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一百六十二章 苦戰

          黑色的長發飛揚如瀑,晶瑩的眸子冰冷如霜,藍甲雪槍的師雪漫,踏空而至。

          血螳螂察覺到危險,兩根觸角豎直,上半身猛地后縮,彎刀狀的前肢護在身前,強健有力的脛節就像收縮的彈簧,隨時彈出。

          雪白的長槍,帶著呼嘯尖銳的風聲,直刺血螳螂的腦袋。

          血螳螂的眼睛陡然爆出妖異的血光,收在身前蓄勢待發的前肢彎刀,帶著一抹詭異而攝人心魄的紅芒,悍然斬出。

          一紅一白兩道光芒迎面撞上,就在大家以為硬碰硬的時候,師雪漫手中的長槍忽然化作一團白色霧氣。

          突然的變化讓血螳螂措手不及。

          白色的云霧,籠罩它的四周,雙刀落空,讓它意識到危險。

          它張開翅膀,準備沖出著這團古怪的霧氣,但是它的紅色薄翅此刻卻仿佛沾滿了粘稠的膠水,怎么都飛不起來。

          師雪漫匪夷所思的一擊,讓血螳螂快如閃電的速度大受影響,始終被壓制的眾人也終于找到反擊的機會。

          桑芷君的連珠箭就像暴雨般射向血螳螂,血螳螂對這些箭矢沒有絲毫畏懼,如同彎刀的前肢,飛快斬出。

          叮叮叮!

          如同雨打芭蕉,密集的撞擊聲中,忽然響起一縷琴音,血螳螂的動作一滯。

          暴雨般的連珠箭中,桑芷君暗中混入一根音律箭矢,發揮奇效。

          姜維全身肌肉暴綻,青筋畢露。和他等高的巖山大弓。被他拉開如滿月。巖山需要使用特殊的重箭,弓弦上的狼牙重箭,只比投槍小一號,粗壯得嚇人。

          他所有的元力,灌注入狼牙重箭之中。他有自知之明,其他人都尚且如此吃力,自己普通的攻擊絕對發揮不了任何用處。

          只有一次全力一擊的機會。

          崩!

          恍如金石鐵線之音。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間出現在血螳螂面前。

          腦袋有些發沉的血螳螂,依然展現出強悍的實力,在最后關頭,揚起左刀擋在面前。

          鐺!

          如同重木撞上鐵城門,眾人心中皆是一顫。

          巨大的力量,直接掀飛了血螳螂,它的后肢死死抓住地面,在地上留下深深的抓痕。到飛出去七八米遠才穩住身形。

          當看清楚它搖搖晃晃的凄慘模樣,大家露出欣喜之色。它的左前肢連根而斷,露出可怖的傷口,鮮血汩汩流淌。其身上的紅色甲殼上,布滿密密麻麻的針尖大小的細孔,那是師雪漫的云霧給它造成的傷害。

          空中的霧氣。急劇收縮。重新變幻成雪白的長槍,回到師雪漫的手中。

          艾輝此時也從地上爬起來,剛才那一下,他也撞得不輕。

          看到血螳螂的傷口,他臉上沒有半點喜色,只來得提醒大家:“小心!”

          在蠻荒,受傷的荒獸只會做出兩種反應,一個是轉身就逃,另一個就是兇性大發。越是厲害的荒獸,第二種可能性越高。因為越是厲害的荒獸經歷的廝殺越多。更加兇狠,絕對不會輕易認輸。

          眼前的血螳螂,沒有半點逃跑的意思!

          艾輝的話音剛落,眼前的血螳螂扇動翅膀,緩緩漂浮起來。

          艾輝臉色一變,他這才想到螳螂的另一個特長,低空飛行。所謂低空飛行,又有一個說法,叫做樹梢飛行,是指在不超過樹梢高度十米的高度飛行。

          擅長低空飛行的大多是昆蟲,它們飛行的速度并不算快,但是非常靈活,是可怕的樹梢殺手。

          鳥類的領域是高空,越是兇悍的鳥類往往飛得越高。一些大型的兇禽,甚至終年在極高處流連忘返。

          元修的云翼,和鳥類比較類似,擅長快速高空飛行,在茂密的樹林里輾轉騰挪,并不是他們的強項。

          艾輝選擇【金風】披風,其實打的也是同樣的注意。城內建筑密集,同樣適合更加靈活輕盈的低空飛行。他的風蝠劍也能夠發揮一部分類似的作用,但是風蝠劍的飛行軌跡還是比較容易捕捉,沒有披風那么多變。

          但是該死的,披風才剛剛拿到,他連一次都沒用過。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漂浮半空中的血螳螂動了。

          大家只覺得眼前紅影一閃,卻驚訝地發現,血螳螂并不是朝他們飛過來,而是朝旁邊的圍墻沖過去。

          艾輝瞬間明白過來,臉色大變,只來得怒吼:“左!”

          胖子默契無比,想也沒想,舉著重盾撲向艾輝的左側。

          沖到磚墻的血螳螂強壯的后肢,猛地一蹬磚墻。

          轟,磚墻就仿佛受到恐怖的重擊,磚石就像暴雨般向外激射。借著一蹬之力,血螳螂的速度陡增,快到肉眼難以捕捉。

          凄厲妖異的紅色刀芒,恍如流星,狠狠撞在胖子的重盾上。

          咚!

