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無垠 醉虎

      第三十二章 論道

          “我沒醉……我還能喝……這次就當補上兄弟你結婚的喜酒了……呃……來劍山要塞這么多天,今天好高興……前幾天我們出去執行任務了……不在要塞……所以你去找也沒有找到……等我龍虎境大圓滿……我也去飛龍谷渡劫……闖出名號,兄弟你……你等我……”

          王無垠扶著踉踉蹌蹌滿臉通紅的宮子炎從如意香店后院的門中走了出來,宮子炎一邊走一邊滿嘴胡話,一輛華麗馬車,已經等在門口。

          此刻要塞內的天色剛剛黑下來,這一頓飯,王無垠和宮子炎觥籌交錯,一直從下午喝到了現在,年份上百年的老酒,兩個人足足喝了六壇,喝到最后,王無垠沒事,宮子炎卻有些醉了,莫曉蝶說要帶宮子炎回去了,這一頓飯,才終于落下帷幕。

          “小蝶姑娘,宮兄就交給你了!”把宮子炎扶上馬車,王無垠對旁邊的莫曉蝶說道。

          “放心吧,我會把這個醉鬼帶回去的!”莫曉蝶說著,還是忍不住又認真打量了一眼王無垠,看到旁邊沒有人,低聲問了一句,“你真已經……龍虎境大圓滿了?”

          “嗯,不錯,這中間有些奇遇,一言難盡!”王無垠點了點回應道。

          “果然天才都會有奇遇……”莫曉蝶羨慕的嘆了一口氣,然后想到了什么,又叮囑道,“聽說飛龍谷渡劫異常兇險,那是劍山要塞的修士與鱗妖一族的戰場,你自己多小心,這忙我們可幫不上了,我和宮子炎若想要到飛龍谷渡劫,就算一切順利,估計最快也要三五年以后了,這修行之路,半點沒有僥幸!”

          “我既然想要去飛龍谷,自然要準備一番,你和宮兄都是天資卓絕之人,我其實就走了一點狗屎運,你們遲早也會追上來的!”

          “行了,別安慰我了,我現在連嫉妒都嫉妒不起來!”莫曉蝶說著,臉色重新轉為認真,“對了,別忘記你答應我要給走制的的曉蝶香,我過幾天要來取的,以后我的香也包在你身上了!”

          王無垠哈哈一笑,“放心吧!”

          莫曉蝶上了馬車,那馬車也沒有什么車夫,拉車的是一頭調教好的類似犀牛的靈獸,莫曉蝶只是吩咐了要到哪里去,那拉車的靈獸自己就邁開腿,帶著兩人走遠了。

          一直看到車子駛出小巷,王無垠才轉身重新返回院子。

          這個時候的軒轅未央心情不錯,剛才一頓飯,確定了王無垠和莫曉蝶果然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沒有牽扯,而且還從莫曉蝶與宮子炎的口中得知王無垠當初在藥王城風光的時候也規規矩矩的,沒有惹出什么風流債來,她總算對王無垠的人品多了一點信心。

          送完了宮子炎,王無垠又把軒轅未央,玉蟬送到了外面。

          軒轅家的那輛華麗的大馬車也在等候著軒轅未央。

          “你答應的,三日后你就回來啊,可不許在外面沾花惹草,還有,那個叫木婉君的,煙視媚行,不像正經人,我看著就生氣,你可不許去見她,若是讓我知道她再勾引你,我保證這要塞之中絕無她半寸容身之地,這三日我就讓韞珠在這里照顧你,那些女人來取香的話,這活交給韞珠就行,你只管安心制香……”

          軒轅未央已經拿出王夫人的風范,在離開之前,又語氣溫柔的細細的叮囑了王無垠一番,她走了不說,卻是把韞珠留在這里了,說是照顧,實則是有些不放心王無垠,把韞珠留下來看著王無垠,還不讓王無垠再接觸其他來取香的女人。

          王無垠之前都沒有發現軒轅未央醋勁兒這么大,今天也才算是見識了軒轅未央厲害的另外一面。

          看著軒轅家的華麗馬車離開,王無垠才又和韞珠關起門來,回到了院子里。

          這些日子不見,王無垠發現,韞珠身上,比起之前,已經多了一種特別的風情,雖然看起來依然婉約溫柔,只是眉宇間,已經多了一絲熟媚氣息,整個人看起來玉潤了不少。

          “韞珠,我發現這些日子不見,你又漂亮了許多……”王無垠摸著下巴,調戲了韞珠一句。

          在王無垠的目光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韞珠似乎有些羞怯,“小姐交代要好好照顧姑爺,我去幫姑爺收拾一下房間……”。

          說完話,韞珠就急匆匆的朝著王無垠的房間走去了,這如意香店的后院有三層小樓,王無垠的房間,就在三樓樓梯的盡頭,之前軒轅未央已經帶著韞珠和玉蟬兩個侍女檢查過一遍,看到房間里干凈整潔,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軒轅未央才放下心來。

          王無垠重新回到飯廳。

          戚老頭還在飯廳里喝著小酒,一副自得其樂的模樣,看到王無垠進來,戚老頭就又猥瑣的笑了起來,“小子,你雖艷福不淺,但軒轅家的這個丫頭,可不是省油的燈,以后有你受的,想要在那丫頭的眼皮底下風流快活,怕是難了!”

          “這可不勞你費心了,我感覺自己還能罩得住!”王無垠聳了聳肩。 ”嘿嘿嘿,希望你小子以后也能這么自信!”戚老頭滋的汲呷了一口小酒,眼睛都瞇了起來,“你今日的決定有些倉促啊,我原本以為你還可以再堅持幾日,等名聲再大一點再收手,沒想到你今日就決定了!”

