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三百九十一章 故人 【第二更】

          艾輝感覺自己腳下整座山峰都在晃。

          一般人面對這樣的場面,只怕會嚇一跳,但是艾輝卻沒有。這些大塊頭看上去嚇人,但是和沙家的沙兵衛比起來,要差得遠,更別說后來的沙尊者。

          艾輝背上的寶石星劍翼一展,身形陡然拔高。

          地面的巖石傀儡紛紛朝艾輝投擲巖石,磨盤大小的巖石,散發著一圈淡淡的光芒,如同雨點般朝艾輝呼嘯砸去。

          艾輝被這陣仗嚇一跳。

          連忙扇動寶石星劍翼,倏地從原地消失。

          一塊巖石擦著艾輝的身體掠過,把艾輝驚出一身冷汗。這要是被砸到,哪怕是他如今肉體強橫,也會感覺吃不消。

          他發現自己小看了這些巖石傀儡,它們的戰斗力明顯被提升過。

          普通的巖石傀儡,扔出去的巖石是沒有元力灌注的,因為巖石傀儡本身等階很低,缺乏元力。但是這些巖石傀儡扔出去的巖石傀儡,全都有元力灌注。

          有人在暗中指揮。

          在天空的艾輝,立即發現漫山遍野的巖石傀儡,看似混亂,實際上亂中有序,攻擊非常有層次。

          一時間艾輝在天空竟然有些狼狽,他不得不再度拔高,看著密密麻麻漫山遍野亂竄的巖石傀儡,艾輝也有點頭痛。

          用【紅紗】?

          艾輝搖頭,否決了這個想法。面對這么多的巖石,一起砸過來,艾輝也不確定【紅紗】一定能夠勝得過。用自己的肉體凡胎和這么多的巖石硬撞,艾輝覺得渾身好像都有點痛。

          沒想到解決了威名赫赫的沙尊者,卻被這么一群巖石傀儡給難住。

          艾輝有點佩服這伙盜賊。

          對方做的改動不多,只是提升了巖石傀儡的等階,大大增加數量,然后找了一個合適的地形,打造出一個難以破解的局。

          自己想要進入溶洞,就需要降落在山上,就會陷入巖石傀儡的圍攻。

          很有想法的盜賊。

          艾輝現在對這伙盜賊充滿了興趣,不過,他需要先解決眼前的難題。

          山洞內,盜賊們士氣大振。

          “就知道他肯定闖不過這關傀儡大陣!”

          “那是,寧哥的大招,誰能接得下來?”

          眾人七嘴八舌,興奮之情溢于言表,艾輝之前的表現很強勢,讓他們有點緊張。

          寧哥低喝一聲:“都打起精神,還沒結束。”

          眾人紛紛閉嘴。

          寧哥的目光注視著外面天空的那道身影,隱約之間覺得有點眼熟。他搖搖頭,沒有時間細想,他有種預感,對方不會就此罷休。他心中也有些懊惱,早知道對方如此難纏,他一定不會去綁那個掌柜。

          寧哥目光一凝,對方開始俯沖。

          艾輝感覺自己就像在石頭雨中飛行,他不斷變換方向,每次險而又險避開那些巖石。他愈發確定這些巖石傀儡確實有人在操控,好幾波的巖石,突然出現在他飛行的前方,他險些一頭撞上。

          巖石傀儡可沒有這樣的智商。

          看著天空的艾輝漫無目的沿著山峰飛了幾圈,山洞內的盜賊們露出放松的神情。

          以前他們遇到敵人,也是如出一轍,繞了幾圈找不到機會之后,就會主動離開。

          只要沒有深仇大恨,誰會在一群盜賊身上浪費那么多時間?越是厲害的元修,時間就越寶貴,時間就是金錢,這話絕對沒錯。

          曲江城這樣的小地方,高手本來就少。偶爾遇到,盜賊們就靠這一招把對方的耐心耗盡,讓對方主動離去。

          他們是盜賊,對場面上的面子之類,一點都不在意。

          寧哥的目光沒有離開對方分毫,雖然是在漆黑的夜晚,而且彼此相隔這么遠,但是他依然能夠清晰看到對方臉上的表情。

          對方嘴角咧嘴一笑。

          寧哥心中一突,強烈的危險感籠罩他,他失聲驚呼:“小心!”

          就在此時,半空中的艾輝突然加速,降低高度,大家一個激靈,紛紛控制巖石傀儡,朝急掠的艾輝砸去。

          然而艾輝出人意料的方向一折,速度陡增,半空中突然響起炸雷般的爆音。

          艾輝的身形陡然消失!

          突然的變故,讓山洞的盜賊嚇一跳。

          寧哥臉色大變:“快退!他發現我們了!”

          他轉身就欲朝山洞深處沖去,他現在終于明白剛才對方看上去是在漫無目的地繞圈子,實際上是一直在搜尋他們的位置。

          轟!

