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1076 燭月祝誘

          在二尾接到消息的時候,異球中,江曉和盲女正靠著大樹休息。

          天空中還飄灑著淅瀝瀝的小雨,在如此寒冷的環境之下,條件艱苦的可怕。

          盲女背靠著大樹,默默感受著江曉身上發生的異常。

          終于,江曉踏遍了北江大地,也尋夠了1000枚白鬼巫星珠。

          這還是在江曉留手的情況之下呢,要知道,此時此刻,在江曉的禍影世界里,在北江大地上,遍布著數千頭白鬼巫。

          看似數量很多,但它們卻是“火種”,雖然星臨小隊留出了江濱市周邊的大部分區域,并未前去搜刮,但總要避免意外發生,江曉可不希望白鬼巫亡族滅種。

          如果不是江曉發現自己已經要離開北江大地的話,最后這片區域上的十幾頭白鬼巫,也會被江曉扔進禍影世界里。

          出了北江之后,中吉和遼東倒也是有雪原生物的存在,但是那數量很稀少。

          江曉吸收了最后一枚白鬼巫星珠,內視星圖中也傳來了激動人心的消息!

          “祝福升級!燭月品質!”

          “誘餌升級!燭月品質!”

          “呵”江曉的口中吐出了一絲白霧,他伸手揉了揉自己那冰涼濕滑的臉蛋,也看向了星技介紹。

          燭月·祝福的介紹依舊沒有變化?

          江曉微微皺眉,他伸出手,手心向上,霎時間,一抹白色的光芒在手心處亮了起來。

          那潔白的光柱直沖天際,瑩白色的光芒直接撕破了烏云!

          頭頂正上方,翻騰的烏黑云海迅速被潔白的光芒所沾染,如此驚人的異象,可惜盲女無法用肉眼觀察。

          緩緩的,那淅瀝瀝的小雨中,摻雜起了瑩白的光雨,點點瑩芒猶如線條一般墜落,沾染在人們的身上,滋養著人們的心田。

          “嗯”盲女發出了一道醉人的輕吟聲,一副懶洋洋的模樣,身處于如此冰寒的環境中,她竟然感覺渾身上下暖洋洋的。

          “很神奇。”盲女輕聲開口道,那聲音依舊淡淡的,但卻徒增了一絲慵懶意味。

          這位飄飄似仙的女子,話語之間,終于有了一絲人情味。

          江曉仰頭看著瑩白光柱,道:“在上一個品質的時候,就已經可以這樣了,晉級之后”

          江曉心中一動,刻意的操控之下,只見那直沖云霄的瑩白光柱迅速縮減!

          轉眼間,那被光柱所浸染的翻騰云海,又變回了烏云的色澤。

          而江曉手中的光柱也是越來越短,從天空中不斷下降,最終,來到了兩人人頭頂處幾十厘米的位置。

          江曉有點懵,也就是他知道自己手里是一截祝福光柱,但凡換做旁人,怕是會認為江曉手心里立著一柄光劍呢!

          隨著江曉手中的光柱只有一米左右,在那光柱的最上方,一層層白色的瑩芒猶如淡淡的云霧,飄散開來。

          而后

          江曉仿佛撐著一把特殊的雨傘,而這雨傘根本不遮雨。

          在他的頭頂,那瑩白色的云霧蔓延開來,不斷的傾灑著點點光雨,落在他的頭頂、肩膀上,溫暖著他的身體、滋養著他的心神。

          范圍可控?

          高度可控?

          從之前的大范圍、群體星技,變成了現在的單體星技?

          從之前那無邊緣式的、放肆彌漫的祝福云海,變成了小小的祝福云霧?

          江曉心中一動,手中的光柱長度高了一米,那飄散開來的瑩白云霧,也擴大開來,將兩人籠罩其中。

          祝福的光雨之中,兩人一衣的生命力緩慢的上漲。

          不疾不徐、潤物無聲。

          但這似乎并不符合毒奶大王那狂浪的氣質?

          江曉細細的體驗著什么,突然面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盲女敏銳的感知到江曉的表情不對,開口道:“怎么了?”

          而江曉卻是心頭一狠,手中的光柱突兀的濃郁了起來,長度與粗度并未改變,但是明顯那祝福光澤的輸出速率卻是在瘋狂的增長!

          而兩人頭頂上方的薄薄云霧,也隨即翻涌了起來。

          點點星雨,逐漸演變成了大雨、暴雨,直至瓢潑!

          盲女眼看事情不對,急忙向后方飛去。

          瓢潑般的小型祝福光雨之中,宛若洪洪水流的瀑布,瀑布之中,不出意外的,傳來了江曉那古怪的喉音

          盲女默默的佇立在瀑布遠處,當“祝福小瀑布”消失的時候,她的面前,江曉已經在“躺尸”了

          盲女:“”

          她倒是很欣賞江曉這種實驗精神,等待半晌,她飄了過去,用腳輕輕的踢了踢江曉的腳踝,道:“醒醒。”

          “呃?”江曉醉眼迷離,臉蛋紅暈,一臉迷茫的看著眼前人,似乎腦袋還處于當機中,他的嘴里嘖嘖輕嘆著,“哇神仙姐姐誒咋還是個瞎子呢?”

          盲女:???

          盲女并不確定,江曉是被他自己祝福暈了,還是單純的嘴上花花。

          只見盲女的手掌從寬敞的斗篷中探出,點點星力拼湊,匯聚成了一條靈魂長鞭。

          盲女并未抽打,只是隨手一掂了掂,將那虛幻的靈魂長鞭搭在了江曉的胸膛上。

          足足幾秒鐘之后,暈暈乎乎的江曉終于有了一絲異動,他猛地清醒了過來,一個后滾翻,站起身子,面色不善的看著盲女,道:“你干什么?”

