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武稱尊 小圓源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好美的劍

          原來,進來的身影并非他們那一批。

          雖說通過葉城的入口能進入魔獄,但同批進入的,卻未必能匹配到一起,只是幾率相對偏大一些罷了。

          楚天周圍就只有曹魁一個見過的面孔,其他人他都不認識,大概是來自其他區域的人,從別的區域進入的。

          而且人類身影只占一半,另外一般,則是一些從未見過的生靈,一個個散發著不弱的魔氣。

          雖然楚天從未真正見過任何一個魔物,也沒有感受過魔氣,但見到這些生靈的一瞬間,他便知道這些生靈是傳說中的魔物,而他們身上的氣息是魔氣。

          出現的魔物大概有幾種,有類似螳螂,全身猶如黑鐵打造的,有渾身黑毛,面孔扭在一起,類似猩猩,爪牙卻極盡鋒銳的,也有雙目猩紅,全身猩紅的魔獅。

          魔物聞到人類的氣味,沒有絲毫的猶豫,均是張牙舞爪向目標撲來。

          而人類一方則是各取兵刃,一道道法域展開,恐怖的氣息沖天而起。

          此處大地震蕩,一場大戰就此展開。

          和其他動手的人類強者一樣,曹魁早展開法域,取出背后那把陪他度過無數歲月的大砍刀,雙手持著向向他撲來的類似猩猩的魔物砍去。

          雖然是散修,他的法域卻是連大多數幻靈宮弟子都沒有的玄青法域,戰斗力頗強,就算對付他的魔物力大無窮,也被他逐步逼入下風。

          那魔物雖落下風,但灌注了法則的皮肉著實堅固,曹魁一時也無法真正將其斬殺,然而砍刀卻在金鐵交鳴般的乒乓聲中,在皮膚上留下一道又一道不算淺的痕跡。

          如果按照現況發展,雖然會費些時間,但曹魁最終必然能將此魔物清除。

          與此同時,其他的那些武者,大都落入下風。

          這些魔物的修為雖與人類相當,但肢體構造特殊,法則似是被融入其軀干之內,非但刀槍不入,連法則的鎮壓效果都極具削弱。

          這般削弱之效,就算是削弱后的魔物,攻擊,防御,速度都要在一般的同級強者之上。

          出現在邊緣處的,都是第一次進入的,不管是這些人類強者,還是魔物修為都在域主一重,但魔物戰力似更勝一籌,很快就將人類一方逼入下風。

          這情況看似突然,其實是每批新人進入都會遇到的情況。

          因為此處雖為魔獄,但實際上現今對人魔雙方卻是公平的。

          先前趕路間華雄長老曾向楚天介紹過魔獄的歷史。

          楚天知道在很久以前,魔獄本來就是天道圍困魔族的地獄,傳言說魔族行事乖張,觸怒了天道,因此天地為牢,形成牢獄圍困魔族,魔物,將其削弱,然后派遣人,妖,以及大陸其他各族的強者進入擊殺,折算功勛。

          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天道發生變化,魔族陣營進入魔獄不再被削弱,而且斬殺人類竟也能獲得同等功勛。

          自那以后,魔族竟也將自家高手,和一些魔物主動派入魔獄中斬殺其他各族強者,折算功勛,并磨礪自身。

          讀到這里,楚天曾很疑惑,他不知道這些魔頭是為何進入了,也不明白這所謂的天道究竟是善是惡。

          若天道是惡,那當初又怎會主動將大小魔頭困入獄中,幫其他各族除魔。

          可若天道是善,后面失態變化,又怎么愿意任由魔族進入屠殺其他各族?

          而且,人類陣營能自由進入魔獄并不奇怪,可魔族陣營,又怎能隨意進入,他們有入口嗎?是怎么得來的?

          到底是魔族大能親手開辟,還是天道幫他們演化出入口?

          但后來,或許是感應到各族混戰,局面太慘烈,而且還有大陸各族的內斗,魔獄遂演變成十八層,避免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今天。

          因此,出現這種情況并不奇怪,在人族強者進入此間時,魔族陣營同樣會進入此間,如果同期進入,巧合的話碰撞在一起就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向楚天撲來的對手也是和曹魁對上的相同的黑猿魔物。

          不過,楚天因為第一次接觸這種魔物,并不與其正面接觸,而是躲來躲去,但他額前妖異的血妖瞳已是開啟,玄奧紋路凝聚,通過這魔物的動作,判斷其能力,意圖謀定而后動。

          利用玄青法域,和老道的戰斗經驗穩步將黑猿魔物逼入下風的曹魁見狀,忍不住一聲冷笑。

          他所料不錯,這就是溫室里長大的天才而已,縱然天賦優異,得宗門長老看中,但一到魔獄這種真正的戰場,表現的就像是驚慌失措的雛鳥。

          只會躲來躲去?

