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兩百二十八章 田寬在行動

          夜色中,田寬就像一道鬼影,沿著廢墟中的陰影蛇形前進。

          上次在艾輝身上的失利,讓他意識到自己太輕敵。那個少年,哦,叫做艾輝,比自己想象得更加強大。簡單粗暴的方式,是很難戰勝這樣的強大敵人。

          田寬從來不避諱自己的失誤,總結自己的錯誤,并不是什么可恥的事情,而應該值得慶祝。死人沒有這樣的機會。

          他能夠從那么慘烈的廝殺和競爭中活到最后,怎么可能是個無腦之輩?

          廝殺從來是勇氣、實力和智慧的對抗,當戰斗的數量增多,這些特征會更加明顯。

          反省和思考,這兩天田寬沒有片刻中斷。

          通過嚴海,他對松間城的情報了如指掌,他對艾輝更加重視。

          師雪漫、端木黃昏這些天之驕子的光芒都被艾輝遮掩,他們甚至直接服從艾輝的命令。得知這一點的田寬非常震驚,尤其是得知艾輝身世來歷,苦力出身,感應場一年級生等等。

          作為五行天的死敵,神之血對五行天的研究非常深刻。

          新民和世家之間的矛盾早就滲透進五行天的各個角落,就連十三部都無法避免。有的戰部遵循傳統,非世家子弟不能擔任部,而另外一些戰部卻恰恰相反,擔任部者都是新民。

          沒有背景的新民,能夠領導師雪漫和端木黃昏這樣的天之驕子,完全違背常識。世家的驕傲,讓他們可以接受有本事的新民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卻無法接受對方成為自己的上司。

          田寬對艾輝更加重視,這件事也更加說明了艾輝的強大,艾輝是一個真正的天才少年。

          冷靜下來的田寬,很快找到辦法。他完全沒有必要直接和艾輝對抗,這樣會讓自己陷入危險。天才的對手是難以預測的,他們往往能在常人視作絕境之時爆,從而扭轉戰局。一看

          和艾輝此類的天才戰斗。直接的拼殺是下下策。

          田寬有足夠的幫手。

          松間城的布防在他眼中是漏洞百出。和嚴海這樣的外圍人員不同,身為神之血悉心培養出來的種子,他們有很多的長老。這些長老總結五行天的各個方面,比起研究新民和世家矛盾之類的長老。研究五府八宮修煉體系、城市布防的長老更多,畢竟這些東西是會直接用于戰斗。

          長老們的研究成果,全都灌輸給他們,他們各有精專。

          長老制是五行天的傳統,卻被神之血復制。用來對付五行天,不得不說造化弄人。

          田寬精通城市布防,在王貞等人看來堅不可摧的城門,在他眼中和豆腐渣沒什么區別。如果他想破開城防,非常容易。謹慎的田寬沒有那么做,上次破開城門很有可能已經在敵人心中引起警惕,如果城內再出現人為破壞的痕跡,王貞一定會意識到城內潛伏了敵人。

          黎明血戰的幸存老兵,田寬一點都不敢小看。

          城內的力量也比之前大有提高,隨著入城的血獸被不斷捕殺。大量的血晶被元修獲得,松間城最精銳的一批元修因此實力暴漲。

          田寬沒有想到,血晶竟然可以用于元修提高實力,而且效果還如此明顯。據說血晶的這個功效也是院甲一號隊的貢獻。不知道身為院甲一號隊的隊長,艾輝在其中扮演著什么角色。

          不斷的研究之下,田寬驚訝地現,松間城能夠保持現在的完好,和艾輝有著直接或者間接的關系。

          田寬更加小心。

          好在松間城的漏洞實在太多,田寬很快就找到新的目標,那就是地下。松間城的地底早已經千瘡百孔。第一波進攻的血螞蟻,再到后來的血紋蚯蚓,都已經把松間城地底的封石破壞殆盡,而且留下了許多的孔洞。

          田寬的目標就是這些與城外連通的孔洞。

          他來到一處空無一人的廢墟。一處幽深不見底的大洞清晰可見。這是艾輝他們戰勝的九紋蚯蚓留下的大洞。

          田寬立即注意到洞口旁的那棵伏地傘鈴。

          伏地傘鈴是一種常用的警戒植物,植株低矮,像一把打開的傘趴在地上,傘尖位置長有一顆不起眼的示警鈴花。伏地傘鈴灰黃的顏色和石頭相近,混在廢墟中非常不起眼,但是田寬還是一眼便認出來。

          伏地傘鈴能夠釋放一種類似蝙蝠聲波的無形波動。非常微弱,別的生物很難察覺。當有生物進入它的波動范圍,就會引起它的警覺,傘尖的示警鈴花就會出急促的鈴聲。

          田寬收斂身上氣息,臉色透著詭異的蒼白,唯獨瞳孔中央有一抹血色。他的體溫立即變得冰冷,心跳的度接近停止,他身上的生機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落在伏地傘鈴旁,伏地傘鈴沒有半點動靜。這就是伏地傘鈴的弱點,它的無形波動只能對生物起作用,對沒有生命的物體沒有任何用處。

