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兩百四十八章 木靈之血

          師雪漫含恨出手,自然沒有半點留手,整個洞穴的元力仿佛都被她這一槍抽空,槍尖產生寒芒破空而至。

          紅衣少女輕笑一聲,身體柔若無骨,輕輕一晃,就像一縷輕煙消失不見。

          “妹妹要輕點哦,要不然我們就要同葬一處了,白白便宜了他呢。”

          呢喃如夢的聲音,帶著慵懶和挑逗,讓人面紅耳赤。

          槍尖硬生生停在巖壁前,但是槍芒卻如同刀切豆腐,倏地沒入巖石之中。師雪漫冷哼一聲,也不回頭,錯步向后一靠,槍尾回擺,猶如巨鯨拍打鯨尾。

          槍尾準確拍中悄無聲息飛向她腦后的紅袖。

          槍尾蘊含的力量陡然爆發,紅衣少女的紅袖倏地崩散,化作無數碎片,四下飛散。

          師雪漫的臉色微變,她明明擊中對方的紅袖,但是如擊空處,空蕩蕩的,異常的難受。

          飛散的碎片,形狀不斷變化,轉眼間變成無數血色蝴蝶。血色蝴蝶身上亮起一道道光芒,轉眼間,它們就變得斑斕多姿。

          “妹妹的實力真好,還這么漂亮,若我是男子,一定會對妹妹心生愛慕,難怪他會變心。”

          漫天的彩蝶飛舞,這些蝴蝶是如此真實靈動,斑斕的身體飛舞帶起一道道斑斕的光影,這些斑斕的光影留在空中,并不消散,絢爛夢幻。

          紅衣少女的聲音在流淌變幻的斑斕光影之間飄忽不定。

          師雪漫從來沒有遇到過此類對手,對方沒有半點元力波動,變幻的蝴蝶,似真似幻。

          就在她有些捉摸不定的時候,艾輝突然出劍。

          艾輝這一劍非常突然,沒有半點征兆,出劍的方位也是非常奇怪,斜斜刺入他身旁的空處。

          看似無厘頭的一劍,卻傳來一聲金石相交的聲音。

          艾輝龍椎劍刺中的地方,一蓬光影湮滅。紅色的身影顯露出來。

          紅衣少女臉上難掩吃驚,她沒有想到艾輝竟然能夠識破她的真身。

          艾輝沒有給她思考的時間,手腕微不可察一抖,龍椎劍劍尖飛出一蓬寒芒。雨點般朝紅衣少女罩去。

          紅衣少女手中的紅袖輕輕一圈,可以洞穿鋼錠的劍芒,沒入紅袖之中,消失無形。

          “果然小看你了。”紅衣少女目露異光,笑吟吟道:“乖乖跟著姐姐走。有糖吃哦。”

          手中的紅袖舒展,化作輕飄無力的紅色煙云朝艾輝飄去。

          艾輝渾身汗毛陡然豎起來,紅色煙云看似輕飄無力,但是艾輝心頭生出強烈危險之感。他就像被激怒的野獸,后背拱起,整個人就像拉開的彎弓。

          他不退反進,左腳猛地踏出一步,短短一步,他周身氣勢陡然勃發,仿若寶劍出鞘。全身散發凜然之意。

          手中的龍椎劍抖腕刺出!

          湛然光芒從劍身亮起,清越劍鳴宛如龍吟,七把小劍倏地織出一張雷網。

          凜冽的劍芒,帶著一張銀色的雷網,沒入紅色煙云之中。

          劍芒洞穿煙云,雷網和紅色煙云甫一接觸,便如水珠滴落沸油,立即炸開了。

          滋啦啦!

          銀蛇亂舞,紅色煙云眨眼就消散大半。

          紅衣少女悶哼一聲,劍芒被她輕易擋下。但是她沒有想到艾輝的劍芒竟然蘊含雷電之威,更沒想到雷電對她的創傷竟然如此之大。

          元修沒有修煉雷電的,血修之中更沒有,一時不察險些陰溝里翻船。

          但是她的經驗救了她一命。從修羅場活著走出來的她。戰斗經驗比艾輝更豐富,尤其是對危險的處理。

          另一條紅袖拂中劍芒,借著劍芒的力量,閃身沒入斑斕的光影之中。

          艾輝同樣被雷電的效果嚇一跳,等他反應過來,紅衣少女已經隱匿在彩蝶舞動的光影之中。

          他保持警惕。心中若有所思。

          在古代,雷罡從來就是血煉的克星,血煉修煉的都是陰邪鬼煞之道,雷罡是天地間最為陽剛的力量之一,天生克制血煉。

          關于僵尸旱魃魂煞的記載中就經常會說它們往往是夜晚出現,若是渡劫,最畏懼的便是雷劫。

          自己體內的雷電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形成,沒想到今天卻收到奇效。

          如果是這樣的話……

          艾輝心思一動,朝師雪漫看了一眼。

          師雪漫會意,緊了緊手中的槍桿。

          小心隱藏身形的紅衣少女心中驚疑不定,剛才和雷電爆發的瞬間,那股毀滅的氣息,讓她的心神劇烈震蕩。

          這才是她受到輕傷的最大原因。

          在她修煉血靈力之后,她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從來沒有什么力量,能夠如此輕易克制她的血靈力。

          雷電帶來的沖擊和震撼,遠超過其本身的傷害。

          雷電雖然能夠有效克制她的血靈力,但是畢竟火候強度還是稍欠一點。

          剛才那位披甲美人實力已經讓她有些吃驚,雖然她占據上風,但是還是對披甲美人的實力有些忌憚。她對元修的境界劃分非常了解,能夠在這么小的年齡,就能夠擁有如此出色的實力,未來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但是真正讓她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艾輝。

          才多少天沒見?