          拜托,你的劍還在你背后插著。

          難道你緊張的連劍都忘了拔出了嗎?

          這種心理素質,也敢闖魔獄,真是笑死人了。

          真是枉費了宗門長老的一番期待。

          為什么,為什么幻靈宮長老重視的不是我?

          哼,無非他們沒眼光罷了。

          我曹魁可是獨一無二的。

          楚天沒空在意他怎么想,他將魔物的動勢盡數映入血妖瞳中,心中對其能力有了準確判斷。

          “只有這點能力?”

          楚天暗道,一道紫禁法域向四面八方延展而開。

          那魔物丑陋的臉上,竟也露出駭然之色。

          就算這等魔物智慧底下,也是知道自己完蛋了。

          紫禁法域嚴重削弱了他的實力,他全屬性下降,而且速度減慢了許多。

          他轉過身去,拼命的逃跑。

          但在紫色法域的影響下,速度下降了許多,對楚天這種能力的人來說,堪比正常人眼里的慢如蝸牛。

          楚天念頭一動,取出冰流劍來。

          與此同時,曹魁不禁駭然。

          天啊,他看到了傳說中的紫禁法域。

          雖說他已是從華雄長老的親自陪伴中猜出楚天的不同凡響,但也萬萬沒有料到其竟能凝聚紫禁法域這么逆天的東西啊。

          紫禁法域,法域中的帝王,正如一方國度君臨天下的帝王一般,巔峰寂寞,不可逼視。

          要知道,他作為一個散修,能凝出玄青法域,都是在發了九牛二虎之力,幾乎歷經了九死一生的局面才從一眾同級狠人手中搶到了一樁大機緣,才改天換命,非但成就域主境,更能凝聚只有少數精英才能擁有的玄青法域。

          他一直以玄青法域引以為傲。

          但見到法域中的帝王紫禁法域,他一時連嫉妒的心思都被打消得煙消云散,高山仰止的看著楚天。

          楚天取出冰流劍,他不由一愣。

          他從沒見過這么美的劍。

          此劍宛如晶瑩剔透的冰魄凝聚而成,琉璃般的劍身內,似是孕育了一片星空,星辰內,一條星辰凝聚的真龍蜿蜒游動。

          楚天手持冰流劍,將一道透明漣漪斬出。

          雖說只是微不足道的透明漣漪,卻將他所有的劍氣,力道,甚至對法則都完美的融入其中,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外泄。

          這正是他一月來的修煉成果,雖然四靈劍域只是小有成就,但對斬靈這一招已是運用的爐火純青,比與趙青戰斗時還要強太多。

          見狀,曹魁不由一愣。

          先是爆出法域帝王紫禁法域,然后又取出他見過最美的寶劍,再然后,竟斬出這么平凡的一劍,看上去完全沒什么大不了嗎?

          這種樸實無華的劍氣,如若能傷到這魔物才有鬼。

          他和楚天是同樣的對手,他戰斗這么久,才知道這魔物的皮肉是多么的堅實。

          斬靈一出,自帶的鎖定效果便是魔猿動彈不得。

          透明漣漪疾速掠過空中,到魔猿身后,毫無阻礙從其中劃過,就好像一把鋒銳的劍劃過水面似的。

          魔猿身體瞬間就被一份為二了。

          一分為二的身體,剎那間便有爆炸性的力量爆發出來。

          魔猿化作無數血塊灑落地面,邪惡的魔血殷紅大地。

          曹魁不由又是一愣。

          雙目浮現出迷醉之色。

          他從未見過這么美的劍法。

          低調內斂不奢華,卻一擊見效,簡直就是夢幻中的劍法。

          連他心里也提楚天暗暗夸贊。

          然而,他因為發愣分了心,玄青法域的壓制稍稍放松了些。

          那黑猿失去了壓制,化作一道黑影充到他面前。

          他駭然轉過頭去。

          倍感自己受到蔑視的魔猿暴吼一聲,撞開蒲扇般的大手重重向來不及反應的曹魁的拍去。

          轟。

          曹魁的頭顱爆裂。

          無頭尸身緩緩倒下。

          鮮血殷紅地面。

          此處殘酷的空間便多了一道新人的亡魂。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