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過我吧 想枕頭的瞌睡

      第464章 腦瓜子嗡嗡的……

          待在原地的鄭副校長一臉懵逼。

          啥情況?警犬追蹤……是這樣的嘛?

          是嗎?

          不是嗎?

          不僅這位副校長懷疑人生,其他幾個校領導也都怔怔地立在那里,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趙局長先是跟著跑了幾步,見前面的一人一狗繞過一個墻腳,直接沒影兒了,便不得不停了下來。

          旁邊的馮局也跟著停下。

          趙局一副疑惑的樣子望過去:“老馮,這……警犬是這樣跟蹤的嗎?”

          馮局很淡定地說道:“其他警犬不是,也沒那能力。可小慕的這只警犬,卻是可以的。以前它就已經多次成功跟蹤到嫌疑人了,其中不乏時間間隔十多個小時以上的。現在這人,離開才半個小時多一點呢。”

          趙局長感性上是不相信的,畢竟這種事情怎么看都不太靠譜。

          可理智告訴他,老馮這人,不會騙他,而且對于慕遠這個人,他之前也聽說過,不是一個不靠譜的人。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跟上去看看?”趙局長問了一句。

          馮局聳了聳肩,道:“要么就在這里等結果,要么……就開車跟上去。”

          “算了,我還是先按照我原本的思路展開偵查吧。如果慕遠同志真成功了,自然是好事,就算沒成功,我們也不至于毫無建樹。”

          “行!那你去忙吧!”馮局也沒阻止。

          “那你呢?說好的過來幫忙呢。”趙局感覺腦殼痛。

          馮局無奈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對小慕有信心,他肯定能把人找出來。既然如此,我還去做哪些無用功干嘛。”

          趙局長瞪大了眼睛,雖絕對對方這話槽點滿滿,但又無從反駁。

          “那你就在這里閑著啊?”

          “我怎么會閑著呢?我……嗯,我與鄭校長他們聊聊天,對小慕同志,我了解也不多,難得到他母校一趟,正好增進一下了解。”

          趙局長伸手指了指馮局,然后,又無奈的放下了。

          這老家伙,越來越不要臉了。

          然后,趙局長繼續去指揮偵查工作,這方面,他們也是行家。

          馮局還真留了下來,看著表情中帶著擔憂的鄭副校長,滿臉笑容地安慰道:“鄭校長,你就放心吧!小慕的能耐我很清楚,他肯定能將嫌疑人抓回來的。”

          鄭副校長苦笑一聲,道:“我現在考慮的不是能不能把人抓回來。”

          馮局怔怔地看了鄭副校長一眼,瞬間明白了對方話里的意思。

          不得不說對方的擔憂完全在理。

          站在對方的角度來講,盜竊資料的人抓不抓到,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資料追回來,同時還得保證資料失竊的這段時間,資料沒有被再次備份。

          不得不說,這……很難。

          馮局也明白,二毛的狗鼻子再靈,也不可能嗅出那人到底有沒有對資料進行二次備份。

          他一臉嚴肅地道:“現在……讓小慕去抓人,已經是最穩妥有效的方法,就是盡快把人抓回來,才能盡可能降低資料被拷貝的風險。”

          “也只能這樣了。”鄭副校長嘆了口氣。

          他們二人交談的過程中,那位林教授卻偷偷跑到一旁打起了電話。

          “劉老師,你知道你們班的慕遠同學現在在做什么嗎?”林教授低聲問道。

          電話對面的年輕班導腦子有些懵,問道:“知道啊,他現在在實習嘛。”

          “實習?”林教授扭頭看了看仿佛在高談闊論的馮局長和鄭校長,他當然知道對方在實習,可實習就能搞得這么牛逼?

          “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兒實習嗎?”

          “這……我還真不知道,你要問其他學生,我都知道在哪兒實習。可慕遠的情況有點特殊,林教授您也知道,他那愛做好事的毛病挺嚴重的,眼睛里揉不得一點沙子,容易得罪人。我年前還幫他聯系過幾家實習公司,結果沒干多久,就要么被辭退,要么被開除了。后來他就自己在找工作,一開始我也問過,可后來他換工作太勤,我也就沒再問了。”

          說完,劉老師吐槽道:“林教授您不知道,這小子經常一句話掛在嘴邊,說什么污濁的現實容不下青蓮一般的自己,這很容易挨揍啊!”

