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祭煉山河 食堂包子

      第1498章 宮燈

          轉眼,這恢弘磅礴的宮殿中,便只剩余蠻皇及秦宇兩人。他高坐黑龍帝位至上,神態從容不迫,眼神淡淡看著秦宇,將“居高臨下”這四字,展現的淋漓盡致。

          “還有些時間,小家伙你就不想問點什么?”

          秦宇點頭,“想。”

          蠻皇嘴角勾了下,換了一個姿勢,“問吧,今天我心情很好,能回答的都告訴你。”

          秦宇道:“能不能先將我放開,在這大殿里,我想蠻皇陛下應該不擔心,我能夠逃走吧?”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所以你還是保持現在的模樣,這對你我來說都好。”

          秦宇眉頭皺了皺,旋即歸于平靜,“第一個問題,我會不會死?”

          似乎沒想到,他會問這件事,蠻皇眉毛輕輕挑起,“會。”

          答案簡潔有力!

          秦宇眉頭皺更緊,“那我還問其他事情做什么?畢竟都要死了。”

          蠻皇手指輕輕敲擊黑龍帝位,“這話也對,你有權享受最后的安寧時光,如果你希望的話。”

          他閉上眼,不再看向秦宇。

          大殿陷入沉默。

          “……我有問題。”秦宇沉著臉開口。

          蠻皇睜開雙眼,浮現一絲嘲笑,“說。”

          秦宇道:“身為古蠻國最后一代蠻皇,你為何會被困在這座墓中,一直到今日?”

          蠻皇道:“是你理解錯了,我并非是被困在這座墓中,而是這座墓救了我……以及他們。”

          秦宇道:“我不懂。“

          蠻皇道:“很久以前,我還活著的時候,試圖逆天改命,真正成就皇境。若成功的話,蠻族崛起將勢不可擋,集合天下九荒之力也無法阻攔。但是很可惜,我最終失敗了,而作為失敗者被殺死,當然是無可避免的結局。”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在那場最終之戰前,我便有了某種不好的預料,提前布局不惜損耗蠻族大量氣運,修建成了這座帝陵。所以我以及他們,才能回歸帝陵之中,在漫長歲月中復活。”

          這話中,透露出很多信息,秦宇眼眸一陣閃動,“這應該是絕密,但西荒、西蠻兩方,卻都知道了這件事,為什么?”

          蠻皇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你的確是個聰明的小家伙,居然能察覺到這點……沒錯,這件事的確是絕密,哪怕這座帝陵中復活的他們,在死亡之前也不知道,我秘密修建了這里。至于你說的那些人,他們之所以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我想要他們知道。”

          秦宇沉聲道:“用自己做誘餌!”

          “沒錯。”蠻皇眼中欣賞之意更重,“由死向生,是件無比困難的事情,是真正逆天之舉。即便準備了這座帝陵,可真正進行時,才發現其中險阻重重。不得已,只能從外界尋找助力,而踏入皇境層次的機會,才有著足夠的誘惑力。”

          秦宇暗暗苦笑,原來所謂的西荒、西蠻都只是,被引入棋盤的棋子罷了。西荒帝族那位主宰絕巔,嘲笑當年的蠻皇,如今成了一只東躲西藏的“落水狗”,但或許這一切都只是,蠻皇故意讓他們看到的表象。

          事實上,他們才是真正的獵物,這座帝陵便是捕獵的陷阱!

          就在這時,秦宇突然有些反應過來,自己為何會成為目標,他抬頭緊盯著蠻皇,“神國?”

          蠻皇點頭,“你果然知道。”他語氣中有些驚奇,透出遮掩不住的訝異,上下看了秦宇幾眼,“以你的境界,距離皇境相差無數,根本就沒有資格,接觸到這一層次。所以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知曉神國的存在?”

          秦宇沉聲道:“我愿將所知一切盡數告知蠻皇,不知可否能換我一條生路?”

          蠻皇略微猶豫,搖了搖頭,“來不及了,我已經下令動手,很快就將完成準備,已沒時間再做其他嘗試。”

          秦宇不知道,蠻皇所說的“準備”是什么,但他能夠感應到,對方平靜外表下,越發炙熱的情緒波動,也就是說……留給他的時間的確不多了!

