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一百一十六章 隔閡

          艾輝聽到一縷若有若無的聲音。

          他抬起頭,警惕地四下張望,凝神仔細傾聽。

          篝火獵獵,學員們從白天的不適應中恢復過來,新鮮感讓大家的情緒高漲,他們圍著篝火熱烈地討論著,有些性格活潑外向的學員都開始載歌載舞。許夫子被大家的熱情感染,也是滿臉含笑。

          艾輝沒有坐過去,而是悄然坐在距離篝火越四十米遠的一棵大樹底下。

          夜晚野外的篝火,是最醒目的目標,太容易招來野獸。

          雖然艾輝也知道在感應場,沒有什么兇猛的野獸,再加上有周教官這樣的高手保護,不會有什么危險。但是長久以來的習慣,已經成為他的本能,把自己隱藏在夜色中,讓他感到更加安全。

          一進入野外,艾輝就仿佛回到蠻荒,回到那個冰冷和殺戮的世界。他驚訝地發現,自己不僅沒有半點排斥,反而心中隱隱有些興奮。當他踏入叢林的那一刻開始,如魚得水的感覺,讓他覺得也許自己上輩子其實是一只生活在叢林的野獸。

          人就是賤!

          艾輝自嘲,剛剛沒過幾天好日子,就開始懷念過去。

          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地面卻是安靜如常,沒有枯枝踩斷的聲音,沒有灌木深處的異響,風聲中也沒有羽翼所特有的破空聲。

          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艾輝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周教官,周教官沒有什么反應,在吹噓著自己當年的戰績,他很享受同學們崇拜的目光。

          艾輝緊抿的嘴唇不由勾勒出一抹弧線。

          真是美好啊!

          是啊,這里的野外不是蠻荒,沒有危險的野獸,只有安靜寧和。

          自己的反應有點過度了,艾輝暗自搖頭,他想到自己剛剛進入感應場的時候,好幾次都差點失手殺人。他花費了很長的時間,才開始逐漸適應感應場。野外的場景,實在太容易喚醒他的蠻荒記憶。

          這里不是蠻荒。

          艾輝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一次,他已經很久沒有提醒過自己。

          白眼狼現在一定很爽,艾輝有點幸災樂禍。

          端木黃昏現在的感覺糟糕透頂,樹冠上的風比下面大很多,他都要被風灌飽。他覺得自己真是腦袋發抽,為什么要搶這個放哨的活?

          周教官給他詳細講解了崗哨應該需要的細節。

          端木黃昏無法容忍自己敷衍了事,他仔細按照教官叮囑的內容執行。比如要時刻保持警惕,要注意周圍的風吹草動。

          一開始端木黃昏覺得也沒有多難,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沒有任何情況發生,時間一長,無聊和乏味的感覺,讓他的眼皮越來越沉重。風吹動樹葉的聲音,聽的時間一長,就像是催眠一樣。

          嗯?什么聲音?

          他猛地一個激靈,他剛剛好像聽到一縷若有若無的聲音,和樹葉的沙沙聲完全不同。

          但是當他凝神仔細傾聽,入耳的依然只有熟悉的樹葉沙沙聲。

          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端木黃昏不是太確定,他剛才出在迷迷糊糊快睡著的狀態。

          他打起精神,他雖然沒有經驗,但是也知道在野外,崗哨的重要性。自己關系到大家的安危,不能懈怠。既然自己搶過來崗哨的活,那自己一定要做好,起碼比艾輝那個混蛋要做得好。

          熊熊燃燒的篝火漸漸安靜下來,一天的勞累和折騰,讓大家都堅持不住,很快營地就是一片寧靜,大家都陷入沉睡。

          一晚上,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當艾輝睜開眼睛,看到蒼青微光的天空下,篝火只有裊裊余燼。

          正在巡視的周小希也注意到艾輝醒過來,朝他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贊賞之色,接著繼續巡視。帶著這么一幫粉嫩羔羊,他的壓力也很大,吹牛歸吹牛,在正事上他一點都不含糊,他曉得輕重。

          果然是精銳!

          艾輝心中佩服不已,周小希的表現,比他見過的那些元修大人更強。十三部的精銳,果然不是那些狩獵團的元修可以比擬。

          漸漸,醒來的學員越來越多,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所有人都被喊起來。簡單的洗漱和收拾完,大家要開始一天的趕路。

          值哨回來的端木黃昏,頂著兩個清晰可見的黑眼圈。

          白眼狼變成白眼哈士奇……

          也不容易啊,艾輝心中感慨著,干得真漂亮!

          隊伍集合之后,大家開始徒步跋涉,朝下一個目標地前進。

          聽著同學們嘰嘰喳喳熱烈無比的討論,還有不少學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零食,艾輝覺得真像郊游啊。

          艾輝和隊伍有點格格不入,他吊在隊伍的尾巴。

          路上負責講解的是許夫子。

          “我們現在前進的方向,是舊土。同學們之中有許多來自舊土,也就是說,我們在朝著你們的故鄉前進。舊土不僅僅是這部分同學的故鄉,也是我們所有人的故鄉。五行天的建立,和舊土密不可分。舊土和五行天,同根同源,我們是兄弟和親人。未來我們的許多學員,也會加入五行天,今后我們會并肩戰斗,不是為了五行天,也不是為了舊土,是為了我們所有人的明天而戰斗。”

          陽光中,許夫子的神情莊重,學員們聽得很入神。

          周小希沒有說話,他看了許夫子一眼,繼續低頭前行。

          艾輝注意到周教官的興致不高,他知道為什么。在前線,五行天和舊土的隔閡,就像一道看不見的墻,好像看不見,卻不時不在,無處不在。

          但是艾輝也沒覺得許夫子說錯了什么,因為無論舊土還是五行天,蠻荒才是最大的敵人。

          而且,他也很佩服許夫子。感應場的夫子們都能感覺到這個問題,但是很少會公開討論這個問題的,但是許夫子做到了,很有勇氣。

          當然,艾輝能夠如此淡然面對這個問題,是因為他覺得這么高大上的問題和他沒什么關系。

          自己的世界很小,小到容不下這么大的理想。

          活下去,變強大,再能保護幾個他在意的人,已經足夠而且完美。

          艾輝的目光看似隨意掃過四周,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處樹樁,他停下來。

          他走到樹樁面前,蹲了下來。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