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序列 會說話的肘子

      897、破曉

          你們撤退吧,我給你們爭取一些時間,”任小粟對火種前線士兵說這句話的時候,所有人認為他狂妄至極。

          對方是七千多名遠征軍團精銳,就算超凡者來這里也會身陷重圍力竭而死吧。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所有人都覺得對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無比從容與坦然,竟是讓人有種無從質疑的感覺。

          說話間,一名蠻子趁著任小粟分神說話的功夫,便手提巨斧朝任小粟撲了過來,結果還沒等他來到任小粟身前,便有狙擊子彈后發先至,將那名蠻子的腦袋給打碎了。

          蠻子見戰友身死,不僅沒有害怕,反而有更多人朝著任小粟包圍過來。

          可這時候任小粟仍舊淡定自若的對第七師士兵說道:“我這里有第三師的P5黑色證件,告訴你們長官,第三師在后方十五公里的地方已經構筑防線,只要退到那里,你們就暫時安全了。”

          士兵們瞠目結舌的看著任小粟,只因為任小粟在說話的時候,那白色面具便始終在圍繞他身周廝殺,還有狙擊手在仔細掩護,竟是沒有一個蠻子能來到他身邊。

          任小粟皺眉:“愣著干什么,走啊。”

          話音剛落,一柄飛斧穿過人潮縫隙而來,襲向任小粟的后背。

          火種士兵剛想出聲提醒,卻見任小粟若無其事的回身接住了這柄飛斧,而后隨手扔了回去,劈在一名蠻子的腦門上!

          “快點跟你們長官匯報這里的事情,告訴他,這批蠻子我接管了,”任小粟說道。

          火種士兵們都震驚了,他們不是第三師的士兵,沒有與任小粟一起戰斗過,所以并不知道任小粟的兇悍之處。

          早先他們也聽說過白色面具這樣的名號,據說對方可摧城拔寨,人送外號壁壘毀滅者,與惡魔耳語者齊名。

          但不是親眼所見,真的很難感受這稱呼之下的實力有多么恐怖。

          現在,對方在戰場之中從容,與士兵們的緊張形成鮮明對比,不知道為什么,大家竟是忽然有些心安。

          這時通訊頻道里傳來P5067的聲音:“撤退!按他說的,撤退!”

          說完,第七師便真的要開始全線撤退了,任小粟看著這一幕便放下心來,而后開始掌控老許大開殺戒,幫助火種士兵脫離遠征軍團的糾纏。

          如果是其他超凡者在這里,光是遠征軍團的人數就足以將絕大部分的超凡者精神力耗盡,但巧了,任小粟的精神力偏偏連他自己都沒有見過盡頭。

          可是光是在外圍廝殺,因為戰線過長的原因,老許和任小粟終究力有未逮,很難吸引所有蠻子的注意力。

          這樣一來,仍舊有許多蠻子在追殺撤退的第七師士兵。

          “怎么辦呢?”任小粟笑了笑:“那就殺進去。”

          說著,老許提刀開始向遠征軍團內部廝殺,這時候老許已經不用再害怕會有流彈擊中眉心了,雖然劈砍的疼痛會陸續反饋給任小粟,但任小粟自從擁有了老許這個能力后,早就慢慢習慣了疼痛。

          這種習慣,要用血的代價去換。

          老許面對蠻子是不會死的,它根本不會讓蠻子用斧頭劈中自己的眉心,那太蠢了。

          當老許向遠征軍團后方穿透的時候,那些追擊火種的部隊迫不得已回防,如果讓這莫名其妙出現的白色面具威脅到后方指揮官,那就完了。

          可是,那白色面具在遠征軍團中,如海上一葉扁舟,隨有搖曳,卻始終未被傾覆。

          不管蠻子砍在它身上多少斧子,都無法將他砍死。

          慢慢的,面對老許的蠻子心中甚至生出一絲恐懼來,他們在思索這面前之人是不是不死之身?為何永遠也殺不死,仿佛沒有盡頭一般。

          終于,老許以一己之力竟拖回了遠征軍團所有追擊火種的作戰部隊!

          至于任小粟的本體,他也還有其他底牌。

          此時,正在組織部隊撤離的P5067時不時便用望遠鏡關注著后方,關注著任小粟那邊的戰況。

          結果,他赫然發現那白色面具竟是已經殺入了人群,而那少年,竟然在掏耳朵。

          P5067舉著望遠鏡目瞪口呆,他自詡實力還不錯,已經可以接近T5的標準了,算是全體指揮系統里實力最強的。

          他也跟T5交過手,感覺自己再進行一次基因改造,說不定也可以那么強悍。

          所以,P5067一直以來在武力值方面都很驕傲。

          然而,他從未想過有人能給他當下這種震撼。

          那少年獨自一人面對數千遠征軍團的蠻子,竟是在陣前悠閑的掏起了耳朵,這種震撼是直抵心靈的。

          很多火種士兵也都在回頭看著這一幕,離得近的士兵還能聽到任小粟那邊笑著對蠻子說道:“你們一起上吧。”

          之前火種士兵的絕望,與任小粟此時的淡定自若,形成鮮明對比。

          那些面對任小粟的蠻子都憤怒了,遠征軍團還是第一次被如此輕視,對方面對遠征軍團的精銳竟然掏起了耳朵。

          太囂張了!這也太囂張了!

          任小粟一邊悠閑的掏耳朵,一邊對蠻子說道:“你們知道么,其實我很認同一句話,不管是正義或是邪惡,都只能在同一個體制內討論,我知道你們北方生存環境正在變差,所以你們得來南方生活。可是,你們殺了太多人,所以我只能殺你們。”

          說著,任小粟竟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挺重機槍,將黑刀取而代之。

          電光火石之間,任小粟一邊掏著耳朵一邊火力全開,竟是要一下子把重機槍的子彈打完!

          “其實我也不認同火種,你們知道么,”任小粟說道:“我總覺得人就是活生生的人,不該因為戰爭而存在,戰爭來臨時拿起武器那是迫不得已的辦法,但不該生下來就在準備戰斗。”

          “但今天我感觸很多,”任小粟繼續說道:“因為當這個世界召喚他們的時候,他們就真的站出來了,我覺得這些人可以活的更久一些,親眼看到這場戰爭的勝利。到時候我們中原人會把你們殺回北方。”

          “我們要,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蠻子是近身作戰的兵種,少數時候會使用飛斧,然而飛斧的速度都在任小粟的反應速度以內,而且身邊蠻子足夠多的時候,對方是沒機會投擲飛斧的,不然被任小粟躲避開之后會傷到他們的戰友。

          所以,任小粟面對整個遠征軍團的時候,都有足夠的底氣與底牌。

          那掏耳朵的技能,就像是蠻子的天敵一般。

          換了面對其他任何一支財團部隊,任小粟使用掏耳朵都不好使,因為對方是持槍的,掏耳朵沒用。

          可是,遠征軍團不同。

          如果荒野上的生物真有自己的秩序鏈條,那么野獸與野獸之間,任小粟就是蠻子的天敵。

          少年在戰場之中面對數以千計的遠征軍團戰士,天穹之上一抹魚肚白破空而來,將要破曉。

          ……

          感謝不想減肥的胖子灬、年少不懂歲月憂兩位同學成為本書新盟,兩位老板大氣!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