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退后讓為師來 隱語者

      第九百一十三章 要不要跟我一塊去砍人?

          唐洛此行的最終目的,毫無疑問是大雷音寺。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有一些地方要去,從天庭打聽出大雷音寺的位置是必須的,還要先把玉帝打一頓,防止這家伙關鍵時刻跳出來搗亂。

          關于天庭的位置,唐洛只是大手印力量滲透過,并不是真正前往,因此算是“心里沒數”的類型,沒有辦法通過馳道直接開啟道路。

          但秦始皇給了唐洛幾個世界的坐標。那些世界勉強算是天庭外圍,可以用馳道直達,后續通過它們真正找上天庭。

          而現在唐洛當前目標,不是那些世界,而是以前去過一次的任務世界。

          那個任務世界是一個修煉世界,劍修當道,非劍修都是“異端”。

          雖然大家是修士,可那個世界的修士更加喜歡玩無間道,一堆臥底。

          各種“哈沒想到吧其實我臥底”的騷操作。

          去那個世界的原因很簡單,唐洛清楚的記得,那個世界只有劍修的原因,是因為誅仙劍的存在。

          他們的任務也是尋找誅仙劍。

          結果接觸到誅仙劍劍靈的時候,唐洛他們就完成任務,被送回到現實世界了。

          現在有了準確地渠道,唐洛想要再去看看,看看誅仙劍還在不在,如果在就拿到手。

          見面的時候突然掏出來一劍砍下去,讓敵人知道什么叫做恐怖如斯。

          我誅仙劍你怕不怕?

          觀音說了,彌勒實力應該強過曾經的如來,唐洛還要先去天庭,多少要準備一下,給他們一點尊重。

          馬車之后的渠道不斷消失,前面則是持續延伸,跨越混沌虛空,眼前漸漸出現了那個世界。

          馳道直接蔓延進入世界范圍內,接壤到一條道路上。

          跑到馳道盡頭,馬車停下,這輛馬車只能在馳道上奔跑,和馳道是一體的,無法分離。

          不過這不意味著在世界內部就無法使用,相反,連馳道一塊用,還可以通過絕大多數什么禁制、絕地之類的地方。

          自帶通行,非常方便。

          唐洛走出馬車,收起馳道,飛上高空,環顧一下四周。

          看到不遠處有一處門派的山門,因為馳道的出現,已經飛出幾個氣勢洶洶的修士。

          看上去很不好惹的樣子。

          半柱香后。

          那幾個修士趴在地上,鼻青臉腫,小心翼翼問道:“大師,我們都說了,可以走了嗎?”

          “走吧。”唐洛示意這些人可以離開。

          幾個人互相攙扶著,連飛都飛不起來,艱難步行。

          唐洛則是朝著天劍之地飛去。

          從這些修士口中,唐洛得到了此方世界的基本情況,距離上次劍修和非劍修之間的大戰,已經過去了將近兩百年。

          現在非劍修的情況要比以前好多了,上次的事情之后,不少劍修也意識到,是否是劍修,其實并不能成為好壞的評判標準。

          野心勃勃的劍修,也會給修煉界帶來巨大的災難。

          因此非劍修也終于可以走到臺面上。

          當然,地位上依然要低于非劍修,各方面被歧視的情況也時有發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

          天劍之地依然是劍修們的圣地,進入需要“鑰匙”,不過鑰匙的數量比起以前減少了。

          而唐洛這個曾經挫敗,粉碎岳無雙陰謀的天才劍修,目前的形象也不是很好。

          在那幾個修士的口中,當年的事情,更加類似于狗咬狗的情況。

          其中一只惡犬咬死了另一只惡犬,最后前往天劍之地,再也沒有出來過。

          不出意外是死在那里了,可喜可賀。

          如果那人沒死的話,說不定比岳無雙這個野心家還要危險。

          唐洛沒有去管為什么會演變成這樣的情況,大概是因為當日幸存的修士們覺得不需要一個“救世主”。

          而且唐洛的表現也沒點救世主的樣子,只是適逢其會。

          以前進入天劍之地,需要鑰匙。其實那鑰匙是“保護措施”,那個時候為了穩妥地完成任務,唐洛還是按部就班地來遵守了規則。

          現在的話,自然不需要,確認天劍之地方位,唐洛一步千里,很快就來到目的地。

          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周圍沒有什么人,就只有幾個門派象征性的看守建筑。天劍之地本身就是“生人勿進”的地方,不需要保護。

          在這里看守,與其說是保護,倒不是說是為了盯著,萬一天劍之地出現什么異動,好立刻應對。

          “好像,有點變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唐洛覺得眼前天劍之地的范圍,比起當初似乎變大了一些。

          難道是誅仙劍恢復了一部分?

          唐洛沒有忘記,見到誅仙劍時候,劍上布滿裂痕的樣子。

          如今天劍之地尚在,證明誅仙劍也在,而擴大范圍,是不是誅仙劍恢復了一部分呢?

