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諜影 興霸天

      第二十二章 酒神

          天劍。

          在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解讀。

          風云世界,無名的天劍是一種劍道修為,劍比上天,萬劍朝拜,天地萬物,皆可化劍。

          在那個境界中,講究的是天人交感,天地與眾生互相影響,天象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人的善惡引起的,也是人間禍福的預兆。

          所以原劇情的無名寧愿天劍三敗,也要保持天劍之正,那是拋卻個人榮辱,為神州大局所想。

          而仙劍世界,天道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天人互不干預。

          天道是客官存在的事實,萬物的本源和規律,并無天人交感,互相影響之說。

          人的行徑,改變不了天道,唯有感悟一途,向著天道不斷邁進。

          天劍作為蜀山的第四重御劍境界,正是劍參天道。

          到了這一步,蜀山弟子就能以劍,接觸天道,參與到“畫畫”的人群中,同時也能用“畫作”展現對天道的理解,使劍氣提升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是一個質變。

          此前的劍,都還是“劍術劍法”,到了天劍,才能稱之為“劍道”。

          天劍一成,人形消失,天縱世間,殊明立刻收劍,放棄劍訣對拼。

          在劍道之上,他同樣是天劍之境,但那是在成仙后硬生生提升上去的,與對面那種天劍自成,差距極大。

          他沒有劍修的榮耀之心,有的只是成王敗寇的逐利之念,一見對方突破,馬上改變戰術,棄了劍道,專用仙法。

          “天精地蘊,仙靈化氛……恭請戰神,迎護吾軀……”

          “化體移型,歸精煉粹……三元聚頂,六臂移憑……”

          伴隨著繁復無比的咒言從口中傾瀉而出,殊明體內積蓄的仙靈之氣猛然勃發,然后又有兩道一模一樣的聲音發出:“(復讀)……(復讀)……”

          那不是回音,而是兩個一模一樣的頭顱,從他的腦后浮現,口中念誦著同樣的咒言。

          下一刻,四條手臂再從新生頭顱所對應的軀干中,各自探出。

          三頭六臂!

          神威無量!

          之前的劍訣之中,白云已然被洞穿得千瘡百孔,但在仙靈之氣的聚納下,還遮蔽著殊明的身形,使得他只在云深處,不識真面目。

          可當仙靈之氣全力勃發,白云哭著被徹底撕碎,一時間天上地下,都看到那三頭六臂的仙軀。

          敢抬頭向上看的百姓嚇傻了,下方直沖天宇的羅如烈眼珠子一凸,耀東也拉住周溪,連連搖頭,示意此刻不宜硬拼,劍圣等人則緊握劍柄,眼中浮現出視死如歸的決意。

          只因殊明此刻的形態,確實威猛高大,頂天立地,那聲音更是煌煌赫赫,赫赫煌煌,煌赫煌赫,響徹天地。

          “今日就讓你們這等凡俗,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神威仙法!(復讀)!(復讀)!”

          每一位蜀山弟子,都會修習御劍術,但到了高深之境,他們也會有所選擇,選擇別的武器與法寶。

          殊明陰狠詭詐,滿心算計,不愿苦修,在御劍之術的造詣上是相對最低的,純靠后來成仙帶動。

          他最擅長的,是仙術。

          成仙后,是為仙法。

          現在這三頭六臂,就是標準的仙法,凡人不可用。

          不僅是多了兩張會復讀的嘴,四條寂寞時說不定能派上奇效的手臂外,還有法寶。

          殊明正面的雙手,一手御劍“登空”,另一手掐訣,釋放星沉地動,而此刻左側的兩只手,環繞著一個明晃晃的琢子,右側的兩只手,則共同托舉著一把翠綠的長尺。

          此時此刻,面對天劍一斬,那翠綠長尺首先落下,隨著尺身的下落,九天之上,即刻出現了無數縱橫交錯的絲線。

          絲線的效果,與月淺的荷花“不染”有異曲同工之妙,都可以令來去無蹤的劍光現形。

          只是這九天絕塵尺,卻是地仙之寶,仙靈之氣,妙用無窮,相當于七十二道地煞禁制合一,威儀自然要強大許多。

          它往下一落,目的就是丈天量地,網縛一切。

          包括劍氣,也包括天劍。

          于是乎,天縱劍明明是飛在天穹之上,虛空之中,卻有種陷入重重羅網的感覺,越飛越慢。

          所幸就在它陷入九天絕塵尺包圍圈的前一刻,劍光一擺,緊急剎車,天劍漂移,須臾縱出,一瞬百里,令九天絕塵尺的絲線撲了個空。

          當年邪王分身的幻魔身法全力爆發,一個呼吸間也只能飛掠百丈,到了高武世界,可以擴大到數百丈距離,倘若領悟空間規則,那瞬移千丈也不難辦到。

          現在御劍飛仙,劍光來去,那真是百里之地,任我縱橫。

          “跑得了嗎?跑得了嗎?跑得了嗎?”

