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兩百九十一章 看你不順眼

          漆黑的房間,艾輝坐在桌前。

          把早就準備好的吐影龜放到桌上。吐影龜比艾輝的巴掌略大,背上的龜殼,上面有一道暗紅色的血紋。

          吐影龜是神之血的出產。說起來也是諷刺,五行天和神之血是死敵,但是并不影響元修們喜愛使用神之血的出產。

          神之血在豢養血獸方面實力高超,他們創造出來許多以前沒有的物種,有一些非常好用,吐影龜就是其中之一。

          吐影龜的出現,甚至有取代幻影豆莢的趨勢,在高端市場上,它已經取代幻影豆莢。吐影龜投出的光影比幻影豆莢要清晰得多。

          這也使得翡翠森的木修損失巨大,導致木修們如今火急火燎在嘗試培養更出色的植物。想當年,木修因為幻影豆莢賺得盆滿缽滿,如今終于迎來了競爭對手。

          對于普通人來說,好用比什么都重要。

          艾輝先給吐影龜喂了顆元力豆,明明是血獸,對元力卻有著無比的嗜好。

          吞食元力豆的吐影龜,龜殼背上的血紋變亮,青色的烏龜殼立即變得像調色盤,每一塊棱紋的顏色都不相同,五彩斑斕。一塊塊顏色各異的棱紋,忽明忽暗,就像在呼吸。

          艾輝拿出從花魁手上得到樹葉,送到吐影龜面前。

          吐影龜伸長脖子,咔嚓咔擦,把樹葉吃得干干凈凈。

          明明是神之血的死敵,卻用神之血的吐影龜,艾輝實在難以理解這種情懷。他唯一能想到的,是從保密的角度考慮,樹葉只能用一次,看完就沒有了。

          吃完樹葉的吐影龜,一動不動。

          明明看過很多次,但是艾輝還是覺得,龜樣有點呆。

          忽明忽暗的烏龜殼,光芒明亮起來,緊接著一道光柱從一塊棱紋中噴發而出,投射到空中。五彩斑斕的棱紋一塊接一塊亮起來,一道道光柱噴發在空中。

          所有的光柱在龜殼上空二十厘米處交匯,圖案從模糊,迅速變得清晰銳利起來。

          “血修秘術匯總”,這幾個字讓艾輝精神一振,他的身體不自主坐直。

          上面的血修秘術名目繁多,但是只有一些簡單的介紹,有的還會提到這些秘術的來歷。但是都是一些資料性的內容,如何修煉只字未提。

          艾輝看得很仔細,神之血不光是牧首會的死敵,也是自己的死敵。

          只有牧首會這個和神之血斗爭了幾百年的對手,才能夠有這么詳盡的資料。這些資料是外面絕對見不到的,無比珍貴。

          之所以加入牧首會,艾輝就是沖著這一點去的。他知道自己單槍匹馬,力量有限,想要復仇,必然需要了解敵人,就像獵人要了解自己的獵物一樣。

          桌上變幻不定的光影,倒映在他臉上,把他的眼睛照得像閃耀的星辰。

          在倉庫的另一端,樓蘭正在全神貫注破解沙羅盤。

          他的眼睛光芒不斷閃爍,子夜沙核運行到極致。

          一人一沙偶背對背,此刻都寂然無聲,都無比專注。

          翡翠森最著名也是最高檔的青樓有一個奇怪的名字,叫做花之環。

          花之環位于翡翠城的東北角,原本那里是一塊洼地,地勢向內凹,有如澡盆。一到下雨天,里面就會積滿水。到了夏天,更是蚊蠅滋生,彌漫著難聞的氣味,是一處無人問津的地塊。

          沒想到,經過妙手改造,向下深挖百丈,構成一個巨大的環形建筑。引來活水,溪流泉水環繞而下,在巖壁建筑間川流不息,形成有名的環河。這種獨具特色的風格,加之冬暖夏涼,一經推出,立即受到大家歡迎。

          倘若說權家的夜宴是權貴們的集中地,那花之環就是富商們的最愛之地。只要你有錢,就能在花之環得到無比的享受。

          美食、美酒、美人,應有盡有。

          如果你想發泄,在花之環底下,還有自由決斗的擂場。如果你想賭,這里有翡翠城最大的賭城。

          花之環的銷金窟之名,在五行天亦是聞名。

          一位身穿紫衣的少年,滿臉輕佻,正在繪聲繪色描述:“你們不知道那個時候,那幫人的嘴臉,個個就恨不得跪在權明龍腳下,馬屁拍得那個響啊。呵呵,權明龍也是豬油蒙了心,居然看上了佘妤。權家死在感應場的弟子,超過二十個吧,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巫啟榮滿臉憂色,四下張望,壓低聲音:“紫衣,慎言!”

          “慎言個屁!”俞紫衣一下子激動站起來,不僅沒有壓低聲音,反而提高音量:“我說錯了嗎?殺了我們多少人啊!就這么當沒事人一樣?還聯姻!聯個屁!”

          周圍桌的客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這邊,巫啟榮頓時慌了,拼命把俞紫衣拉得坐下來:“紫衣,你醉了!”

