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二十四章 神血和劍

          面闊重眉的楊先勇,正在匯報這幾天的戰況。

          第一獸營被消耗得厲害,超過七成的傷亡,宣告基本失去戰斗力。楊先勇心中有些不甘,但是卻也無可奈何,對面的敵人實在太穩。

          “塔炮的攻擊強度,每天都在遞增。屬下懷疑,塔炮聯盟很有可能加入到戰斗。我們現在突防變得越來越困難,對方的塔炮火焰非常密集,甚至能夠打出類似【塔炮之墻】的效果。寬背蝠魚的突擊陣型只要稍微薄弱一些,就會全軍覆沒。敵人的雪熔巖似乎非常充裕,他們的攻擊比之前更加肆意,沒有顧忌,沒有半點節約雪熔巖的意思。”

          赫連天曉聞言,贊嘆道:“松間谷這些人實在厲害。雪熔巖是甲等火液,價值昂貴。他們如此揮霍,一定是找到了大規模煉制的辦法。到現在為止,只怕也沒有多少人知道松間谷的真正底細。”

          楊先勇猶豫了一下,接著稟報:“屬下這些天還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是。每場戰斗之后,對方就會把寬背蝠魚的尸體全都搜集一空。以前他們都是用雪熔巖把尸體焚燒殆盡,以免瘟疫爆發。屬下覺得有些反常。”

          赫連天曉露出意外之色,沉吟道:“只搜集寬背蝠魚的尸體?”

          “是。戰士的尸體,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處理。”

          宋小歉開口道:“莫非是想研究寬背蝠魚?”

          赫連天曉點點頭:“有可能,大概是研究某些對付寬背蝠魚的毒煙之類。反正他們總不會是想煉成血修。”

          后面這句話,引起大家的哄笑。

          有人附和道:“他們若是想變成血修,不如投降,咱們的方法又安全,效果又好。”

          赫連天曉展顏一笑,溫聲對獸營諸人道:“我知道你們的傷亡很大,也遇到了很大的苦難。但是這場攻堅戰,是你死我活之戰,我們別無退路。不要心疼傷亡,多想想辦法,上次霜蝗草的辦法就非常有效,差點成功了。我相信你們的實力!好好去準備明天的戰斗吧。”

          四位獸營部首對視一眼,齊聲應命:“是!”

          待諸將魚貫從營帳中退出,只剩下宋小歉和赫連天曉兩人。

          赫連天曉的臉色陰沉下來,冷哼道:“對面搜集寬背蝠魚的尸體,只怕有大動作。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你那邊的進度怎么樣?”

          宋小歉恭聲道:“屬下已經找到辦法,現在實驗的效果不錯。完善一下,就能投入戰斗。”

          赫連天曉沉聲道:“需要多久?”

          宋小歉一咬牙:“三天!最多三天!屬下愿意立下軍令狀!”

          赫連天曉重重點頭:“好,我給你三天!”

          他的神情隨即放緩許多,語氣溫和:“不要怪我催你,現在每一天,都是用人命堆出來的。如果獸營消耗完了,我們還找不到方法,那我只能帶人上了。”

          宋小歉擲地有聲:“三天,屬下一定能完成!”

          赫連天曉揮揮手:“去吧。”

          待營帳只剩下他一個人,他臉上露出疲倦之色。他們遭遇的阻力在不斷增大,敵人越打越強。對面成長的速度,讓他感到一絲恐懼。他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只戰部,有著如此驚人的成長速度。

          其實不用楊先勇匯報,這些天的戰斗,他都看在眼中。

          他們的傷亡在迅速增加,推進的難度也在急劇增加。雖然楊先勇他們想出不少辦法,但是卻總是被敵人破解,沒有給對方造成什么傷害。

          就在此時,忽然外面響起喧嘩,一名護衛走進營帳,滿臉興奮:“大人,賀部首派探哨送來的信!”

          賀南山?

          赫連天曉精神一振,難道他們救下了葉帥和南宮宮主?

          他坐直身體,接過信件。

          拆開信件,逐字逐句瀏覽而過,他眼中露出震撼和駭然之色。

          佘妤!圣物!

          當他看到,各路大軍數日后將至,他臉上露出喜色。但是很快,他臉上的喜色漸漸淡去,露出一絲掙扎。

          山谷。

          啪地一聲,一把光劍崩碎,化作一蓬金色的碎芒。這些碎芒并不消散,而是像是聞到腥味般,倏地沒入附近的長劍之內。

          “又碎了一把!”

          山嶺上顧軒滿是肉痛,雖然不知道這些光劍究竟有多厲害,但是本能地覺得它們的不凡。

          他驀地轉頭,對其他隊員怒吼:“血祭,快點!”

          其他隊員連忙把準備好的血肉灑落在劍陣之中。

          剛剛吸入金色碎芒的長劍,遇到血肉就像遇到烈火一般,倏地亮起耀眼的光芒,就好似從爐火中燒得通紅。

          師雪漫姜維等人親眼目睹這一幕,也目瞪口呆。

          “還真的會碎啊?”

