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大戲骨 七七家d貓貓

      2490 席卷而至

          怎么回事?

          為什么冰箱門關閉不上?

          為什么?

          焦慮感正在狠狠灼燒著,心臟的跳動狠狠地撞擊著胸膛,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用力,那股野蠻的力量似乎正在試圖破土而出一般,慌亂和焦躁讓身體抑制不住地微微顫抖起來,連帶著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怎么回事?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冰箱門關不上?為什么?該死的雞胸肉,該死!那些該死的雞胸肉!為什么冰箱門總是關不上?

          呼吸,他就要呼吸不過來了,心臟似乎正在炸裂,那種毫無預警的痛苦就這樣浩浩蕩蕩地席卷而至。

          怎么辦,他應該怎么辦?

          砰!

          砰砰!

          砰!

          冰箱門到底怎么回事?這該死的冰箱!他覺得自己就要窒息了。

          ……

          站在書房里的藍禮隱隱聽到了冰箱撞擊的聲音,剛開始還以為只是馬修失手,不小心重重關閉冰箱門,這才發出了聲響;但漸漸的,那一聲接著一聲的撞擊卻越來越慌亂、越來越急促,透露出濃濃的不安。

          快速放下書籍,藍禮一路朝著廚房方向沖了過去,然后就看到馬修愣愣地站在冰箱門口,雙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呼吸無比急促,似乎正在缺氧,清冷的臉龐之上寫滿了恐慌,甚至可以捕捉到恐懼的氣息。

          “馬修?”藍禮呼喊了一聲,但馬修沒有回答,這樣的馬修太過異常,讓藍禮產生了一絲不祥的預感,連聲呼喚到,“查爾斯?查爾斯!”

          “我覺得我好像有點不對勁。”馬修大口大口喘氣著,渾身都在抑制不住地顫抖著。

          “什么意思?哪兒不對勁?生病了嗎?”藍禮試圖幫忙,卻又不敢輕易靠近,因為馬修看起來隨時都要崩潰一般。

          “……”馬修搖搖頭,就這樣搖搖頭,“我不知道……我……”馬修的聲音消失在喉嚨里,然后猝不及防地,眼淚就直接決堤,他握緊雙拳試圖讓自己挺直下來,但淚水依舊無法控制地滑落,“我覺得自己不太對勁。”

          “哪兒不舒服嗎?”藍禮焦急地詢問到,手忙角落地尋找著手機,試圖尋求幫助。

          但手機根本不在身上,這讓藍禮也慌亂起來。

          “我覺得我剛剛感受到了一陣恐慌,我停不下來……”馬修也感覺自己是如此陌生,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自己,“我不知道,藍禮,我不知道……你……你可以把這些東西拿開嗎?求求你,全部都拿開。”

          “什么?什么東西?”藍禮不明所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馬修卻完全呼吸不過來,即使張大嘴巴呼吸著,也仍然感受不到氧氣。

          “什么東西?雞胸肉嗎?你希望我把雞胸肉拿開嗎?”藍禮注意到了散落滿地的雞胸肉。

          但馬修無法做出回答。

          “查爾斯!需要我撥打911嗎?我們需要前往醫院嗎?查爾斯,到底發生了什么?你是不是心臟病發作(Heart-Attak)?”藍禮有些慌張。

          “不,我不知道,不,不不不。”馬修卻只是搖頭,只是困惑,他終于再也忍不下去,直接推開藍禮,轉身離開了廚房。

          藍禮站在原地,兩眼茫然:他知道事情不對勁,但他卻不知道應該怎么幫忙,這樣的馬修著實太陌生。

          藍禮彎下腰,快速將滿地散落的雞胸肉收拾起來,胡亂塞入冰箱里,卻發現門縫里塞著一盒雞胸肉,以至于冰箱門無法關閉,抽出來之后,順利地關上冰箱門,然后快步朝著樓上走去,敲響了馬修的房間門。

          房門鎖住了。

          “馬修,你準備睡覺了嗎?”藍禮敲門,揚聲說道。

          “我需要靜靜。”馬修的聲音從門板后面傳來,但若隱若現,非常微弱。

          “馬修,我不認為此時是你獨自一人待著的最好時機。”藍禮搖搖頭表示了拒絕,“如果你準備睡覺了,那么把門鎖打開。”

          “……”馬修沒有回答。

          “馬修,我現在就會離開,讓你安靜一下,但你必須把門鎖打開。”藍禮再次揚聲說道。

          馬修還是沒有回答。

          “砰!”

          房間門的門板直接就被正面踹開,巨大聲響如同驚雷一般炸裂開來,躺在床鋪之上的馬修猛地坐了起來,不敢置信地看著破門而入的藍禮,“你瘋了嗎?塞巴斯蒂安!我不是十歲的孩子!不需要你的監護!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嗎?”

