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四百六十八章 猶豫

          時間是一條長河,會流過荒涼貧瘠怪石嶙峋的石溝,會流過枯枝腐葉蚊蟲橫生的沼澤,也會流過雪山初融鳥語花香的山谷。

          黑魚嘴山下,松間谷正是人間芳菲時。

          飄零碧劍竹葉在空中翻飛飄灑,如綠蝶紛飛,在風中飛舞。飛舞時竹葉有時會和空氣震顫,每當此時就會響起輕微的爆音,宛如劍鳴,在空中激起微小的急流,接著泛開成一道道看不見微風漣漪。

          木修們在竹林中打坐,淡淡的綠光環繞在他們周身。

          竹林之外,各色鮮花綻放,和端木黃昏布置的防御藤蔓交織在一起,十分漂亮。

          對于一位有強迫癥的少年,這是必須在設計防御時就考慮的內容之一。

          松間谷變化非常大,最大的功勞是王小山。

          王小山把建造松間谷稱之為“捏泥巴”。松間谷的土修不少,但是精通建筑的只有他一個,基本上所有的活都是他一個人在干。換一個人也許覺得累,但是王小山樂在其中。

          在其他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建筑給他修建。以前他做后勤軍需總管的時候,都是自己默默地建,然后再拆掉。

          松間谷的建筑不僅數量很多,而且還需要考慮到方方面面。最重要的就是元力的流動,建筑如何與周圍的元力協調,甚至能夠幫助增強元力。

          這是王小山從未接觸的領域。

          里面涉及到大量的元紋,這是當下最熱門也是最前沿的元力內容。除了艾輝和樓蘭,其他人在這方面一無所知。

          王小山有些惶恐,但是更多的是期待。

          他全程參與和目睹韓師的【以城為布】,對這方面的感觸更深。在他擔任后勤倉庫總管的時候,他就曾想過如果在建城一開始的時候,就考慮元力節點的問題,能不能做出能夠開啟關閉的元力針?平日里這些元力針用建筑來偽裝,到危險時開啟。或者能夠直接用建筑實現元力針的作用?

          只不過苦惱于沒有人傳授,市面上關于元紋的只言片語,都極為昂貴。

          好在有艾輝,他可是王師的唯一學生。

          抱著艾輝甩來的一堆東西,王小山如獲至寶,沉溺其中。整個松間谷全都交給他折騰,各種材料都非常充沛,這樣優越的條件,就算是王小山擔任倉庫總管時,都無法想象。

          如今松間谷的五座元力池非常穩定,而且在艾輝不計成本地投入之下,元力池的規模整整擴大了兩倍。

          濃郁的元力,大家的進步飛快。

          在這個亂世,再蠢的人都知道只有實力才是生存下去的唯一辦法,沒有人偷懶。連胖子都每天拼命修煉,當然,他如此動力十足,是樓蘭每天的元力湯。

          樓蘭的元力湯,已經成為所有人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再懶的人和再瘋狂修煉的人,都不會錯過樓蘭的元力湯。

          雪熔巖的大,松間谷完全沒有資金上的憂慮。而且如今荒獸材料的價格整體都往下跌了不少,這也從側面證明元修已經在蠻荒站穩腳跟,逐漸在與蠻荒的對抗中扳回劣勢。

          荒獸材料的充沛,樓蘭的發揮空間大許多。每天的元力湯都不重樣,高階和低階搭配著來,種類豐富,效果絕佳。

          竇先生放下碗,滿臉的意猶未盡,感慨道:“沒想到,老夫這輩子享福居然在這個小山谷。”

          一旁的楊笑東雖然沒說話,但是臉上的滿足遮掩不住。

          舔完碗底的艾輝滿臉驕傲:“那是!樓蘭的元力湯,天下無雙!”

          樓蘭笑得眼睛都瞇成兩道彎月,開心地大聲道:“謝謝大家,樓蘭會繼續努力!”

          大家都不自主露出笑容,永遠充滿朝氣的樓蘭,是如今松間谷最受歡迎的人。倘若有人說艾輝的壞話,立馬圍上一群人,在一片附和聲中,大家你添油我加醋,你查漏我補缺,唯恐漏掉一件。但是倘若有人說樓蘭的壞話,立馬圍上一群人,一頓狂揍,絕對不會問理由,絕對不需要找借口。

          竇先生問艾輝:“你找到種北冥暗王樹的地方了嗎?”