          “真的哎。”

          他們聽說了艾輝這邊的古怪變化,專門趁著休戰的時候,跑過來看熱鬧。

          始終密切關注艾輝變化的樓蘭,對艾輝身體每一絲變化,都了如指掌。他解釋道:“這些金色霧氣是艾輝無法吸收的神血,艾輝必須把它們排出體外,否則的話,很有可能會變成血修。”

          桑芷君滿臉好奇:“神血是真正的神的血滴嗎?”

          師雪漫忽然開口:“查不到神血的來歷,是不是神的血滴,很難判斷。但是現在能肯定的是,每一滴神血都蘊含非常驚人的力量。神血最早被神之血發現,并且成為神之血的圣物,傳承至今。”

          她到底是出身世家,知道許多鮮為人知的秘辛。

          桑芷君更加好奇:“艾輝身上怎么有神血?”

          神之血的圣物,那一定珍貴無比,怎么會出現在艾輝身上?

          樓蘭向大家介紹了關于生滅花祭術的事情,讓大家不由露出動容之色。如此詭異難測的生滅花祭術,簡直聞所未聞。而且想到,艾輝身上帶著這么重的傷,卻始終像正常人一樣,不露分毫,讓人敬佩。

          只有胖子兩眼放光,嘖嘖羨慕:“阿輝這運氣,真是沒辦法!受個傷都能搞來圣物!這可是圣物,肯定很貴吧?”

          在他看來,艾輝簡直就是在路上撿了個大禮包。

          沒人理他。

          樓蘭繼續解釋:“艾輝無法吸收的這部分神血,被導入到劍陣。但是普通的長劍,無法承受霸道強悍的神血,一般都會爆裂崩碎。但是神血對血肉非常敏感,血祭過的劍陣,能夠吸收一部分神血。”

          桑芷君睜大眼睛:“那豈不是煉成神劍?”

          樓蘭身旁的何瞎子冷不丁開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的。”

          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轉向何瞎子身上。

          何瞎子淡淡道:“神血在重新塑造長劍。神血對劍的影響,非常奇特,和我們已知所有的煉制兵器方法都完全不同。可惜,還稱不上神劍,因為這些長劍的質地太普通。如果是天兵,能夠吸收更多的神血,那才能孕育出真正的神兵。”

          姜維有些疑惑地問:“那我們為什么煉制一些質地更好的劍?”

          何瞎子道:“來不及。煉制一把天兵所需要的時間很長,而且還需要大量的珍貴材料。我們的材料雖然很多,但是能夠用來煉制天兵的材料,并不多。”

          胖子插嘴道:“幾把天兵還是能煉制出來吧?”

          “幾把有什么用?”何瞎子毫不客氣道:“起碼一百把才行。”

          一百把天兵……

          大家聽到這話,頓時沒了脾氣。

          師雪漫問:“需要多少長劍才能承受這些神血?”

          她希望艾輝能夠早點醒過來,只有體內這些無法吸收的神血排出體外,艾輝才能夠醒來。光劍散發的氣息十分霸道兇悍,如果無法排出體外,可想而知會對艾輝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

          何瞎子淡淡道:“十萬把吧。”

          大家被這個數字嚇一跳,只有胖子沒心沒肺:“還好還好,肯定夠。”

          姜維問另一個問題:“如果這十萬把都變成神劍,威力如何?”

          “我剛才說過,它們還稱不上神劍。”何瞎子接著道:“雖然限于質地,每一把長劍只能夠吸收非常細微的神血。但是畢竟是神血,依然能夠讓這些長劍脫胎換骨,威力大漲。”

          他想了一下,繼續道:“單把長劍比天兵要差一點,但是應該有其他神奇之處。”

          此時遠遠不斷的金光,以艾輝為中心,向劍陣四周蔓延。不斷有長劍無法承受神血而爆裂,但是整個山谷的長劍,就好似點亮的燈光一般。

          當夜幕降臨,密密麻麻的光劍,就像給山谷鋪滿燈籠,美不勝收。

          大家卻無暇欣賞此等美景。

          何瞎子要繼續煉制長劍,艾輝需要更多的長劍來替他分擔神血。

          師雪漫胖子他們,要回到前線準備迎接明天的戰斗。

          顧軒他們還在忙著繼續往山谷里布設劍陣。

          無人注意到,在魚骨頭上的松間谷,那片郁郁蔥蔥的竹林,飄零如劍的竹葉之中,一個消瘦俊逸的少年,身下的青花紋正在逐漸淡去。

          竹林里的空氣仿佛凝固,時間好似停止,飄零的劍竹葉,靜止在半空中。

          一枚小巧而精致的菱形青花紋,在少年雪白無瑕的眉心,悄無聲息浮現。

          請用搜索引擎完美,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