          “我說過了,打開門鎖!查爾斯,你知道我拒絕接受’不’做為答案,你不應該挑釁我的底線。”藍禮也絲毫沒有退縮,正面還擊到,聲音甚至還壓過了馬修,“你是不是精神崩潰了?我們現在需要前往醫院嗎?我知道這樣的經歷……”

          “心靈獵人”之中,霍頓最后時刻就經歷了這樣的瞬間,藍禮清楚地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感覺。

          “不!不不不不!”馬修連連阻止了藍禮,“不要用你的表演經歷來模擬我的狀態!不要!你知道我不喜歡!”連連宣泄完畢之后,馬修只感覺一陣疲倦,那種深深的疲倦拉拽著他的腳踝,他甚至沒有精力維持基本禮儀,“我只是……我只是有點抓狂。”

          “沒問題,每個人都允許抓狂,但我不能讓你關著門抓狂。還記得嗎?王子花園的房間門始終都不曾上鎖,我沒有這樣做,你也不允許這樣做。”藍禮依舊拒絕妥協,看著卸下偽裝的馬修,就好像再次回到了伊頓公學。

          那時候的馬修已經學會了偽裝,但并不擅長,他總是輕而易舉就擊潰那副面具,然后馬修又拿他沒有辦法,無可奈何地在旁邊抓狂。這曾經是他最喜歡的惡作劇。

          “如果你每次看到冰凍雞胸肉都要抓狂一次,那么我覺得我們可能需要尋找一名心理醫生。”藍禮一本正經地說道。

          馬修無語地抬起頭,又是懊惱又是憤怒、又是羞愧又是暴躁地看著藍禮,然后自己也無法控制地,眼眶就再次泛紅起來,“我不希望他待在冰柜里,你明白嗎?就好像……就好像那該死的冰凍雞胸肉。他不是……他不是……”

          藍禮的肩膀稍稍放松了些許,“我知道他不是。但我們沒有什么能做的,不是嗎?那是他子女的決定。”

          馬修就這樣坐在床沿,一點一點地崩潰著。

          藍禮輕輕吐出一口氣,走進房間,然后在床鋪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沒有再多說什么,就這樣靜靜地守候著馬修。

          時間,緩緩流逝。

          然后藍禮的聲音輕輕打破了平靜,“上一次你的崩潰,是不是在伊頓?好像因為你的讀書筆記被我拿來涂鴉了?”

          “滾開。”馬修頭都沒有抬,簡單粗暴地掐斷了藍禮的話語,房間里就再次陷入了平靜。

          隱隱約約地,似乎能夠聽到狂風大作的聲響在室外涌動著。

          馬修安靜地坐在原地,洶涌的情緒逐漸平復下來,那種心悸的慌亂與恐懼已經消失,理智終于回來了,但依舊無法思考,只是覺得好累好累,疲倦的一句話都不想說,那種深深的困乏正在緩緩蠶食他的精力。

          “冰箱還沒有整理完畢。”馬修低聲說道。

          “我會整理的。”藍禮主動攬過工作。

          馬修抬起眼睛,無語地看了藍禮一眼,表示深深的懷疑。

          藍禮舉起雙手,“好吧,我會讓公寓管理員上樓來幫忙,我只是在旁邊打下手,怎么樣?這樣再滿意了嗎?”

          馬修滿意地點點頭。

          “……”藍禮竟無言以對。

          停頓片刻,馬修接著說道,“藍禮,我準備返回倫敦,參加葬禮,又或者是格拉斯哥。”

          “嗯,需要我陪著你一起嗎?”藍禮點點頭,并不意外。

          馬修重新躺到床/上,任性地保持趴著的姿勢這對于貴族來說,就是不正確的睡眠姿勢,然后開口說道,“不,不用。”他的聲音越來越慵懶、越來越沉重,就好像耷拉下來的眼皮,昏昏沉沉地遁入黑暗,“我……我希望自己親自送他一程。我需要……自己面對亨利、面對他的子女,我需要自己完成,就好像你護送海瑟一樣。”

          “嗯。”藍禮沉聲回應到。

          馬修沒有再說話,就這樣沉沉地進入了夢鄉,呼吸逐漸平穩下來,心跳也逐漸穩定下來,終于重新找到了安定。

          但藍禮依舊沒有離開,只是靜靜地坐在原地,就這樣守護著馬修,側耳傾聽著時間從指尖輕輕溜走的聲響。

          一直到確定馬修真的完全疲倦地沉睡,沒有噩夢,也沒有慌亂,平穩的呼吸聲在夜色之中輕輕響動,藍禮這才站立起來,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但他依舊沒有關燈,而是留下床頭柜那一盞奶黃色的臺燈,驅散黑暗。

          站在房間門口,藍禮輕輕吐出了一口氣:離別,終究還是那么困難,即使經歷了一次又一次也仍然如此。

          回頭看看被踢碎的門鎖,這下終于不用擔心鎖門的問題了。

          重新回到大廳,四處兜兜轉轉,最后在門口的鑰匙碗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機雖然藍禮也不知道手機為什么會出現在哪里,然后撥通了菲利普-登巴的電話。

          “嗯,我就不回去了,馬修需要自己走完這一段路,但他的狀態不好。如果亨利上門,不要讓他見到馬修,我不喜歡他處理事情的方式。”

          藍禮的腳步慢慢地來到了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萬家燈火。

          “菲利普,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嗎?麻煩你和海特的孩子們談談,讓他們接受馬修的資助,幫助海特返回格拉斯哥,這是他的遺愿。我知道這是有些過分的要求,畢竟你的立場也有些特別,但我真心希望你能夠幫上忙。”

          “謝謝,菲利普。”

          “還有,請代替我為海特獻一束花。”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