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五百零四章 問心小筑

          陸辰在翡翠城外的別院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名字,叫做問心小筑。柴扉半掩,籬笆四周遍植喬木,空氣中藥香隱約,就像個世外桃源。

          柴門的左邊寫著“生死有橋”,右邊寫著“陰陽無斷”,上方是兩個挺拔俊秀的大字“手問心”,這亦是問心小筑的來歷。

          問心小筑平時很少訪客,除了專門而來的求醫者。陸辰的名氣很大,聲望極高,但是近些年處在歸隱狀態,幾乎不接收病人。

          清冷的月光,灑滿院落,三人對坐,淺斟慢飲。

          陸辰眉目劍和明秀有幾分形似,只是臉部的線條要稍微硬朗一些,多了一分儒雅的氣質,黑色的長發隨意披肩,寬松的白色長袍搭在身上,腳上穿著木屐,渾然一位灑脫不羈的文士。

          陸辰和郁鳴秋這對師兄弟之間,有著許多話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郁鳴秋對明秀更是腹中萬千話語,卻同樣什么也說不出口,話到嘴邊都變成酒。

          率先開口的是兄妹倆。

          陸辰有些責備地對明秀說:“小妹你也太冒失了,這是沒出事,如果出事了就危險了。竟然都是死士,我會去查清楚。”

          明秀吐了吐舌頭,露出幾分頑皮的神色:“除了小秋哥,我還有其他準備。”

          她只有在大哥面前才會露出這小女兒姿態。大哥從小對她呵護備至,兩人的感情深厚,比起老謀深算有些疏離的父親,她更信任大哥。

          陸辰也只是習慣性地說一句,他知道小妹不是冒失的人,肯定另有準備后手。他臉上帶著幾分寵溺地笑道:“說吧,小妹你從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反正肯定不是來看望大哥的。”

          明秀便把艾輝的事情說了一遍,陸辰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連在喝悶酒的郁鳴秋也不自主地放下手中的酒盞。

          “螟蛉果很麻煩。”陸辰沉吟:“借助雷霆之力來對付螟蛉果,這個方法很大膽,我也從未試過想過。從他的效果來看,應該是壓制了螟蛉果。但是天地雷霆太霸道,即使艾輝修煉的是雷霆,只怕身上的傷都不輕。沒有丟掉性命,只怕五府八宮也承受不了。”

          明秀立即露出緊張之色:“那怎么半?”

          “五府八宮如果受傷過重,我也沒什么辦法。”陸辰搖頭,露出遺憾之色:“五府八宮就像人的骨架,倘若受傷的地方不多,還能想辦法治療。如果受損的程度很嚴重,基本就無法修復。五府八宮彼此相連,關系微妙,想要重建,就不是人力能夠在做到。”

          從進來就沒說話的郁鳴秋忽然開口:“我倒不這么看。”

          兩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他。

          郁鳴秋道:“不要忘了樂不冷前輩,他曾經受過更重的傷。艾輝性格堅韌,不是認輸的人。”

          艾輝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希望如此。”陸辰點頭道,他和艾輝沒有接觸過,對其為人并不了解。他轉過臉對明秀說:“你走的時候,取三根生木枝,有多少造化就看他自己了。”

          明秀歡喜道:“謝謝大哥。”

          生木枝是大哥壓箱底的寶貝,一口氣給她三枝,真是下了血本。生木枝的名氣比螟蛉果更大,號稱只有一口氣,就能救活過來。每一根生木枝,蘊含一縷本源的生機,是萬物生機之源。

          生木枝是陸辰醫術大成之后的獨創之物。

          便是岱宗,對生木枝亦贊不絕口,認為開一代之新。

          看妹妹滿心歡喜的模樣,陸辰搖搖頭,轉臉看向有些陌生的郁鳴秋:“你終于回來了,這些年都跑到哪里去了?”

          “蠻荒深處。”郁鳴秋端起面前酒盞一飲而盡,淡淡的胡茬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滄桑:“很好奇蠻荒再往里是什么,就去看看。”

          陸辰上下打量郁鳴秋,片刻展顏笑道:“不容易啊,活著回來了。”

          郁鳴秋哈地笑出聲,滿懷感慨道:“是啊,活著回來了。”

          大家能夠從他的感慨中聽出來,這些年他在蠻荒深處一定經歷許多的磨難。蠻荒深處,這四個字就像有魔力一樣,吸引著大家的興趣。連一向不問世事的陸辰,都露出饒有興趣的表情。

          郁鳴秋本身就不是什么沉默寡言的人,隨著話閘子打開,人也變得活躍起來。

          講起他在蠻荒深處的一些經歷,眼角的余光瞥見明秀聽得入神的表情,他講得更賣力,聲情并茂。他天生就頗有幾分搞笑的天份,不一會就逗得大家開懷大笑。

          郁鳴秋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小時候。

          遠處的魚背城在夜色中燈火通明,異常醒目。

          兩人之前還擔心找錯地方,看到魚背城立即松了一口氣。

          夏侯兄弟的速度慢下來,在剛才夏侯俊發現異常之后,兩人就特別注意周圍的情況,很快就發現許多競爭對手。

          夏侯杰有些躍躍欲試:“小螞蟻不少,要不要清場?”

