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五行天 方想

      第八十八章 草窟和剝繭抽絲 【第二更】

          “你這次受傷,先生很失望。”

          說話的是海清,他是岱綱的書童,在岱綱還沒有成為大師時,便跟隨岱綱。岱綱幾乎所有的大小事務,都由他打理。他為人刻板嚴肅,不茍言笑。

          看著面前端坐的端木黃昏,他的目光掠過一絲嫉妒,但是一閃而逝,便消失不見。自己跟著先生三十多年,也沒有資格喊先生老師。

          他嫉妒端木黃昏的好運,但是對先生沒有一絲怨言。雖然先生沒有收自己為徒,但是對他的指點,從未少過,和弟子并無區別。他心中感恩至極,對先生忠心耿耿,三十年如一日。

          海清不知道面前這個看上去狼狽不堪的家伙,有什么值得老師看重的地方。當遍體鱗傷的端木黃昏被送到他面前,他第一反應不是幸災樂禍,而是憤怒。

          是的,憤怒。

          岱綱的弟子,是多么榮耀的身份,是多么令人崇敬的身份。在海清看來,當端木黃昏成為先生弟子的第一天,就應該捍衛這個身份的榮耀,而不是跑出去丟人。

          他不喜歡端木黃昏。

          先生另外兩個弟子,哪一個不是驚才絕艷?成就斐然?陸辰是當代醫師三杰之一,有著白衣圣手之稱,受盡天下的敬仰。郁鳴秋打破最年輕副部首的記錄,這些年的實力更是突飛猛進,被視作接任下一任草殺部部首的熱門人選。

          可是眼前的這個端木黃昏,太丟人了。

          海清對于維護先生的名譽和榮耀不遺余力,對于端木黃昏沒有好臉色。

          他跟隨岱綱的時間太長,岱綱視之如親人,陸辰和郁鳴秋兩人最初的修煉,也是他教授的。面對端木黃昏,他一點都不客氣。

          “堂堂宗師弟子,被一位剛剛開啟本命元府的學員救出來,我真希望自己聽錯了。還是赤身裸體,遍體鱗傷。你要記住,身為先生的弟子,你喜歡男人還是女人,你是好人還是壞人,你想做任何事情,都是你的自由,無關緊要!但是你要記住,唯獨不可以弱小,弱小是最大的原罪。”

          海清面無表情,字字誅心。

          端木黃昏臉上桀驁一點點浮現,他瞪著海清,目光兇狠。

          “不服氣?呵呵,很好,記住你的表情!這里不需要你恭謙禮讓,你不是天才嗎?我告訴你什么是天才,永遠比別人強的人才有資格稱為天才,弱小者只配叫可憐蟲。”

          海清依然面無表情,就那么直接,血淋淋揭開端木黃昏的傷疤。

          “說實話,我一點都不想管你,你這樣的可憐蟲,沒資格來這么神圣之地。但是我需要忠于我的職責,真是遺憾。這是進入草窟的鑰匙,等你從草窟走出來,再來找我。如果你死在里面,我會很高興。”

          海清丟下一片翠綠的葉片,頭也不會走了。

          端木黃昏的怒火消失不見,他的眸子只有冷靜。

          他毫不猶豫撿起翠葉,在夜色中,朝草窟方向進發。

          海清回到自己的住處。

          他的妻子有些擔心:“黃昏這么小,就去草窟,是不是太早了?”

          “他有天賦,不磨礪一下,不會成器的。”海清道。

          “但是太小了。阿辰進草窟是十七歲,鳴秋早一點,也有十六歲。”妻子依然擔心。

          “他是關門弟子。”海清淡淡道:“和別人不一樣。”

          “萬一黃昏出了什么意外……”

          “那說明他的天賦不夠,天賦不夠反而會壞先生的事。我們還有時間,還可以去找。”海清面無表情:“關門弟子,對先生的意義不一樣。”

          妻子默然,過了一會才幽幽道:“我們真的還有時間么?”

          正在收拾東西的海清動作一滯,頭也不回道:“有。”

          對于艾輝來說,這次的盲戰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沒放在心上,樓蘭也沒放在心上。

          第二天,艾輝就被喊到繡坊。

          繡坊的小姑娘們看到他的目光和上次完全不一樣,沒有人再敢取笑起哄。看一次雙流織法就能學會,這是什么樣的天才啊,聽說坊主都要收他做關門弟子呢。

          可能來過一次,艾輝這次到繡坊就沒有那么拘束。

          站在一扇門前的明秀,看到艾輝,招手道:“師弟,這邊。”

          艾輝連忙過去。

          “師娘和師伯都在里面。”明秀一邊說一邊推開門。

          推開門的瞬間,一股熱浪迎面撲來。

          艾輝嚇一跳,里面是什么?

          “磨蹭什么?快點進來。”老師不耐煩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

          艾輝連忙進去。

          走進去才發現里面的溫度更高,就像一個大蒸籠,熱氣蒸騰。老師和師娘都在里面,不過兩人看上去絲毫不受熱浪的影響。

          艾輝的目光落在中間的一個大鍋上,大鍋正冒著滾滾熱氣,工坊內之所以這么熱,都是這口大鍋的原因。

          艾輝心中有些好奇,這是要煮什么嗎?

          “師父師娘。”他連忙喊。

          韓玉芩對艾輝道:“我看看手套,有沒有破損。”

          檢查完劍藤手套,看它依然完好無損,她露出滿意之色,才接著開口道:“某個不負責任的老頭,把你修煉的難題推到我這個老太婆身上,我也就只能勉為其難試試了。”

          老頭嘿然,不僅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反而一臉得意。

          明秀在一旁竊笑。

          “你的情況確實非常罕見。”老太太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沒辦法運行周天,我們的目標是開辟雙手宮。我和你老師討論了很久,終于確定一個修煉的方法,剝繭抽絲。”

          “剝繭抽絲?”艾輝滿臉茫然,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是這個辦法,這是修煉嗎?

          “是的,你需要的修煉和別人不一樣,你的元力運轉要越慢越好。你體內的元力非常精純,運行很快的時候,像戰斗的時候,對你的身體負荷很大。但是運行很慢呢,負荷減小,又可以刺激你的身體,增加對元力的敏感。越慢才能夠越充分刺激你的身體,你的身體才能更有效吸收元力。”

          “在我們刺繡,什么運轉元力最慢呢?那就是剝繭抽絲!”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