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七十二章 前線的潰敗

          當柯寧帶著藍旗戰部退下來,才發現重云之槍駐地周圍,人滿為患。

          藍旗戰部損失慘重,能活著回來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可以說徹底失去了戰斗力。但是柯寧并不想就這么灰溜溜地回去,他帶著殘存的戰部,在比較外圍的位置駐扎下來。

          終于有喘息之機,藍旗戰部上下,也松一口氣。

          但是傷亡巨大,營地里將士們士氣低落,意志消沉。奔赴戰場之前,他們雄心萬丈躊躇滿志,改良塔炮之后,更是認為已經掌握了勝利的鑰匙。

          然而血修給他們迎頭一擊,看著身邊的戰友像割麥子一樣倒下,他們才明白和血修戰部的差距有多大。

          營地里到處是傷員的哀嚎聲、呻吟聲,剩下的人也垂頭喪氣意志消沉,柯寧覺得壓抑,獨自走出營地。

          李厚堂注意到柯寧的異常,放下手上的活,走出營地。

          柯寧坐在營地不遠處的小溪邊。

          李厚堂走近才聽到柯寧壓抑的哭聲,他心中嘆息,在柯寧身邊坐下了,安慰道:“不是你的錯,你不要過度自責。”

          在他眼中,柯寧就像自己的侄兒,看著長大。柯寧從小就自視甚高,這場失利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李厚堂很擔心他能不能從中恢復過來。

          李厚堂接著勸道:“沒有幾個戰部,能夠和血修戰部抗衡,輸了也沒有什么丟人。不過此地不安全,我們還是盡快后撤。照血修戰部突進的速度,很快就會殺到這。”

          柯寧抹了抹臉上的淚水,止住哭泣,抬頭道:“我不走。”

          李厚堂嘆息:“現在豈是鬧脾氣的時候?這次血修戰部傾巢出動,誰人可擋?就連重云之槍,有鎮神峰相助,只怕都難以阻擋。”

          柯寧反問:“重云之槍也擋不住,那我們就算后撤,又能往哪后撤?”

          李厚堂啞然。

          是啊,重云之槍已經是最后一道防線,如果守不住,那就真的沒有什么能夠阻擋血修的洪流。

          “我們要留下。”柯寧加重了語氣:“加入塔炮聯盟。我們的塔炮實際上有給敵人帶來傷害,塔炮之術是有用的,只是我們的水平太差。加入塔炮聯盟,學習真正的塔炮之術,我們的戰斗力一定會提升。”

          李厚堂憂慮道:“可是我聽說師雪漫跋扈驕橫,萬一我們加入塔炮聯盟,要把戰部交出去怎么辦?”

          “那就交出去!”柯寧的語氣堅決,他接著自嘲道:“我們這點殘存戰部,拿在手上,又有什么用?”

          李厚堂也不在勸,柯寧說得沒錯,戰部已經殘了,士氣低至谷底。慘痛的失利,很多人此生只怕再也沒有勇氣和血修戰斗。

          柯寧盯著溪水道:“這么多兄弟死了,我沒辦法不聲不吭就回去躲著。”

          李厚堂有些擔憂道:“這么多的戰部,只怕塔炮聯盟也不是那么容易入。”

          柯寧好像自言自語:“很快就不會有這么多的戰部了。”

          李厚堂忍不住道:“什么叫很快就不會有這么多的戰部了?”

          柯寧問:“李叔覺得咱們藍旗怎么樣?”

          李厚堂帶著幾分驕傲:“沒辦法和重云之槍比,但是比一般的戰部,還是強太多。”

          柯寧點頭,顯然贊同李厚堂的意思,語氣卻是一轉:“連我們都敗得那么慘,其他戰部豈能幸免于難?”

          李厚堂愣住。

          柯寧接著道:“李叔,你看,很快就會有很多的壞消息傳來,到時候這里起碼一大半都會跑。”

          李厚堂心中訝然,忍不住端詳起柯寧。

          之前還有著幾分稚嫩的臉龐,如今煙熏火燎,一夜之間好似成熟許多。之前的驕狂自大,也消失不見,沉穩了許多。

          李厚堂很欣慰。

          柯寧一語成讖。

          天青戰部戰敗,金羽戰部戰敗,白楊戰部覆滅……

          潰敗的戰部接踵而至,最多的一天,收到五個戰部戰敗的消息。

          到現在敵人的實力和戰部也逐漸浮出水面,敵人分三路,同時進發。

          率領明光血部、咆哮血部的神虎戰部和率領生血部、滅血部的神妖戰部充當兩翼,神狼戰部帶著銀霜戰部充當突前箭頭。

          然而在三個方位上,元修方面的戰部,全線潰敗。

          之前被大家寄予厚望的塔炮之術,并沒有給大家帶來勝利。

          氣氛陡然變得凝重壓抑,前線潰敗的戰部逃回來,對士氣的打擊極大。在幸存者的描述中,血修戰部就像神魔般無法戰勝。

          各戰部人心惶惶,各種流言版本,到處亂飛。

          已經有戰部見勢不妙,開始往后方撤退。有了效仿之后,立即引來撤退的熱潮。每天都有戰部,拔營后撤。

          人滿為患的重云之槍營地附近開始變得空曠起來。

          重云之槍的氣氛也變得很緊張。

          回到營地的姜維,顧不得傷勢沒有痊愈,就已經開始投入備戰之中。帶回來的年輕隊員,此時也被安排加入修煉。本來這些年輕隊員是給未來準備的,但是情況驟然危急,也顧不得其他。