          不能再繞圈子。

          深吸口氣,秦宇抬手向前一指,他動作很慢生怕稍快些,就會引爆包裹全身的力量。

          “剛才,我見蠻皇陛下出手,身后黑暗中似有一物……

          不知道臨死前,蠻皇能否讓我一觀。”

          大殿再度沉默,蠻皇面露沉吟,幾息后拂袖一揮,“也罷,讓你看看也無妨。”黑暗如水流般波動起來,一只宮燈從中飛出,它樣式古樸華貴,其內燈火安靜燃燒,釋放著淡淡光芒。

          “這燈就是引他們來的誘餌,其實倒也沒有說錯,它確是一件至寶,可給人三分破境成皇的機會,若再順利吞噬掉我,便可有七成以上把握。”

          秦宇盯著黑暗中飛出的宮燈……他發誓,此刻已動用了全部的演技與自我克制,才沒有當場失態,即便如此他的面龐,如今也略顯僵硬,胸膛間心跳驟然加速。

          因為這只宮燈,秦宇曾經見過,甚至可以說他是這世間,對它最熟悉的人……沒有之一!

          一尺幽藍,小藍燈。

          沒錯,它本體雖只有拇指大小,但眼前所見赫然就是,放大之后的小藍燈。

          無數次嘗試破解,小藍燈本身具備的秘密,它所有的線條痕跡都牢牢記在心底,不曾有半點遺忘。

          所以秦宇很確定,他絕對沒有看錯,眼前的這盞宮燈跟小藍燈,外表一模一樣。

          頂多,就是這盞宮燈的某些線條,在轉折、交錯時稍顯僵直,沒有小藍燈來的傳神自然。但有一點毫無疑問,它們之間必然存在著,某種緊密的關系!

          蠻皇身體稍稍前傾,眼神籠罩秦宇,“你心跳很快,神情有些僵硬……是見過它嗎?”

          秦宇搖頭,緩緩道:“只是沒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寶物,一盞燈光便可逆轉生死,更撐起了整座帝陵。”

          蠻皇眼中精芒一閃,“你能感應到?”

          秦宇苦笑,“蠻皇已經知曉,我修建了自己的神國,發現這點應該不是秘密吧。”

          “哦,那倒也對……”蠻皇點點頭,身體向后靠在黑龍帝位上,然后就在下一刻,他毫無預兆抬手向前一握,秦宇悶哼一聲整個人,被無形之力禁錮拉到半空。

          “蠻皇!”

          “你在撒謊,你認得這盞燈,小家伙你實在是給了我太大驚喜……”蠻皇抬手拉動,秦宇飛向宮殿深處,“時間差不多了,我也不愿再等待,就讓我好好看看,你究竟隱藏了什么!”

          秦宇奮力掙扎,面龐漲得通紅,卻根本掙脫不了半點,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一點一點靠近黑龍帝位上的蠻皇。對方的眼眸,變得無比炙熱,流露出**裸的,不加半點遮掩的吞噬玉望。

          近了!

          近了!

          蠻皇突然張口,打開角度驚人,就像是一只無底洞,強大吞噬力量直接籠罩秦宇。

          他要一口將秦宇吞下!

          而在最初的計劃里,并不是這樣的,可秦宇的表現,讓蠻皇改變了自己的主意。

          生吞雖有一些風險,導致復活計劃不再完美,但跟秦宇表露出的某些東西相比,蠻皇甘愿承受一切后果。

          若當真能有所得,解開這盞宮燈的秘密,蠻皇相信他必將因此,推開一扇全新世界大門。

          到時,他所能夠得到的,便絕不僅僅是復活,甚至還有可能達到前所未有的層次,成為真正的蠻族大帝,帶領蠻族徹底崛起!

          禁錮中,秦宇面露驚怒、慌亂,整張臉漲得通紅,可在他眼眸最深處,卻是一片冷靜。

          因為這本來就是,他想要的局面。

          看到宮燈瞬間,秦宇便決定要賭,所以他竭力控制自身情緒時,又恰到好處露出一絲被察覺到的僵硬。

          蠻皇悍然出手,決定將秦宇生吞以得到,他所有的一切,卻不知這本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步險棋。

          因為這盞宮燈,也因為蠻皇如今的狀態。

          盡管表面所見,他是正常狀態,可事實上眼前的蠻皇,跟大殿下方長案后那些石像一樣,也處于“半活”狀態。在黑暗破開,宮燈飛出的時候,秦宇就確認了這點。

          當然,他更加確認的是,現如今的蠻皇,的確處于無比虛弱狀態,他之所以能夠調用,看似不可抗衡的強大力量,一切源泉都來自他身后的宮燈!

