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七十八章 焦躁的魔神

          云海之上,一座紅色闕樓搖搖晃晃,喝醉了酒一般,令人擔心它隨時都會掉下去。

          搖擺不定的闕樓上,一個身影扶著柱子,身形佝僂,看上去十分痛苦。

          “何必這么執拗?只要你答應,我可以給你無窮的力量!你現在就能成為天下宗師之一,而這還只是開始。”

          “只要你夠強大,你馬上就會成為天下最有權勢的人!”

          “你不是想報仇嗎?踏上宗師,你才能報仇,才有資格挑戰帝圣!”

          ……

          他在循循善誘,每一句話都充滿令人無法拒絕的誘惑,可是無論他怎么巧舌如簧,體內那個家伙依然在瘋狂抵抗,他終于失去所有的耐心,情緒失控破口大罵。

          “你他媽的到底在想什么?”

          “你這個爬蟲!廢物!”

          嘩啦,紅色闕樓突然崩塌,他的身體伴隨無數長劍急速墜落。

          “混蛋!”

          他咬牙切齒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半空中身體猛地扭轉,雙掌在空中虛按,口中暴喝:“結!”

          如同雨點般墜落的血劍,立即如同聽到命令的士兵,朝身下匯集。

          眨眼間,闕樓再度成形。

          他神情透著傲慢和輕蔑:“你以為你這點伎倆……”

          話還沒說完,咔地一聲輕響傳來,他的臉色一變。剩下的話來不及說,只聽得嘩啦一聲,剛剛成形的闕樓,再次崩塌,長劍傾泄而下。

          他腳下一空,身體再度墜落。

          情急之下,他再度暴喝:“結!”

          無力墜落的血劍,恢復靈動,再度向他身下匯集。它們就像一群游魚,托住他的身形,止住下墜之勢。啪啦啪啦,血劍好似有一雙雙無形之手,它們層層相疊,闕樓再次成形。

          他來不及松一口氣,咔地一聲脆響,再次傳入他的耳中。

          “夠了!”

          他突然暴怒,面容猙獰得駭人,脖子上青筋根根暴綻,目光兇狠。就像一頭憤怒的獅子,直欲擇人而噬。恐怖的威勢轟然釋放,血色波紋如同海浪轟然炸開。

          刺啦,周圍五十丈內的元力瞬間被點燃,產生各色火焰。

          此刻的他恍若天神下凡,連空氣都幾乎凝固,風都不敢吹到他身邊。

          咔。

          輕微的脆響,在這片死寂之中,異常清晰。

          他滿臉猙獰的表情好像突然被凍住,眼睛瞪得老大。

          嘩啦,剛剛成形的闕樓,再度崩塌。

          “結!”

          “何必呢……”

          咔,嘩啦!

          “結!”

          “有完沒完……”

          咔,嘩啦!

          “結!”

          “夠了,我告訴你……”

          咔,嘩啦!

          “有話好好說……”

          咔,嘩啦!

          “……”

          咔,嘩啦!

          咔,嘩啦!

          ……

          縹緲無邊的云海之上,一座紅色闕樓,忽而崩塌,忽而成形,如此往復,好似沒有盡頭。就在這不斷的循環中,能看到一個身影浮浮沉沉,還夾雜著不絕于耳的怒罵。

          剛剛蘇醒的魔神,覺得自己快瘋了。在他近乎無限的生命之中,從來沒有遭遇過如此離譜如此荒唐的事情。

          偏偏他無法殺死對方,本以為能鳩占鵲巢的他,沒想到陷入如此尷尬的境地。

          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

          天啊,自己是魔神啊,怎么被逼到產生如此軟弱想法的境地?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魔神快哭了。

          環繞游動的劍胎,不時能看到雷霆閃動。如果透過層層劍意,會發現在劍胎中心,一個光團忽明忽暗。

          那是艾輝的意識。

          如今他才深刻地明白,心神的修煉比元力的修煉更加兇險萬分,稍有不慎便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元力修煉倘若有所偏差,總會有種種征兆苗頭。可是心神修煉,卻是危機潛伏,表面風平浪靜。而當你稍露破綻,情況瞬間逆轉,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借助血眼幻境,他吞噬了神血蘊含精氣神的部分,而把其余的部分,導入劍陣之中,最終煉成一萬八千道神劍。劍陣和神劍吞噬血修戰部,他亦沒有放在心上。

          無法吸收的力量導入神劍,是當時情急之下艾輝想出的辦法。然而他低估了神血的威力,也低估了吸收血修血靈力的副作用。

          神血的部分力量導入劍陣,煉成一萬八千把“神劍”。隨后劍陣又吞噬了銀霜血部,吞噬了神狼部,神劍成為魔神蘇醒最好的溫床。

          魔神意識在神血之中隱藏之深,超出艾輝的想象,那是他還沒有探索、觸碰到的領域。這給他上了極為生動的一課,陌生而未知的力量總是有著未知的危險。

          魔神的意識,潛伏在神劍之中,沒有流露出絲毫征兆。

          而在艾輝的心神遭受沖擊受傷,出現一絲裂痕的時候,魔神突然發動。

          不過艾輝的反應同樣非常迅速,在第一時間意識到不妙的時候,他的意識躲入劍胎之中,而且瞬間布下雷霆,擋住了魔神意識的侵蝕。

          現在艾輝的狀態非常奇特。

          一萬八千把神劍,在魔神的掌控之下,亦是魔神如今的“軀體”。

          而能夠驅使神劍的劍胎卻在艾輝的掌控之下。

          艾輝的身體,處境則更加奇妙。神劍的血靈力在不斷侵蝕艾輝的身體,而劍胎中不斷釋放的雷霆,又在不斷凈化艾輝的身體。魔神不過剛剛蘇醒,正處在最孱弱的狀態,雷霆對他依然極具威脅。