          夏侯俊搖頭:“肯定有高手潛伏在里面,不可大意。而且此事犯忌諱太多,千萬不要暴露身份,否則有命賺也沒命花。”

          夏侯杰嗯了一聲,目光恢復幾分冷靜。

          雪熔巖牽涉到的利益太多,很多人勢力都覬覦已久,蠢蠢欲動。但是沒有人敢公開搶奪雪熔巖,師北海尸骨未寒,師雪漫踏上戰場,此時來搶奪雪熔巖,必然遭到天下人唾棄。

          夏侯兄弟深知其中利害,如果他們兩人偷襲松間谷的事情暴露出去,那絕對沒有一個勢力敢公開接納和庇護他們。

          來之前,他們就被反復告知這一點。

          夏侯俊低聲道:“我們不用著急,先等等,等別人出手。等場面比較混亂,我們再出手。”

          夏侯杰點頭示意明白。

          他的性格雖然暴躁,但是在戰斗中卻如同換了一個人,非常沉得住氣。

          兩人小心地避開周圍的競爭對手,悄然靠近魚背城,一直到山腳下,才再次潛伏下來。兩人非常擅長潛行,沒有驚動任何人。

          他們躲在一塊巖石下面,和黑暗融為一體。此處距離魚背城,只有不過數里地。這點距離對兩人來說,不過是眨眼的功夫。

          他們就像老練的獵人,等待其他人先動手。

          時間悄然流逝,但是沒有動靜。

          夏侯兄弟沒有半點焦躁,反而愈發警惕,這恰恰說明這次來的都不是泛泛之輩。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凝重。

          獵物很孱弱,沒有什么威脅,危險的是其他獵手。

          不光是他倆,其他人也是同樣判斷,否則也不會遲遲沒有人動手。

          夏侯杰忽然道:“大哥,有點不對。”

          夏侯俊聞言精神一振連忙問:“有誰動手了?”

          “不是。”夏侯杰滿臉狐疑:“這座城……好像太安靜了點。”

          夏侯俊先是一愣,旋即心中一突,連忙凝神望去。魚背城依然燈火通明,可是卻沒有任何聲音,一片死寂。

          不對!

          如此近的距離,他們應該聽得到魚背城的人聲,可是哪怕他凝神細聽,也聽不到半個人說話的聲音。

          夏侯俊背后陡然升起一股寒意,有埋伏!

          他忽然生出不祥的預感。

          難道松間谷此時還有什么力量?

          他在心中仔細盤算了一下,整個松間谷只剩下竇先生一位大師。竇先生的實力那是沒話說,和他們兄弟中任何一個人都在伯仲之間。然而雙拳難敵四手,還有那么多人潛伏在暗處,倘若利用得當,竇先生一個人根本掀不起任何風浪。

          還是消息有誤?

          他們擔心的是樂不冷突然回來。樂不冷那個怪物,誰也不想碰到。倘若不是上面一再保證,樂不冷正在全力等待岱綱,他們絕對不會接這活。

          忽然,夏侯俊的心中一動,目光看向前方的山脊。

          一團黑影在夜色中悄無聲息蠕動,如果不是他們擅長潛行,注意力又高度集中,只怕都發現不了。

          兩人精神一振,瞪大眼睛。

          有人忍不住動手了!

          正好有人先給他們探探魚背城的深淺。

          不光是夏侯兄弟,在黑暗中還有許多雙目光,齊齊盯著燈火通明的魚背城,他們也發現了魚背城的異常。

          山頂上。

          就在上次鐵妞和自己告別的巖石上,大鐵簍劍塔橫置其上。

          艾輝沒有想到,【大劍】的第一戰會發生這個時候,會發生在這里,而且第一戰就需要面對如此強勁的對手。

          落滿風雪的群山和風雪中的那道遠去的倩影,在艾輝眼前一閃而過。

          亮如星辰的眸子朝遙遠的某處看了一眼,北海之墻就在那個方向吧。

          他輕輕拍了拍身下的鐵簍。

          早就準備好的隊員們紛紛站起來,他們的元力和體力已經恢復到最巔峰。雖然他們還沒有看到敵人,但是他們知道敵人已經來了。

          包括顧軒在內的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雷霆之劍第一戰!

          從山頂俯瞰,視野絕佳,眼力好的譬如顧軒,捕捉到燈光下的一道虛影,果然有敵人!

          艾輝揮動手中的無鋒劍,一股氣勢頓時彌漫開來。所用人精神一振,握著手中的長劍,注意力高度集中,這是準備戰斗的信號。

          黑魚嘴山山頂,一聲悠揚的劍鳴,打破寂靜的黑夜。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