          林教授頓時哭笑不得。

          半晌之后,林教授道:“我剛才……看到慕遠同學了。”

          “哦?他在哪兒呢?是不是回學校來了?也對,就半個月就要論文答辯了,他肯定得回來。”

          林教授道:“他確實是回學校了,不過不是回來準備答辯,而是……和公安局的一起回來的。”

          “啊……怎么了?這家伙犯什么事了?不應該啊!以他的品行,你說他做好事倒是有可能,但做壞事肯定……”劉老師尚未說完,忽然似乎明白什么了,道,“估計他又見義勇為什么的,被警察拉到學校表揚了。”

          “不是,他現在好像在公安局上班。”

          對面的劉老師似乎沒轉過彎來,腦瓜子嗡嗡的……

          “他當警察了?不對啊!這一輪的公務員考試面試才剛結束不久呢。他……總不可能在公安局當輔警吧?”

          林教授心情蠻復雜的:“不知道,我也搞不清楚,不過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劉老師好不容易清晰一點的腦門,瞬間又嗡嗡的了。

          忽然,他心頭一動,問道:“林教授,慕遠他……到學校干嘛呢?”

          “研究生院這邊發生了一件事情,他是市公安局派過來調查的。”林教授說得很隱晦,畢竟有些事情現在還不宜公開。

          劉老師雖然也是學校的員工,但畢竟……沒接觸到科研這方面的業務。

          “那……需不需要我過來一趟呢?”劉老師說道。

          林教授想了想,道:“也好!”

          在場的眾人都在各忙各的,唯有馬宇三人有些無所事事。

          對案情,他們并不是很了解。

          現場的偵查工作基本上是國安這邊在做,沒看馮局現在都在這里與人聊天打屁嗎?

          至于他們的頂頭上司慕中隊,追狗……呃,追人去了,直接就把他們給拋棄了。

          馬宇本人還好,反正……冷著一張臉裝酷就行了。

          鄭麗霞和陳超就有些如坐針氈了。

          幸好在場也沒人注意他們……

          ……

          慕遠一路追上去,穿梭于熟悉的大街小巷中,對那人卻是越發的佩服。

          看來這人對學校的布局非常熟悉,選擇了一條最近的路線,直奔學校外而去。

          跑了數百米,前面出現了一道圍墻。

          慕遠嗅到的氣息直達圍墻之下,看來這家伙是翻墻跑掉了。

          呃,其實也不是慕遠嗅到的氣息,因為在他從公安局出發的時候,就已經讓小毛先在這邊溜達了一圈。

          甚至可以說,剛才在研究生院那邊,鄭副校長和趙局長的那幾句簡單的介紹,也只是做做樣子。

          畢竟,他不可能到現場啥也不問,就直接跑去追蹤吧?那還不如直接不到現場,直接把人押過去得了。

          不得不說學校這邊報警挺及時的,所以在他還沒趕到學校的時候,就已經利用小毛跟蹤到了目標。

          現在沿著這條路跑一遍,也同樣只是做樣子。

          他幾乎沒有任何的停留,便迅速繞過圍墻,直接來到了大街上。

          這是一處小巷子,具有鮮明的學校經濟圈特征。

          各種小吃店、檔次不高的飯店、各種文具店、禮品店以及……旅店。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講,這里都屬于治安復雜場所,但學校周圍本來就是治安重點區域,監控羅織嚴密,想要躲開監控,是肯定不可能的除非搞網絡攻擊或者物理破壞。

          可這里畢竟是大街,而且其網絡不同于學校自建的那種內部監控網絡,入侵檢測什么的手段相對完善,想要像進入學校監控網絡那般輕松就不太可能了。

          而嫌疑人采取的方式……就是放任不管。

          他騎著一輛無牌照的摩托車就從巷子里開出去了。

          若是按照正常的偵查手段,自然是采取視頻追蹤。

          可經常使用視頻追蹤辦飛車搶奪案的人就知道,監控視頻有時候挺不靠譜的。

          特別是面對那種帶著頭盔的騎手,通過監控能知道的信息非常有限,再加上城市的監控不可能做到全覆蓋,所以大部分情況下,目標都會跟丟……

          幸好慕遠沒打算去用視頻追蹤的方式找到對方的蹤跡。

          對方騎摩托車離開,反而給他帶來了便利可以解釋氣息殘留的問題,不然要是坐車離開的,你總不能說是二毛一路嗅著追上去的吧?

          不過為了縮短追蹤的時間,慕遠沒打算步行。

          他縮進一個沒人的角落,迅速取出了自己那輛九九九牌自行車。

          一個瀟灑的蹬腿,屁股便落在了坐墊上,二毛趴在前面的框子里,嘴里嗚嗚地叫著,可身子卻一動也不敢動它可能是回憶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

          然而,慕遠卻沒有理會,雙腿猛蹬,自行車仿佛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

          反正自行車又不存在超速的問題,他騎得很愜意。

          此時正值華燈初上,騷氣的一幕開始在西華市大街上上演……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