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九十三章 崩潰

          地面厚厚的灰燼帶著余溫,一縷縷黑煙裊裊升騰,入目所及,看不到一棵植物。

          風吹過,拂開青煙。

          一名男子彎著腰像是在撫摸腳下的女人,他的身形紋絲不動,臉上的表情凝固。在他腳下的女人容貌絕美,身體殘破不堪,就像被撕碎的布偶娃娃。呈現詭異角度被扭曲的關節,好似鐵絲擰成的麻花。被剖開的胸膛傷口整齊利落,可見切割者技藝的嫻熟,干干凈凈沒有到處橫流的鮮血,不由令人想到市場上被宰殺擺上貨架的活禽。

          胸膛內心臟在噗噗跳動,鮮活有力。

          它是如此有力,漫天呼嘯的風聲都無法掩蓋。

          中了星神惑的赤瞳,便是被心臟跳動的聲音驚醒。

          心臟每一次跳動,赤瞳都一陣心悸,他本能地感受到危險。渙散的瞳孔逐漸恢復焦距,赤瞳頭腦也逐漸恢復清醒。

          陰溝里翻船!

          他沒想到,對方在如此絕對劣勢之下,竟然還有反噬之力。失誤了!他心中升起一絲懊悔,但是很快就冷靜下來,現在不是懊悔的時候。

          噗,指尖傳來佘妤心臟的跳動,同時,傳來一股吸力。

          赤瞳的臉色變了。

          他本能地想跑,但是他駭然發現,他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

          該死!

          怎么會這樣?

          噗噗噗,心臟歡快地跳動,赤瞳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心臟每一次跳動,他的心神就一陣顫動,出現一個短暫的恍惚。他感到恐懼,深深的恐懼。如果繼續下去,他的心神會被震散,徹底的渙散。那個時候,他就像擺上餐桌被肢解成小塊的美食,等待送進對方嘴里。

          怎么會這樣……

          這顆心臟竟然能克制【死種魔念】!

          不!他在心底歇斯底里咆哮,就像陷入絕境的孤狼。是誰!是誰煉制這顆心臟?

          可惜他發不出任何聲音,無人聽聞。

          除了神像圖布保護下的艾輝。

          艾輝只覺得說不出的痛快,盡管他的狀況看上去也好不到哪里去。始終環繞在他周身的劍胎,此時已經是七零八落,只有孤零零的幾把還在游弋。劍身布滿裂紋,早就不復之前的靈動。

          但他一點也不傷心。

          比起被赤瞳控制身體,傷害自己的朋友們,他覺得眼下的結果一點都不壞。

          在最關鍵的時刻,艾輝控制血劍保護佘妤。驚人的威力,幾乎徹底摧毀了所有的血劍和艾輝的劍胎。艾輝受傷過很多次,但是劍胎受傷如此之重,還是第一次。

          赤瞳真是太可怕!

          這才是赤瞳剛剛蘇醒,對當前世界的了解十分淺薄,對元力理解尚淺。只不過是見識了天葉部的殺招,就能毫不費力施展,威力更是天葉部不知多少倍。倘若再多些時日,赤瞳對元力的理解更加深刻,那他的【死種魔念】該是何等恐怖。

          艾輝不敢想象,到那時,還有人能夠阻止赤瞳嗎?也許就連宗師都無法阻止赤瞳。

          這個世上大概再也沒有比赤瞳更危險的家伙,比帝圣更危險。

          艾輝的心神受損非常嚴重,劍胎被徹底摧毀,他也受到波及。倘若不是神像圖布在最后關頭護住他,他已經灰飛煙滅了。

          此時他就像風中殘燭,隨時都可能熄滅。

          “哈哈哈哈……”

          艾輝笑得很開心。

          赤瞳倏地怒吼:“是你!”

          艾輝覺得說不出的放松,心中最大的擔憂落地,哪怕現在就灰飛煙滅,他也心甘情愿。對赤瞳所有的恐懼和敬畏,此刻都化作烏有。

          心情愉悅的艾輝就差吹個口哨:“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上一刻還暴跳如雷的赤瞳,倏地冷靜下來,他冷笑:“你以為這樣就能活下來嗎?它會連你的意識一起吞噬,我們誰也活不了。神像圖布能夠阻止得了我,阻止不了她。”

          艾輝哈地笑了,充滿嘲諷:“你居然覺得我還想活?魔神原來也很天真啊。”

          赤瞳沉默下來,片刻后放緩聲音:“好吧,是我錯了!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只要度過這次難關,我重新尋找宿主。”

          他柔聲道:“你我都可以活下去。可以活下去,為什么要死呢?何必便宜敵人?你不是最憎恨血修嗎?”

          艾輝一臉看白癡的神情看著赤瞳。

          赤瞳語氣誠懇:“我保證,大家從此分道揚鑣。我之前犯下的錯誤,我愿意表達歉意。我可以傳授給你【死種魔念】,這是當今無上絕學,你天生適合修煉【死種魔念】,你的意識遠強于常人。我敢保證,三年之內,你一定可以踏入宗師境界。十年之內,無人是你對手。這天下都是你的,誰又能違逆你的意志呢?你不喜歡血修,所有的血修都可以死。就連時間,都不是你的對手,你可以永世不滅。”

          他的聲音充滿誘惑,只言片語便勾勒出廣闊的藍圖。

          艾輝依然像看白癡一樣看著他。

          赤瞳意識一陣恍惚,他感覺到自己正在逐漸崩潰。如果他能看到自己的身體一定會感受更強烈,一縷縷比針還細的黑霧,正在從他全身毛孔中鉆出來。

          他知道時間不多了。

          他唯一的機會,就是和艾輝聯手,才能抵抗這顆恐怖的心臟。

          “不說那些虛無縹緲的。你想想,只要你成為宗師,你就有資格雄踞一方。你的那些朋友,死心塌地跟著你出生入死,難道你不想為他們贏得一席容身之地嗎?”

