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心城的對策

          兵人戰部營地。

          鐵兵人默默地看著幻影中那個纏滿繃帶的紅眼僵尸,除了聲音他能聽得出來,他實在無法把幻影中的身影和松間城的那位繡坊少年聯系起來。就連聲音,雖然熟悉,但是其中蘊含的平靜和決心,是經歷磨礪之后的鋼鐵意志,早已沒有當年的稚嫩。

          恍如隔世。

          他受傷醒來,找來松間城之戰的細節,慘烈得讓他幾乎窒息。

          當他看到艾輝把劍刺入王守川的身體,看到明秀淚流滿面,悲傷欲絕,他心如刀割。

          那一夜,他大醉一場。

          命運仿佛給他開了一個玩笑,把他扔進陽光里享受它的溫暖美好,卻毫不留情把他一腳踹入冰冷的深淵。

          一只微溫的手掌輕輕握上他的鐵手,手掌并不柔軟,因為長期練劍布滿老繭。

          他從記憶的漩渦中回過神來。

          自嘲一笑,連命都不屬于自己的人,有什么資格感傷?

          他朝昆侖天鋒笑了笑:“我沒事,只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已經成長到這地步。”

          昆侖天鋒知道師兄又想起了松間城的事情,她能感受到師兄這些年始終郁郁寡歡,每次想到松間城的事情,情緒波動都很大。

          不知道師兄受傷之前,是一個怎么樣的人呢?也像現在這么嚴肅嗎?也像現在這樣從來都不笑嗎?

          她輕聲道:“葉姨對雪熔巖好像有些想法。”

          鐵兵人道:“不是好像,是一直有。雪熔巖以前是甲等火液,作用就很大。現在加上塔炮,此等利器,天心城怎么會視而不見。”

          他接著沉吟:“艾輝那小子,滑頭得很,而且半點虧都不肯吃。誰要從他碗里搶食,他一定會拼命。看這個消息,這家伙估計是知道了天心城要動他,先下手為強。”

          “你看看他說的話,在擠兌天心城呢。戰斗在前線的戰部,比后方的戰部,更需要雪熔巖。天心城現在肯定很內傷,偏偏你還反駁不了。這小子壞得很,以前就是這樣,和他打交道要尤其小心,一不小心,就會被他帶今溝里。也不知道師雪漫那么正兒八經的女孩子,怎么會看上這個壞小子。”

          薄紗后面的眼睛微微彎起,昆侖天鋒最喜歡看師兄認真思索的模樣,這個時候的師兄就會忘了那些不開心的事,忘了自己受傷的事情,專注而認真。

          她接著問:“那我們呢?”

          鐵兵人想了想:“我們照舊,除非天心城來了明確的指令。我估計天心城也不敢亂來,而且現在情況這么危急,一旦崩潰,引起連鎖反應,那就真的擋不住血修了。到時候,血修大軍長驅直入,這是天心城絕對不愿意看到的。”

          昆侖天鋒不是沒腦子的人,歪頭想了一下,覺得師兄說得很對。她對葉姨很熟悉,知道葉姨最擅長隱忍,微微頷首:“師兄說得是。”

          鐵兵人感慨道:“所以說這小子滑頭啊,你看看他挑的時機,天心城根本發作不了。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小子如何打開局面,但是有這段時間的緩沖,他可以做很多事情。這小子是亂戰高手,是個泥鰍,見縫就鉆。”

          昆侖天鋒輕笑:“我覺得師兄其實挺欣賞艾輝的。”

          鐵兵人愣了一下,回味片刻方點頭:“他身上有很多異于常人之處,斗志之頑強,從來沒有在其他人身上見過。對別人來說,斗志可能是某種信念的堅持,但是對艾輝來說,就好像生來就有,是一種本能,沒有堅持放棄一說。”

          昆侖天鋒動容:“師兄對他的評價竟然如此之高!”

          鐵兵人自嘲道:“其實我們現在又有什么資格去評價他呢?他如今的成就,全都是一手打拼出來,我們望塵莫及。”

          昆侖天鋒歪頭想了想,點頭:“師兄說得是。”

          她和師兄能夠成為天鋒兵人的部首,都是因為父親。而艾輝如今儼然是松間派的領袖,連師雪漫都是他的副手。

          和師雪漫并肩作戰這么久,師雪漫的實力和為人,她都相當佩服。能夠讓師雪漫這樣厲害出色的人做副手,艾輝確實很厲害。

          鐵兵人道:“雪熔巖的事情,就讓天心城去煩心吧。我現在倒是對艾輝的塔炮聯盟很感興趣。不管怎么說,這家伙都是戰斗的一把好手,他來能夠緩解我們很大的壓力。”

          昆侖天鋒輕笑一聲:“被師兄這么一說,我都希望艾輝能早點來。”

          鐵兵人說得沒錯,天心城正在為艾輝的聲明煩心。

          “這就是你們說的有把握辦好?你們就是這么辦好的?”