          身披重甲手持重盾的胖子就像被踢飛的皮球,倒飛出去,砸倒一大片圍墻。

          血螳螂受到反沖也不好受,好像背后有一根線猛地一拽,它的身形陡然飄高,搖搖晃晃就像喝醉了酒一樣。

          所有人都被剛才那一刀的威力嚇到到了,胖子的體重,加上重甲重盾,差不多千斤。他們也見識過胖子的天生神力,他們每個人都遠遠不如,可即便如此,胖子直接被一刀砍飛。

          這一刀的力量該多么恐怖……

          就連實力最強的師雪漫,臉色也一片煞白,眼前這只血螳螂的實力,讓她感到深深的恐懼。這個時候,她第一反應是尋找艾輝。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艾輝就成為她下意識求救的對象。也許是他永遠的鎮定從容,也許是他永遠的成竹在胸。

          艾輝呢?

          她的瞳孔猛地一縮,艾輝赫然出現在血螳螂的下方!

          摸到血螳螂身下的艾輝注意力無比集中,眉心的劍胎跳動極為劇烈,就仿佛要跳出來一樣。

          眼前這只血螳螂的實力,已經非常接近荒獸。如果換作以前,看到如此強大的血獸,他掉頭就跑,有多遠跑多遠。憑借這幾個人的實力,去對付一頭荒獸級別的怪物,別開玩笑。

          然而現在,能往哪里跑?

          整個松間城都被血獸包圍,能跑到哪里去?

          只有拼死一戰,才有一線生機。

          他觀看無數狩獵荒獸的場面,他在荒獸的眼皮子底下逃生過,但是當他陷入這樣的危險之中,他依然不自主戰栗。強烈的恐懼就像夢魘一樣籠罩全身,刺激他身體的每一塊血肉,導致它們不受控制的戰栗。

          他其實知道自己并不是漠視生死之輩,就像他知道自己其實很膽小很怕死,但是……但是,此時的艾輝卻強迫自己冷靜。

          冷靜得沒有半點情緒的波動。

          只有這樣,他才能尋找存在理論上的那一線生機。

          他要活下來。

          他的眼睛看不到任何的情緒,只有頭頂血螳螂搖晃的身體。他能看到剛才的沖擊,讓血螳螂原本傷口的鮮血流淌得更快,他能聞到空氣血毒獨有的特殊香甜,他能看到血螳螂僵直的身體,在迅速恢復。

          強烈的羞愧瞬間籠罩師雪漫全身。他什么時候過去的?

          自己的隊友還在拼死戰斗,自己卻在這里害怕得失去戰斗的勇氣。她的腦海中浮現一尊偉岸的背影,倘若父親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很失望吧……

          強烈的責任心和羞愧,就像火焰燃燒著她體內的鮮血,少女眼睛內的恐懼一掃而空,只有大海般的堅定。

          絲絲縷縷的白色云霧,從她的后背彌漫開來,它們不斷生長,卻不飄散。

          背后的云霧,就像水草一樣緩緩飄動,輕盈靈動。

          她身形一晃,就仿佛掙脫所有的桎梏,瞬間消失。

          下一刻,她就出現在血螳螂的面前,長槍如龍,直刺血螳螂的眼睛。

          血螳螂察覺到危險,嘶嘶尖叫,僅存的彎刀在空中劃過一道紅色光痕,擋住師雪漫的長槍。

          云霧縹緲中的藍甲少女目光清澈,神情堅定無畏,一槍快似一槍。

          血螳螂勉強抵擋,但是依然被刺中,身上多了兩個血洞,這也讓它更加狂暴。

          正欲落地的師雪漫眼角忽然注意到血螳螂的頭頂出現一抹青色光芒,沒有半點遲疑,體內的元力強自扭轉,身形再度消失,出現在血螳螂的另一側。

          全身的元力灌注長槍,身隨槍走,一槍刺出!

          這一槍氣勢極為強盛,血螳螂眼中也閃過一抹暴戾,絲毫不避讓,一刀斬出!

          紅色的刀芒,狠狠斬在力量最強盛的槍尖。

          轟!

          師雪漫如遭雷殛,如同隕石般呼嘯墜落。

          血螳螂也不好受,全身傷口崩裂,鮮血噴涌,身體再次一晃,腦袋發沉。

          就在此時,頭頂的青光,忽然浮現無數青花纏枝紋,纏上血螳螂。

          噗噗噗!

          纏枝紋內,爆裂聲輕微而密集,一個個黑色的藤環剛剛炸開,就碰到血螳螂的身體,遽然收緊。

          密密麻麻的【鐐銬】,幾乎死死纏住血螳螂的每個關節。

          剛剛的青花中,端木黃昏丟了整整一包【鐐銬】草籽,他的臉色煞白,搖搖欲墜,激發這么多的草籽,耗盡他體內的元力。

          就在此時,艾輝發動。

          沉重的龍脊火在他手中好似輕若無物,強烈的恐懼和更加強烈的求生欲,讓艾輝的注意力無比集中,體內每一縷元力的流淌都是如此清晰。

          它們就像溪水流淌、變幻、凝結,兩根元力弦,連通他的左右手宮。

          元力弦輕輕撥動。

          【弦月】!(未完待續。)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