          艾輝沉吟道:“有一個地方,不知道能不能行。”

          他從一開始就盯上了竇先生的北冥暗王樹。

          北冥暗王樹用于戰斗,缺點非常明顯,不能移動那豈不就是一個活靶子?一個活靶子,防御再強也總有被攻破的時候。

          戰斗不好用,但是用來守城,那就絕對是防守利器。

          然而在實際中卻遇到了問題,北冥暗王樹需要吞食光線,才能夠壯大。如果種在山谷之內,那整個山谷就會被陰影籠罩,暗無天日。沒有光線,山谷內其他的植物,也會很快枯萎致死。

          黑魚嘴山的魚嘴處,也是火山的火山口。

          入目所及,一片紅色的海洋,涌動的紅亮巖漿,翻騰不休。不時有火柱和黑煙從巖漿中噴涌而出,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硫磺味。

          竇先生點點頭:“你說的原來是這里。”

          其實這里他也想過,他對北冥暗王樹更加了解,當然知道不適合種在山谷。

          “火光也是一種光,北冥暗王樹可以吸收。”竇先生先是肯定了這個方案的可行性,接著道:“但是也有其他的問題,你需要提前考慮好。一個問題是,只吸收火光,北冥暗王樹會發生什么變化,老夫也不清楚。另一個問題,據老夫了解,山谷的元力池,最根本的源泉,就是這座火山。如果北冥暗王樹把這座火山的火光全都吞食了,山谷怎么辦?”

          艾輝愣住:“它能吸食空整座火山?”

          其他人臉上也露出駭然之色。

          竇先生警告道:“沒錯!它可是北冥暗王樹,就算在修真時代,都是天材地寶。只要有光之地,它不死不滅。莫說一座火山,就是再多十倍,也有可能。”

          艾輝覺得有點棘手。

          黑魚嘴山,是松間谷的元力來源。倘若黑魚嘴山的火元真的被吞食殆盡,那松間谷就無以為繼。

          艾輝心中有些發涼,他想過北冥暗王樹很厲害,但是沒有想過它如此厲害,厲害得有些恐怖。就算松間谷五座元力池的運轉,引入的黑魚嘴山火元也只是九牛一毛。

          那么小的身軀,竟然能夠吞食整座火山,令人生畏。他有些相信,這玩意真的出自深淵之類。

          可是,如果放任如此強悍的寶貝不用,艾輝也心有不甘。

          他想了想,道:“它需要多長的時間,吞食完整座黑魚嘴山?”

          竇先生沉吟:“不會超過三年。”

          嘶,大家都倒抽一口冷氣。

          松間谷的五座元力池,每年消耗的火元力,對于整座黑魚嘴山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不要說三年,就是三十年,只怕連百分之一都消耗不了。如今松間谷消耗火元大戶是兩座地火塔炮,但是即使如此,消耗的火元對整座黑魚嘴山來說都是微乎其微。

          從這樣的類比中,大家才明白北冥暗王樹是一個何等恐怖的存在。

          就連師雪漫這樣挑剔的人,此刻也怦然心動。北冥暗王樹能夠吞食那么多的火元,本身就證明了它的強大。

          吸食了整座黑魚嘴山火元的北冥暗王樹,會成長到什么地步?會強大到什么地步?

          哪怕最簡單的想象,整座黑魚嘴山的火元壓縮成一棵樹,那這棵樹何等強大?普通的大師,絕對不可能抗衡。更何況吸食火元的還是北冥暗王樹,在修真時代都是天材地寶,它會擁有什么玄妙?

          大家的呼吸粗重起來。

          三年后,就可以收獲一棵很有可能抗衡宗師的寶樹,這樣的**,沒有人可以拒絕。

          艾輝反而冷靜下來:“這么強悍的寶物,沒那么容易駕馭吧。可不要咱們把它喂飽了,到時候反咬我們一口,那就樂子大了。”

          其他人幡然醒悟,警惕地看著竇先生。竇先生是俘虜身份,還沒有取得大家的信任。一些心思靈動的家伙,在想是不是老瞎子的陰謀詭計?

          難道是一顆帶毒的糖丸?

          竇先生神情如常,聲音沒有一絲波瀾:“那當然。老夫之所以不敢行此道,就是有自知之明。北冥暗王樹成長到那地步,會生出什么變化,老夫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像此類寶物,在修真時代,也需要寶物認主。真到那時,只怕需要宗師,才有可能徹底收服它。”

          不少人露出失望之色,老瞎子的話很有道理,可是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倘若有宗師的實力,還需要什么北冥暗王樹?成長起來的北冥暗王樹,需要宗師才能駕馭的話,對他們沒有任何價值。

          艾輝卻沒有失望,他的眼睛閃動光芒:“但這是一個逐步的過程?”

          竇先生點頭:“對,但是老夫需要提醒你,到時候你未必能夠中斷它吸食火光。此樹現在的力量,就讓老夫頗為吃力。它若吸食火光,未來老夫肯定不是它的對手。所以你得想清楚,如果出了意外,可別指望老夫。老夫這把老骨頭,現在只想養老,教教這些孩子。”

          艾輝罕見地流露出猶豫之色。(未完待續。)

          ;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