          葉夫人嚴厲的聲音,在議事廳內回蕩,所有人噤若寒蟬,夫人一向雍容典雅,像如此失態,還是第一次。就連神畏裁決兩部出城,夫人都沒有這么生氣。

          年聽風不知不覺額頭一層細密的汗珠,他想過各種可能,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但是萬萬沒有想到,艾輝行事方式如此出人意料。

          葉夫人臉色鐵青,厲聲道:“他這是打我們的臉啊!戰斗在前線的戰部更需要雪熔巖,這是說我們在后面茍延殘喘!呵呵,他還馬上上前線,多么漂亮的一手啊,耳光打在我們臉上,啪啪作響,我們還反擊不了!”

          年聽風硬著頭皮:“屬下辦事不力,請夫人責罰。”

          看到年聽風態度老實,葉夫人的臉色稍緩,冷哼一聲:“責罰?責罰有什么用?責罰能夠讓我們不被世人所嘲笑?”

          說到這,她心中一陣煩躁,每次只要涉及到松間谷的事情,總是讓她無比煩躁。她都在后悔,為什么自己沒有早點把松間谷踏平!

          年聽風頭垂得更低:“屬下罪該萬死。”

          深吸一口氣,葉夫人強自壓下心中的煩躁:“罪不罪待會再說,現在說說,我們要怎么做?還有,艾輝發表這個聲明的意圖是什么?”

          眾人眼觀鼻鼻觀心,沒有一個人開口。

          年聽風見狀,只好道:“屬下有些猜測。”

          葉夫人冷冷道:“說!”

          年聽風沒有馬上開口,而是整理了一些想法,才緩緩開口:“屬下看完艾輝的聲明,一開始也是驚詫,后來仔細一想,這是一個死中求生的辦法。他可能注意到我們對雪熔巖的企圖,索性以大義對大義,用上前線這種方式,讓輿論無法對他苛求。艾輝同樣知道,前線危機四伏,光靠松間派的那點力量,沒有什么用。所以他想出塔炮聯盟,網羅一群人,增加聲勢,也能增加獲勝的希望。”

          葉夫人冷哼:“艾輝此獠,看似坦蕩,實際最是奸詐。”

          年聽風心中一凜,葉夫人的“艾輝此獠”,殺意流露無疑。

          眾人不約而同點頭,在這之前,沒有人認為艾輝能夠給天心城造成困擾。松間谷雖然實力不俗,但實在是太小。那么點人,能掀起什么風浪?

          然而現在松間谷就像一根卡在天心城喉嚨的刺,不足以致命,卻極為難受。

          “夫人英明!”年聽風先是拍了一記馬屁,接著道:“從目前來看,我們不宜動手。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情勢危急,此戰關鍵。二是雷霆之劍主動奔赴戰場,我們找不到理由。此時我們應該以靜制動。艾輝想要實現他的目標,也存在很多障礙。他有幾個劣勢。”

          葉夫人精神振奮:“說下去。”

          年聽風侃侃而談:“劣勢一,聲望低。在這之前,松間谷只能是一個小勢力,艾輝個人實力不錯,但是還不足以吸引其他人加入。哪怕有人加入,這后面也會存在不聽號令的問題,艾輝如何服眾?”

          眾人紛紛點頭,年聽風的所言有理。

          葉夫人體會更深。

          艾輝做松間派的領袖,大家不覺得有什么,因為松間派當時才數百人。任何一個勢力,一旦規模上去,想要鎮住場面,都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葉夫人根正苗紅,出身五行天最古老的家族。還有大長老長期的鋪路,即使如此,依然有很多人不服從。新光城看似安丑丑掌握,實際上尉遲霸等幾位長老,才是真正的主事人。

          艾輝一旦組建塔炮聯盟,就勢必牽涉到話語權的問題。在戰場,任何時候都可能有生命之威,為了雪熔巖就會直接服從?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劣勢二,他既然擺出奔赴前線的姿態,那就必須獲勝。否則的話,他的表態,只會成為笑柄。”

          年聽風接著道:“無論是塔炮聯盟內斗,還是艾輝失敗,我們都有足夠的理由來收拾殘局,到那時候,雪熔巖自然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葉夫人輕咳一聲:“要鼓勵一些有實力的戰部,參加塔炮聯盟。”

          年聽風應到:“是。”

          葉夫人:“我們要掌握主動權,不要每次都這么被動。”

          年聽風恭聲道:“屬下謹記!”

          葉夫人沉吟:“失敗也要等擋住這波敵人之后。”

          年聽風會意:“屬下明白。”

          葉夫人自言自語:“希望神畏裁決,不要讓我失望。”

          年聽風沒有吭聲,他立即成為廳內目光焦點,好幾道目光隱含蔑視。他不動神色,安之若泰,神畏裁決兩部上前線,讓聽風部受到許多嘲笑。

          葉夫人此時怒火全消,目光落在麻士吉身上:“大師之光才是我們的根本。還要勞煩先生多費心,不求速成,穩健第一。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麻士吉此刻也是不敢怠慢,神態謹慎:“是。”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