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一十八章 債主和大爺

          “……事實證明,如果能夠提前布置戰場,而且有一位擅長筑造的土修大師,戰斗對防守方非常有利。事先布置的戰場,能夠在激烈的戰斗中為己方提供有利的防守,并且能夠清晰反攻的進攻路線。可以預見的將來,戰場筑造大師很有可能成為土修晉升的一個新的方向,也會成為一個新的職業……”

          “……地火塔炮的威力巨大,在戰斗中能夠發揮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也會成為敵人重點的攻擊目標,圍繞著地火塔炮布置有層次的防御,是非常必要的。胖子的炮擊水平令人贊嘆,并且對塔炮提出了全新的建議,我們討論過之后,認為可行度很高。具體的驗證,只有等回來之后,讓何師試過才知道……”

          “……地火炮塔在戰斗中發揮的作用令我吃驚。我有一種預感,它將會對戰爭的形態發揮巨大的影響。我已經在設想,如果能夠把地火炮塔構架在鎮神峰上,理論上可以大幅度增強鎮神峰的攻擊性,我甚至還為它設計了幾種戰術。可惜,我沒有鎮神峰……”

          “……敵人的適應能力非常強,在戰斗的后期,敵人已經開始找到我們的薄弱之處。值得慶幸的是,他們所剩的有生力量不夠,無法撕開我們的防線。當時的情況已經極度危險,回想起來,心有余悸。我們正在討論如何著手解決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有一些想法,但是否有效,還要在實戰中驗證……”

          鐵妞的信,艾輝看得很慢,看得很仔細。

          整封信就像一篇戰斗總結,沒有任何敘舊,思念之類。

          艾輝有些出神,他能夠在腦海中勾勒出那場戰斗場面。

          地火炮塔噴涌的火光,如同潮水般的敵人,撕裂耳膜的嘯音、爆炸聲,升騰的硝煙,不時飛濺的泥土又會像雨點一樣砸下來,空中被擊中的雙方士兵像斷線的風箏……

          從天空俯瞰,防線就像一條被擠壓的波浪,身披藍白色甲胄的少女,手持云染天,像釘子一樣釘在波浪的最前沿。

          不用想,艾輝也知道鐵妞會在戰場的什么位置。

          她永遠都會身先士卒,出現在最危險的地方,這一點便是艾輝都佩服不已。

          看到信的結尾,留下名字赫然是:債主。

          艾輝一下笑出聲了。

          他把信反反復復看了幾遍,皺著眉頭思索良久。然后攤開紙,開始寫信。

          “……如你所言,未來的戰爭,類似塔炮的戰爭兵器,一定會發揮出重要的作用。只要有足夠的雪熔巖,地火炮塔就能發出轟鳴,給敵人造成大的殺傷。倘若能夠把地火炮塔,布置到鎮神峰上,鎮神峰無疑就會變成空中堡壘。需要給它配備擅長空戰的元修,防止敵人近身。依然如你所言,戰爭開始正在走向一個劇烈變化的時代……”

          “……筑造大師的構想很好,可以考慮與木修聯合。木修擅長大范圍的干擾、毒素、迷惑,如果能夠和筑造大師配合,應該可以發揮更出色的效果。另,傍晚閉關中……”

          “……傷勢已經穩定,雷霆之劍正在逐漸形成戰斗力……”

          洋洋灑灑寫了好幾頁,然后艾輝發現,如果說鐵妞的信是一篇戰斗總結報告,那么他的回信就是一篇戰爭構想報告。

          好吧,報告對報告。

          很應景。

          在信的末尾留名處,艾輝認真地寫下:大爺。

          他心中得意,難道不知道現在欠債的都是大爺么?債主有什么稀奇的?

          楊笑東看著艾輝速度飛快寫完信,然后一臉莊重地把信折好,放進信封里遞過來。他神情也變得認真起來,看來是一封很重要的信。

          艾輝問:“什么時候走?”

          楊笑東道:“馬上。”

          剛剛一場大捷,是五行天面對神之血真正意義上的一場大捷。敵人的力量雄厚,先鋒戰部的損失并不足以讓對方傷筋動骨,卻會激怒對方。

          接下來對方的報復,一定會非常瘋狂。

          楊笑東雖然不待見艾輝,對師雪漫卻是異常敬重。

          艾輝接著叮囑:“走的時候,多帶一些雪熔巖。”

          楊笑東點頭:“好。”

          他親眼目睹地火炮塔的威力,自然知道雪熔巖的重要性。而且接下來的戰斗不容易,補給是個問題,現在是補充的最好時機。

          可惜當下不如往日,否則的話,一個沙羅盤就解決了所有的問題。

          不管是沙羅盤,還是消息樹,都是建立在當年五行天之上。五行天經過代強者的梳理,地底土元力渾然一體,沒有阻隔。穩定而強大的五行天,就像是一片富饒肥沃的土壤,而沙羅盤、消息樹、云翼,就是這片肥沃土壤上生長的大樹結出的美味果實。