          營地內,壓力最大的是胖子。

          一開始胖子就充滿了干勁,尤其是在得知艾輝馬上就會過來,如同打了雞血一般。能在阿輝面前炫耀一番,那可是從蠻荒苦力時就有的夢想啊。

          但是隨著局勢的惡化,向艾輝炫耀的心思早就被他丟到九霄云外。

          塔炮是他們的對付血修戰部的關鍵武器,也是他們設定戰術布置的基礎,如果塔炮出了問題,那所有的布置就要推翻重來。

          從未肩負過如此重任的胖子,覺得自己的肩膀上壓著山峰。

          偏偏塔炮鑄造遇到了問題。

          營地的一個區域被改成專門的工匠區,熱火朝天。大量被征調、用雪熔巖換取的工匠,此時都在嘗試煉制真正的蜂巢重炮。

          胖子那天用于演示的是縮小版,在他的設想中,蜂巢重炮的長度達到六丈,直徑達到一丈。

          胖子的設想很美好,但是現實很殘酷。大家對塔炮的煉制都還不熟悉,更別說規格驚人的蜂巢重炮,到現在還沒成功,這把胖子急得嘴巴都上火長泡,眼睛布滿血絲。

          “胖師,這么重的炮,哪個塔能受得了?”

          “胖師,要不然咱們還是做小一點?小一點的威力也不錯啊!”

          工匠們紛紛勸說,連續的失敗,對大家士氣的打擊很大。

          胖子眼睛登時紅了:“都給老子閉嘴!”

          胖子一發怒,大家頓時噤若寒蟬,個個耷拉著腦袋。

          胖子現在無比懷念何瞎子,何瞎子雖然始終冷冰冰的,但是手上的活那是絕對厲害。

          祖琰過來,蹲在地上,仔細檢查報廢的重炮。他很快發現問題出在蜂巢形狀的內管,內管上有著許多細小的傷痕。

          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工匠無法鑄造出合格的蜂巢重炮內管。

          祖琰也在絞盡腦汁,他身上的傷勢基本痊愈,也知道當下的情況危急,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如果無法鑄造出足夠的蜂巢重炮,他們的實力會大打折扣。

          可惜祖琰并非兵器師,對鍛造一竅不通,半天也沒有什么收獲。

          離開工匠區的時候,還能夠聽得到胖子的暴跳如雷和咆哮。祖琰第一次看到胖子如此著急上火,在他眼中胖子從來都是對什么都無所謂,對什么都不上心。

          眼下猶如暴君的模樣,判若兩人。

          別的不說,胖子救過他的命,祖琰也在琢磨著,怎么才能夠幫胖子解決這個問題。

          他記得胖子說過,只要工匠的技藝好,蜂巢內管鍛造不是問題。可是,營地工匠都是換來的、征調來的,水平只能算得上合格。而工匠的技藝,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提高。

          或者去找個厲害的工匠來?

          可是到哪里去找呢?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哪有什么工匠?

          祖琰忽然眼前一亮,他知道哪里有工匠了。但是隨即他又有些顧慮,畢竟塔炮鍛造是需要保密的,但是轉念一想,這場要是輸了,什么都沒有了,還管什么保密。

          形勢如同柯寧所料,他并沒有閑著,這些天他就在不斷鼓舞士氣。而那些已經失去血勇的將士,他則發放遣散金,讓他們回去。

          經過他的一番整頓,本來不多的人,僅剩下一百多人,營地里空蕩蕩。但是營地里的士氣,卻煥然一新,堅持留下來的,都是渴望復仇的戰士。

          塔炮聯盟遲遲沒有動靜,柯寧忍耐住,沒有去找師雪漫,他在等待機會。

          柯寧始終在暗中關注重云之槍,當他發現一名重云之槍的元修朝這邊走過來,精神一振。

          他主動迎了上去:“可是塔炮聯盟要開始招募了?”

          對方愣了一下,搖頭:“不是。”

          柯寧有些失望,但還是保持耐心,看到對方神情焦急,便道:“有什么可以幫忙?”

          對方問:“你們這有會鍛造的工匠嗎?技藝出色的工匠。”

          柯寧感到意外,對方竟然是為工匠而來,不由問道:“出了什么問題?”

          對方不肯說。

          柯寧心中一動,這個時候需要鍛造的工匠,還不肯說,莫非……

          他強自按捺,鎮定道:“等一下。”

          他轉頭喊來李叔。

          來者打量李叔,客氣問:“我們需要技藝出色的工匠,還未請教閣下大名。”

          李厚堂神情傲然道:“李厚堂,兵器師。”

          他有這個資本驕傲。

          來者先是一驚,旋即狂喜。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