          帶著一些猜測,唐洛直入天劍之地。

          這次沒有“鑰匙”,唐洛的進入,立刻引起了天劍之地的變化。

          平靜的“白霧劍氣”開始涌動,像浪潮一般不斷地沖擊著唐洛。

          唐洛完全無視這種級別的攻擊,很快就來到當初看見誅仙劍的地方。

          黑色的誅仙劍依然佇立在原地。

          而出乎唐洛預料的是,在誅仙劍旁邊,赫然多出了三把樣式差不多的劍。

          陷、戮、誅、絕!

          通天教主的四把劍赫然全部都在這里。

          “這是什么情況?”唐洛有些疑惑。

          他其實有想過,當初的這個任務,是不是和通天教主有關,比如借神魔行走之手,尋找自己丟失的誅仙劍。

          唐洛找到就算任務完成,誅仙劍也會被收回。

          來之前唐洛也做好一無所獲的準備,反正花不了多少時間。

          卻沒想到,這里居然多出了三把劍,不是減少,而是增加?

          唐洛走到依然布滿裂痕的誅仙劍面前:“劍靈在不在?”

          沒有什么反應,看來要和上次一樣,唐洛伸手抓向誅仙劍。

          果不其然,一個黑衣童子出現在劍旁,抓住唐洛的手骨。

          “還記得我嗎?”唐洛輕易掙脫誅仙童子的手,問道。

          “是你。”誅仙童子的聲音和外表完全不符合,仿若金鐵交擊的同時帶著一股滄桑之意。

          “這是怎么回事,上次不是只有你在嗎?”唐洛指了指另外三把劍。

          這三把劍看上去沒有任何傷痕,依然鋒利,但是……靈性已經不在。

          換句話說,劍靈已經消失。

          “你帶來的。”誅仙童子說道。

          “我帶來的?”唐洛皺眉,“你的意思是說,我來到這里又立刻離開后,他們就出現了?”

          誅仙童子點點頭,慢慢走到三劍旁邊,靜靜看著。

          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個垂暮的老人……其實差不多,雖然從誅仙劍本體情況來看,其實要比上次見的時候要一點,裂痕也減少了。

          可誅仙童子卻在步入死亡。

          “是你的主人送他們來的?”唐洛問道。

          誅仙童子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或者不是。

          另外三劍來的時候,劍身雖然完好無損,可劍靈幾乎是彌留之際。

          誅仙童子送三個兄弟走完了最后一程。

          繼續留在這里,可他自己也逐漸失去了恢復的想法,順其自然。

          好像一把真正的兵器,放在那里,蒙塵,生銹,腐朽,到徹底損壞。

          “不是他送來的?那通天教主,我是說靈寶天尊。”唐洛問道,“你知道他的下落嗎?”

          誅仙童子轉過身,似乎是因為唐洛帶來另外三劍關系,他沒有表現出生人勿進的態度,反而頗為溫和。

          當然,這種溫和看上去也非常冷淡。

          這是法寶之靈的天性所決定,特別是誅仙劍這種兇器之靈。

          沒有煞氣逼人,就真的是不錯的態度了。

          正常的平等對待,常人連靠近都難,情況就如外面形成的天劍之地生人勿進。

          “主人,恐怕已經仙去。”

          “真的假的?”

          “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沒有再感知到主人的氣息,哪怕是他們來到的時候,同樣如此。”誅仙童子說道。

          難怪一股子朽木氣息,主人不在,兄弟已死。

          對誅仙劍靈來說,已經是完全的孤身一人。

          現在的他,可以說是一個守墓人,什么時候覺得差不多了,就把自己也一塊埋了。

          “太上沒死,如來也沒死。”唐洛說道,“以靈寶天尊之能……算了。”

          他原本想說“也未必會死”,但想想,這種安慰對誅仙劍來說有什么意義嗎?

          唐洛也不是會安慰人的那種類型,還是言歸正傳:“那你要不要跟我一塊去砍人?”

          “嗯?”

          誅仙童子臉上凍結的表情出現一絲變化。

          “身為一把劍,兇器,砍個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吧?”唐洛笑了笑,“反正都要死了,死前發揮一下余熱,重現誅仙四劍昔日光輝怎么樣?”

          “好。”誅仙童子回答得十分干脆。

          說完后便投入到誅仙劍中。

          劍身上的裂痕頓時淡化很多,包括陷仙、戮仙、絕仙三劍,四把劍一塊顫抖起來,發出清脆的劍鳴之聲。

          下一息,四把劍沖天而起。

          整個世界,無數的飛劍法寶在這一刻脫離其主掌控,一塊飛向天空。

          可以看到無數把飛劍直沖云霄,發出清越的劍鳴聲。

          劍氣沖天!

          天劍之地的“白霧劍氣”完全消失,無數飛劍從天而降,刺入地面,把這里變成了一片真正的劍林。

          唐洛身邊,則是出現一個圓形的空洞。

          陷仙、戮仙、誅仙、絕仙四劍劍尖向下,下墜到唐洛身側停住,懸浮在他身邊,以其為中心緩緩轉動著。

          “走吧。”唐洛一個踏步,帶著四劍沖天而起。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