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元力之殤

          “確實是一種很獨特而且強大的血毒。”

          說話的是喬華,他是第一位想起司南筆記的夫子。

          感應場的木修夫子有數萬之多,分布各院,彼此之間的水平也有著極大的差距。感應場排名前十的木修夫子,喬華是年紀最輕的一位。

          年紀輕輕便已經登堂入室,很多人都覺得,喬華在未來很有可能成為能夠和岱綱比肩的人物。

          喬華目光銳利,渾身散發著自信、干練的氣質,在他身上沒有半點一般夫子的迂腐之氣。他做事雷厲風行,從不拖泥帶水。

          很多別人無法解決的難題,交道他手上,總能很完美得以解決。

          久而久之,他深得大家的信任。

          當他想起司南的筆記,立即把它找出來,對照之下,果然有許多相似之處。于是他開始組織一批有實力的木修夫子,開始著手研究司南筆記。梳理司南的相關理論,尋找如何解決司南理論的辦法。

          感應場也立即給他調集了最出色的木修夫子,來幫助他找到克制血毒的辦法。

          感應場更是專門派人前去捕捉中毒的野獸,

          齊心協力之下,喬華不負重望,很快找到相對應的理論。

          “這種血毒,在它的初生期是非常脆弱的,這是它們最脆弱最容易被殺死的時候。但是很顯然,這個時期我們已經過去了。它首先感染的是植物,這個過程大概需要十天左右。它擴散的速度非常快,比如能夠通過植物的花粉、孢子擴散。這次血毒為什么爆發得這么快,有一個相當重要的原因,就是氣候。現在正值百花盛開的季節,這也使得,血毒的蔓延非常迅速。”

          喬華面對感應場的諸位長老,侃侃而談,言語間自由一股令人信服的風采。

          “它還能夠感染土壤里面的水份,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挖開地面。會出現紅色的血水。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發現它能夠滲透進深層地下水。如果深層地下水也被感染的話,那我們就完蛋了。好在最糟糕的情況還沒有出現。”

          整個會議廳里只有喬華一個人的聲音在回蕩,其他人都聽得非常入神。

          “然而。這種血毒最可怕的地方,卻是它非常獨特的蛻變。它感染了植物,植物血毒的毒性,就要比土壤中的血毒,要強烈得多。而植物在被像兔子之類的食草野獸吞食之后。進入兔子的身體,會產生新的變化,從而是血毒的毒性,再次數倍地增加。而兔子被狼吃掉之后,血毒在狼的體內會再次變化,變得更加強大。每一次遞增,血毒的毒性都會呈幾何倍數增加,非常可怕。”

          長老們一陣騷動,他們的臉上露出一絲驚容。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如此怪異可怕的血毒。

          喬華夫子的語氣變得嚴肅:“如果說。血毒只是這么厲害,那么它只是一種危險的血毒。但是,很可惜,它不是。我們在對受傷學員的研究中發現一個極為糟糕的情況。促進血毒蛻變最良好的媒介,不是血肉,而是元力。元力是血毒最好的養分,只需要一點點,就能讓它發生質的變化。它會瘋狂的吞噬元力。所以,一旦元修感染了這種血毒,元修體內的元力。就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被血毒吞噬。毒性更可怕的血毒,會滲透進身體的每個角落。從此之后。體內便再也不會有元力,元修就會成為一名血人。”

          會議室經歷一個短暫的死寂之后。一下子炸開了。

          “已經證明了嗎?怎么可能有這樣的血毒?”

          “你不是危言聳聽?”

          “那不可能!”

          ……

          每一位長老都是神情激動,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

          喬華也不開口,他只是平靜地看著激動的長老們。在喬華平靜的注視下,激動的長老們一點點安靜下來。

          會議室再次一片靜寂。

          喬華此時才緩緩開口:“我知道大家很難接受,這是事實,我們已經驗證過。我們帶著一管血毒到一座死囚監獄。找到三位死囚,讓他們感染血毒,才得出這樣的結論。”

          “三名囚犯都死了嗎?”

          “沒有。”喬華搖頭:“這種血毒并沒有致命性,它不會讓你死亡。它只會瘋狂吸收和吞噬你體內的元力,讓它自己不斷壯大變強,直到你的元力,全部被吞噬干凈。最讓人絕望的是,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說,一旦你中毒,你就會變成血人。一種全新的人類,你再也無法修煉元力,無法使用元力。你會和周圍格格不入。我不得不提醒各位,這種血毒,是元力之殤,如果它真的不受控制,我們的五行天,我們五府八宮的元力體系,就會像修真體系那樣滅亡。只不過修真世界死于靈力消失,而我們死于這種血毒。”

          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表情,都透著無比的驚恐。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長老失魂落魄地喃喃:“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邪惡的血毒?難道這是天意?”

          許多人臉色又是一變,他們心中也隱隱有這個想法。

          “不是天意!”喬華說得斬釘截鐵,他的目光銳利得令人無法直視:“如果是天意,那也是上天給我們消滅它的天意。因為我們有司南留下的完整筆記。我們已經吧司南筆記的所有內容,全都梳理完成。我們已經弄明白了司南的理論,并且我們根據司南的理論,找到了消滅血毒的藥品。一旦中毒我們無法救治,但是我們卻可以消滅血毒本身。”

          所有人精神一振,他們不由齊齊抬起頭,看向喬華。

          喬華信心十足:“我們現在已經制作出一種血毒藥。我們只要找到誕生血毒的那棵樹,用血毒藥殺死這棵樹,我們的血毒藥就會進入血毒的體系,摧毀血毒的最根本的結構。而且,我們從血毒上得到靈感,我們的血毒藥和血毒一樣會蔓延,但是它只會在血毒中蔓延擴散,從根本上摧毀血毒,但是它對我們元修,卻沒有任何毒性。”

          喬華的話擲地有聲,回應他的是長老們熱烈無比的掌聲。

          *************************************************************

          PS:年會一整天都在忙,腦袋也是暈暈乎乎,但是!為了不斷更!方方還是咬牙努力!(~^~)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