          殊明冷冷三笑,左側手腕上的乾坤金剛琢一拋,沒入虛空。

          金剛琢落,砸你個劍毀人亡!

          然而根本不待這乾坤金剛琢發威,天縱一轉,提前一步殺了過來,霎那間,千萬劍光綻放,交織成一團燦若云錦的光海,以鋒銳絕倫之勢,直刺殊明左側眉心。

          乾坤金剛琢穿梭而至,劍光再漂移,與之擦身而過,雙方攻守不斷互換,穿插在兩件仙家法寶中,天縱劍速度越來越快,勢頭越來越猛,無數劍絲交替流轉,沖突激蕩,以一點而貫全局,以全局而御天地。

          殊明的神情越來越凝重。

          倘若說之前交鋒,還帶著高高在上的輕敵,那么使出三頭六臂,眾多法寶的他,就是完整的實力,貨真價實的半神級。

          這樣的存在,對付一位小輩,應該是手到擒來,結果卻是任憑他如何施展暗手,都無功而返。

          而天劍縱橫切割,來去如電,哪怕前有九天絕塵尺攔截阻礙,后有乾坤金剛琢潛伏突殺,依舊從容自若,絲毫不見半點狼狽,劍劍勢大力沉,不怕耗損的嗎?

          殊明心中浮現出悸意,低聲自語:“此子不可留!此子留不得!此子要弄死!”

          “咦?你們說什么?”

          且不說殊明本體一驚,看向左右兩張臉,發現他們早已扭過頭去,一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樣子,天縱劍內,一枚滴溜溜旋動的血色靈珠,光芒已經飛速黯淡下去。

          “隊長,儲備的能量結晶,降到三十塊以下了!”

          聽著隊員三德子、袁春望、高湛、楊金水齊聲悲呼,血靈雙拳緊握,手指甲緩緩刺入掌心中。

          暴怒的標準動作。

          這一戰從殊明的角度上來看,敵人已經施展了全力。

          區區小輩,領悟出天劍絕學,破了蜀山仙劍派歷代的記錄,已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還想上天不成?

          哦,他們已經在天上了,那就是還想越戰越勇不成?

          但血靈團隊知道,假的,都是假的。

          純真善良,天真無暇,溫柔待人,除了喜歡美酒外毫無缺陷的少年酒劍仙,被那些逼帶壞了。

          他根本沒有用自己的力量在戰斗,而是抽取血靈珠之力。

          以萬靈血陣為七十二道地煞禁制,再合為一道天罡禁制,將血靈珠嵌入其內,從功能上來看,就相當于在天縱劍身上套了一層膜,然后無論是與敵人交鋒碰撞,亦或是抽取力量,都從這層膜中來。

          從某種意義上,這不是酒劍仙在和殊明打,而是膜在和殊明這尊仙人對戰。

          于是乎,血靈團隊儲備的能量結晶,跳水式下跌。

          從兩百塊,縮水到了五十多。

          四分之一,這已是一個極為危險的警戒線,代表著油盡燈枯!

          “快點結束吧,如果還不結束,那只有最后一招可以選了!”

          事到如今,血靈也只有祈禱,無論誰勝誰負,戰斗都趕緊結束。

          可事實上,當殊明展開三頭六臂,真正的巔峰對決,才剛剛開始。

          下方的眾人開始升空,局勢尚未逆轉,但已經陷入僵持。

          仙術揮灑,法寶光耀,天上地下斗得激烈絕倫。

          ……

          轟隆隆!轟隆隆!