          也就是說,只要打斷他與這盞宮燈之間的聯系,就能夠拿到主動權……或者更進一步,若能夠奪得這盞宮燈,就等于將整座帝陵掌握在手。

          嗡

          就在秦宇將被蠻皇吞噬瞬間,他體內突然傳出一絲震蕩,周邊時間流速瞬間改變。

          空間像是被按了暫停鍵,陷入到停滯狀態,可這一局面只維持了,極其短暫時間。

          伴隨耳邊“咔嚓”細微聲響,停頓中的一切再度開始流動,但依舊緩慢了無數倍。

          秦宇口鼻七竅間,同時溢出鮮血,那是時間法則被打破后,所造成的強大反噬。他知道自己只有這一次出手的機會,盯緊了蠻皇雙眼,口中驀地發出一聲咆哮。

          下一刻,秦宇模樣瞬間變化,氣息隨之更改……這大殿中,赫然出現了兩位蠻皇!

          禁錮住秦宇的恐怖力量,頓時出現松動,宮燈中安靜燃燒的火焰,隨之跳躍起來。

          似乎,它也有些困惑于,為何會出現兩道被認可的氣息。

          “模擬神通!”蠻皇低吼,眼中露出震動,但很快就變成暴戾殺意,“沒用的,我是蠻族之皇,盡管你能模擬表象,卻根本不知道我蠻族的根源所在!看清楚,我才是你的主人,殺了他!”

          咆哮中,蠻皇額頭上血肉裂開,從中鉆出兩根遍布螺紋尖角,氣息隨之沸騰,宮燈火焰跳躍越發劇烈,秦宇【零零.】感應中禁錮他的力量再度收緊。

          可就在這時,不等秦宇做出反應,他體內深淵泰坦血脈,像是感應到了什么,突然間躁動起來。

          咔嚓

          咔嚓

          一塊塊黑色鱗甲,直接在血肉表面浮現,速度快的驚人,轉眼便覆蓋全身上下。

          秦宇一雙眼眸,此刻變成漆黑之色,透出無盡暴戾、毀滅,死死盯住眼前的蠻皇。

          “古蠻!不可能,你明明就是人族,為何會擁有如此純粹的古蠻氣息?”蠻皇驚怒咆哮,他看了一眼宮燈,它內部搖曳跳躍的火焰,此刻很明顯的正在偏向秦宇。

          轟

          明亮光芒突然爆發,將蠻皇、秦宇一并籠罩,下一刻眼前世界隨之變化,他們赫然出現在,一片四望無盡的沙漠中。

          宮燈消失不見,頭頂上多了一顆,高居中天的燃燒太陽,肆意灑落著無盡光熱。看到頭頂上,這顆太陽的瞬間,秦宇身體之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這一刻破碎。

          吼

          一聲咆哮,他身軀瘋狂膨脹,“噼里啪啦”骨骼、血肉爆鳴,轉眼變化成深淵泰坦狀態。

          古老歲月氣息,自體內流淌出來,帶著無盡蠻荒氣息。

          蠻皇眼眸冰寒,一步向前踏出,無數黃沙瞬間炸開,形成深不見底的巨大沙坑。

          當無盡沙粒落下,眼前視線恢復時,赫然已經變成了,一尊頭頂雙角的恐怖巨人。

          沒有半點猶豫,大日照耀下的兩尊巨大身影,伴隨著大地轟鳴聲,瘋狂廝殺到一起。

          這一刻,整個沙漠都在顫抖,億萬顆沙粒被恐怖力量沖擊,呼嘯洞穿空氣四射。

          鮮血在潑灑,破碎的鱗甲及大片被撕裂血肉,接連落在黃沙之上,將入目所及一切染紅。沒有任何章法,更沒有所謂閃避、技巧等等,有的只有正面的悍然碰撞、殺戮。

          只有當一方倒下,戰斗才會結束!

          突然間,蠻皇頭頂雙角龐大身軀,被遠遠擊飛出去,伴隨“轟隆”一聲驚天巨響,重重墜落大地。

          他翻身而起,仰天一聲怒吼,整片沙漠震蕩起來,蒼穹上耀眼的大日,爆發出明亮至極光芒。

          下一刻,有巨大光柱從天而降……可它的目標并非蠻皇,而是對面的深淵泰坦。

          很明顯,它已經做出了選擇。

          看到眼前一幕,蠻皇巨大眼眸中露出難以置信,似乎沒想到蠻部傳承至今,他們所信奉的寶物,居然會舍棄他這位真正的蠻皇。

          光柱下,深淵泰坦所遭受的傷勢,以肉眼可見速度快速修復,鱗甲表面出現金色紋路,就像是穿了一件黃金戰甲……這一刻,他似天神下凡!

          一步踏落,深淵泰坦握拳轟出,狂暴力量瞬間跨越空間,重重落在蠻皇胸膛之上。

          驚天轟鳴中,他巨大身軀翻滾飛出,伴隨無數血漿迸濺四射,胸口被直接貫穿出現一只透明窟窿,原本心臟所在,如今已是空蕩蕩再無一物。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