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八十章 神營血戰(二)

          如同一場絢爛的流星雨。 .更新最快

          沖在最前方的萬神畏咧嘴無聲而笑,驀地雙手握劍,高高舉劍過頂,劍身沐浴在陽光之中,劍身上累累傷痕異常醒目。

          雙手握劍的萬神畏,身體舒展自然,就像一個最普通的跳斬。

          自上而下,一劍斬下。

          沒有光華,沒有嘯音,洶涌的血墻中間突然凹進去,無數碎骨血肉就像噴涌的血雨,從血墻中激射而出。

          血墻一分為二,露出一道超過十丈寬的空擋。

          萬神畏身邊的西門裁決一臉無動于衷,她抱著一把像孩童玩具的迷你小弓。弓非常小,制作卻是異常精良,青色的弓身就像兩條青蛇首尾交纏而成,兩個蛇首位于弓的兩端,恰好咬住弓弦兩端。弓弦是非常罕見的紅色,鮮艷欲滴的紅色。

          她跟在萬神畏身旁,沒有半點動手的意思。

          遠處觀戰的賀南山,臉色一下子變了,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剛才那記斬擊……

          那人是……萬神畏!

          賀南山忽然覺得有些口干舌燥,心中震撼無比,天外天還有此等強者!

          當今強者,帝圣和岱剛并肩,而在兩人之下,有樂不冷、紅魔鬼。樂不冷的實力不用說,雖然屢戰屢敗,但是陛下都認為他是天下第三。

          而紅魔鬼,葉帥親口對他說過,紅魔鬼大人的實力,僅次于陛下,是神國第二人。放眼天下,大概只在樂不冷之下。

          但是今天,賀南山目睹萬神畏的威勢,他才明白天下強者比他想得更多!

          他心中升起幾分不安。

          大師和大師是不同的,對戰場的影響也是不同的。剛才那記斬擊,若是斬落在戰陣之中,對士氣絕對會是重創。大師是局部戰場的破局者,而大師中的強者,破壞力更加驚人。

          他忽然覺得戰陣集結的速度有點慢,忍不住喊:“加快速度!”

          就在此時,俯沖的千余人,拖著長長的光尾,一頭撞進血墻。

          賀南山忍不住瞪大眼睛,有些期待地看著這次碰撞。血墻的規模很大,非常厚實,就連他們自己想要突破這樣的血墻,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且血禽悍不畏死,只要不死,就會瘋狂地纏住敵人。

          沖在最前面的兩百多人突然齊聲怒吼。

          “神畏!”

          兩百人周身的光芒刺目,就像兩百個太陽。他們手中的兵器,嗡嗡轟鳴,像是在彼此唿應。

          如果艾輝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和他的雷霆之劍,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他們的兵器并不相同,但是他們的元力在唿應,節奏卻是完全以一致。

          兩百多把兵器同時斬下。

          血墻轟然炸開,就像一個巨大的血色煙花,數以百計的紅色血流向四面八方激射。每一道血流,都能夠看到翻滾的血禽和數不清的殘肢斷骨。

          一個照面之下,血墻轟然粉碎!

          余勢未絕的神畏戰士,如同一把重錘,落在地面。

          轟隆!

          從天空能夠清晰地看到,就在神畏部落地的四周,地面的泥土就像就像柔軟的水波,揚起又墜落。

          沿著地面狂奔沖向神畏部的血獸,在水波褶皺的泥土上站立不穩,滾成一團。

          當血獸們重新爬起,它們臉上的猙獰消失不見,眼中充滿驚恐和畏懼。它們低聲嗚咽,突然炸開了鍋般,轉身四散逃離。用來沖陣的血獸,性情暴烈,靈智不高,但是它們的直覺并不遲鈍。它們本能地感受到,前方那一小群人,極度危險,是它們食物鏈更上游的可

          怕存在。

          賀南山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心中的不安變得更加強烈,他察覺到危險。

          營地里,還不斷有戰士從營帳中鉆出來,完成集結的戰士,只有大約五成。

          時間太短了!

          他本以為血墻起碼能夠阻擋敵人片刻,這樣他們就可以利用片刻的時間,完成集結。他們訓練有素,只要給他們片刻時間,就能完成集結。

          兩百多名神畏戰士,確切地說,是兩百七十四人。

          他們的動作整齊劃一,勐地一踏地面,方圓五十丈的地面,就像被一只無形手掌壓下,形成一個完美的圓形深坑,像是模具壓制而成。

          兩百七十四道身影同時騰空而起,畫出一道優美的拋物線,猶如投石車投出的石彈,朝營地邊緣的工事撲去!

          賀南山脫口而出:“攔住他們!”

          駐守的戰士雖然心中驚慌,但是日常艱苦的訓練,早就烙印進他們的身體。防御工事內的血修隊長,怒吼著:“攻擊!”

          一個個漆黑的圓球激射而出,在半空中砰地炸裂,化作一蓬血霧,彌漫開來。濃密的血霧,瞬間籠罩工事的前方地帶。

          獸蠱宮煉制的血霧彈,彌漫的血霧含有劇毒,對血修沒有任何傷害,對元修卻是極為致命。

          然而神畏部再次讓血修感到震驚,他們從血霧中唿嘯而來,毫發未損。

          轟!