          他謹慎地四下張望,沒有現人影。

          如今城內早就沒有人值守地洞,因為地洞的數量實在太多,大多動用伏地傘鈴這類植物示警,或者經過專門改裝強化的沙偶,日夜看守。沙偶不知道疲倦,執行這樣的任務再合適不過。

          戰斗的持續,松間城傷亡在不斷攀升,但是幸存的元修們也在不斷進步。

          沒有什么比一條條隕落的生命締造的教訓更加深刻。

          遠處的戰斗聲遙遙傳來,城內的血獸還沒有徹底肅清,戰斗一直在持續。

          田寬取出一包早就準備好餌料,這是他精心配制而成,他從懷中取出一顆血晶,眼中閃過一絲肉痛,但是還是把血晶包在餌料之中,一起丟進深不見底的大洞。

          看了一下手腕的向日小葵,十二片花瓣,只有兩片是黃色,其他十片花瓣都是綠色。

          凌晨兩點。

          田寬一點都不排斥使用五行天的物品,五行天已經把他們的元力體系滲透進生活的各個角落,制造出許多實用之物。光是用來計算時間的物品就多如牛毛,翡翠森的向日小葵便宜輕巧好戴,黃沙角的微塵沙漏精確無比,火燎原的火山時樽每到準點都可以噴出各種奇妙美麗的幻象,銀霧海的銀霧鐘塔號稱能夠在任何嚴苛的環境下分毫不差,彩云鄉的過眼云箋不僅可以吸附在身體任何部位,還能顯示時間、記錄心得等等。

          包括組織的長老們,也早就習慣使用五行天的各種物品。

          田寬覺得五行天的這些行為實在有點本末倒置。這些東西再精巧,也只是日常使用。只要力量足夠強大,大可以把這些東西全都搶過來。

          組織把絕大多數力量全都投入在提高血修上,實力強大才是根本。

          等天亮,松間城就能享受一頓大餐。

          田寬沒有半點停留,消失在夜色中。

          兵鋒道場。

          整整十二個小時過去,艾輝依然沒有停止下來,他就像沙偶一樣不知疲倦。

          休息完畢的學員們,都三三兩兩遠遠觀摩著艾輝的修煉。大家眼中充滿好奇和敬佩,十二個小時,艾輝沒有半刻休息。

          雷霆劍輝和艾白衣的說法,也同樣是隊內最熱的話題,他們每個人都深感與有榮焉。

          實力的提高和戰斗經驗的增加,這些稚嫩的學員們如今看上去要沉穩許多。他們一邊觀摩一邊低聲討論,交流著彼此的戰斗心得。

          “他在進步,度很快。”

          忽然一個聲音從師雪漫身后傳來,是端木黃昏。

          師雪漫頭也不道:“你進步也不小。”

          現在她已經不會把端木黃昏當做需要照顧的黃昏弟。完成小圓滿的端木黃昏,出所有人的預料。除了艾輝,端木黃昏進步之大,甚至讓師雪漫都感到壓力。

          現在端木黃昏已經是隊伍中,除了艾輝、師雪漫之后的第三高手。

          小圓滿是成為元修的分水嶺,不是沒有原因的。一旦形成八宮小圓滿,人和天地元力之間的隔閡就會被打破,大量的天地元力入體,淬煉身體,元修的身體會因此有著全面大幅度的提高。

          但是最大的改變,不是身體,而是元力修煉的效率大幅度提高。

          元修和天地元力之間的親和度會大幅度提高,吸納元力的效率大增。

          元修也從此進入內元階段,俗稱養八宮。在這個階段,元修的任務是借助數量大增的元力不斷拓展擴大自己的八宮,使之儲存更多的元力。

          而隨著八宮不斷壯大,逐漸融為一體,元修的身體基本都呈現元力化,這個時候就是煉宮化府的時候,從而踏入外元之境。

          端木黃昏的八宮壯大度驚人,對元力敏感程度大幅度提升,對端木黃昏的青花幫助極大,他幾乎每一天都在進步。

          比起端木黃昏的進步,師雪漫的進步沒有那么快,她知道原因,并不著急。

          她是眾人之中第一個恢復的,從一開始,她就在關注艾輝的狀況,對他們這個隊伍來說,艾輝的重要性配得上這樣的關注。

          師雪漫的目光忽然一凝,身邊的端木黃昏身體不自主挺直,其他人也現這邊的狀況。

          連續揮動十二個小時之后,艾輝的劍招,終于開始生變化。(未完待續。)

          ◆地一下云來.閣即可獲得觀.◆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