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二十七章 勇氣和特訓

          一道枯瘦蒼老的身影在山林間穿梭,蓬頭垢面,滿面煙塵。臉上的皺紋,就像鐵水漸漸凝固層層堆積形成的黑色鋼鐵褶皺,堅硬蒼勁。他的眸子異常澄凈,宛如嬰兒。

          樂不冷離開天心城,并沒有飛行,而是沿著荒山野嶺,徒步朝翡翠森進。

          白天趕路,晚上打坐。餓了就摘野果殺荒獸,渴了就喝溪水。腳步丈量大地,感受大地亙古不變,生命卑微如塵。目光仰望天空,迷失在那凝視過無數天才是如何寫下他們傳奇的浩瀚星空。

          他想起小的時候一些事,他的天賦不算最好,也不算最差,但脾氣無疑是最擰巴的一個。這么多年過去,年紀這么大,脾氣也沒半點進步。

          就像沖擊宗師一樣,每次都失敗。

          失敗和嘲笑,大概是他這一生經歷最多的事情。

          內容太多,他需要慢慢地回憶。那些被他忘卻的勇氣,慢慢變得鮮活。

          他的青春年華,信念和夢想,驕傲和堅持,全都在這形形色色的勇氣之中。

          有孤注一擲的勇氣,有斷臂求生的勇氣,有重頭再來的勇氣。

          有少年時的勇氣,有壯年時的勇氣,有暮年時的勇氣。

          他曾在明窗下書桌前正襟端坐心生向往,他曾汗水打濕衣衫不分寒暑冬夏,他曾執掌一部權柄在握高高在上,他曾登上萬仞高峰攬天摘月豪飲狂歌,他曾踏碎冰河看那雪原滔滔莽莽,他曾大漠萬里獨行追落日見那孤煙入云霄,他曾倚坐城頭看盜賊流匪抱頭鼠竄跪地求饒,他曾豪杰當面聞其名而血色盡失神畏俯聽訓。

          前半生世人譏如潮,稱怪不稱豪,笑其又敗。

          后半生梨云座上客,天下皆稱師,畏其不撓。

          浮浮又沉沉,有悲有喜有痛有恨未有憾。

          當他回味自己波瀾壯闊的一生,天心城的諸般煩惱,世間的興衰成敗,眾生的生死哀榮,諸般心煩意亂的雜念,就像散開的煙云,消失在風中。

          心如琉璃,不染塵垢。

          他用這樣的方式,做最后的戰前準備。此時的樂不冷,是心懷虔誠朝圣的苦修信徒。他心中的圣,是那即將到來的一戰,是他的一生。

          失敗八次,掙扎八次,悟道八次。

          且行且停,且思且寐。

          只身如鐵銹孤劍破雨斬風無鋒有芒,赤足似攀崖老藤巍然冷眼遙看翡翠城。

          看過世間風景,試遍天下英豪,窮盡一生大師道。

          昂闊步,長歌當行。

          樂不冷此生只余一戰。

          松間谷竹林,端木黃昏身下的青花圖案再次變化。

          青花,第一千兩百種。

          黑魚嘴山,一把風車劍斜斜插在山脊上。劍尾五彩的風車直指天空,有風吹過的時候,還會呼啦呼啦轉動。

          陽光透過風車劍,落下大片大片的陰影,錯落有致。大家躲在陰影里,散坐一地,趁著休息的空隙補充元力。

          石志光滿臉沮喪,耷拉著眉毛,托著下巴看著地面,一聲不吭。

          他今天的表現糟糕透頂,掌劍的節奏怎么都把握不好,連續幾次的修煉都失敗了。風車劍每一次沖刺,需要和劍塔的攻擊形成一致。除此之外,任何一次的沖刺,不能過五十丈,就必須改變方向。

          以風車劍閃電般的度,他需要在保持極高的專注度,稍微走神,都會失誤。

          顧軒在他身邊坐下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人比你做得更好!”

          這不是客氣話。

          別看石志光個頭魁梧,長相憨厚,看上去就像擅長蠻力的大漢。但是在三個掌劍使之中,他的天賦最為出色,表現也最好。

          石志光沒有作聲,這樣的話無法給他半點安慰。剛剛掘出自己的天賦,他心中迫切地渴望能夠做出成就。

          難道又要回到以前那樣嗎?

          嘗過尊重和羨慕之后的人生,就像涂上了鮮亮色彩,再也無法忍受只有黑白的貧瘠。

          顧軒也不知道該如何勸石志光,但是看到他的情緒如此低落,又覺得要說點什么。

          “石志光!”

          另一個角落,剛剛放下盛放元力湯的艾輝,朝這邊大聲喊。

          石志光身軀一震,猶豫了一下,低著頭朝艾輝走去。

          顧軒擔心石志光挨訓,連忙跟過去。

          “坐。”

          艾輝的語氣聽不出喜怒,滿身繃帶的瘦弱身形,臉上帶著兩片黑色晶片。

          平時的時候,大家不知道私底下嘲笑過老大這個造型是多么搞笑。但是此刻,石志光一點都不覺得搞笑,他心底虛,總覺得繃帶下面肯定是殺氣騰騰。

          石志光囁喏道:“我、我站著就行。”

          艾輝冷哼一聲:“叫你坐就坐,現在就開始不聽命令了?”

