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魚人二代

      第1153章 原則問題

          申海濤眉頭一皺,聽這聲音,不是陸時永還有誰?!

          “申局,你也看見了,這陸時永也太張狂了吧?見到咱們兩個什么態度?這,這還笑了個輕松,太特么氣人了!”

          劉寧臣也是剛抽了一口煙,不過一口煙霧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還沒等吐出來,就聽見了陸時永的笑聲,差點沒被嗆著,氣的一下子扔掉了手里的煙,憤恨的指著身后。

          “奶奶的,要是我們將寸頭抓住,手里有足夠的證據,他陸時永能有現在這樣囂張?!”申海濤此時也忍不住說了一句臟話。

          “申局,我看,要不然……”劉寧臣突然心里一動,急忙繞到申海濤跟前,眉頭一挑,商量般的悄聲說道。

          看著劉寧臣暗示的眼神,申海濤一下子明白過來,急忙狠狠的瞪了劉寧臣一眼,搖了搖頭,“不行不行,你這不是知法犯法嗎?陸時永這家伙不簡單,要是讓他捅出去,你我這不是沒事找事么?!”

          申海濤和劉寧臣在一起多年了,劉寧臣是怎樣的人,申海濤心里很是清楚,甚至,劉寧臣只給申海濤一個眼神,申海濤就能明白劉寧臣心里想的什么。

          而現在劉寧臣的意思,是使用一些逼供手段。

          現在這種情況,如果再抓不住寸頭,這個案子就沒法向上面交代,而且,像陸時永這種人,如果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他是絕對不會乖乖交代的。

          劉寧臣這是為申海濤考慮,同時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申海濤當然是堅決反對的,現在可不像上個世紀,上面有規定,不準采用這種手段,申海濤當然清楚這其中的利害關系。

          “那現在怎么辦?鐵縣長催得緊,劉總那邊到現在沒法給人家一個交代,而且這拘留時限馬上到了……”

          劉寧臣看著申海濤一臉堅決的樣子,眼神里露出一股焦躁和擔憂。

          “就是再難,也不能這樣干!這是原則問題!”

          申海濤打斷了劉寧臣最后的念頭,狠狠的又抽了一口煙,眼睛看向前方,嘴里重重的吐出一個字,“走!”

          “走?”劉寧臣一愣,“申局,去哪里?”

          “審訊陸時波!”申海濤冰冷的低聲喝道,大步就向不遠處拘留陸時波的地方走去。

          陸時波被拘留了這幾天,雖然知道暫時沒啥事,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時間一長,這拘留的滋味也不好受,憋悶的慌,自然不免煩躁。

          此時的他正在幾平米的拘留室里心煩的走著,猛然聽見了一陣大笑聲。

          這不是自己大哥陸時永的聲音嗎?

          聽這聲音,難不成又審訊了?而且聽著大哥陸時永輕松中略帶嘲笑的笑聲,陸時波一下子判斷出,申海濤他們現在肯定沒有抓住寸頭,正猶如困獸一般,急的團團轉吧?

          “哐當……”

          陸時波心里正猜測著,隨著一聲開門聲,拘留室的大門打開,申海濤的身影出現在了大門口,正一臉陰沉的盯著自己。

          “喲,申局長又來了?”陸時波立馬語氣一變,同時換上了一副笑臉。

          要不是這拘留室的門剛好夠一個人進來,◇零零看書網◆申海濤此時又是站在門口,估計此時聽見陸時波這句嘲諷意味十足的話的劉寧臣一下子就會沖進來,狠狠的給陸時波幾拳。

          “陸時波!”申海濤身后的劉寧臣厲聲喝止了一句,狠狠的瞪著拘留室里的陸時波。

          申海濤沒有說話,冷冷的走了進來,坐在了桌子后面,仍然用陰冷的眼神注視著鐵柵欄里一臉笑容的陸時波。

          “你當這里是你家啊?給我老實點!”

          劉寧臣隨后跟了進來,指著陸時波吼了一句。

          “喲呵,”陸時波不怒反笑,“劉寧臣,我這是打招呼,怎么,還有錯了?”

          陸時波看著眼前比自己年齡小卻朝著自己大喊大叫的劉寧臣,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再說了,我又不是犯人,憑什么就要老實點了?”

          “犯人?陸時波,你的問題很嚴重,我們這是給你機會,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別到時候想哭連眼淚都沒有!”

          剛才陸時永一副開水不怕死豬燙的樣子,現在他的弟弟又是這個樣子,這兄弟兩個這般態度,讓坐在椅子上的申海濤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來吼道。

          “申局長,你破不了案子,來這里嚇唬我來了?”

          陸時波哪里吃這一套,看著眼前兩人氣勢洶洶的樣子,那臉上的笑容更加肆意起來。

          “有本事逮捕我啊?別在這里咋咋呼呼的,好像誰不知道你們厲害似的!這縣公安局我看都是一群吃干飯的,破不了案子,脾氣一個比一個還大!”

          “你……”申海濤被陸時波這幾句話嗆得瞪大了眼珠子,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怎么?”陸時波聲音洪亮,得意的笑了起來,“被我說中了吧?抓不到真正的兇手,拿我們哥倆出氣,我算看出來了,你們啊,也就這么大點本事!”

          陸時波一邊說著,一邊還伸出手指,比劃著小拇指的指尖,那諷刺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陸時波!”劉寧臣這下可不答應了,這陸時波也太囂張了,竟敢當著堂堂縣公安局局長的面如此調侃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劉寧臣斷喝一聲,肺都要氣炸了。

          “給我打開門!”

          而這時,申海濤氣的渾身發抖,指了指鐵柵欄的門。

          拘留室里用鐵柵欄將房間隔成兩半,外面算是審訊的地方,而鐵柵欄里關押著嫌疑人,鐵柵欄上也留有小門,用來嫌疑人進出解手方便需用。

          申海濤突然這么一喊,讓劉寧臣打開這道鐵柵門,劉寧臣倒給愣住了。

          “申局,你這是?”

          “我現在不是什么申局!”申海濤突然間暴怒起來,快速的挽起袖子,伸出兩只胳膊,”我今天要好好教訓一下,我還就不信了,你陸時波有多逞能!”

          申海濤這算是被氣的不輕,被陸家兄弟連番這樣嘲弄羞辱,再加上他的壓力本來就大,聽著陸時波一句比一句難聽的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要上前暴揍陸時波一頓!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