          他的實力竟然進步到這地步?

          艾輝的第一劍,就讓她大吃一驚,她都不知道艾輝是如何鎖定自己的位置。而艾輝的劍芒中蘊含的雷電,則把她嚇一跳。

          上次見面的時候,她殺死艾輝就像捏螞蟻一樣輕松。但是這次,艾輝已經能夠對她構成威脅。

          一縷殺機在她心中悄然掠過,如果不能俘虜,那就一定要殺死。

          以艾輝進步的速度,很快就會成為她的心腹大患。她可不希望因為一時的心慈手軟,給自己的未來留下大麻煩。

          就在此時,她心中警兆忽生。

          看到師雪漫讀懂自己的意思,艾輝深吸一口氣,全身的元力倏地運轉。

          雙手宮和地宮同時激活,眼睛閃過一道銀芒,手中的龍椎劍劍身平壓。緩緩推出。

          艾輝的動作極慢,全身肌肉鼓蕩,怒目圓睜,仿佛手中的龍椎劍千鈞之重。

          龍椎劍向前一寸。劍身就亮一分。

          龍椎劍劍身的光芒在極短的時間,變得耀眼無比。無數鋒銳的劍芒纏繞著閃電,朝各個方向噴射,鐵樹銀花,照亮洞穴。

          【落塵】!

          噴射飛濺的劍芒。風暴般很掃整個洞穴,劍芒之間拉出一道道曲折的閃電,構成一張復雜無比的銀色電網,籠罩洞穴的每個角落。

          原版的【落塵】,那些噴射的劍芒縹緲空靈,捉摸不定。在艾輝手上,卻是截然不同,洶涌的雷霆,讓這記輕靈的劍招,變得異常的狂暴霸道。

          漫天飛舞的斑斕彩蝶和流淌的光影。瞬間消失大半。

          紅衣少女的身影暴露出來,她眼中閃過一抹震撼,剛剛還覺得雷電之力偏弱,艾輝的這招,立即讓她明白剛才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一道槍芒直刺她面門。

          師雪漫摒棄所有花哨的技巧,灌注全身的元力,手中的云染天樸實無華的一刺。

          她沒有留任何一縷元力,她的眼中只有紅衣少女。那些在她眼前隕落的生命,如同樹葉在她眼前飄零,親身經歷的絕望和恐懼。正義感和憎恨,讓她的氣勢攀升到前所未有的巔峰。

          把所有的精氣神,全都匯集在這舍生忘死的一槍。

          雪槍如鯨。

          紅衣少女眼中的驚疑更加強烈,但是轉眼間便消失不見。經歷無數場殺戮。從修羅場走出來的她,心志堅定如鐵,絕對不會輕易動搖。

          她伸出手指,輕點虛空。

          雪白纖細的手指,就像世上最完美的杰作,此刻散發著妖異的魔力。吞噬著整個洞穴的光芒。

          漫天飛舞的血霧、彩蝶、流光、紅袖碎片,從四面八方匯集,在她的之間凝聚成一滴鮮紅的鮮血。

          她的臉上沒有半點之前的嫵媚,端莊肅穆,凜然不可侵犯。

          雪白無暇的手指,屈指一彈。

          血滴慢悠悠迎向槍芒。

          這個過程在極短暫的時間內完成,可偏偏每個動作都是如此清晰,纖毫畢現呈現在艾輝眼中。

          艾輝的眼種流露出恐懼之色。

          他不知道為什么,但是本能感受到這一滴鮮血的可怕。

          想也沒想,他就撲向師雪漫。

          血滴在和槍芒碰撞的瞬間,就像雞蛋破碎,清脆的破裂聲微不可察,此刻在艾輝和師雪漫耳中,卻如同落地驚雷。

          血滴爆裂,一蓬妖異可怖的紅色血絲,就像瘋狂生長的藤蔓,從槍尖倒卷向槍身,以驚人的速度蠕動蔓延。

          師雪漫感覺全身的元力都在被槍尖吞噬,那里仿佛有一個無底的黑洞。

          此刻她想把元力抽回來,但是已經晚了,無論她如何催動元力,元力依然在以驚人的速度吞噬。更讓她絕望的是,她想扔掉手中的云染天,都做不動。那股吸力如此驚人,槍身就像牢牢黏在她手上。

          紅衣少女的身形一晃,她的臉色透著一絲蒼白,看著師雪漫動彈不得,嘴角浮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她忽然臉色一變,破空聲從裂縫后面傳來。

          該死!

          郁鳴秋!

          剛剛的較量,她雖然勝利,但是自己的損傷也不輕。那一滴【木靈之血】,是她從無數血木中提煉而出,蘊含著強烈的生機,平時溫養,對她身體益處極大。若非到緊要關頭,她絕對不舍得動用。

          現在失去【木靈之血】,她的實力下降許多。

          再對上郁鳴秋,沒有半分勝算。

          而且,一旦被郁鳴秋纏上,這次就真的跑不掉了。

          她沒有半點猶豫,轉身飛掠。

          剛剛從裂縫出來的郁鳴秋看到紅衣少女的背影,精神一振,根本沒看艾輝和師雪漫一眼,拼命追上去。

          師雪漫心中無比絕望,眼睜睜看著可怕的血絲沿著槍身向自己蔓延,卻動彈不得。

          難道今天要死在這里?她的心往下沉。

          忽然,一只手掌抓住她的槍身。(~^~)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