          石志光心中一抖,連忙一屁股坐下來,雙腿并攏,雙手放在腿上,正襟端坐。

          顧軒心中暗呼不妙,他下定決心,倘若待會石志光挨訓的時候,他要求求情。

          艾輝輕咳一聲:“干嘛這么垂頭喪氣?做得不好又不是你的錯。風車劍是新武器,大家都在摸索。失敗很正常,沒什么大不了。失敗可以容忍,但是不能沒有斗志,你要是再這么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我就換一個人!”

          石志光連忙抬頭挺胸,強壯的胸肌幾乎可以媲美猩猩,連忙道:“老大,我有斗志!”

          顧軒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艾輝。

          在大家心目中,老大是一個極為嚴厲的人。在修煉中,只要稍有錯誤,等待肯定是懲罰性修煉。而且各種花樣層出,每天的修煉不死也要脫層皮。而且修煉中不講任何人情,鐵面無私,大家對他都十分畏懼。

          不過雖然大家頗有怨言,但是艾輝以身作則,共同參加修煉,以同樣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大家也都是心服口服。

          上次艾輝一人挑翻整個雷霆之劍的壯舉,更是讓大家崇拜得很。

          不得不承認,艾輝還是很有一套。最初看似無厘頭的選拔,后來現都有實際的用處。而且隊員們有某些獨特的天賦,但是個人實力卻都很普通。因此隊伍里沒有什么驕橫之輩,氣氛非常融洽,風氣很好。

          顧軒的心態也在不知不覺生變化。以前獨來獨往慣了,沒什么感覺。如今天天和大家在一起揮灑汗水,一遍遍揮舞著不離劍,一起接受懲罰,大家的感情不知不覺深厚許多。

          尤其是之前的一段時間,由于艾輝受傷,帶領大家修煉的任務,落在顧軒身上。

          顧軒開始多了一個習慣,照顧好大家。

          看到石志光要挨訓,他連忙跟過來準備求情,就是如此。

          艾輝再次輕咳一聲:“雖然錯誤的責任不在你,但還是要繼續進步。我們的生死,可全都在志光你手上啊。”

          石志光頓時激動,臉漲得通紅,大聲道:“屬下一定不辱使命!”

          他何時被如此重視過?

          一想到自己的責任重大,他只覺得渾身充滿了干勁,恨不得馬上沖上風車劍,開始新的修煉。

          “很好。”艾輝點點頭,像是很滿意:“但是呢,戰斗光靠血勇是沒有用的,我們還需要提高實力水平。所以呢,為了提升掌劍使的實力,我為你們精心準備了特訓。”

          石志光梗著脖子,用盡力氣大聲喊:“屬下一定完成特訓!”

          他下定決心,無論流血流汗,都一定要完成特訓。

          艾輝大手一揮:“不光是你,所有的掌劍使都要完成特訓。顧軒,把另外兩個人喊來。”

          其他兩位掌劍使也連忙跑過來,筆直站在石志光身邊。比起石志光的斗志滿滿,兩人心底有些虛。平常的修煉就如此恐怖,老大嘴里的特訓,那會多么的可怕!

          他們心里已經做好上刀山下火海的準備。

          其他隊員也湊過來,他們很好奇,艾輝準備的特訓是什么。

          看到人來齊,艾輝輕咳一聲:“掌劍使的需要長時間保持高度的專注,這是最困難的地方。這門特訓,也是針對這一點。所以,我們的特訓使,刺繡!”

          大家突然一片安靜,然后炸開。

          “刺繡!天啊!”

          “老大沒瘋嗎?”

          ……

          剛剛還熱血沸騰的石志光,突然就像冰封住,呆若木雞。

          另外兩人也是滿臉不能置信。

          艾輝哼了一聲:“你們對刺繡有了解嗎?來,石志光,你說。”

          石志光結結巴巴道:“知道,女人刺繡。”

          這個似曾相識的回答,一下子把艾輝拉近了記憶的漩渦。在那個熟悉的雜物小院,一個老頭曾經對著一位少年循循善誘。

          幾乎下意識地,艾輝脫口而出:“片面!膚淺!”

          “刺繡需要以元力為針,引線繡花,很容易?線有粗細,皮革綿帛有軟硬,花紋繁復,很容易?厲害的繡工,一次可以控制十根元力針,從不同的部位共同刺繡。而最頂級的繡工,你們知道同時能控制多少元力針嗎?”

          “多少?”

          “曾經的最高紀錄是九百四十九根……”

          沒有人察覺艾輝沙啞的聲音里那深深的緬懷和思念,他飛揚的思緒,落在那個午后陽光的雜物小院,落在織機聲聲不斷的繡坊。

          師父師娘,弟子也開始教人刺繡了。8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