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四十三章 獎賞

          “果然不愧是師北海的女兒。”

          葉夫人贊不絕口,這張戰報她反反復復看了幾遍。

          年聽風在一旁,堆著笑:“誰說不是,將門虎女,師雪漫頗有其父之風。屬下收到戰報的時候,也十分驚訝,再三確認之后,才敢稟報。”

          “是啊。”葉夫人感慨道:“血災都多少年過去了,說起來,這還是神之血第一次出現成建制的覆滅吧。”

          年聽風恭敬道:“都是夫人英明,當時局面何等糜爛,夫人挺身而出,力挽狂瀾,救我等于水火之中。”

          葉夫人哈地笑出聲來,嗔道:“你這家伙,現在馬屁功夫倒是見漲了。”

          年聽風道:“屬下由衷之言!別人不知道夫人的難處,屬下看在眼里。”

          葉夫人不以為意地笑了笑:“管他們作甚?要么是一群半截身子進棺材的老家伙,要么是一群被酒色掏空的家伙,再要么就是一群沖動無腦之輩,以為憑借一腔熱血就能翻天。不足為慮!”

          年聽風:“夫人說得是!”

          葉夫人手指輕輕彈了彈戰報,露出沉吟之色:“這塔炮你怎么看?”

          年聽風道:“夫人目光如炬!屬下認為,師雪漫之所以能夠抗衡并且戰勝烈花血部,塔炮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此物的出現,對戰爭的影響極為深遠。在塔炮之前,還沒有一種武器,能夠讓大師以下的元修,能夠如此輕易擊殺元修大師或者神通血修。烈花血部的副部首陶風,就是直接死于塔炮之下,形神俱滅。”

          葉夫人點點頭,沉聲道:“你繼續說。”

          “是。”年聽風整理了一下思路,他收到戰報也沒早多少,接著道:“不管是在我們,還是神之血,大師級別強者的數量都決定了戰部的實力。大師級別的強者,在戰場上作用巨大。然而塔炮卻能對他們構成致命的威脅。哪怕塔炮只是針對對方戰部的大師級強者,都能極大地克制對方兵團。”

          葉夫人沉吟片刻,問:“那我們能不能煉制塔炮?”

          年聽風道:“屬下之前研究過重云之槍的塔炮,在上次的伏擊戰中,地火塔炮的表現也非常亮眼。屬下當時就在想,我們能不能煉制?詢問過一些兵器大師之后,得知塔炮的煉制并不困難。主要是吐漿獸噴鼻比較難尋,但也非不可取代。然而問題是,光有塔炮沒有用,還需要雪熔巖。雪熔巖煉制之法,只掌握在松間谷手中。許多人試圖破解雪熔巖之秘,但是據屬下所知,還沒有人成功。”

          葉夫人聞言,有些驚訝:“松間谷的首領可是那個叫做艾輝的苦力?倒是有幾分本事啊,總是能折騰出一些東西。”

          年聽風道:“他是王守川唯一的學生。”

          “難怪!”葉夫人恍然大悟:“名師出高徒,這就難怪了。我以前還是小看他了,不聲不響,竟然煉制了此等利器。假以時日,說不定還能做出一番事業。”

          年聽風沒有吭聲,垂首肅立一旁,安靜地聽著。

          葉夫人忽然道:“以天心城的名義,嘉獎師雪漫,上次不是獎賞給他們一座鎮神峰嗎?這次再給賞一座!重云之槍傷亡慘重,急需補充有生力量。給她就地補充人員的權力,另外,重云之槍是我們天外天重要的戰部,大師的數量太少了。送她五位大師,我們可以給師雪漫一張大師名單,讓她自己挑。大師的人員,聽風部提供一部分,其他家提供一部分,挑人的時候注意一下。”

          年聽風會意道:“屬下明白。”

          他心中暗自咋舌,這樣的大手筆,就算他,只怕也難以拒絕。一座鎮神峰,再加五位大師,師雪漫就算知道可能被摻沙子,也難免心動吧。

          因為這足以讓重云之槍的實力,發生質的變化。

          葉夫人看了他一眼,滿意道:“告訴選中的人,要聽從師部首的命令,不得肆意妄為。當然,如果師雪漫不想要,亦不要勉強。”

          “是!”

          葉夫人忽然道:“把這份戰報,想辦法送到新光城。”

          年聽風心中一凜:“屬下明白。”

          他恭恭敬敬退出來,發現不知不覺,身上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陽光照在身上,年聽風沒有感受到半點溫度。

          “大人!”

          門下等候的屬下,看到年聽風出神的模樣,輕聲提醒。

          年聽風一個激靈,回過神來:“回營地。”

          他心中苦笑,自己竟然被一個女人嚇成這樣。夫人問他塔炮之利的時候,他以為夫人覬覦塔炮,沒想夫人卻讓他把消息傳遞到新光城。

          好一招借刀殺人!

