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五十六章 閑散的端木

          夜色深沉,群星點綴蒼穹,星輝灑落人間。燈火輝煌的魚骨頭卻奪走所有的光芒,山峰上人聲鼎沸,不時能看到熾紅的火光沖天而起。那是在開采封存的巖漿,它們將被煉制成雪熔巖,為塔炮聯盟提供足夠的彈藥。

          不遠處的松間谷卻是萬籟俱寂,輕柔的水霧,就像一層簾,隔絕外面世界的喧囂。星輝卻毫不費力穿透水霧,給山谷披上一層光紗。飄零碧劍竹的葉片脫離竹枝,在微風中翻滾著,不時發出清亮的劍鳴,增添幾分生氣。

          松間谷平日里幾乎看不到人影,孩子們都睡著了。上次神狼銀霜的突襲,把所有人都嚇一跳。從那之后,竇先生就嚴令所有的兒童,都必須待在松間谷。

          其他人很少來松間谷,每個人都異常忙碌,忙不完的事情,除了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只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比如騷擾伏擊敵人。至于不感興趣的事情,他才懶得搭理。一開始還好,敵人就像愚蠢的犀牛,稍稍撩撥,便怒氣沖沖。結果端木黃昏配合重云之槍雷霆之劍,連續陰了敵人幾次。尤其是折損了兩位神通強者,號稱血勇無雙的血修神部,竟然當起了縮頭烏龜,恁地無趣。

          端木黃昏一下子閑了下來。

          能夠支使他的人只有兩個,師雪漫和樓蘭。然而如今艾輝沒有出關,整個防線所有的事情全都匯集在師雪漫身上。千頭萬緒,她哪里有時間去找端木黃昏的麻煩?

          樓蘭的事情也很繁忙,熬制元力湯、巡視山谷的劍陣,勤勤懇懇。樓蘭是個好孩子,不喜歡麻煩自己,能解決的事情都會自己解決。倘若有什么困難,所有人都會熱情主動幫助樓蘭,完全輪不到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半躺在樹枝上,哼著小調,神情享受。微微的輕風吹在臉上,說不出的舒服,他實在太喜歡松間谷的寧靜。這里就像一個世外桃源,外面紛飛的戰火,對這里沒有絲毫影響。

          這個時候,發發呆大概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

          想想艾輝那個蠢貨,還在劍陣里苦苦掙扎,自己卻在享受如此良辰美景。

          他忍不住哈地笑出聲,大為得意。

          說實話,他對現在的狀態非常滿意,沒有什么他需要煩心的事。

          翡翠森有老師坐鎮,無人敢犯。端木家在翡翠森地位穩定,好像也不用擔心。戰斗的事情,有雪漫姐在,偶爾需要他搭把手而已。無論是重云之槍,還是塔炮聯盟,如今結構穩定,戰法也逐漸成型,不需要他瞎摻和。至于兵人天鋒,和他有什么關系?

          如此一想,好像除了修煉,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做。

          端木黃昏呆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居然無聊到這地步嗎?歪頭想了想,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是百無聊賴到如此地步。

          又仔細想了下。

          唔,好像也沒什么不好。

          他很滿意現在的狀態,不僅僅是生活的狀態,還有自己的狀態。

          實力和境界的提升,令曾經的天才少年,開始走向成熟。

          許多曾經的執念,浸滿少年意氣和荒唐。它們是青澀朦朧歲月里的過客,披著朝氣蓬勃的陽光走來,消失在身后風中,留下一個個淡得看不見的影子。

          然而骨子里的東西,總是難以改變。

          想到修煉,端木黃昏頓時來了幾分精神,坐直身體。平伸出手掌,之前有幾分慵懶的神情變得認真,目光銳利如劍。

          啪,他輕輕打了個響指。

          一點青光在他指間綻放,青翠的嫩苗在他掌心綻放、抽條,環繞手掌一圈,仿佛晶瑩剔透的翡翠手鏈。嫩葉搖曳如風,化作點點青光,環繞手掌。

          輕微的風聲,好似有人輕歌曼吟。

          微弱青光如煙似霧,仿佛隨時會飄散湮滅。

          端木黃昏目光異常專注,控制著那圈環繞的微光,但是只持續了十多息,那圈青光消散得無影無蹤。

          還是不行!

          端木黃昏微微皺起眉頭,尋思著問題到底出在哪?

          他正在嘗試用【青花纏枝】來解構【聽風有信】。

          那場絢麗炫目、氣勢磅礴的光劍雨,不僅僅給葉夫人、韓笠等人帶來前所未有的震撼,同樣讓端木黃昏感到震撼。

          那個混蛋竟然……能夠有如此可怕的殺招?

          震撼、不能置信許久,晉升大師、閉關領悟【青花纏枝】的喜悅消失得無影無蹤。

          端木黃昏大受刺激,一口氣堵在胸口下不去。

          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創出超過艾輝的殺招!沒錯,不是不遜色,而是超出!

          堂堂端木黃昏,豈能被艾輝比下去?這就是他最簡單的想法!

