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三十七章 劍鳴鐘!

          就算前方通往地獄,此時后悔也完了,只有沖鋒。

          宋小歉壓制心中的恐懼,一騎當先,向近在咫尺的身影沖去。頭頂白色冰霜火的光芒從密集光劍纏繞的光球之中透射而出,不絕于耳的劍鳴清越,遠處蜂巢重炮的轟鳴震顫人心。

          夜如白晝,明暗不定的光芒照在宋小歉的臉龐。

          只不過百丈的距離,眨眼就到,她心里對自己說。

          前方的劍陣一座座亮起,劍陣中那個魔鬼,似乎也察覺到危險。

          原來魔鬼也會害怕!

          宋小歉心中驀地生出幾分勇氣,策動坐騎全速狂奔,手中的長槍直指前方,怒喝:“殺!”

          將士們緊緊跟在她身邊,齊聲怒吼:“殺!”

          狼蹄錚錚,宛如密集的鼓點,銀白色的光芒再次從銀霜部將士們身上浮現,他們就像一道銀白色的閃電,朝前方沖去!

          一座光芒流轉的劍陣擋在他們面前。

          但是宋小歉沒有絲毫減速、變向的意思,一聲不吭埋頭朝劍陣撞去。嘭,光芒流轉的劍陣轟然粉碎,斷劍和碎片暴雨般朝前方激射而去。

          沒有光劍,單純的劍陣在銀霜部面前不值一提。

          余勢未絕的銀霜部繼續朝第二座劍陣沖去,劍陣再次崩碎!

          天空的五團冰霜火此刻也響起聲聲怒吼,奇寒無比的冰霜火光芒暴漲,死死纏住周圍的光劍。

          生死成敗,在此一舉!

          血眼幻境之中,一片通透,無處不在的金霧消失得無影無蹤。

          大量蘊含血靈力的血肉、尸體充當媒介,之前無法排出的神之血,融入劍陣之中。不斷有長劍承受不了神血之力而破碎,即使如此,光劍的數量依然在迅速增加。

          天空那輪烈日比起之前黯淡許多,之前恍如實質的金色光柱,如今也變得半透明。

          劍胎就像被激怒的怪獸,瘋狂地運轉。

          劍鳴聲密集得就像炒豆一般,光是聽聲音,便讓人熱血沸騰,戰意盎然。

          艾輝沒有熱血沸騰,他此刻異常冷靜。當銀霜部踏入劍陣,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感知之內。自己已經被對方鎖定,籠罩他的強烈殺機,恍如實質。

          危險迫在眉睫!

          怎么辦?

          自己還在幻境之中,無法脫離。劍胎自從壯大之后,就像掙脫枷鎖的怪獸,不受他的控制。

          艾輝修煉成的劍胎先天不足,汲取神之血之后,煥發新生。很多次,艾輝都感覺劍胎是一個生命體,有自己的意識。這并非他的錯覺,劍胎的“胎”字,就蘊含了生命體的意思。而另一重意思,則是指其所獨有的自我成長性。

          這些天艾輝親眼目睹,劍胎是如何一步步自我成長壯大。劍胎內劍的數量在不斷增加,每一把劍都是一種新的劍意,許多都是艾輝未見識過。

          旁觀的艾輝反而受益匪淺,大開眼界。

          不過他心中也非常疑惑,劍胎的強大毋庸置疑,類似生命體的自我成長性,也令人驚嘆不已。但是再強大的力量,一旦無法控制,那又有什么意義?

          古代的劍修會意識不到這一點?艾輝覺得肯定不會。

          古代劍修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艾輝想了很久,都不得要領。劍胎的典籍是個殘篇,許多關鍵內容都缺失,艾輝連自己修煉出的劍胎和典籍上所言的劍胎到底是不是一個東西,他都不敢確定。

          之前這個問題艾輝覺得不著急,慢慢來,總能想到解決的辦法。

          可是萬萬沒想到,危險來得如此之快!

          敵人距離他已經不到八十丈!

          恐怖的白色洪流,足以把他踩成肉泥。

          更糟糕的是,艾輝發現敵人陣中,不少將士紛紛取下自己背上的大弓。

          便是臨陣不亂的艾輝,心神也不由一顫,這是先被射成馬蜂窩,再被踩成肉泥么?

          艾輝甚至能看清那些將士們臉上的仇恨和恐懼。

          一張張大弓正在被拉開。

          “該死!”

          艾輝破口大罵,他沒想到自己最終會以如此憋屈的方式死掉!一動不動,活生生被敵人射成馬蜂窩,再被無數狼蹄踩成肉泥,這大概是世界上最憋屈的死法……

          還沒想完,他眼前一黑。

          這就死了?艾輝腦海中下意識地冒出這個念頭。

          但是下一刻,他就反應過來,不對!

          剛才艾輝的心神都被外面正在沖鋒的銀霜部吸引,沒有注意到,瘋狂運轉的劍胎忽然散開,相互纏繞的陰陽劍群化作兩道洪流,向他激射而來。

          始終籠罩艾輝的血色光柱,沒有阻擋。劍胎源自艾輝精氣神的修煉,是艾輝身體的一部分。艾輝的精氣神,是孕育劍胎的土壤,神之血好比養料,劍胎和艾輝無法分割。

          劍群來得太快,數量太多,瞬間便把艾輝的視野籠罩得嚴嚴實實,才會讓他眼前一黑。

          數不清的劍,就像龐大的魚群,環繞艾輝周圍,形成一個完美的圓球。更令人驚嘆的是,無數利劍組成的劍球,陰陽界線涇渭分明,依然是相互纏繞,不斷流轉。

          劍球中的艾輝立即感受到一縷奇異的節奏。

          跳動,像心臟一樣的跳動。

          這是……劍胎?