          偽裝過的山洞口,陡然炸開,洶涌的元力就像怒濤般,轟然而至。

          所有的盜匪,全都被直接掀翻,就像沙包般狠狠砸在洞壁上。各個都被砸得頭昏眼花,半天都爬不起來。

          山洞內,一個仗劍而立的身影,在一群東倒西歪的盜匪中間,卓爾不群。

          “我們投降。”

          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寧哥從地上爬起來,滿臉苦澀。

          艾輝掃過眾人,心中有些吃驚。他吃驚的不是這群盜匪的實力有多么強悍,而是這群盜匪的實力竟然如此孱弱。

          他們只有很粗淺的元力,唯一能夠算得實力不錯的,就是剛才說投降的那位,應該是這群盜匪的首領,也不過是剛剛突破外元。

          就是這么一群實力孱弱的家伙,讓自己這么大費周章?

          艾輝心中的殺機也消失不少,他懶得啰嗦,很干脆地問:“我的人在哪?”

          被稱為寧哥的盜匪開口道:“在里面,人沒事,我帶路。要殺就殺我,只求放過他們。他們剛從舊土來,沒犯下什么罪孽。”

          “寧哥!”

          “要死一起死!”

          有幾個盜匪清醒過來,頓時激動無比。

          寧哥怒喝:“都閉嘴!”

          看得出來,寧哥在這群人之中很有威信,其他人都閉嘴。

          艾輝心中非常吃驚,難怪這些人的實力如此孱弱,連當年感應場的學員都不如。

          他臉上不動聲色:“他們是從舊土來的?什么時候,舊土可以隨便進銀霧海?”

          寧哥道:“拓城令頒布后沒多久,邊境現在已經沒有守衛,只要能渡過熔巖河就行。他們不好過來,我們去用三葉藤車去接他們很容易。”

          艾輝心中有很多問題,但是沒有馬上問,而是道:“你帶路,別玩什么花樣。”

          “明白。”

          寧哥點頭,在前面帶路。

          艾輝對這個盜匪首領刮目相看,投降之后表現很沉著。能夠帶著這么一群實力孱弱的家伙,給自己制造這么大的麻煩,能力不弱。

          很快就看到被綁著的趙柏安,趙柏安身邊還綁著一個很年輕的男子,雙目緊閉,應該就是何瞎子。

          趙柏安看到艾輝,激動無比:“東家!”

          雖然他相信,東家一定會來救他,但是真的看到東家出現在他面前,他還是激動無比。

          艾輝一劍斬開趙柏安和何瞎子身上的繩索。

          艾輝對趙柏安道:“你們先等一下,我有話先問他們。”

          接著艾輝轉過臉問寧哥:“從舊土那邊過來的人多嗎?”

          寧哥道:“很多。一開始只是一些新民,去接自己的族人。后來有人做起偷渡的生意,到這邊來的舊土人,越來越多。”

          艾輝問:“為什么都往這邊跑?”

          話一出口,艾輝就知道自己問了一句廢話。

          “這邊的元力濃度高。”寧哥坦然道:“雖然不如以前,將來還會萎縮,但還是比舊土高得多。以前大家眼巴巴想到五行天,我們這些新民運氣好一點,但是族人還在。長老會已經拋棄了這里,我們就想著把自己的族人接過來。總比舊土要好一點。”

          艾輝心中有些難過,他也是舊土人,雖然已經沒有親族。

          他沉默了一會道:“是不是很多人都做了盜匪?”

          “基本上都是吧。”寧哥沉聲道:“長老會雖然不要這里,但還是有很多五行天人。沒有人歡迎我們,我們進入不了城市,想買東西也沒人會賣給我們。舊土的錢在這也不好使,也沒有工作。他們覺得這是他們的家園,他們還沒有離開,不歡迎我們。”

          艾輝更加沉默,這是一個死結。

          他知道情況只怕更嚴重,五行天人和舊土人之間的隔閡之深,是經過一千多年強化。連新民融入五行天都不容易,想要融入五行天的上層社會,更是不可能。雖然新民在五行天中已經占據相當的比例。

          艾輝問:“想過回去嗎?”

          “沒有。”寧哥搖頭:“我不想他們變成血修,我在感應場的時候經歷血災,不喜歡神之血。神之血一直在蠶食舊土。”

          艾輝聽到“感應場”,忽然問:“你叫什么名字?”

          “谷天寧。”

          艾輝想起來,他對這個名字有印象,是當年感應場排名不錯的學員,好像還被傍晚打敗過。

          谷天寧從感應場的血災中能夠活著出來,非常不容易。

          艾輝臉上露出笑容:“沒想到能遇到同學,我是艾輝。”

          谷天寧瞪大眼睛,一下子激動起來:“是你!是啊,我早該想到,難怪我覺得眼熟!你是艾輝,松間城,雷霆劍輝!你們真厲害,松間城活著出來的人最多,我們的運氣沒有那么好,整個城活著出來的只有十六個,我的同學和夫子都死了,我當時以為自己肯定也要死了,夫子救了我……”

          一開始鐵打般漢子臉上還帶著故人重逢的笑容,說著說著,眼淚就那么啪嗒啪嗒掉下來。

          深深埋在心中的灰色記憶,就這么忽然而至,泛上血色。

          他說不下去了。

          他只想忍住。

          笑容像弦在顫動,他用盡全身力氣控制臉上的表情,讓它看上去從容一點,就好像他能夠從容面對那片血色記憶中的悔恨、懷念和痛楚。

          淚水淹沒了臉龐,無聲橫流。(未完待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