          盲女微微皺眉,這足以讓人形神俱顫的“靈魂鞭撻”,來自大蒙的四級星下,終于還是讓江曉有了些正常反應。

          看得出來,剛才的他,并非是有意的嘴上花花,而是在迷迷糊糊中,無意識的說出了心中所想。

          否則的話,他不可能在被鞭子侵蝕了足足幾秒鐘之后,才有這樣的反應。

          這祝福的“副作用”的確很強,強到靈魂鞭撻這種高品質的、震懾心靈的星技,需要好幾秒鐘,才能堪堪破除那祝福的余威。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靈魂鞭撻星技,破除的是祝福的“余威”。

          如果江曉一直撐著這祝福光雨的“雨傘”,是不是連靈魂傷害都能免疫了!?

          “你把鞭子給我收起來昂!我姐都沒抽過嗯”江曉卡殼了,小江雪好像還真抽過,她有炬火鞭星技,也曾在江曉擁有瞬移之前,不止一次的用炬火鞭幫助江曉脫險。

          盲女手中一松,靈魂長鞭落在濕濘的冰雪地面上,破碎成了點點星芒,消散在空中。

          如果,他并非是嘴上花花,而是發自內心的感嘆的話

          那么自己在他的心中,竟然是這樣的形象么?

          嗯,倒也能夠接受

          盲女心中暗暗想著,向后飄了幾米,轉移了話題,道:“誘餌呢?”

          江曉倒是也明白了,她應該是在用這樣的方式把他喚醒。

          但是這種形式,江曉并不愿意接受,他嘴里嘟嘟囔囔的說道:“就這一次昂!下不為例!我不要面子噠?

          我躺著睡了也就睡了,你就在旁邊守著我,不知道隊長大人多累嗎?”

          “好的。”盲女輕輕的點了點頭。

          突如其來的乖巧,讓江曉很是疑惑,這丫頭良心發現了?

          江曉搖了搖頭,丟棄了亂七八糟的想法,再次看向了內視星圖。

          燭月·祝福的介紹雖然沒有什么變化,但是那燭月·誘餌的變化,可是清晰可見,更是讓江曉心花怒放!

          “燭月·誘餌:制造一個誘餌。(3/6)”

          我滴媽耶~

          還真就多出來三只誘餌!?

          之前的燭月·地光,可是多給了江曉三個可以制造的星圖數量!

          六誘餌配六星圖!?

          江曉的心中興奮不已!

          暫且不說這三只誘餌最終搭配出來的星技組合怎樣,說個最起碼的。多出來一個誘餌,江曉就能多一個可以操縱“機甲”的人!

          這可是一本萬利的買賣,江曉只需要召喚噬海之魂星圖的誘餌即可!

          誘餌只有9星槽,吸收星技成功概率很低,而且還無法升級星技品質。

          九星誘餌,當然沒有28、9星槽的巴澤、瑪爾達、仙花首領·崔可麗等人強。

          單單就是一個誘餌操控一臺機甲,就值了!

          更何況,此時江曉已經抓住了操控機甲的訣竅。

          誘餌不再像是之前那樣,必須得躺著、坐著,全心全意的操控機甲了。

          就比如現在的江守,在操控巴澤的同時,江守自己也可以正常的行動。

          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眼前,江守給白樺林建造樹屋、天天給石質別墅打掃衛生、給眾人制作菜肴,這都是小菜一碟。

          除了無法支持非常“硬核”的雙線戰斗之外,其他的一切,江守就是“活動自如”的狀態。

          當然,所謂的“無法支持”,是技術上的無法支持,要是真想雙線操作、雙線戰斗,豁出去了也能打。

          江守和巴澤倒是也能同時參戰,但是結果呃,絕對不會很好,隨時都可能出現有一方“掛機”的情況。

          本體與誘餌之間的關系,是多具身體、多核大腦,感官相通、卻相對獨立,有自己獨立思考、戰斗的能力。

          而誘餌星圖與傀儡機甲的關系,是純粹的操控關系,這可要比“左右互搏”的難度高多了。

          而且,操控活人機甲,也比操控其他分身類的星技更難,比如瑪爾達的三個水分身。

          江守在以瑪爾達的身體戰斗之時,可以輕易的操控自己的三個水分身,讓四個瑪爾達一起戰斗,無縫銜接。

          雖然外在形式表現相同,都是操控身體,但其中的本質不同。

          瑪爾達的水分身,是自身的星技,操控的是自己的水分身。

          而江守操控巴澤,卻是化星成武,操控的是他人的身體。這一技巧更高級、更復雜、也更難讓使用者分心。

          兩種相同的外在表現,其中卻是有著質的差距。

          這下好了,多出來的誘餌,可算是把江守解放了。

          如此一來,確保了一人一臺機甲,增加了生存幾率,將更強的星武者解放出來,加入星臨小隊。

          誘餌也可以在禍影世界中鎮守一方,在白樺林、鄴古塔、冰祈林等等越來越多的星獸勢力中,以江曉的身份,開學授課、或者管理部落,增加自己的威信力。

          一舉數得!

          “呀~”江曉越想就越開心,真要有一天,他擁有六個化星成員的身體的話

          那江屠、江尋什么的,就一直在禍影世界里待著吧,當六個城主,維護穩定。

          江曉就帶著六臺毀天滅地的化星機甲,滿世界轉悠就行了。

          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不也是閑著嘛,玩唄兒~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