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仙草供應商 寂寞我獨走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閻羅殿

          仙草坊市,某間密室,寧無缺手上拿著一面傳影鏡,正在跟某人溝通。

          鏡面一片模糊,看不出人影。

          “什么?你要殺石樾?我沒聽錯吧!”

          “怎么?你們閻羅殿不是說只要給靈石,誰都敢殺么?聽到是石樾,你怕了?”寧無缺陰沉著臉說道。

          自從寧無缺發現石樾跟曲非煙的關系不一般之后,他就開始有些著急了,當初他派人追殺過曲非煙,曲非煙恨他入骨,若讓曲非煙和石樾結成道侶,那他寧家以后在仙草坊市不僅會被針對,而他本人更是可能承受石樾的敵意。

          曲玉麟他還能勉強對付過去,若是加上一個石樾,那麻煩就大了。

          閻羅殿是一個神秘的勢力,只認靈石不認人,若能在石樾沒成長之前干掉他,對寧家以及他本人來說,再好不過。

          仙草坊市因為仙草宮而建立,仙草宮已經成為仙草坊市其中一位得利者,在這種情況下,就算石樾死了,仙草宮也不至于關閉,大不了換一名石樾的同門師兄來接手,正好九仙派和石樾出現矛盾,若是石樾死了,九仙派就是最好的替死鬼,現在是最佳的動手時機。

          “一億靈石,全部要上品靈石,我們閻羅殿愿意幫你除掉石樾,石樾現在有煉虛修士保護,想要殺他并不容易。”

          “這個價格太高了,一位化神修士而已,居然要這么多靈石,你們閻羅殿也太狠了吧!”寧無缺皺著眉頭說道。

          “哼,石樾的身份擺在那里,他能跟普通化神修士比較么?要知道,九仙派可是說兩位煉虛修士間接死在石樾手上,誰知道石樾手上有什么殺手锏?”

          寧無缺的臉色一陣陰晴不定,沉吟半響,他開口說道:“好,一億就一億,不過暫時我拿不已出這么多上品靈石,我先拿一件殘破的通靈法寶抵押,行么?”

          “殘破的通靈法寶?這要看了實物才好給價,咱們在天瀾星域的黑蓮星見面吧!當面談一談。”

          “好,黑蓮星見。”

          掐斷聯系,寧無缺的臉上露出一絲陰狠之色,自言自語道:“石樾,別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跟曲非煙走得太近,正好讓九仙派當替死鬼。”

          他之前還不明白石樾為什么針對寧家,他現在全明白了,肯定是曲非煙從中煽風點火。

          自從姜棟去向曲非煙認錯后,曲非煙現在閉門不出,住處附近多了數位化神修士保護,不止如此,寧無缺的住處附近,也多了不少探子,不用說,這是曲家的手筆。

          寧無缺之前派人追殺曲非煙,現在發現了曲非煙的真實身份,很有可能再次對付曲非煙,曲家必須防著這一點。

          因為石樾的關系,曲非煙必須要留在仙草坊市,派了大量高手保護曲非煙,他此時對曲非煙動手的話就太容易暴露自己的嫌疑了。

          曲非煙暫時動不得,石樾就沒有問題了,石樾死了,寧無缺才安全。

          閻羅殿是一個殺手組織,只認錢不認人,信譽很好,從不會吐露雇主的身份。

          一陣急促的尖鳴聲響起,寧無缺往傳影鏡打入一道法決,鏡面上出現在姜棟的身影。

          姜棟的臉色漲得通紅,手上抓著一個精美的酒壺,身邊散落著一些酒壇子。

          “姜兄,你又喝酒了?我就不明白,一個曲非煙,怎么就讓你如此著迷。”寧無缺皺著眉頭說道。

          姜棟這段時間一直想再向曲非煙道歉,可是曲非煙根本不見他,偏偏他爹想給他安排一門親事,姜棟一直放不下曲非煙,父子倆人再次大吵一架,姜棟這段時間經常喝的酩酊大醉,借此麻痹自己。

          “寧兄,過來喝幾杯,我現在才發現,靈酒真是一個好東西。”姜棟笑吟吟的說道,打了一個酒嗝。

          寧無缺嘆了一口氣,說道:“我這就過來,你呀!身邊沒有人照顧就是不行。”

          掐斷聯系,寧無缺的面色陰沉無比,目中有寒光閃動。

          “曲非煙,等干掉石樾,下一個就是你。”

          ······

          九炎星,九炎宗。

          一座用某種精美的靈玉打造的高臺,聚集了數百名修仙者,修為最低的也有元嬰大圓滿的修為。

          歐陽鳴正在應酬客人,他不時朝著遠處望去,神色有些焦急。

          今日是神丹大會召開的日子,可是石樾還沒有現身,自從石樾得到幾十團九焱真焰之后,再也沒有露過面,要不是歐陽鳴知道石樾得到天大的好處,還以為是哪里怠慢了石樾。

          要是今日石樾不露面,九炎宗的臉就丟大了,要知道,這段時間,歐陽鳴已經跟不少勢力說了,仙草宮石樾也來參加九炎宗的神丹大會,沒有見到本人,別人可不會相信。

          “歐陽道友,你說的石樾石小友怎么沒來?今日可是神丹大會召開的日子。”一名留著山羊胡的矮胖老者開口問道。

          石樾現在是天瀾星域的大名人,掌握仙草宮這個聚寶盆,出入有煉虛修士保護,天瀾星域獨此一人。

          石樾的行蹤不定,極少參加大型聚會,難得見到石樾,他們自然想要跟石樾閑聊一會兒,結識一下石樾這位年輕俊杰。

          “李道友稍等片刻,石小友馬上就來了。”歐陽鳴陪著笑臉說道。

          要是石樾不來,九炎宗的臉就丟大了。

          九炎峰,紫竹院,上官焱正在跟逍遙子交談,上官焱的神色焦急。

          “上官小友,我家公子突然有所感悟,實在不能動身,請你在此等候,等我家公子出來,我馬上給你引薦。”逍遙子緩緩說道,語氣還算客氣。

          石樾在紫竹院呆了小半個多月了,還沒有露面,自然是在煉化九焱真焰,逍遙子不允許任何人打擾石樾。

          上官焱苦笑著點點頭,修仙者若是有所感悟,說不定能借此晉升一個小境界,甚至修煉某種神通,感悟對于修仙者來說,十分難得,他自然不會去打擾石樾,可現在神丹大會已經召開在即,若石樾遲遲不露面,九炎宗就非常難辦了。

          “鐺鐺鐺!”

          一陣沉重的鐘聲響起,上官焱臉色一緊,這代表神丹大會召開了。

          他滿臉焦急,想要說點什么,可是看到神情冷漠的逍遙子,他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

          說實話,若是他有所感悟,誰敢打擾他修煉,他也會生氣。

          就在這時,逍遙子朝著院子高空望去,道:“炎前輩,既然到了,進來喝一杯茶水吧!免得公子出關了,說老奴不懂規矩。”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