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一百五十五章 消息樹 【第一更】

          快來看?

          艾輝把盾放下:“修煉完了?”

          胖子一滯:“修煉有完的時候嗎?快來看,你消息樹有樹葉亮了哎,有人留言了。u▁8小網▃▁./哎呀,真是先進啊,第一次看到,有些激動,你要理解一個鄉下人沒見過世面的心情。”

          消息樹?

          艾輝停了一下,他忽然想到上次說些莫名其妙話語的消息樹葉。

          “我不知道你們現在誰還活著,我知道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們。他們已經準備完成,六十天后,所有一切都會改變,誰能保佑五行天?”

          艾輝記得非常清楚,因為這兩句話有些莫名其妙,他特意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

          他覺得對方不太正常,調侃了一句對方應該去看醫生,就把這事忘到腦后。他覺得這只是個惡作劇,今天聽到胖子說起消息樹,他就想起這件事,這兩句話,也無比清晰浮現在他腦海中。

          所有一切都會改變……

          艾輝不自主想到了這場血災,在他眼中的血災,就具備這樣的能力。現在的松間城,現在的感應場,不就是完全都被改變了嗎?

          等等!如果對方說的真的就是血災的話……

          “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們”說明是有人預謀動了血災,嘶,艾輝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他在血毒爆的時候,就曾動過這個念頭。

          血毒有一段時間的潛伏期,才能完成蛻變。▃u▇8▅▅▆小▂網▆、.萬生園無疑是最好的選擇,是一個大家遺忘之地,哪怕有什么奇怪的植物,放在里面也不起眼。除了遠行的學員,萬生園荒無人煙。而且萬生園沒有強大的荒獸,只有野獸。也許血毒的初期很脆弱?

          萬生園就像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溫床,血毒不斷蔓延,血獸不斷蛻變。

          而當血災開始爆,已經晚了。更致命的是。感應場沒有十三部精銳的駐扎,感應場上下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災難,缺乏足夠的應變能力。

          所以當時艾輝才會生出那樣的猜測,他就是覺得實在有很多地方太巧合。但是這個念頭也只是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他也覺得自己這個猜測太多疑。誰會故意去制造血毒呢?這樣對他們有什么好處?艾輝完全想不到理由。

          如果對方說的就是血災呢?

          艾輝心中猶豫了一下,那兩句話在不斷在他腦海中翻騰。

          “我不知道你們還有誰還活著”這句話中的“你們”應該也是指的一群人,對方的朋友?不太像啊,某個組織?“有誰還活著”應該說明,這群人的年齡很大或者處境不佳。有死亡的威脅。

          后面這句里面的“他們”是不是就是動血災的人?

          讓艾輝感到疑惑的是“六十天”,時間對不上啊,他當時收到消息的第二天就去遠行,沒有幾天就遇到了血毒事件。

          距離上次收到消息,艾輝算了一下,是三十二天。那樣的話,也就是二十八天之后生。

          應該是自己的猜錯了吧。▃▇▁▅u▇8小▁網▆.

          要不然對方說的大事,不是血災?

          “所有一切都會改變”這一句的意思是動靜很大,大到可以改變五行天。“誰能保佑五行天”則說明這種改變不是好事,應該是一場災難。

          偏偏這一句。艾輝覺得和血災非常像,他想不出來還有什么事情比血災更大更能改變五行天。

          如果說的是血災,那時間又對不上。

          “阿輝,你怎么突然呆了?”胖子走過來,一臉關切:“不會是傷還沒好吧?蘭蘭,快點檢查一下阿輝。”

          “沒問題!”樓蘭聞言眼睛一陣黃光閃動:“艾輝很健康喲!”

          艾輝回過神來,心中暗自嘲笑自己想太多,疑神疑鬼的。

          不過,等等……

          愛輝指著樓蘭問胖子:“你剛才喊樓蘭啥來著?”

          “蘭蘭啊。”胖子理所當然。

          艾輝一陣惡寒:“什么蘭蘭,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和你說啊。樓蘭是我的沙偶,你不許糟蹋他的名字。”

          胖子一臉無辜:“那就樓樓?”

          “那你為啥不叫代代?”艾輝對胖子的小名叫法簡直無力吐槽。

          “咦,你知道我小名啊!”胖子睜大眼睛,一臉震驚:“我沒有告訴過你啊!”

          艾輝已經懶得理他。u8小網.=.指了指地上的鐵木重盾:“給你的。”

          胖子看著地上那面厚實得就像一堵墻的鐵木重盾,呆了一呆:“阿輝,你沒有搞錯?我用這個大家伙?阿輝,才幾個月沒見,你已經忘了我輕盈飄逸的戰斗風格?”

          “輕盈飄逸?你說的是一打就跑吧?”艾輝冷笑,接著不讓胖子反對:“我需要一個盾手。想來想去,只有你合適了,不能浪費你那么一身肉。”

          胖子頓時急了:“我這是肥肉……”

          艾輝打斷胖子:“做不做?不做還錢!”

