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兩百五十八章 分兵

          ;

          ;

          ;

          紅衣少女找到元力波動的地方,赫然是上次和艾輝交手的地方,她這才明白艾輝上次來地洞的目的。圍著金針位置繞了幾圈,她有些疑惑,不過并不著急,她知道自己才剛到松間城,有很多東西不知道。

          她悄然走出天坑,忽然眼角余光注意到不遠一處廢墟,有塊磚石動了一下。

          嚴海迷迷糊糊中醒轉,渾身每一處都酸痛不堪。眼前一片黑暗,自己被埋在一堆碎石中。慢慢地想清楚一些前因后果,頓時心中充滿仇恨。

          該死的老雷!

          等自己回去,一定要向大人告狀!

          他費勁從碎石中爬出來,灰塵嗆鼻,狼狽不堪,這次丟人實在丟大了,他心中恨意更濃烈。老雷在他心中已經上升為仇人,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報仇!

          爬出碎石堆,外面的陽光,刺得他不自主瞇起眼睛。

          “血修?”

          一個甜糯聲音從頭頂傳來。

          嚴海身體一僵,暗呼不妙,他沒有半點察覺。四十五名血修中,只有五名女子,但是絕對不是這個聲音。那就只可能是元修……

          自己落入元修手上的下場,嚴海心中一顫。

          眼睛還沒有睜開看上去呆頭呆腦的嚴海,突然發動,手腳并用,飛快向遠處彈射而去。

          他的這一連串動作兔起鶻落,快如閃電,一般人很難反應過來。

          嚴海沖出去十米,都沒有遇到攔截,他不自主松一口氣。還沒等他高興幾秒,忽然全身一緊,前沖的勢頭硬生生止住。

          魂飛魄散的嚴海地頭一看,鮮紅的綢布。把他纏得像個粽子。

          緊接著一股大力傳來,嚴海不受控制向后倒飛,一陣天旋地轉。砰地重重摔倒在地上。這一下摔得不輕,摔得他頭昏腦漲。

          過了一會。嚴海才恢復幾分清醒,他馬上二話不說跪地求饒:“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我喜歡識時務的人。”甜糯慵懶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嚴海鼓起幾分勇氣,偷偷抬頭看了一眼,這一眼,他就呆住。眼前女子就像從畫中走出來,一襲紅衣,美艷不可方物,舉手投足間。慵懶嫵媚的氣質讓人不自主心跳加速。

          這世上怎么會如此漂亮的女人?

          看到嚴海呆若木雞的模樣,紅衣少女掩嘴輕笑一聲,異常動人。

          “你的主人是誰?”

          聲音還是那么好聽,但是聽到“主人”兩個子,嚴海一下子清醒過來。如果說紅衣少女的美艷讓他幾乎難以把持,那嚴海對田寬的畏懼,則是刻在骨子里。

          嚴海顫聲問:“你、你是誰?”

          紅衣少女笑吟吟道:“俘虜可沒有問話的資格哦,如果你不想說,我就把你交給松間城的元修。他們一定會很熱情招待你。”

          嚴海的臉色刷地白了。

          他寧愿被殺,也不想落在松間城元修手上。松間城元修對他們恨之入骨。看到血修,一定會不顧一切撲上來,把他撕成碎片。

          “熱情招待”四個字。嚴海的臉更白了幾分。

          雙方的仇恨已經無法化解。

          到那時,想死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等等!

          嚴海反應過來,結結巴巴道:“仙女您也是血修?”

          他心中狂喜,沒錯,如果紅衣少女是元修,早就殺了他。

          “我是啊。”紅衣少女輕笑道,旋即微微皺起眉頭,表情非常可愛:“你還沒有回答問題呢?”

          嚴海脫口而出:“是田寬大人。”

          話一出口,嚴海有點后悔。剛才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中了邪一樣。沒過腦子就回答。

          “田寬啊。”紅衣少女恍然大悟,朝嚴海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我們有時間慢慢說哦。人家很感興趣呢。”

          話音未落,紅衣少女紅袖一卷,帶著嚴海,消失不見。

          王貞的動作非常有效率,他沿途不斷收攏小股的元修。戰斗在松間城的每個角落都在繼續,沒有誰還在這個時候有什么僥幸之心,這也使得他們的抵抗異常堅決和激烈。

          從四面八方涌來的血獸,雖然對他們造成極大的傷亡,但是并沒有沖垮他們。

          很快王貞身邊就聚集了一批元修,一口氣殺到繡坊。

          當他把計劃對明秀和院長說完之后,得到的結果卻讓他非常意外。

          “城主思慮周到,只是家師已經無法移動。”

          明秀露出苦笑。

          “無法移動?”王貞愣在原地,一旁的院長也是第一次得知,大吃一驚。

          “家師自從計劃開始,便已經入定。”明秀的聲音帶著一絲顫音:“以城為布的方案,需要宗師之能。家師不過大師,尚有差距。家師已經入定,對外界反應一無所知。家師曾叮囑明秀,不可驚動她。當九個節點全部激活,她便會自醒。”