          下定決心之后,端木黃昏就開始認真琢磨起來。

          端木黃昏固然心高氣傲,但是卻一點都不傻。他素來以為,人可以狂,但不可以蠢。他很清醒,想要超過那場光劍雨,不是簡單的事情,

          他的目光瞄上【聽風有信】。

          【聽風有信】,聽風部無上殺招,傳言能夠對付宗師。端木黃昏早有耳聞,不過以前對于這個說法嗤之以鼻。他的老師就是宗師,宗師有多厲害,他很清楚。

          但是親眼目睹【聽風有信】差點把神狼銀霜困住,他大為震撼。若非聽風部將士數量太少,導致【聽風有信】沒有完成,否則神狼銀霜必將徹底被埋葬。

          能夠一招消滅神狼銀霜的殺招,令他悠然神往。

          這些天,一有時間,他就跑到那處巨大的微光風籠前,琢磨其中的奧妙。微光風籠的結構極為穩定,能夠屹立千年不滅并非虛言,這種極其特殊的結構,給端木黃昏極大的啟發。

          然而細細研究,才發現【聽風有信】的復雜程度,超乎他的預期。

          在修煉上,端木黃昏是相當自傲的,論天賦和才智,他自認不輸任何人。連續的碰壁,并沒有讓他氣餒,反而激起他的傲氣,心中發狠,一定要破解它的奧秘。

          這也是他為什么喜歡在松間谷的原因之一,此地安靜無人打擾,元力充沛,可以好好地思索。

          就在前幾天,他終于有所突破,看到一絲曙光。

          手中這道淡淡的青色光環,就是一個微型的【聽風有信】。盡管距離真正的復原,還有著遙遠的距離,但這無疑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更關鍵的是,這是【青花】構成的【聽風有信】。

          端木黃昏的野心,可不僅僅只是復原【聽風有信】!

          時光在夜色中悄然流逝,那雙眸子始終專注如初,手掌的青色光芒亮了又滅,滅了又亮。

          微弱的風聲斷斷續續,就像在回憶戰場的絕唱。

          傅思思居高臨下俯瞰,眼眸深沉,波瀾不興。

          地面的王二蛋,衣衫襤褸,喘著粗氣,臉上的寫滿絕望和不甘心,可惜已經是油盡燈枯。傅思思心中暗自欣賞,她不得不承認,上至萬神畏,下至這個她叫不出名字的神畏士兵,都有一股狠辣勇悍之氣。

          哪怕窮途末路,刀斧抵頸,都要反咬一口的勇悍之氣。

          就是這口悍勇之氣,才讓局面拖到現在。從萬神畏引誘佘妤開始,神畏將士以身為餌,不斷誤導他們,讓她如此狼狽。

          她心中對這些人恨極,但有些佩服。視人命如草芥的兇惡之輩她見得多,但是視自己性命如草芥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天葉部實力遠勝神畏,可是這口氣上差得遠。

          不過,終于結束了。

          她的目光落在倒拖在地上的葉白衣身上,美眸陡然亮起一抹光芒。葉白衣白衣勝雪,纖塵不染,隱約的心跳聲,更是低沉如同龍鳴。

          果然不凡!

          她沒有廢話,手指隔空輕輕朝王二蛋輕輕一點。

          一點幽光,忽倏出現在王二蛋的面前。

          王二蛋便是全盛之時,也遠不是傅思思的對手,更何況此時山窮水盡?但是他絲毫沒有放棄之念,喉嚨發出低沉的怒吼,就像瀕臨絕望的野獸。

          他猛地扯起手中的葉白衣,擋在面前。

          傅思思臉色微變,不好!

          幽光毫無華巧擊中葉白衣。

          咚,恍如深山寺廟暮鼓晨鐘,嗡然作響。只見葉白衣周身陡然亮起一蓬血光,就像一道血盆大口,一口吞噬幽光。

          充沛莫御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洶涌而至,王二蛋如遭雷擊,哇地噴出一口鮮血。但是哪怕如此,他依然死死抓住葉白衣,沒有絲毫松手。

          天旋地轉,他帶著葉白衣倒飛出去數丈之遠,狠狠跌在一塊巖石上。

          王二蛋悶哼一聲,鮮血從嘴角溢出。

          傅思思中光芒更盛,傳聞葉白衣種入天神心有種種神異之處,如今一見,果然非同凡響。剛才那一擊,她并無保留,卻沒能傷害葉白衣分毫。

          恍惚間,沉睡的不是葉白衣,而是一頭可怖的遠古荒獸。

          傅思思立即清醒過來,倘若葉白衣醒轉,那就糟糕了。

          她故意避開葉白衣,但是王二蛋好似猜透了她的想法,把葉白衣當做一塊盾牌,舞得密不透風。一時間,傅思思束手束腳,竟然拿王二蛋無可奈何。

          傅思思氣極反笑:“好好好,果然不愧是神畏出身,萬神畏有一幫好下屬!我殺得了萬神畏,殺得了西門裁決,還殺不了你們這群余孽?一個都別想活!”

          忽然一個低沉雄渾的聲音響起。

          “你殺了萬神畏和西門裁決?”8)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