          不知為何,這縷跳動艾輝感覺到異常的親切,就仿佛骨肉相連。忽然間,艾輝恍然大悟,他之前想不通的地方,此時豁然開朗。

          原來如此!

          他心神沉浸劍胎之中。

          咚,咚,咚。

          幾乎不費力,他的心神就和劍胎內跳動的節奏合拍,好像天生就該如此。

          環繞在艾輝周身的劍球忽然停止運轉。

          下一刻,萬劍齊鳴。

          艾輝渾身一震,他和劍胎之間始終存在的一層無形的隔閡消失不見,無數神念就像潰堤的洪水,瞬間淹沒他。

          他本能地伸手一抓,一把小劍出現在手中。

          銀霜狼全速狂奔,一座座劍陣破滅,摧枯拉朽。

          狼背上的將士們,一張張大弓拉開,箭矢閃動寒光。他們的動作整齊劃一,這是最后一波弓箭齊射。如此短距離的沖鋒,還能完成一輪弓箭齊射,銀霜部的訓練有素可見一斑。

          宋小歉身邊是銀霜副部首花云峰,也是如今銀霜部除了宋小歉之外唯一一位神通強者。副部首之所以不在【冰霜火】的范圍,是防備部首陣亡,將士無首。

          花云峰英俊的臉龐此刻猙獰而折射出刻骨的仇恨。

          太慘了!

          將士傷亡三分之一,神通強者近乎覆滅,銀霜部從未出現過如此慘痛的傷亡。花云峰心中發狠,就算對方是魔鬼,也要把魔鬼宰掉!

          死吧!

          帶著心中的仇恨,花云峰怒吼:“放!”

          弓弦震動,無比整齊,宛如一聲。

          驟然亮起的箭雨,呼嘯朝劍陣中央激射而去。

          八十丈的距離,對于離弦之箭,不過眨眼。箭雨忽倏而至,光芒照亮了劍陣中央的身影,一個身形略顯消瘦少年。

          他緊閉雙眼,昏迷不醒。

          宋小歉的瞳孔猛地收縮,艾輝!

          上次艾輝率領風車劍,以所向披靡的姿態,洞穿神狼大營的場景,是銀霜部每一個人都無法忘記的恥辱。

          竟然是艾輝!

          宋小歉心中懊惱,是啊,自己早該想到啊!戰斗這么激烈,始終沒有發現艾輝的身影,這本來就太不正常啊。難怪師雪漫他們會不惜耗費如此驚人的人力物力,是艾輝那就什么都能說得通。

          不過,一切都要結束了!

          目光銳利的宋小歉,能夠清晰地捕捉到,籠罩艾輝方圓十丈!

          最后十丈、八丈、五丈……

          艾輝沒有半點醒轉的跡象,宋小歉緊緊抿著的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微微的弧線。

          去死吧!

          就在此時,忽然一聲劍鳴響起。

          這聲劍鳴和之前任何一聲劍鳴都不一樣,沒有半點激昂,而是低沉沙啞,仿佛一記悶鼓。

          宋小歉視野突然劇烈晃動,身下的銀霜狼一晃,她險些跌落狼背。

          怎么回事?

          整個山谷都在晃動。

          山谷內每一座劍陣,每一把長劍都在震顫。那聲低沉沙啞的劍鳴,是接近百萬把長劍同時發出的劍鳴匯集而成。

          宛如一陣風吹過,幾乎抵達艾輝面頰的箭雨,箭尖消融,化作飛灰。箭身消融,化作飛灰。箭羽消融,化作飛灰。

          碎芒如霧,隨風消散。

          帶著尖銳呼嘯的箭雨,就這么灰飛煙滅,消散得無影無蹤。

          宋小歉都險些跌落,其他人更是不堪。銀霜部將士們氣血翻騰,體內的血靈力失去控制,強烈的麻痹感籠罩全身。身下的銀霜狼四肢發軟,稍弱的銀霜狼更是失去平衡,化作滾地葫蘆。

          宋小歉心中駭然。

          這是什么……

          山谷上方盤旋的淡淡的霧氣翻騰,那是劍陣滋生的劍霧。比起銀霧海上終年不散的銀霧,更加鋒銳,侵蝕力更加驚人。

          山谷仿佛被一個巨大的透明銅鐘形狀倒扣,霧氣被劍鳴激蕩,在銅鐘內激烈翻騰。

          山嶺的另一端,來不及馳援的樓蘭,不斷閃動的血眼停止閃動,此刻呈現出完全呆滯的狀態,他喃喃失聲:“劍鳴鐘……”

          沒錯,正是【劍鳴鐘】!

          只不過這是將近百萬長劍匯集而成的劍鳴鐘。

          山谷封閉狹窄的地形,恰好讓【劍鳴鐘】的威力倍增。

          艾輝創造出【劍鳴鐘】的時候,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這一招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世駭俗的威力,能夠綻放出如此耀眼的光芒。8)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