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明日未臨 任秋溟

      第十章 人有病,天知否

          肺結核。

          路遠和蘇眉下意識地對望了一眼。

          肺結核其實長期以來,都是人類所面臨的一種絕癥,它本質上是因為結核分枝桿菌所引起的慢性傳染病,并且除了肺部之外,還可以侵染很多臟器,不過以肺部感染最為典型和嚴重。

          這是一種細菌疾病,如果在后世的話,單純使用抗生素治療就能夠取得顯著的療效。

          但是在抗生素沒有發明出來的時代,肺結核毫無疑問就是最恐怖的疾病之一,只能夠依靠患者的免疫力與細菌進行殊死的搏斗,并且搏斗最終的結果往往是以病人的死亡而告終。

          “肺結核嗎?”路遠喃喃重復了一句。

          原本路遠還希望叫來辛西婭能夠得到好的結果,可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悲傷的結局。

          并且肺結核本質上是一種傳染病,如果路遠沒有記錯的話,是可以通過飛沫傳播的,雖然傳染力不強,但是無論是毒性卻非常強大,如果感染基本上是必死的局面。

          蘇眉輕輕握住了路遠的手,看向辛西婭:“沒有誤診的可能嗎?”

          辛西婭表情痛苦地搖了搖頭:“非常典型的肺結核癥狀,并且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營養也不足,長期的勞累對身體的損傷也非常大。”

          “她之所以還堅持著承受著痛苦活著,主要是擔心瑪麗的緣故。”

          說這些的時候,他們三個人已經和瑪麗拉開了相當的距離。

          “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路遠對辛西婭問道。

          辛西婭咬著嘴唇搖頭:“如果有足夠優越的醫療條件,配合足夠的營養和修養,那么還有慢慢養病的可能性,但是……”

          辛西婭看了一眼四周,再也說不出話來。

          路遠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辛西婭,這位小姐就是太過于悲天憫人,將所有人的痛苦都感同身受,你自然而然地感覺她偉大,但是很多時候,卻不能夠充分理解她的悲傷和感受。

          “對了。”辛西婭突然堅定地抬起了頭:“還有最后一個辦法。”

          這樣說著,辛西婭看向路遠:“您能讓公共馬車載我一程嗎?”

          “你要去哪里?”路遠問道。

          “我要去父親的藥劑鋪。”辛西婭說道。

          “那里有特效藥嗎?”路遠這樣問道,其實他自己心里知道答案,在這個時代,肺結核是沒有特效藥的,得了這種病,只能夠慢慢地悲傷地死去。

          辛西婭抿著嘴,輕輕地,有些空靈地說道:“算是有吧。”

          “好的,那么我們一起去。”路遠說道,然后看向蘇眉,蘇眉點了點頭:“我們都一起。”

          這樣決定之后,路遠他們和瑪麗說明,然后瑪麗留在家中暫時照顧母親,而三個人則乘著公共馬車,繼續向著辛西婭家前進,辛西婭家的藥劑鋪子并不大,其實也就在這個居民區附近,畢竟從辛西婭之前的描述來看,這間藥劑鋪的大多數顧客都是窮人,而富人生病大多有自己的家庭醫生,再不濟也可以去診所尋求治療。

          所以說到藥劑鋪只花了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到達之后,辛西婭讓路遠和蘇眉等在馬車上,她自己步履匆匆地跑了進去,路遠和蘇眉大概等了十分鐘的時間,就看到辛西婭帶著一個灰色布包小跑出來,她身后跟著一個穿著有些骯臟白袍的中年男人,一邊追趕辛西婭一邊大聲咒罵著她。

          “抱歉了父親,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辛西婭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快速跑上馬車:“快走快走,否則父親追上來就麻煩了。”

          在這樣的催促下,馬車掉頭啟動,路遠和蘇眉看著站在藥劑店門口大聲抱怨咒罵的男人,然后回頭看著在車上的辛西婭:“辛西婭小姐,這樣沒關系嗎?”

          “沒關系的,我拿的又不是什么貴重東西,我父親只有我這么一個女兒,就算我做一點出格的事情,他也只是罵那么一罵,稍微撒嬌討好一下就行了。”辛西婭輕輕說道。

          “那個。”蘇眉看著辛西婭:“其實您最初給我的感覺是和家里人的關系還不錯,怎么現在看起來有些緊張啊。”

          “因為父親并不希望我成為護士啊。”辛西婭說道:“在他的規劃中,我應該打扮得香噴噴地,努力去躋身貝克蘭德的上流社會,去和那些貴婦人和少爺們攀交情,最終努力嫁給一個貴族,再不濟也是一個貴族老頭,好讓他能夠在別人面前挺起腰來。”

          “而不是從事這沒有前途的護士工作,每天去伺候那些又骯臟又患病的窮人,辛辛苦苦卻沒有多少報酬,最后還要嫁給一個沒用酗酒的工人。”辛西婭略帶輕松地這樣說道,并且努力模仿著父親的語氣。

          “那么辛西婭小姐為什么會選擇這樣的職業呢?”蘇眉再問道。

          她就是這樣溫柔細心的人,所以她的追問并不會讓人感到厭煩。

          “我好像之前說過?”辛西婭搖頭說道:“因為我不想看著那么多善良的人受苦,希望能夠從事一個幫助他們的職業。”

          “而護士就是這樣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職業,所以,我感到很開心。”

          “不過呢。”辛西婭慢慢說道:“但是護士做得越久,我就越感覺,護士是有它的極限的,你只能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很多事情,你就算拼盡全力都做不到。”

          路遠和蘇眉看著這樣的辛西婭,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最終,馬車在相對的沉默中回到了瑪麗的棚屋前。

          辛西婭帶著那個灰色布包走下了馬車,看向迎接自己的瑪麗:“瑪麗,能讓我和您的母親單獨相處一段時間嗎?”

          辛西婭這樣說道:“我要給您的母親進行一些治療。”

          “治療嗎?”瑪麗問道:“好的,沒問題。”

          “那我就先進去了,我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答應我,這一個小時的時間里,不能有任何人來打攪我。”辛西婭對著瑪麗說道。

          “嗯。”瑪麗用力點頭,然后伸出小拇指和辛西婭拉鉤。

          辛西婭笑了笑,和瑪麗用力拉了拉鉤,然后帶著那個灰色布包進入了棚屋內的房間之中。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