          “這些日子也差不多了,靠那些人的嘴巴,我這香道大宗師的名聲,估計很快就能傳遍劍山要塞了,大宗師出手,自然只在精不在多,以后想要找我求香,就沒有那么容易了!人就是這樣,越不容易得到的東西也才越珍貴,而珍貴的東西也才能打出名聲來!“

          “你這奸滑的模樣倒有幾分軒轅千秋的風范!”戚老頭翻著怪眼看著王無垠,“我看你小子以后名聲起來了,可以定一條規矩,誰要找你求香,就以身相許一次,如此風流個幾百年,紅顏知己遍天下,以后老了想起來也才有意思!”

          王無垠哈哈一笑,直接坐到了戚老頭的旁邊,看到戚老頭的杯子空了,就給戚老頭倒了一杯酒,自己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端起酒杯,對戚老頭說道,“這些日子多謝你老照顧,傾囊相授,這杯酒我敬你……”

          “你敬我一杯也應該,我這造化門壓箱底的本事都傳給你了,讓你占了大便宜,我活了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像你小子這樣的怪物!”戚老頭嘆了一口氣,一口就把那酒干了,“不說別的,我原本也以為自己的香道本事也能排進天下前三,沒想到你小子這么短時間就完全領悟了《生死造化經》,掌握了其中的毒道與香道,更氣人的是你小子還學了《玄天紫微寶丹經》,毒道,香道,丹道三者合一,居然能讓《生死造化經》的香道再進一步,不服不行,等將來你修為到了我這境界,那就真了不得了……“

          王無垠喝了一口酒,從容說道,“大道恒一,只是人心萬千,各出機巧強解大道,才變化出萬千秘法樞機,將毒道,香道,丹道一分為三,實則三者哪有分得那么開的,《生死造化經》中許多東西,是毒是藥,是生是殺,只是一念之間,丹道也可制毒,也能殺人,那萬千丹法之中,有一門丹法別出心裁,稱之為氣丹,尋常丹藥,以口舌腸胃為進入人體之門竅,吞而食之即可,而氣丹一脈,以皮膚萬千毛孔和鼻肺為進入人體之門竅,嗅而吸之,沐而熏之就是用丹之法,卻是與香道殊途同歸,三道合一,無論是救人還是殺人,只是存乎一心而已,一心既存,則有始有終!“

          “好個大道恒一人心萬千,存乎一心有始有終!”戚老頭拍掌贊嘆,“那我且問你,你可知要學習《生死造化經》為何非要將香道毒道放在一起研習,不習香道則不可習毒道!”

          “前些日子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只是后來我才突然明白了造化門中一干祖師之良苦用心,造化門中若無此等安排,恐怕《生死造化經》也傳不到前輩手上,這造化門早就灰飛煙滅斷了傳承了!”

          “有何用心?”

          “我曾聽過一句話,叫身懷利刃,則殺心四起,若是《生死造化經》中只有毒道,這《生死造化經》就猶如利刃,揣在懷中,遲早要傷人傷己,毒以殺人,香以養人,這香道存心,既是愛人之道,心中若無這愛人之道,研習毒經,則是自取毀滅而已!若無這陰陽平衡,心中無這愛人之道,這造化門也就不是造化門,干脆改名叫天毒門算了,當然,像你老這樣的愛人之道,我還是有點學不來的……”王無垠笑嘻嘻的看著戚老頭。

          戚老頭看著王無垠半晌,突然嘆了一口氣,“遇到你小子也是造孽,我可是一直沒有收過徒弟的,教過你這般的怪物,以后還讓我如何再能教其他人,再看其他人,那豈不是如看石頭木頭一樣,這造化門的傳承,搞不好要斷在我手上,若我以后沒有徒弟,自己一不小心又掛了,你小子就要負責幫我把這造化門的香火傳下去,不能讓造化門的香火斷在我手上,這是你欠我的……”

          “好!”王無垠干脆利落的說道。

          看到王無垠這么干脆,戚老頭突然又覺得有點牙疼,“你小子也太沒良心了,答應得這么干脆,是覺得我一定會掛了不成,我這一身修為,雖然還不到合道境,比不了屠天那個武瘋子,但也是尊王一級的人物,普通天道家族的家主見到我都要賠笑,腰桿都不敢挺直,我若用毒,十個武瘋子也沒我殺人厲害,你就這么對我沒信心!”

          “好,你老以后活個億萬年,就當我什么都沒說!”王無垠連忙舉手投降。

          “不行!”戚老頭一下子眼睛瞪直了,“你小子已經答應了,敢反悔試試,這造化門的傳承以后就交給你了,你若反悔,我就算做鬼也每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臭罵你,吐你口水,你在啪啪啪時我就在旁邊看著,叫一堆鬼朋鬼友來圍觀,然后咒你不舉……”

          尼瑪!

          這個老不修!

          王無垠瞪著戚老頭,戚老頭也瞪著王無垠,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片刻,突然又一起笑了起來。

          戚老頭笑著笑著,手一動,造化門傳承的那個造化寶塔就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他一邊往嘴里丟著花生,一邊輕描淡寫的說著,那神情,就像他放在桌子上的不是造化門的傳承重寶,而是一顆大白菜一樣,“行了,你既然答應了,這個東西你以后就收著,反正這東西你也知道怎么用,以后你替我教徒弟的時候用得到,儀式還是要有的……”

          王無垠沉默了兩秒鐘,笑了笑,也就把那造化寶塔收了起來,“行,我就替你老收著,你老什么時候想要,告訴我一聲!”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