          他能感受到,艾輝的心神第一次出現波動。

          赤瞳知道自己快成功了,他的聲音變得更溫柔:“他們有親人是不是,誰不想自己的親人過得更好呢?對你而言,這都是唾手可得的事情。成為宗師,你完全可以建立自己的國度,他們都能夠得到照顧。想想你那些戰死的同伴吧,他們親人現出的處境多么凄涼,他們家道淪落,有的被餓死,有的賣兒賣女。而你,完全可以改變這些。”

          “至于你擔心的安全問題,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可以立下血誓,絕對不會再傷害你。”

          艾輝沉默了。

          赤瞳知道有戲。

          噗噗噗,心臟的跳動聲,鋪天蓋地。赤瞳知道自己快堅持不住了,但他強自保持鎮定。

          過來一會,艾輝艱難道:“先把【死種魔念】給我。”

          赤瞳故作猶豫片刻,方才語氣掙扎道:“好吧,但是你得先入主神像圖布。”

          “原來是神像圖布。”艾輝恍然,剛才赤瞳說神像圖布也救不了他,他差點都信以為真了。

          “沒錯。”赤瞳坦然道:“神像圖布畢竟是我以前的本體,對意識心神大有妙用,你還不會用而已。我和它斬斷因果,沒辦法馭使它,但是你可以。”

          時間緊急,赤瞳不敢停歇,語速飛快:“它是我后來煉制的容身之所,以防有一天肉身被毀,心神魂魄無歸處。它吸了你的血,認你為主,但是你一直沒有開啟它。”

          “圖騰因火而生,所以我當時在里面留下一縷心火。你需要在它留下你的心神烙印,這樣才能馭使它。”

          心神烙印?

          艾輝心中一動,忽然伸手朝身旁為數不多的劍胎小劍抓去,一把殘破的小劍擲入神像圖布之中。

          劍胎小劍倏地被神像圖布吞噬。

          下一刻,神像圖布上原本的血眼迅速淡去,變成一把血劍的圖案。

          赤瞳心情復雜,他能隱隱感受到,自己和神像圖布最后一絲淡薄至極的聯系,也被斬斷。從今天開始,神像圖布和他再無半點因果。

          艾輝身旁環繞的剩下幾把劍胎小劍也嗖地沒入神像圖布中消失不見。

          一道淡淡的劍輝垂下,籠罩艾輝。

          赤瞳急聲道:“快讓我進去。”

          他的心神已經開始不穩定,有崩潰的跡象。

          艾輝道:“先把【死種魔念】給我!”

          赤瞳一咬牙,一個鴿子蛋大小的光團從他心神中飛出,朝艾輝飛去。

          艾輝不敢貿然去接,心神一動,只見身旁的劍輝倏地朝前方匯集,幻化成一只劍輝組成的手掌,接住光團。確定無害之后,艾輝才伸手接住。

          赤瞳急聲催促道:“快點!讓我進去!”

          無數晦澀艱深的信息沖入艾輝心神之中,他的心神恍惚,仿佛被滔天巨浪瞬間淹沒。小小的光團之中,蘊含的內容竟然異常浩瀚,讓艾輝出現短暫的迷失之感。

          他無暇去細看,它的內容實在太豐富!

          “快點!快點!”

          赤瞳的聲音不受控制變調,他的心神變得異常不穩定,已經無法維持人心,就像一團翻騰的煙霧,隨時都會擴散開來。

          劍輝之中,艾輝的聲音響起:“謝謝你的禮物,魔神大人!”

          赤瞳瘋狂尖叫:“混蛋!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卑鄙小人!”

          艾輝站在劍輝之下,看著赤瞳的心神翻騰,一縷縷正在飄散。如果從外面看,能看到赤瞳全身黑霧繚繞,黑霧正在迅速朝他的指尖涌去。

          一縷黑霧被佘妤的心臟吞噬,心臟跳動得更加歡快有力。

          艾輝淡淡道:“尊敬的魔神大人,你說得再動聽,我也不會相信你。我沒那么大的野心,也不覺得自己是什么厲害人物。我沒想過太遠的事情,比起建功立業什么的,我覺得還是殺了你更劃算,就算死了我也能放心一點。”

          “嗬嗬嗬!”

          狂笑聲從翻騰黑霧中傳來。

          “殺了我?就憑你也能殺我?只要神血還在,我就能復活。”

          他語氣一轉,就像老友在娓娓道來一般。

          “說起來,除了【死種魔念】,我還有一項本領無人能及。我融萬獸之血自煉肉身,論起血煉之術,天下無雙。本來我打算慢慢血煉,免得破壞這具肉身。臨別送你一份禮物哦。”

          艾輝升起不祥的預感。

          “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每個人身上,都有幾個看不見的閘,這才是血煉的真正秘密。”

          赤瞳的語氣溫柔如水。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