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記 很是矯情

      第4280章 特權

          往生池對靈魂有天然的吸引力,靈魂們沒有多在輪回世界停留,就往往生池的方向去了。

          大規模的遷移讓其他一些不明所以的靈魂也跟著加入了隊伍。

          尤其是一些懵懵懂懂的靈魂也跟著加入了其中。

          這些靈魂面帶苦澀和無奈,又有些不甘心,本來可以擺脫人類的桎梏,能夠追求力量和長生。

          長生是人類最大的執念,尤其是富貴人生,恨不得長長久久地享受富貴生活。

          這樣就要去往生了,一切從頭開始,沒有記憶,就像進入的許許多多小世界一樣,各種苦逼的事情多的不得了。

          有功德在身上的靈魂還好,畢竟功德可是好東西,有功德下輩子能夠順暢一些,得到天道的偏愛。

          沒有功德的,反而弄得一身魂毒的靈魂面色就苦多了,被往生池一洗,靈魂又要少不少。

          下輩子還能不能做個人都不知道,人生真的太艱難了,太難了。

          簡直不給人活路走。

          這些靈魂就下餃子一樣噗通噗通跳入了往生池,開始還能折騰兩下,很快就沉了下去,池水淹沒了頭頂了。

          再多的靈魂往生池也能處理,但如果往生池不行了那就另當別論。

          寧舒有些好奇,朝狗子問道:“你的往生池沒有誕生魂獸么?”

          魂獸就是渾身帶著魂毒的生靈,只要靈魂一沾就會被污染。

          在這里也沒有看到魂獸,也沒有金色的骷髏,那狗子是怎么處理這些帶毒的魂獸。

          狗子:“你說的是黑漆漆的,從往生池里冒出來的東西,我吃了。”

          寧舒:???!!!

          “你吃了?”寧舒的瞌睡都嚇沒了。

          狗子惆悵地說道:“人家以前也是有白色柔軟的皮毛,就是那個東西吃多了,現在我都變黑了,而且味道還不好,你不知道那味道有多奇葩。”

          “酸甜苦辣咸都有,舌頭都炸了,余味就是腐爛的味道,要臭好幾天,打嗝都是這種味道,太難受,幸虧不是天天吃,還是狗糧好吃。”

          寧舒:……

          狗子還是很老實,府君就弄了很多骷髏來消滅這種東西,利用功德,但狗子就沒有這方面的意識。

          什么都是自力更生,非常耿直地吃下非常難吃的魂獸。

          連身上的毛色都改變,慘兮兮!

          寧舒困得不行,立馬告別了狗子,等到寧舒一走,狗子立馬啪唧倒在地上開始呼呼大睡。

          以為吞靈魂不需要能量么,不費勁么。

          寧舒回到家里劈頭對蚯蚓說道:“有人來找你,我要睡覺我太困了。”然后迅速進入房間。

          寧舒躺倒了床上,發出了舒服的喟嘆,然后迅速就進入了睡眠之中,而她的意識并沒有進入小世界中。

          而是進入了一種似是而非的感覺中,周圍沒有具體的環境。

          蚯蚓連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看著寧舒把門一關,轉頭看到一個非常陌生的男人。

          關鍵是這個男人用非常復雜的眼神盯著自己。

          這人是誰?

          難道是小世界里的人,蚯蚓在小世界里也是遇到過很多人,有交流的,有糾葛的人還是有的。

          居然能沖破小世界來找他?

          這……

          蚯蚓內心有些龜裂,但面色平淡地打招呼:“你好。”

          立人:……

          寧舒不認識他就算了,連蚯蚓都不認識他了。

          這一刻,立人的內心相當地復雜,各種滋味都涌入了心頭。

          立人:“我是立人。”

          “立人啊。”蚯蚓的表情很平淡,看著蚯蚓,“你跟以前長得不一樣了。”

          “是不一樣了。”立人說道,然后就沒有話題可以聊了。

          氣氛逐漸尷尬起來,立人看蚯蚓的樣子并不熱忱。

          立人心中悵然若失,總覺得曾經的感情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

          在沒有注意,不在意的時候,有些東西已經失去了。

          “你變成了人,挺好的。”立人說道,現在他在蚯蚓的面前姿態擺得很正。

          “謝謝。”蚯蚓道謝。

          蚯蚓從來沒有欠他什么東西,哪里來的那么多理直氣壯呢?

          對方這么客氣,他連親近都做不到。

          有些事情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蚯蚓詢問立人有什么打算,立人的表情非常迷茫,“我也不知道。”

          現在組織不存在了,任務也不能做了,一下空閑下來,找不到前路,一片渺茫。

          蚯蚓看他這個樣子,整理給一個客房給立人住,“你先住著,這幾個房間沒事不要去敲。”

          蚯蚓說的是寧舒和伐天的房間,大戰之后,他們都元氣大傷,必須要休息。

          既然是寧舒把立人帶回來了,到時候等寧舒來安排他。

          立人定定地看著蚯蚓,“謝謝你,你叫什么名字?”

          蚯蚓:“……陶隱。”

          立人再次道謝:“謝謝。”

          蚯蚓不甚在意地擺手,“不用。”

          立人抿了抿嘴唇,“不是這個,我說的是小時候的愛護之意。”

          蚯蚓:“……不用謝,那個時候你手無寸鐵,照顧你是應該的。”他已經養了很多孩子了,不缺立人一個。

          不過立人的謝意,蚯蚓還是接受了,沒有一點怨忿和鄙夷。

          畢竟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不能勉強的。

          立人看著蚯蚓眉清目朗,非常有君子之風,多么溫柔的人啊,也讓人自慚形穢。

          他甚至都不怨恨他當時的胡鬧,包容著。

          在小時候遇到了這么一個人,之后再沒有了。

          再也沒有比人性更加復雜的東西。

          立人住了下來,蚯蚓給他弄了一點吃的,立人道謝,彼此之間還是沒有多少話可以說。

          之后,蚯蚓進入了小世界,現在蚯蚓已經不需要通過寧舒,可以直接進入那里面。

          感覺他獲得那個位面誕生地的承認,承認蚯蚓是一個為自己服務的小弟。

          當小弟積極要工作的事情,絕世武功非常歡迎的,給了一點特權。

          目前為止,這個特權就只有蚯蚓一個。

          墨明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大概絕世武功接觸到的信息是這個人可靠,可以信任。

          這些信息來源于寧舒,畢竟絕世武功現在在寧舒的腦子里,受到一些思維的影響。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