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躍

      第1章 屁的情懷!【來起點訂閱】

          【又是新的一卷啦,域主過渡卷結束,此卷成就域主!】

          三大域主萬萬沒想到,這賈巖竟是絲毫都沒有貪婪,而是選擇了對域主生物來說,根本就無足輕重的某些礦物之類。

          雖然那些礦物,許多是遍布在整個掌握者勢力的,某些更是比較奇特難尋,可對域主存在,而且是三大域主存在而言,根本就不是難事,需要的時候,問下別人,恐怕就會有無數的人,爭先恐后的送到他們面前來。

          至于讓他們三人對賈巖,進行‘講道’,也就是說些域主之路的經驗,這更是簡單之極。

          哪怕有些事情,比如他們域主之路會暴露些他們的弱點,對別人說了,恐怕不是很好,但他們可以不說。

          賈巖要的只是其中的感悟之類,這可是極其空泛的概念。

          “不錯,我要的只是這些,當然了,如果諸位前輩覺得虧待我了,完全可以把這兩樣事做得更為好一點,或者是幫幫忙,替我多找幾位域主前輩講解域主之路,賈巖感激不盡。”

          賈巖對三位域主,很是誠懇。

          他的態度表明了,他真的在一心一意,往著域主之路沖刺,這份真誠,令得三位域主都有點動容。

          這便是外界來的強者,才會有的感覺。

          雖然在北巨星內,也有不少類似追逐著域主之路的后輩,但他們往往很多時候,被外物分散了心思,比如向著域主之路挺進的情況下,又是因為家族,又是因為種族,又或者因為勢力沖突,再不然便是朋友啥的,最終越走越歪,修煉之路也越來越艱難,時間越過越久,最終哪怕心思仍用在域主之路上,卻還是功敗垂成,變成域主之路中的一具蒼蒼白骨。

          而賈巖則不同,他在北巨星內的過往,這三位來臨前,就已經看過了。

          一路上的行跡,實在太讓人能夠輕易看出他的目的,那就是域主,沒有夾帶著一絲任何其他的情緒。

          原因也很簡單,并非他比北巨星內的原生生物,有什么更為高貴的精神之類,只是因為他乃一位外來者,來到北巨星的目的,就是因為要進入域主階,如以上那些其他生物的又是家族又是種族,然后又是親朋好友之類亂七八糟關系的事情,他都沒有。

          “賈巖,既然你的域主之心如此堅定,我們當然愿意幫你一把。”

          “呵呵,別說,這么多年來,我還是第一次覺得,有一個晚輩,真的能夠成就域主的,其他哪怕天賦再好,我都感覺還是有那么一絲不確定感。”

          “賈巖啊賈巖,我算是明白了,那巨樹為何如此看重你了,原來是因為你值得他如此對待啊。”

          三位域主生物,對賈巖的態度與作法,都有那么一絲的欣慰,且越是強者,越是喜歡看到這樣的晚輩。

          于是乎,雙方本來就談好了利益問題,一下子一拍即合。

          “三位,礦石的事,不急,不知你們可否在準備草原之戰的同時,對我進行教導呢?我也與巨樹那邊兩位前輩談妥,他們愿意遠程與我交流,這樣一來,集合五位域主的知識與經驗,想必會讓我對域主之路,感悟更深刻許多才對。”

          賈巖很快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這三位域主都答應了巨樹他們,愿意幫忙這草原戰斗,所以想必暫時不會離開,這期間正好是教導賈巖的機會。

          賈巖可不管賈巖部隊了,畢竟賈巖部隊只是他達到目的的手段之一,而非是他自己想要這么一群屬下。

          “呵呵,賈巖,你倒是心急,不過我們確實在這段時間里,哪也去不了,正好利用這段時間也是不錯的。”

          “我們三位也很久沒有就修煉上的事情,進行交流了,正好趁著這機會,找巨隨那兩個家伙研討一番,哈哈哈,你倒是給了我們這種機會。”

          “也對,賈巖,說來還要感謝你讓我們重識了修煉的想法,晉升成功這么些來,我都感覺自己忘記了修煉的事情,畢竟都域主了,再往上夸一步,我們是不敢想的。”