          胖子氣勢一滯,他放緩語氣哀求:“阿輝,我們做兄弟這么多年,都是過命的交情……”

          “那也得還錢!”艾輝老實不客氣道:“還不了錢,那就老老實實做盾手,有面吃,有肉吃,有樓蘭陪你玩。”

          樓蘭嘭地變成三個沙字“陪你玩”,飛來飛去。

          “樓蘭真乖。”艾輝給樓蘭一個春天般溫暖的笑容,轉過臉立即變成冬天般寒冷表情:“這東西你以前也玩過,好好撿回來。”

          胖子耷拉著腦袋,如喪考妣,步履蹣跚挪向地上的鐵木重盾。

          艾輝視若無睹:“樓蘭監督他,三百組揮盾,少了一組,今晚不給他吃飯。”

          “姓艾的!”胖子咬牙切齒,哪有半點剛才那副奄奄一息的樣子,儼然就是一只憤怒的棕熊。▃u▇8▅▅▆小▂網▆、.

          “沒問題!樓蘭一次都不會少算!”樓蘭很高興,又能夠幫助艾輝了。

          嘭地一聲,樓蘭變成三個“o”,儼然要開始計數。

          胖子看到樓蘭這陣勢,臉色都變了,趕緊諂媚小聲道:“蘭蘭,你看我們剛才玩得多開心,我們是不是好兄弟?好兄弟就要相互幫助,來,幫我多算幾組,以后胖子陪你玩。”

          然后胖子就看到沙數字飛快跳動,頓時眉開眼笑。

          啪!

          數字瞬間歸零。

          胖子的表情呆滯。

          “再加一百組!四百組!少一組沒飯吃!”

          艾輝的聲音從后面傳來,胖子的渾身一顫,面前的樓蘭沙字計數器刷地變成“4像還怕胖子看不清楚,數字都變大了一倍,飄到胖子面前轉了一圈,重新又變成。

          “一丘之貉……狼狽為奸……”

          胖子一邊怒罵,一邊揮盾。

          艾輝看了一眼胖子,笑了笑,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家伙有多懶。能坐著絕對不會站著,能躺著就不會坐著,總有一天會懶死。

          人總歸要死的。

          要是看不到的地方死了就死了,但誰叫這懶貨在自己身邊?

          艾輝有一種預感,血災只怕才剛剛開始。外面血獸越來越強,松間城的處境會越來越糟糕,沒有訓練有素的十三部,單靠一群夫子和學員,還有道場的護衛,能夠抵擋嗎?

          艾輝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現在的松間城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和平寧靜的松間城,而是一個戰場。

          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命運戰斗。

          艾輝沒有多說,胖子膽子小,倘若知道危險,只會想到逃和躲。然而整個感應場都被血毒蔓延,又能往哪里逃往哪里躲?

          無處可逃。

          艾輝把目光放在消息樹上,一片樹葉像呼吸般有節奏忽明忽暗,果然是上次那枚樹葉。

          從房間里拿出一只筆,艾輝才朝它走過去。

          莫名地,他現自己竟然罕見地有一絲緊張。

          他覺得就像一個謎底要揭開了。

          “你還活著嗎?”

          五個字,艾輝看了好幾遍,想想這些天的經歷,他也覺得恍如隔世。說實話,萬生園的戰斗并沒有對他造成什么沖擊,他不是菜鳥,以前雖然實力弱,但是經歷的戰斗一點都不少。

          真正對他造成強烈沖擊的,是他親眼目睹松間城在這場災難的劇變。

          一個夢境,破碎了。

          艾輝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急迫,他提筆在上面寫下。

          “我還活著。”

          他看著黑字一點點在葉面上隱沒,他告訴自己要有耐心,要冷靜,就像在蠻荒捕獵荒獸。

          沒過一會,手上的樹葉再次亮了起來:“謝天謝地,你還活著!能告訴我你在哪里嗎?現在的五行天還好嗎?”

          艾輝思考了一下,開始寫。

          “你說的是血災?非常糟糕,整個感應場都在蔓延。你是誰?”

          處于謹慎,他沒有寫自己的位置。他不知道對方是善意還是惡意,能不能信任。而且如果上次對方說的“你們”是個組織,那么他們和制造血災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敵對關系。

          艾輝還記得面館小妞說過,這棵消息樹非常古老。

          他有一種直覺,這棵消息樹背后的事情,非常不簡單。無論是涉及的人還是事,都不是自己這樣的小人物可以參與的。

          他對參與這些事情沒有半點興趣。

          他只想活下來,在這場血災中活下來。他和其他人沒有什么不一樣,就像是溺水的人,想抓住哪怕一根稻草。

          艾輝有點出神,對方會怎么回答?難道血災真的是人為的嗎?為什么?他們為什么會這么做?

          他默默地等待,就像是等待命運的骰子落地。

          這次的時間要比上次長一些。

          艾輝回過神來,葉片再次亮起來。

          命運的骰子,落地了。(未完待續。)

          收費小說免費觀錄網址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