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四百四十八章 如你所愿

          艾輝覺得自己的腦門生疼,他想不通為什么這個世界會有這么無聊的人。

          他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極度不爽地問:“所以韓笠的意思,就是要一場公開的比試?”

          城主也苦著臉:“是的,他說如果你不接受他的挑戰,他就會破壞雪熔巖的生意,轉而向購買雪熔巖的商會發出恫嚇信。”

          “這家伙的腦子不好嗎?”艾輝睜大眼睛,幾乎想爆粗口:“非要找我打架?跟我打一架又賺不到錢?腦子到底怎么長的?他不想賺錢就算了,還威脅我,不打架不讓我賺錢!”

          宮瑤瑤看到艾輝這副模樣,內心暗爽,笑嘻嘻道:“沒想到韓笠是個劍癡啊。艾輝你要理解劍癡,他們可不在乎錢。”

          其他人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事實上,艾輝獨特的金錢觀,在大家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另類。像韓笠這樣的邀戰,在他們看來,是極為莊重的,關系到聲譽、榮耀,代表對技藝的追求。

          而艾輝這樣把邀戰和金錢掛鉤,嫌棄沒有錢,才是大家所不齒。只不過大家的齒冷,絲毫不能影響臉皮厚到一定程度的艾輝。

          大家拿艾輝沒有什么辦法,樂得見到有人能夠找到艾輝的軟肋。

          艾輝轉過臉看著城主,一臉嚴肅:“直接派人把他干掉吧,這樣阻礙我們生意的家伙,還是死掉比較好。”

          城主臉上的苦笑更重:“這說不過去吧。人家只是想向你挑戰,切磋劍術,要是把他干掉,誰還敢和我們做生意?”

          師雪漫也搖頭:“這個辦法不好。”

          她出生在一個非常重視榮譽、聲望的家族,從小對挑戰的態度都是毫不退縮。而且人們往往認為,敢于挑戰是一種非常值得贊揚的精神。

          艾輝沒理會鐵妞,鐵妞就是這么實誠,他轉過臉問城主:“雪熔巖是不是我們的生意?”

          城主是個生意人,頓時明了,爽快道:“沒錯,韓笠用我們的生意來威脅,后果不應該由你一個人來承擔。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艾輝輕咳一聲:“既然他非要挑戰,我就給他一個機會。但是,我對什么聲望榮譽不感興趣,他要來挑戰我,可以,但是要押上足夠的彩頭。至于我的彩頭,就由城主來負擔,你出錢我出力,怎么樣?”

          城主哈地笑了聲:“很合理的要求,沒問題。”

          他覺得這樣的艾輝簡直有意思極了,比他這個商人還像商人。

          宮瑤瑤瞪大眼睛看著艾輝,過了一會,她轉過臉望向師雪漫:“天啊,雪漫姐,這么一個摳門的家伙你也能忍受?”

          師雪漫云淡風輕:“他窮。”

          宮瑤瑤啞然,無言以對。

          艾輝對她攤攤手,帶著幾分得意洋洋。

          火山尊者看到艾輝那副無賴嘴臉,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師雪漫的云淡風輕和艾輝的得意洋洋,在他看來,真是精妙的絕配。

          只有宮瑤瑤心中疑惑,在她看來,雪漫姐說艾輝窮,艾輝不是應該很生氣嗎?她以前見過的人,如果被人說窮,都是覺得被羞辱了一樣,可是為什么阿輝反而像是被夸獎一臉得意洋洋?

          真是奇怪的兩個人。

          城主喬美祺的動作很快,韓笠聽到艾輝愿意接受挑戰,大喜過望。至于彩頭什么的,二話不說就應下來。

          當天下午,事情就確定下來。

          挑戰將在第二天上午開始,因為擔心摧毀城市,所以挑戰的地點在城外。韓笠提供的彩頭是一塊孔雀金,而喬美祺提供的彩頭是一瓶至清水。

          這兩件彩頭都不是凡品,比雪熔巖都要高出一個級別。

          孔雀金是最新發現的一種全新金屬,色彩斑斕,艷麗多姿,宛如孔雀的羽毛,因此得名。孔雀金的評級是甲等良品,價格極為昂貴。

          至清水是清水城的特產,產量極其稀少,同樣是甲等良品,它是最純粹的水元力凝聚而成。喬美祺拿出這一小瓶至清水,足可見其誠意滿滿。

          鐵妞的冰山臉幾乎很少看到有什么波瀾,但是看到至清水,她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罕見地出現一絲波動。