          三位域主聊著事情,卻還挺多各種感悟的樣子,滿滿的域主獨特情懷,聽得賈巖哪怕不太理解,竟也慢慢的,領會到域主這一等級的獨特心思了。

          畢竟域主也是強者,也是有強弱等級之分的,他們不可能完全就如普通生物想的那樣,每個都高高在上。

          接下去的連續幾天,三大域主,乘坐的糾察部隊的戰車,就沒有再離開這賈巖部隊。

          賈巖也在同時,喝令所有的娛樂類網絡功能關閉,因為這需要最大程度的保密策略。

          三位域主的來臨,剛開始給賈巖部隊的所有人,造成了極大的震撼過后,沒多久就被習慣了。

          倒不是說士兵們不再畏懼域主,而是因為那幾輛戰車內傳說是有域主,可人家就壓根不怎么下戰車,慢慢大家伙也習慣了,每天自家的長官賈巖,往那些戰車上跑,卻不見有啥重大的情報傳出,日子一長,便沒人再去管那么多。

          “聽說沒有?上面讓全軍進行備戰了!”

          “哦?是因為要進行正式反撲了么?”

          “不知道,這幾日我們賈巖部隊沒有怎么出動,敵軍都取得不錯的戰役結果了,這么個時候反撲,我總感覺怪怪的。”

          “噓,兄弟,你忘了在我們賈巖部隊的那三位大人了嗎?還有,你認為為什么賈巖長官下令不讓我們普通士兵,對外展開聯絡通訊?還不是因為怕我們走漏了風聲。”

          “什么?這么一說,還真的是啊,我們賈巖部隊算是最清楚其中內因了,如果說這一草原戰場上,會有什么是令得整個戰局,都有改變的,當屬是三位來臨的域主不可,莫非真的是他們要加入戰爭了?”

          “這別問我,問我也不可能知道,只是有這一可能性,否則為什么這兩天上面一直在把控著我們賈巖部隊的人,不讓三大域主在此的情報流傳出去呢?”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賈巖大人才不是在不訓練我們,他只是在與三位域主大人交流戰術,他肯定不是那種放棄部屬的人。”

          ……

          如果在戰車中,孜孜不倦問著些問題的賈巖,聽到外界某些賈巖部隊士兵們如此說他,恐怕連他也會老臉發紅。

          畢竟他還真就不是在與三位域主,交流啥戰術。

          在賈巖看來,這事還需要交流嗎?

          有三位新來的域主加入戰場,哪怕總域主數量,只比敵人多一位而已,但也足夠顛覆這一草原戰場了。

          因為別忘了,哪怕在先前我方域主比敵軍少了一倍,但巨樹那章魚生物前輩,還是死死抵擋著敵說,據說域主戰場上,敵軍老是二打一,皆無法拿下這兩位草原部隊的域主將軍,所以兩位域主將軍,戰力在域主里面,可能是極強的那種。

          兩位都能勉強抵擋四大域主的攻勢,那么再多三位呢?

          何況就賈巖這兩天旁敲側擊的了解,這三位的戰力,恐怕與巨樹那兩位域主相比,并不會弱多少,也就是說,敵軍本來就來了四大比較弱一點的域主,如今卻又面對五大與巨樹等人同樣實力的域主,焉有不敗之理?

          所以他壓根就沒再去糾結啥戰術,一場必贏的戰爭,無非就是在等待著全軍反撲的調整時間罷了。

          趁著這時間,他爭分奪秒,盡量的拉著三大域主,有時甚至不像一個晚輩,口吻很是生硬的,要求三位前輩教導他某些問題。

          比如現在。

          “穿山前輩,你之前說過,你本來都放棄了域主之路,可某天在挖山的時候,挖著挖著,福至心靈,突然就晉升了對吧,可我剛才聽你說,你卻是在挖山之前,就很想要成就域主,挖著挖著,就真成了,為什么前后不一?”

