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六百零三章 金線和血梅花

          佘妤此時感覺自己置身熔爐之中,灼燒的痛楚,幾乎讓她大腦一片空白。周圍一切都仿佛是恍惚的,就像水草一樣飄蕩。

          她牢記心得所言,竭力維持自己的心神。然而她的努力,在霸道而恐怖的神血面前,是如此脆弱不堪一擊。

          滾燙,全身都是滾燙。

          她想哀嚎,但是發不出任何聲音。全身每一根骨頭,都像被烈火燃燒。恍惚間,她覺得自己仿佛置身在遠古的祭壇,自己就是綁在石柱上,烈火獻祭的祭品。

          她仿佛看到蒼穹的星辰,就像雨點般墜落大地,遠處的大海沸騰不休,熾熱的地火沖上云霄,滾滾黑煙挾裹著明亮的火星,遮天蔽日。

          悲傷、恐懼、失落、緬懷……

          各種莫名的情緒,就像激蕩的怒濤,轟然而至,把她吞噬。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讓佘妤感到瘋狂,感到恐懼,感到絕望。

          她的脊柱,從第一根開始被點亮。

          緊接著,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一直到了第二十五根,點亮的速度才逐漸變慢。

          如果佘妤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覺得無法置信。她是神巫,而不是神衛。貫通脊柱,是神衛才會出現征兆。

          可惜她看不到,她此刻徹底淪陷在無邊無際浩瀚的力量之中。她就像一塊木頭,在驚濤駭浪中一會被拋起,一會被狠狠砸進深海。

          冷宮。

          門檻內外,兩人對坐。

          北水生面前,一個神態威嚴的中年人,正在慢條斯理地喝茶。

          北水生給自己斟茶,隨口問:“陛下,開始了嗎?微臣的感知太弱。”

          在他面前喝茶的中年人,正是當今神之血的統治者,最有可能奪得天下的無上強者,帝圣!

          帝圣喝完茶,閉著眼睛,像是在品味茶水的滋味。

          北水生無奈道:“陛下,微臣這里都是粗茶。”

          帝圣睜開眼睛,不怒自威:“嗯?粗茶?負責采買的是誰?莫非是克扣貪污?看來朕要好好清理一下!”

          北水生語氣更加無奈:“微臣的習慣莫非陛下忘了?粗茶養人。”

          帝圣打了個哈哈:“哎呀,很久沒有來水生這了,水生莫怪,莫怪。”

          倘若有其他人,看到眼前一幕,一定會驚得眼珠子掉得滿地滾。霸道而威嚴的陛下,竟然有如此親切的一面!

          北水生一邊搖頭,一邊自己喝茶:“看來是開始了。”

          “嗯,是開始了。”帝圣應道,把杯子放在門檻前,示意北水生加茶。

          北水生只好再次拎起茶壺,隔著門檻,給陛下斟滿。他淡淡道:“陛下會賞賜神血給佘妤,微臣有些不解。”

          帝圣臉上看不出喜怒:“不解?你不是一直說佘妤的好話嗎?朕還以為你鐘意她,莫非朕理解錯了?”

          北水生懶得理會陛下的胡言亂語,自顧自道:“天神心畢竟只是模仿之物,神血是圣物,豈能一樣?而且陛下賜予神血,自身實力受損,微臣不解。”

          帝圣哈哈一笑,有些得意:“難得有水生不解,哈哈,在朕心目中,水生可是最聰明的人。”

          他斜著眼睛,就差在臉上寫上“快來問我啊”。

          北水生自顧自地喝茶,就像沒看見。

          過了一會,帝圣實在忍不住:“你不是不解嗎?怎么不問?”

          北水生滿臉驚訝:“微臣以為陛下不想說,太過于機密的事情,微臣還是不要了解太多比較好。”

          帝圣氣得牙癢癢,但是卻無可奈何。在外面,他一怒雷霆,天下顫顫。在這座冷宮,他卻收起自己滔天的權勢和威嚴,就像一個和氣的長輩。

          眼前的少年,有著天下第一的聰慧,卻身患怪病,只能在這清冷的宮殿才能延續生命。

          他的智慧燦爛絢麗,照亮這個時代的天空。上天給了他驚才絕艷的頭腦,也給他一座終身無法跨越半步的牢籠。

          帝圣深愛其才,實在不忍心對其有絲毫呵斥。

          他舉起茶盞喝了一口,放下茶盞:“一滴神血,朕還是付得出的。佘妤身為神國元老,有資格得到神血。只是沒想到花主是艾輝,還是主奴易位。艾輝此子,倒是有幾分能耐,算得上幼虎。”

          他語氣淡然,言語間,天下聞名的雷霆劍輝,絲毫沒有放在眼里。

          北水生沒有反駁,陛下理所當然就應該有這樣的自信。

          艾輝風頭最近一時無雙,可是距離陛下的層次太遠。如今天下,有資格做陛下對手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岱綱。

          北水生擔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樂不冷還未向岱綱挑戰。”

          樂不冷一日未向岱綱挑戰,陛下的威脅就一日未除。與安木達之戰,陛下的傷勢并沒有痊愈,倘若岱綱殺至,那局面就會變得十分危險,起碼會非常狼狽。

          帝圣冷笑:“岱綱若有勇氣,當日就會埋伏在安木達身后,還輪得到今天?岱綱只想保住他那一畝三分地,不復當年銳意。”

          對于陛下的這個評價,北水生心中還是頗為贊同。

          帝圣的臉沉下來:“前線都是一群飯桶!居然把南宮無憐和葉白衣都搞丟了,一群豬都比他們做得好!”