          更糟糕的是,他無法破壞艾輝的身體,因為它受到神像圖布的保護。

          當年魔神即將隕落時,他全身的精血,化作十滴神血,那是他復活的種子。他的軀體化作一具鎧甲,而那張神像圖布,同樣散落人間。

          沒想到竟然落到艾輝手上,更沒想到的是,它吸收了艾輝的血液,成為艾輝的寶物。

          雖然神像圖布沒有恢復曾經的威能,面對世界其他強者的時候,能夠發揮出來作用并不大。但是對剛剛蘇醒,還極為孱弱的魔神來說,卻有著天生的約束。

          魔神覺得他大概是最倒霉的魔神,自己的寶物,成了別人的保護傘。

          而且也正是之前神像圖布借助夢境,把魔神轉生告訴艾輝,才讓艾輝有所防備。否則的話,對神血一無所知的人,一定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到現在魔神也搞不明白,神像圖布為什么會選擇艾輝?

          但是無論是什么原因,曾經的護身法寶,成為如今他最大的障礙。

          當時魔神第一時間就想搶奪樓蘭手上的兩滴神血,倘若能夠融合樓蘭手上的神血,他的實力將會暴漲。

          然而他遭到艾輝極為激烈的抵抗,當時艾輝表現出來同歸于盡的決心,讓他選擇了退縮。

          闕樓就這么一會兒崩塌,一會兒匯集,就在魔神快要崩潰的時候,忽然耳朵一動。

          他的聽力極為敏銳,能夠聽到非常遠的動靜。

          有人打斗?

          恩?等等。

          他的鼻子抽動兩下,眼睛一下子明亮起來。

          傅思思萬萬沒想到,對他們動手的竟然是牧首會。她當然知道牧首會,而且知道曾經牧首會就是夫人非常倚重的左膀右臂。只是后來夫人把所有的資源和精力,全都投入到大師之光的計劃之中。

          大師之光成功之后沒過多久,便傳來牧首會叛變的消息。

          天心城的牧首會立即遭到了圍剿,牧首會元氣大傷,有四位牧首橫死當場。從此之后,牧首會便銷聲匿跡,就像鉆進下水溝的老鼠。

          沒想到他們竟然膽大包天,把主意打到天葉部頭上。

          令傅思思感到不安的是,牧首會似乎有更深的企圖,他們似對大師之光充滿了興趣。雖然不知道牧首會是想打造自己的大師之光,還是想尋找天葉部的弱點,但是無論哪一點對他們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噗。

          傅思思把手掌從一名灰袍人胸膛中抽出來,絲毫不在意溫熱的鮮血濺在她的身上。

          死在她手上的灰袍人,超過十人,但是對方卻沒有流露出半點畏懼之色。

          果然不愧死夫人曾經倚重過的勢力!

          真是一群悍不畏死之徒!

          她有點喘息,彩色霧氣明明沒有毒性,但是讓她的元力運轉異常艱澀。牧首會的混沌元力,傅思思聽過這個名字,交手之后大吃一驚。

          五行元力!

          雖然比起天葉部的五行元力環,混沌元力還是顯得粗糙、簡陋,但是傅思思卻仿佛是看到五行元力環的前身。

          難道大師之光和牧首會也有什么聯系嗎?

          她也一下子明白,牧首會為什么會對大師之光如此感興趣。

          眼角余光發現一名天葉隊員慘叫一聲,身上插著一根五彩斑斕宛如毒蛇的箭矢。

          傅思思的瞳孔驟然收縮。

          金木水火土,五種元力絞死纏繞而成的箭矢!

          “啊啊啊啊!”

          中箭的天葉隊員發出凄厲地慘叫,他的身體劇烈顫抖,更加可怖的是,他手上的五行環印記,散逸一縷縷彩色的光芒,印記正在逐漸變淡。

          怎……怎么可能?

          傅思思的腦袋嗡地一下。

          手掌的印記外人以為只是天葉部的象征,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這個五行環印記,是他們所有力量的根源!

          霧氣中突然飛出一根軟索,卷住這名隊員,拖入霧氣之中。

          傅思思心底陡然升騰起一股寒意,其他隊員也被這一幕給嚇到。牧首會仿佛也需要時間喘息,沒有動作。

          一時之間,戰場陷入詭異的安靜之中。

          雙方都在積蓄力量,等待下一輪火拼。

          嘩啦。

          一聲仿佛貨柜垮塌的聲音,毫無征兆在眾人頭頂響起。

          所有人一愣,下一刻寒氣從后背升騰而起,毛骨悚然!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