          賈巖冷冷的望著眼前,已經開始目光游移的穿山甲生物。

          “呃……這個……時間過去太久遠了,我記不清了行不?何況這不是重點吧,沒什么區別。”

          穿山甲猶猶豫豫,吞吞吐吐的說道。

          豈料賈巖一只蚊足猛然拍上桌面。

          哐。

          “不是重點?前輩,這是重點好嗎?我要的是你們幾位的心路歷程,您居然給我如此模棱兩可的情報,簡直就是有違契約精神,話說,前輩您居然連晉升時是什么心態都忘了,這根本不可能好吧,一位強者的記憶力可是極強的,莫非您是在故意給我釀造煙霧彈?想讓我晉升失敗不成?這可是嚴重違反我們談好交易的,請您別這樣行嗎?”

          賈巖居然變得咄咄逼人。

          “噗!哈哈哈”一旁,另一位黑熊似的強者,忍不住笑出聲來:“沒錯,這穿山甲啊,就是欠收拾,當然了賈巖小子,我感覺他并非是真正在誆騙你,只是他啊,肯定有點老年癡呆,先前幾次都忘記帶東西出門。”

          “狗熊!你這王八,我哪里老年癡呆了?我才三千五百歲好嗎?距離域主生物的大限還早著呢,我只是需要想一想,賈巖,你也別急,我想想,我這人就是腦子需要一定時間緩解,才能想出以往的東西來,你別急。”

          穿山甲生物都氣急敗壞,差點想要上前,跟另一位黑熊般的域主生物,進行撕扯。

          好在,他們勉勉強強,還保持著域主生物該有的那種氣度底限,起碼沒在賈巖面前打鬧,否則啥形象都沒了。

          “好,穿山前輩,您慢慢想,接下來我問狗熊前輩。”

          賈巖搖搖頭,轉而對那臉色一瞬間發苦起來的黑熊生物轉去。

          “黑熊前輩,我記得上次你說了,你在與星河級馬蜂小組戰斗,想要奪取他們的蜂蜜……咳,不對,種族瑰寶的時候,得到了突破契機,突破之后,第一時間原諒了馬蜂族是吧,可我上網搜了一下,怎么查出來的情報,與您說的不一樣,馬蜂族一個部落,是在一千年前的某天,被某位神秘域主給滅掉的,然后連帶著他們的瑰寶,種族蜂蜜都消失得干干凈凈?莫非您在離去后,馬上又有一位域主,襲擊了那個部落嗎?但是這也說不過去,因為我在又一則新聞里搜到了,千年前狗熊一族,旦生一位掌握者之地有史來的首位狗熊族域主強者,然后這位剛晉升成功的域主存在,帶著一批蜂蜜回到族內,令得種族高層足足開懷暢飲了三日三夜,由此看來……”

          “夠了!”那黑熊存在,臉色難看了幾番,接著目露兇光:“賈巖,就是我干的又怎么樣?事情都過去一千年了,那馬蜂族之后晉升的域主都不敢來找我麻煩,你難道想替他們出頭?”

          “不是,我只是想搞清楚嘛,前輩,可以問問,您晉升之后,是升出了什么樣的情懷,以域主之身,跑去馬蜂族屠戮,然后還奪他們的種族瑰寶的呢?”

          賈巖好懸就被嚇住了,可惜,類似的畫面在這幾日已經反反復復出現好幾次,連他都習慣了。

          “情懷?屁的情懷,馬蜂族瑰寶天生就是我狗熊族的食糧,老子好不容易晉升域主,想要嘗個痛快不行嗎?”

          “行……你厲害。”

          賈巖縮了縮頭,然后打開智腦,在其上將這一情報記錄在案,還順便在先前得到的情報內容,也就是‘狗熊前輩晉升域主后豁然開朗,一笑泯恩仇’字體,標注上‘此言為狗熊前輩顧及面子說的,事實證明,域主也很在意面子’。

          也就是幾大域主沒看到賈巖的諸多標注,否則非得被他毒舌給氣死不可。

          當然了,因為諸多的真實情報,漸漸浮出水面,一個關于域主的極其詳細情報,開始漸漸的在賈巖面前,由小及大,匯聚成了某種信號。

          他看到了北巨星,不對,起碼是掌握者之地內的域主世界。

          這種域主世界,有世界觀,為人處事的細則,以及他們的心態等等,給賈巖無數的念頭與想法。

          倒是在修煉功法上,賈巖倒沒有在這點從幾大域主口中得到過多的指點與情報。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