          和剛才一模一樣的攻擊,就像一把雷霆萬鈞的重錘,砸在大營邊緣高聳的工事。

          連綿高聳的工事,出現一個超過五十丈寬的缺口。

          缺口的兩端,整齊得就像是用刀子切出來,地面凹下去數丈,里面可以隱約看到扁平的磚瓦血跡。

          萬神畏提著重劍,朝營地里驚慌失措的血修咧嘴笑了笑,然后舉步朝營地內部前走去。

          他走得并不快,好似閑庭信步。

          偌大的營地鴉雀無聲,每個人的喉嚨都仿佛被一只手掌扼住。

          一個個神色漠然的身影,跟著萬神畏,信步入內。

          乒!

          一聲清脆的琉璃破碎聲打破寂靜,籠罩大營上空的血色光幕,轟然崩碎。無數血色碎芒,紛紛揚揚,就像鮮血染過飄揚的鵝毛大雪。

          凄艷悲愴的氣氛,籠罩大營。

          就這么被人踏破大營,就這么被人嚇得不敢動彈,還是被他們嘲笑諷刺過無數次的神畏裁決。

          所有人立即紅了眼,他們從來不缺乏勇氣,也同樣不缺乏驕傲,他們不是剛上戰場的菜鳥,他們從來不認為自己應該失敗。

          “殺!”

          一個已經集結完畢的小隊,隊長怒吼,身先士卒朝信步走來的萬神畏沖去。他們知道在敵人面前,他們就像擋車的螳螂,可是身后還有正在集結的戰友!

          沒有什么崇高的信念,只有胸中的一腔血勇和早就深入骨髓的驕傲。可以敗,可以死,但是不可以容忍把臉放在泥土里,任由敵人隨意踐踏。

          另外幾個小隊,也同時撲上來。

          他們只求能夠拖住敵人片刻,哪怕一個唿吸!

          萬神畏露出一絲欣賞之色,但是他的腳步沒有停,依然如同閑庭信步。他身邊兩名元修,迎了上去。

          兩名元修,一左一右,就像兩頭蠻牛,沖進敵人之中。

          左邊大漢掄起的鍘刀仿佛在收割麥子,自詡精銳的血部戰士,在刀光面前脆弱得就像麥子。一個照面,整個小隊就七零八落,留下滿地的尸體和傷員。

          右邊的男子手中的銀槍,就像朵朵梨花,神出鬼沒。不斷在敵人咽喉、心臟處綻放,血修強悍的身體,也無法阻擋致命的傷害。

          萬神畏恍如未睹,看也不看滿地的尸體和朝他們撲過來的敵人。

          他的目光牢牢鎖定遠處的賀南山,步履堅定,一步步朝對方走去。

          不斷有戰部,從四面八方朝他撲殺而來!

          而他周圍的元修,也如同出籠勐虎,撲向敵人。

          狹路相逢勇者勝!

          到了這個地步,雙方短兵相接,戰況異常慘烈。萬神畏很快就發現,周圍的敵人越來越多,他們被圍得水泄不通。敵人已經完全拋開戰陣,如同潮水般朝他們沖過來。

          萬神畏停下腳步,他高高揚起手中的重劍,沉喝:“神畏!”

          正在和敵人廝殺的元修,驀地抽身而退,匯集在萬神畏周圍。

          他們齊齊高舉兵器,齊聲怒吼:“神畏!”

          兵器齊鳴,他們周身的光芒突然暴漲,撲過來的血修就像撞上一面鐵墻,登時只覺得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傳來,腦袋懵然,身形被彈飛。

          “神畏!”

          萬神畏和身后的戰友齊聲怒吼,手中的重劍轟然斬下。

          兩百七十四道元力,轟鳴匯集,化作一道可怕的劍芒,狠狠向前方。

          四面八方都是血修,但是前方的血修最密集,所有人都知道萬神畏的目標是賀南山大人!

          密集的人群,讓這一劍的威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轟!

          厚實凜冽的巨大劍芒,一頭闖入密集的人群。

          泥土伴隨著斷肢和血肉向兩旁飛濺,巨大的劍芒深深犁過地面,所過之處,摧枯拉朽,血肉橫飛。

          一道寬度超過了五丈的血肉坦途,出現在萬神畏面前。

          這一劍穿透了前方陣地!

          沿途所有的血修,全都一命嗚唿。周圍的血修出現一個短暫的震撼,但是下一刻,他們更瘋狂地撲向神畏部!

          各種血芒如同雨點般轟向神畏部。

          萬神畏忽然微微蹲下,其他戰士仿佛聽到命令,所有人不約而同膝蓋微微彎曲。

          吐氣開聲!

          兩百七十四人同時吐氣開聲是什么場面,就如同平地驚雷,激蕩的元力波動,匯集成一道環形的沖擊波。

          離得近的血修身體一僵,如同挨了一記悶棍。

          萬神畏帶著神畏騰空而起,仿佛掙脫鎖鏈的遠古荒獸,朝遠處的賀南山撲去。(未完待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