          北水生知道,倘若不是前線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陛下也不會冒這個險。

          他勸道:“陛下息怒。白衣有天神心庇護,定然無恙。不過多費些時日。倒是獸蠱宮,需要早早準備。”

          葉白衣有天神心的庇護,南宮無憐可沒有,生還的可能性不大。雖然北水生不喜歡南宮無憐,但是他很清楚,獸蠱宮對神國的重要性,絲毫不遜色葉白衣。

          葉白衣一手打造了神國的六神部,然而獸蠱宮卻關系到神國的方方面面。戰部相關,比如血煉的研究,戰斗血獸的培養。涉及到內政民生方面的更多,血植的優化、果玉、價格低廉的血獸等等。

          如果獸蠱宮一旦出了問題,對神國的傷害一時半會不明顯,但是長久來看,無疑是持續的放血。

          帝圣搖頭:“再等等,無憐雖然天賦一般,但是勤勤勉勉這么多年,頗為不易。現在新立宮主,若是他生還,豈不是寒了他的心?”

          北水生點頭:“陛下說得是,微臣考慮不周。”

          帝圣忽然輕咦一聲,微微動容道:“佘妤的天賦,比朕印象中要好不少啊。”

          北水生聞言抬起頭,隔著門檻,目光望向佘妤住處的方位。

          黑暗的房間。

          佘妤的身體就像有一只無形的手掌托著,飄浮在半空中。

          她雙目緊閉,沒有知覺,紅色的衣衫就像在水中,舒展開來,緩緩飄動。

          她背上的三十二根脊柱,散發著耀眼的光芒,透背而出,異常顯眼。只有最上面的一根,就像頑固的堡壘,紋絲不動,暗淡無光。

          明亮的脊柱之中,一道細若發絲的金線,清晰可見。

          每點亮一根脊柱,佘妤的身體就會被淬煉一分,三十二根脊柱,她的身體血肉,淬煉到近乎完美的境界。她身體的血肉,就像晶瑩剔透的白玉,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她的五臟六腑,都能清晰可見。

          只有足夠強悍的身體,才能承受神血。

          佘妤如果還清醒,她就能夠判斷出,自己度過了第一關。

          身體的天賦如果不夠出色,無法熬到身體淬煉到能夠承受神血的地步,就會爆體而亡。

          帝圣的驚訝也源于此,佘妤是神巫,她的天賦在心神而非身體,居然能夠承受神血,令人吃驚。

          最后一根脊柱遲遲無法攻破,脊柱內的金線忽然一分為二,從椎尾鉆出。

          一根金線沿著她的五臟六腑而上,鉆入她的腦顱,最終匯集在她的眉心。另外一根金線,卻是撲向她左胸那朵嬌艷欲滴的血梅花。

          血梅花似乎察覺到危險,劇烈地顫抖。

          但是它無法掙脫。

          金線迅速纏上血梅花,嬌艷鮮紅的血梅花,外緣多了一道耀眼的金色光邊,看上去更加華貴。

          血梅花陡然血光暴漲,鮮艷可怖的血光,把房間染成一片血紅。籠罩血梅花邊緣的金光,卻沒有絲毫變化,但是血梅花的光芒,卻在一點點地收攏。

          金邊就像牢不可破的金絲,牢牢箍住滔天的血光,讓它不斷收攏。

          充斥房間的血光,就像被一只手掌不斷收攏抓緊,最終變成一道梅花形的紅色光束。紅色光束凝實如同紅色的玉髓,晶瑩剔透。

          光束周圍,梅花環繞,生機和滅亡的氣息交替,妖異莫測的氣息,死死抵住金色光圈。血梅花不斷崩碎,又不斷從血紅的光束中涌現,雙方勢均力敵。

          佘妤胸脯上的血梅花顏色不斷加深,變成墨汁一樣的漆黑,它開始坍塌,虛無的氣息彌漫,血光照不到底,恍如通往深淵。

          原本涌入眉心的金芒,分出一道金線,加入金圈。

          血光繼續收緊,血色光束四周環繞的血梅花,越來越少,金光開始占據上風。

          然而一道道比發絲更細的金光,就像墨水在紙上滲開,悄無聲息地沒入仿佛深淵般的梅花之中。

          漆黑虛無的梅花印記越來越小,縮小成一個針尖大小的黑點。

          佘妤的嬌軀一震,黑點消失。

          合攏的金光,重新沒入她的眉心,佘妤臉上再次露出痛楚之色。眉心的金光伸出無數細絲,像蛛網又像藤蔓,伸向佘妤腦袋的各個角落。

          佘妤的身體開始顫抖。

          她的臉部、腦袋,浮現一道道交錯縱橫的龜裂金紋,金光仿佛要透腦而出。

          忽然,金光一頓。

          它們如同潮水般從佘妤的腦袋退出,就像聞到腥味的鯊魚,撲向佘妤的心臟。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