          “難道韓師在沖擊宗師?”院長大驚失色。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明秀頓了一下,道:“家師也知道希望渺茫,讓明秀轉告城主和院長,即使沖擊失敗,她也一定會完成以城為布。”

          說到最后一句,明秀的眼眶已經泛紅。

          王貞和院長都默然不語,他們聽懂最后一句的意思。如果沖擊失敗,韓師想要完成計劃,就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極有可能是生命。

          比起沖擊宗師成功,這個可能性更大。

          “既然如此,那我們的計劃便要做出變動。”王貞沒有拖泥帶水,沉聲道:“現在我們有兩個地方需要防守,一個是繡坊,另一個便是城主府。現在我們只能做些簡單的分配,我和院長,帶一批人駐守繡坊。城主府和金針就全都交給艾輝,告訴他可以便宜行事。”

          他話音未落,幾只血獸出現在街道的盡頭。

          一名元修騰空而起,朝城主府方向飛去。

          現在天空有郁鳴秋駐守,反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艾輝坐在城主府的屋頂,入目所見,全都是廢墟。一道道滾滾黑煙,張牙舞爪沖上天空。眼前的松間城,艾輝無比熟悉,這里是他們的戰場。

          戰士對自己的戰場怎么會陌生?

          可是,對另一座松間城,艾輝也同樣熟悉。

          恍惚間看到一座寧靜而生機勃勃的松間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街道兩旁琳瑯滿目的店鋪,還有一家家道場,門口的旗幡迎風招展。

          那些場面,就像是昨天,又像是許久以前。

          艾輝很懷念那段生活,但又知道,再也回不到以前。

          不時有爆炸的轟隆聲,從松間城的各個方向響起,戰斗還在持續。

          從倉庫轉移到城主府的過程非常順利,沒有遇到什么意外。

          看著下面忙碌的師雪漫,艾輝不由一笑。

          鐵妞做事從來都是一絲不茍,鐵面無私,交代好的事情交給她,可以放一百個心。艾輝不是沒主意,而是很多瑣碎的事情不愿意做。

          比如新加入的元修元修如何安排?

          這類事情做好了效果未必有多好,但是沒做好就一定會后患無窮。艾輝對這種事從來是敬而遠之,但是師雪漫在這方面卻非常有耐心。

          樓蘭坐在艾輝的身邊。

          胖子本來也偷偷摸摸想上來,但是被艾輝一腳踹下去。胖子那一身肉上來,房頂肯定會被壓垮。

          “艾輝,我們能贏嗎?”樓蘭歪過頭問。

          “樓蘭沒信心?”艾輝哈地反問。

          “因為樓蘭計算過,勝利的幾率很小。”樓蘭老老實實道。

          艾輝有些感興趣:“樓蘭真能干,還能計算這個?說說,勝利的幾率多大?”

          樓蘭道:“艾輝,不到百分之十。”

          艾輝有些意外:“這么小?”

          但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自顧自點頭:“嗯,好像是差不多。不過沒辦法,希望再小也是希望,總是要拼的。萬一拼對了,那就賺大了。就算拼死了,拉幾個墊背也不算虧。”

          “艾輝不會死!”樓蘭說得很大聲,也說得很認真。

          艾輝哈哈大笑,樓蘭這個樣子就像是天真的孩子。

          “樓蘭會幫助艾輝,樓蘭不會讓艾輝死!”樓蘭依舊認真道。

          艾輝一邊笑一邊點頭:“是是是,樓蘭這么厲害!有樓蘭的幫助,艾輝一定會打敗所有的血獸,干掉所有血修!長命百歲!”

          院子里桑芷君高呼:“樓蘭,勝利了跟我回家!”

          這句話頓時點爆了院子。

          “芷君,你怎么可以搶我的樓蘭?”

          “大姐頭,雖然你是我們敬愛的大姐頭,但是在樓蘭這件事上,咱們絕對不會退讓!”

          “樓蘭,我愛你!”

          “樓蘭,我給你找母沙偶!”

          “太陰險了!兄弟們,先把這家伙打成母沙偶!”

          ……

          艾輝看到鬧成一團的院子,不由再次露出笑容。被這一鬧,原本壓抑肅殺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許多。

          和樓蘭在一起的時候,是他最放松的時候,內心深處的戒備,總是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降落的元修,帶回來最新的消息。

          當得知師娘無法移動,他們必須同時防守繡坊和城主府,城主和院子帶著一批元修防守繡坊的話,守衛金針和釘入金針,都需要艾輝他們完成。

          情況比自己想象的更糟糕。

          但是艾輝沒有表露分毫,看上去他和平時沒什么區別。

          就在此時,工匠沖到院子里,滿臉驚喜:“第一個節點已經穩定!”

          艾輝精神一振,正準備從屋頂跳下去,忽然警報響起。

          艾輝目光一凝,血獸來了。

          血修一定也來了。(未完待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