          如今肥沃的土地變得貧瘠干枯,而生長在土壤上的樹木花朵也枯萎凋謝,不復當日的芳華。

          許多以前覺得習以為常的事物,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沙羅盤如此,消息樹如此,還有三葉藤車等等。

          楊笑東沒有浪費時間,路程不短,帶著雪熔巖離開。

          看著楊笑東消失在天邊的身影,艾輝心中升起強烈的緊迫感。

          天心城,人們紛紛離開房屋,走上街頭。

          剛才的動靜早就把大家驚動,此時看到街道上對峙的雙方,大吃一驚。

          人數多的一方是聽風部,人數少的一方是神畏部,中央三部內訌?還是謀反?剛剛才宣揚大捷,怎么又開始內訌了?

          年聽風擋住萬神畏的去路,苦口婆心勸說:“樂不冷他腦子不清楚,萬老大你腦子還不清楚嗎?這樣莽撞亂來,沒有勝利的機會!我們中央三部全都上了,那又怎么樣?能勝利嗎?勝利不了……”

          萬神畏神色淡然點頭:“我知道。”

          年聽風氣結:“你既然知道,為何還如此?”

          萬神畏淡淡道:“樂不冷前輩罵得對。保衛家園人人有責,但首先是我們的。因為我們受天下供養,而他們沒有。倘若有人要死的話,應該我們先死,要流血應該我們先流,才輪得到別人。”

          年聽風默然,片刻才道:“死了就行嗎?贏了才最重要。”

          萬神畏反問:“誰贏?”

          年聽風肅然道:“我們大家,五行天。”

          “已經沒有五行天了。”萬神畏露出淡淡的嘲諷:“至于我們,代表不了大家。如今的長老會,已經代表不了所有人。”

          年聽風冷笑:“那誰能代表?岱綱?一盤散沙,各自為戰,內斗,然后失敗,然后都成為血修?”

          萬神畏搖頭:“你小看了天下英雄,草莽多英豪。”

          年聽風哂笑:“你寧愿把希望寄托在還不知道在哪的所謂草莽英豪,也不愿相信大長老指定、身負大義的繼承人。”

          萬神畏點頭:“是的。葉氏所作所為,我不信服。”

          年聽風臉色變得難看:“別人不知道也罷,你不知道當下局勢如此糜爛,夫人做到今天這地步,費了多少心思,是何等殫精竭慮……”

          “正是當下的局勢如此糜爛!”萬神畏打斷他,目光坦蕩:“我們需要的是勇氣,不是交易,不是算計。你也不想死,我也不想死,每個人都明哲保身,誰去死?不要說什么中央三部,就是普通戰部,都應該死在平民前面,而不是他們背后。這不是什么榮耀,是我們基本的責任。”

          “說得好!”

          一個尖銳的聲音在街道的盡頭響起。

          年聽風瞳孔一縮,是西門裁決!

          萬神畏轉過臉看著形如女童的西門裁決。

          西門裁決嘿然:“想不到萬老大竟然有一天嘴皮子也這么利索。”

          萬神畏滿是風霜的臉龐有些赧然:“說起來真是羞愧。”

          “是該羞愧,我裁決部,同赴戰場。”西門裁決冷哼:“年聽風,葉氏一族心都是黑的,你小心不要被賣了。”

          年聽風的臉色難看,他沒想到裁決部也會跑過來湊熱鬧。

          “讓他們去吧。”

          葉夫人的聲音遙遙傳來,護衛拱衛,她儀態莊重威嚴。

          她的目光緩緩掃過全場,沉聲道:“想去的都去,我不攔你們。有些話在這卻要說清楚,死很容易,活著更難。你要妥協,你會受盡委屈,背負罵名,千夫所指,但是只有活著,才有獲勝的機會。中央三部是天下最精銳的戰部,拼光了,我們再也無力打造其中任何一支。”

          大家默不作聲,葉夫人的話并非沒有道理,更有許多人臉上浮現憂色。

          西門裁決冷笑:“狡辯。”

          萬神畏目光直視葉夫人,神色坦蕩:“夫人可以活著,追求夫人的勝利。中央三部,也許可以保得住天心城。保得住天外天么?保不住。天心城之外其他城呢?不管他們死活?夫人之心,只在這小小的天心城。奈何中央三部,隸屬整個五行天,并非只屬于天心城。”

          說到這,萬神畏只覺得興味索然,懶得再說,直接下令:“出發。”

          神畏部上下轟然應諾:“出發!”

          西門裁決尖利的嗓門:“出發!”

          裁決部上下轟然應諾:“出發!”

          (未完待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