          艾輝注意到這個細節。

          第二天艷陽高照,清水城萬人空巷。

          昨天關于艾輝接受挑戰的消息已經傳遍清水城。清水城的生活艱苦,幾乎沒有什么娛樂活動,這個級別的挑戰比試,可是頭一遭。

          比試的雙方都不是大師,但是卻又都是名聲在外。韓笠是最近崛起的新劍術天才,受到無數追捧,連續擊敗諸多高手,是當今劍術的代表人物之一。

          艾輝成名更早,雷霆劍輝的名頭,還是松間城血戰的時候。如今距離松間城血戰已經過去五年。

          比起光芒萬丈的韓笠,艾輝似乎要黯淡許多。艾輝最廣為人知的,是兩年前的幻影豆莢。然而那并非因為艾輝實力強大,而更多展現的是他對松間派的影響力。

          很多人知道艾輝,卻并不知道艾輝的劍術如何。

          清水城的天空,漂浮了密密麻麻的人。有的元修為了更好的視野,飛到高處。但是所有人的高度,被勒令不得高于防御云霧。身為城主的喬美祺當然是有特權,他帶著師雪漫宮瑤瑤等人,坐在厚實的云層上。

          火山尊者和楊笑東也赫然在列。

          同樣是大師,火山尊者無論是聲望還是實力,都要比楊笑東厲害得多。

          楊笑東悠然道:“龍爭虎斗馬上就要開始,晚輩很是好奇,前輩看好誰?”

          火山尊者反問:“楊師看好哪一位?”

          楊笑東沉吟:“兩位實力都很強,又都是擅長劍術,委實讓人難以決斷。不過倘若說勝算的話,晚輩還是更看好韓笠一些,畢竟韓笠出自昆侖劍盟,算是如今劍術圣地。”

          好幾人都不約而同點頭。

          師承何人,對于實力的判斷,非常重要。昆侖劍盟已經出現第一位劍術大師,在絕大多數人眼中,昆侖劍盟就是如今劍術圣地,傳承最強之地。韓笠能夠從中脫穎而出,足可見他的實力。相反,艾輝更像一個野路子。

          火山尊者心中其實也是同樣楊笑東的判斷,但是畢竟他和艾輝的關系不錯,不想直接說艾輝會落敗,便道:“既然是劍修,那就讓劍說話吧。”

          宮瑤瑤此時也好奇地問師雪漫:“雪漫姐,你覺得誰會贏?”

          師雪漫干脆利落:“艾輝。”

          宮瑤瑤有點吃驚師雪漫的斬釘截鐵:“雪漫姐對他的信心這么強?”

          喬美祺和楊笑東等人,都有些意外地把目光轉過來,他們沒有想到師雪漫的回答如此篤定。

          師雪漫清冷絕美的臉龐露出一絲回憶之色,又像是遠眺出神,片刻之后忽然道:“只要是戰斗,他從來沒輸過。”

          這句話再次把大家震住。

          有的人嗤之以鼻,心中不以為然,覺得這只不過是句大話。但是也有人若有所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是沒有人會和師雪漫過不去。師雪漫身份尊貴,容貌絕美,實力強悍,誰也不想拂她的面子。

          城主喬美祺笑道:“那就讓我們看艾輝兄弟大發神威。”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城外天空對峙的兩人。

          劍術這兩年的發展勢頭很好,許多人開始修煉劍術,但是如此高水平的劍術比試,還是極為罕見。許多人都開始打開幻影豆莢,準備錄制這場真正的劍修之戰。

          當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人們才發現這兩人有一些地方很相似。

          比如身材,并不過分的強壯魁梧,也不過分的瘦弱,體態勻稱。兩人都很安靜,衣衫飄揚,瀟灑出塵。

          但是如果細看,兩人的氣質卻是迥異。

          韓笠看似安靜,但是他的眼睛透著一抹恍若火焰般的狂熱和虔誠,毫不掩飾他的戰意。

          艾輝看似安靜,然而看他的眼睛,卻只能看到如劍鋒的冰冷和漠然,沒有半點情緒的波動。

          韓笠此刻心情激蕩,戰意飛揚,朗聲道:“不知艾兄的陰陽劍陣,從何處所學?”

          艾輝淡淡道:“自己所悟。”

          楚朝陽的身份他自然不方便說。

          韓笠聞言,眼中狂熱更加熾烈:“艾兄天縱奇才,我昆侖也有陰陽劍陣,但是比艾兄劍陣不如者甚多。”

          艾輝有些意外,看這個家伙頓時順眼許多。

          能夠公開坦然承認自家的東西不如人,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

          韓笠向艾輝恭敬一禮,起身道:“在下見獵心喜,若有冒犯之處,艾兄還請見諒。目睹如此絕妙劍術,笠若不能切磋一二,抱憾終身。還請艾兄不要有所保留,我輩追求劍道,朝聞道,夕死可矣!”

          韓笠的眼中就像翻涌的火海,一眼都望不到盡頭,散發著令人心悸的狂熱。

          艾輝聳然動容。

          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狂熱虔誠的劍修,莫名地心中有些感動。也許在修真時代,那些傳說的劍修,就是這樣虔誠喝狂熱。

          冷漠恍如冰山消融,取而代之的,是肅穆和莊重。

          他揚起手中的冷玉小刃,指向韓笠,雙目鋒芒陡然間如劍出鞘,氣勢暴漲,衣衫無風自動,一字一頓。

          “如你所愿!”(未完待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