          俞紫衣沒有失去最后一絲理智,悶聲悶氣坐下來。他和巫啟榮的運氣不錯,都從感應場中活著來,但就眼睜睜看著自己那么多的同學、朋友、親人死在那場血災之中,仇恨怎么能夠輕易忘記?

          俞紫衣的話,引起不少客人的贊同。

          而另一些人,則面露憤慨之色,正要過來找俞紫衣的麻煩,忽然看到俞紫衣身邊坐著的那人,臉色一變,立馬縮了來。

          端木黃昏就像沒有聽見俞紫衣的牢騷,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英俊到美麗的臉龐卻是透著病態的蒼白,頭發凌亂,眼神有些迷離,身上大老遠就透著一股酒味。

          每一位經過的姑娘,看到端木黃昏,都不由露出憐惜之色,恨不得撲上去把他摟進懷里好好呵護。

          端木公子每日借酒消愁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不光是翡翠城人盡皆知,就連五行天和神之血,都早就散播開來。

          端木黃昏一杯接一杯,臉色越來越白,眉宇間的蕭索之意愈濃。

          他寧愿到那個充斥著硝煙和鮮血的松間城,也不愿意在翡翠城多呆一天。

          松間城啊,那個被鮮血染遍的地方,無數次出現在他的夢境。死亡、掙扎和恐懼是那么刻骨銘心,但是和大家一起,也是同樣的刻骨銘心。

          家族和師父的選擇,讓他那段刻骨銘心的記憶,就像個笑話。

          他卻無力掙扎,也無從掙扎。整個家族受益,而他是最大的受益者。

          這就是命運嗎?他的嘴角浮現一抹苦笑。

          命運他忽然想到艾輝,一個莫名的念頭從他的腦海中跳出來。

          如果是艾輝的話,他會怎么做?

          手指尖把玩的酒杯停住,他有些怔然出神。

          命運對那個混蛋來說,實在太殘酷

          腦海不自主浮現艾輝面無表情的臉,但是轉眼間,那張臉立即變得充滿嘲諷和鄙視,是如此清晰,是如此可惡至極。

          但不知為何,突然之間,端木黃昏覺得自己這樣自憐自傷,有點太矯情。

          怎么能夠被那個混蛋比下去?

          他霍然起身,臉上還帶著醉態,但是眸子異常清澈:“走!”

          俞紫衣和巫啟榮滿臉茫然。

          “走?”俞紫衣醉眼朦朧:“現在幾點了?”

          “才八點。”巫啟榮也是一頭霧水,今天黃昏哥怎么了?按照平時他們的習慣,這才剛開始啊。

          端木黃昏沒理他們,徑直起身向下走去,他忽然想好好打一場。下面有各種擂場,高手眾多,頹廢了這么多天,他需要一場拳拳到肉的戰斗,振奮自己的精神,驅散自己的迷茫。

          他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怎么可以被那個混蛋比下去?

          沿著樓梯拾階而下,端木黃昏的眼睛愈發明亮,腳步還帶著宿醉的虛浮,但是氣勢卻變得愈發銳利。

          跟著他身后的俞紫衣和巫啟榮愣了一下,兩人對視一眼,連忙跟上。

          就在此時,端木黃昏聽到下面傳來一個聲音。

          “簡直太過分了!明龍哥能夠看得上她,她應該謝天謝地感恩戴德才對!還真以為自己是女神了?哼,不知道天高地厚。”

          “年紀輕就容易狂妄,什么神之血,還不是要求到我們?有本事別來咱們翡翠森!明龍以禮相待,她卻肆意妄為,不給她點厲害瞧瞧,不知道馬王爺有三只眼。在咱們的地盤,還敢這么囂張,活得不耐煩了?她是怎么說來著?”

          另一個人惟妙惟肖地模仿:“記名弟子?我記得端木黃昏是關門弟子?”

          之前說話之人,正準備說“就算記名弟子想讓她跪她也得跪”之類,忽然聽到一個淡淡而張狂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她說錯了?”

          正在喝悶酒的權明龍霍地抬頭,雙目如電。

          一襲白衣男子從樓梯上緩緩走下,蒼白而俊美的臉龐,下巴微微挑起,居高臨下俯視下方諸人,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和囂張。

          說話之人舌頭就像打結一樣,僵立當場。

          周圍桌上的客人,一看是端木黃昏和權明龍,立馬噤聲,但是目光卻不自主朝這邊瞟來。

          權明龍死死盯著端木黃昏,從牙縫中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端木公子是何意?”

          “何意?”端木黃昏蒼白的嘴角多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略帶宿醉的身體半倚在樓梯欄桿上,揮了揮手臂,散漫不羈卻又是如此驕橫和目空一切:“看你不順眼。”

          權明龍臉色陰沉,他緩緩站起來:“今天要好好向端木公子請教一二。”

          “你也配?”

          端木黃昏哈地一聲,看也不看氣得七竅生煙的權明龍一眼,腳尖輕點,身如鬼魅。權明龍臉色微變,正欲招架,眼前一花,失去對方蹤影。

          端木黃昏身形不知何時出現在花之環中央的空處,他隨即如同一道流光,沖天而起,飛到翡翠城上空。

          “佘妤,可敢出來一戰?”

          冷然狂妄的聲音,就像雷聲從翡翠城上空滾滾而過。

          花之環下,包括權明龍在內,眾人盡皆色變。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