          天心城有大師之光,夫人有足夠的底氣,但是新光城除了人,什么都沒有。倘若新光城知道這個消息,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得到雪熔巖的煉制之法。

          隔岸觀火的夫人,正在等待合適的時候,比如艾輝被殺,松間谷群龍無首。那時夫人只要打著為艾輝報仇,主持公道,有很大可能招攬和收編松間派。

          到時候,就是人財兩得!

          真是好算盤,夫人只不過剛剛拿起戰報,就能想出這個辦法,真是厲害!

          神之血大軍營地。

          南宮無憐看著沖進營帳的諸將,神情不悅:“誰讓你們進來的?”

          其中一名將領主動站出來:“宮主恕罪,實在是十萬火急!”

          本來準備發作的南宮無憐,看到諸將臉上神情惶惶的模樣,心中咯噔一下,生出不祥的預感:“出了什么事?”

          “宮主,烈花血部覆滅,刑山陣亡!”

          南宮無憐一呆:“你說什么?烈花血部覆滅?全滅?”

          諸將連忙把戰報詳細匯報,匯報的聲音還帶著顫抖。

          南宮無憐深吸一口氣:“所以這次還是師雪漫?”

          “是。”

          南宮無憐的怒火驟然爆發,尖聲破口大罵:“廢物!一群廢物!在一個女人手上栽倒兩次,廢物都比你們強!你們有什么用?告訴本座,你們有什么用?”

          所有人低著頭,不敢反駁。

          南宮無憐罵完,臉色變得蒼白,開始在營帳中走來走去。

          神國一直占據著絕對的上風,五行天只能靠北海之墻茍延殘喘。在戰場上,神國也是擁有著巨大的優勢,幾乎徹底壓制元修。如果不是師北海駐守在北海之墻,五行天早就被他們踏平。整個神國上下,都看不起長老會,認為值得尊敬的,只不過師北海一人而已。

          這不是一場簡單的失利,整個神之血,第一次出現成建制的覆滅,這種倒霉事竟然被自己碰到。不用想,南宮無憐就知道陛下聽到這個消息,會何等暴怒!

          而自己在營地里,絕對難辭其咎!

          想到這里,南宮無憐心中更慌了,葉白衣的失利,陛下賞賜天神心。自己捅出這么大的婁子,陛下絕不會輕饒。

          眼下必須自救!

          不光是南宮無憐,其他將領也是人心惶惶,神之血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失敗。陛下的怒火,沒有人可以承受得起。

          “都愣著這干嘛?”南宮無憐臉色發白:“全部給本座出擊!踏平天外天,一定要把師雪漫抓回來,押解獻于陛下!要不然我們都得完蛋!”

          “可是葉大人未醒轉,沒有葉大人的指令……”

          “當老子的話是放屁嗎?”南宮無憐氣得七竅生煙:“本座可是丑話說在前頭,誰要是要本座在陛下那里丟人,誰全家都別想活了。”

          看到諸將臉上依然浮現的猶豫之色,南宮無憐強忍怒火,深吸一口氣:“葉大人醒了本座自然會告訴他。但是各位,再磨磨蹭蹭下去,大家就等著丟掉小命吧。”

          諸將對視一眼,都知道到了必須作出抉擇的時候。

          “葉大人就拜托宮主,我等這就出發!”

          說完諸將便匆匆離開。

          片刻后,號角聲起,人生鼎沸,夾雜著血獸的嘶鳴不絕于耳。

          大軍出發!

          重云之槍的氣氛不是太好,看不出半點勝利的喜悅。這次的傷亡實在太慘烈,死亡達到四分之一,戰部有一半的元修身上帶傷,這還是他們占據了陣地防守之利。

          對于重云之槍這樣年輕的戰部來說,如此慘痛的損失,可謂傷筋動骨。尤其是十三位松間派的老隊員的陣亡,對重云之槍的打擊非常大。

          師雪漫等人臉上看不到半點笑容,松間派都是血災的幸存者,都是在松間城大家并肩戰斗,一起活下來,彼此之間的情誼極為深厚。

          沿途遇到不少奔赴戰場的戰部,看到重云之槍的旗幟,都紛紛讓出道路,以示尊重。

          大捷的消息已經傳開,重云之槍的名氣,如今是如日中天,壓過天鋒兵人,儼然是元修第一戰部。

          師雪漫勸這些戰部暫時不要前進,敵人的報復很快就會到來。

          然而沒有人聽她的勸告。

          烈花血部的覆滅和天心城對重云之槍的重賞,都讓大家充滿憧憬,說不定自己也能夠成就奇跡,名揚天下!

          血修變得不再是不可戰勝。

          師雪漫看著這些人離去的背影,無奈搖頭。她知道這次他們勝利是多么僥幸,如果沒有王小山,如果沒有塔炮,如果沒有胖子爆發,如果沒有天鋒趕到……

          遠處的天空陰沉沉,她心中一陣不安。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