          終于,好似過了許久,實際上只是半盞茶的時間內,九天之上,青冥之間,那場驚天動地的人仙對決,終于邁入了尾聲。

          當成百上千次沖擊碰撞后,別說白云,就連靈氣都渾身顫抖,手腳冰涼,直接溜走,以德陽為中心,方圓數十里之地,多出了一方靈氣空白。

          靈氣自有其靈性,當一個區域過度透支,自然就避之不及,如此一來,下方的百姓感到一陣莫名的難受。

          靈氣不是空氣,但在許多方面都有關鍵影響,比如根骨、天賦、身強體健、益壽延齡、生龍活虎、夜夜笙歌等等。

          天穹再度暗下。

          不是之前星沉地動時,諸曜橫空的場面,而是宛如漆黑夜幕中最幽深的一塊,形成了絕對的真空。

          真空中心,火光耀起。

          那是乾坤金剛琢與天縱劍正面碰撞的光輝。

          兩強對決,呲呲作響,完全是針尖對麥芒,瘋狂消磨。

          殊明催動仙靈之氣,全力以赴。

          而天劍也“全力以赴”。

          “最后五塊能量結晶!隊長,我們下面要沒有了!”

          “爆開駐地!沖出去!”

          劍身內的血靈珠一震,上面綻出無數裂痕,隊長血靈長發飛揚,與四名隊員一起向外沖去。

          自爆駐地,爭取一線生機。

          微縮駐地量級再小,也是駐地,至少能為他們闖出一條血路。

          血靈查看著準備好的一門血海狂濤,三張傳送卷軸,五種挪移之法和七大保命道具,堅信哪怕人劍合一,酒劍仙也攔不住!

          只是想著羅如烈和萬靈血珠的布置,又有希望從酒劍仙身上一窺天道奇妙,現在卻一無所獲,連駐地都砸進去了,心中的恨意,讓他噗哧一下,指甲就斷在掌心里面了。

          “神話團隊!酒劍仙!此仇必報!你們給我等著吧!”

          血靈發誓。

          一定要再布置萬靈血陣,無論是嫁禍給耀東的神話團隊,還是臨走之時找機會屠戮個一座城池,都要念頭通達!

          “酒意濃,醉意涌,舉杯意氣欲翻盆,倒臥虛樽即八九……”

          可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傳入每個人的腦海之中。

          眾人下意識地看去,就見一位男子,手提酒壇走了過來。

          那步伐極為奇怪,乍一看上去是從遠方趕來,卻又好像是從虛幻的人心中,走入到實際的天地內。

          “好眼熟!”

          耀東、姜鵬和月淺怔怔地看著,想起了這段時間,他們從《天道神功》中,看到的那尊頂天立地的身影。

          氣息莫名的一致。

          只是不可能啊,那不是天道嗎?

          “存神?”

          而殊明本體顧不上查看左右兩側的情況,目光凝重地看向了這位突然出現的提酒男子。

          因為對方是“神靈”。

          “神靈”和“神族”不是一回事,據說太古之時,天地初分,有五大神靈現世,分別對應風雷水火土,是為風神、雷神、水神、火神和土神。

          后來這些“神靈”禍亂世間,被三皇之一的女媧大神封印起來,也就是最初的五靈珠。

          此后根據這些“神靈”的存在,修煉者也發明了“請神”和“存神”兩大法門。

          “請神”要求嚴苛,唯有手持五靈珠,并且與其內的本源之神相呼應,才能施展“請神之術”,讓對應的“神靈”出現。

          正常情況下,沒有五靈珠,只有“存神”,存想神靈。

          這也是一種折中之法,天道太過飄渺,對于仙人來說,也觸不可及,而存想的“神靈”則是弱了許多的存在,卻至少能夠看得清摸得著。

          殊明的三頭六臂中,有一句咒言,叫做“恭請戰神,迎護吾軀”,這就是標準的“存神之法”,存“武神”。

          而現在這位“遠道而來”的男子,也是存想的神靈,只是從未聽過。

          這是什么神?

          提個酒罐子,總不會叫酒神吧?

          說來話長,也只是念頭一動的霎那,這位令所有人又精又疑的新神來到了天縱劍前,探手一抓,就將那天罡禁制直接攝拿過來,投入酒壺中,就像是投入了一個小小的冰塊。

          叮咚!

          然后他舉起酒壺,往下一倒,酒水如銀河般從九天之上飛流而下:“呼神共飲醉千秋,醉飲千觴不知愁……”

          “接我酒神咒!”

          ……

          (后面還有。)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