所以黃帝一族以云為圖騰。

          所以以云紀,為云名。

          而他的祭祀舞蹈,就叫做……

          《云門大卷》!

          這孩子,難道連云門大卷都復原了?

          鄒老的眼睛立刻就轉不開了。

          這一刻,真的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各有各的看點。

          什么叫雅俗共賞?

          這就叫雅俗共賞了。

          網絡上,表演剛剛開始,已經無數的人按捺不住,要開始發表意見了。

          朋友圈里、微博上,一起看直播的直播間里,各種信息瘋狂發射。

          “臥槽,臥槽,雞皮疙瘩起來了!”

          “這是什么神仙表演!”

          “我以前真的沒注意過谷小白,覺得不過是個小孩子有什么厲害,被圈粉了……”

          “海外華人表示,今年到底發生了什么?哪里出來這么一個人?”

          “我一直覺得春晚就是給中老年人看的,今天真的被顛覆了,這一場真的是拉高了整個春晚藝術水平,表演層次的存在,我特么吹爆!”

          “小白每次的表演都特別大手筆啊!但這次真的被震撼到了,太大手筆,太大氣了!這是什么?”

          “以城為幕,以風為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